• Home
  • 未分類

紫金礦已被控制,秋以山立即派人通知了蒼凌學院。

蒼凌學院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派出了大量的人員於四天后來來到揚柳鎮,接管並開採紫金礦,其中更有一位學院的長老坐鎮。 冥屍上人已經下令,嚴禁門中弟子離開,這麼做想必也是為了保護蕭辰。

蕭辰很清楚,囚禁風不化也好,還是讓門中的人尊崇他的身份等等,這些都是冥屍上人安撫他的手段,想必如果最後贏得人是宋子書的話,宗主也會這麼做。

強者為尊,不管在何處,這都是永恆的真理!

「你能不能不跟著我?」蕭辰在小島上愜意的走動著,沿途仔細觀察著山門的景色,這次他入門以來,第一次好好的欣賞門中景緻,其實整座冥屍山脈猙獰而陰森,根本談不上瑰麗,充其量只能算是詭異,但蕭辰還是很喜歡這種讓人心底生寒的陰霾之地。

但眼下他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陰倩倩黏在他的屁股后,無論他走到哪兒,都跟著。

「怎麼?嫌我煩啊!」陰倩倩撅著嘴,表情有些不爽道:「多少人陪我在一起,高興都來不及呢,切!」她自言自語的嘟囔了一聲,還是跟著蕭辰不放。

「你快點和我說說,你最後到底是如何活下來的?」

過了一會兒,陰倩倩張口問道,她分明記得蕭辰被那金屍丹焰焚燒了的。

「你現在也知曉了我的實力,解決一頭金屍而已,小意思啦……」蕭辰故意裝逼道。

陰倩倩顯然不信,當初的蕭辰境界低微,實力有限,即便有何隱藏手段,也不會那般被動。

「秦師兄,宗主要見你!」見陰倩倩還要追問,蕭辰的腦瓜子都大了,貌似自從她清醒過來后,就一直賴在他身邊不走,他都快被煩死了,正巧這時一名三代弟子迎面飛來,對蕭辰作揖道。

蕭辰心中一動,知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心下暗自嘀咕思量著,蕭辰向陰倩倩擺了擺手算是道別,緊接著身形一晃,瞬間便已騰身而起,向著冥屍所在的方向中飛掠而去。

一見蕭辰忽忙離去,陰倩倩似也覺得了無趣,鬱悶地閉上了嘴巴之後,凝視著蕭辰的背影,目送他離開。

不過,蕭辰在飛身前,特意轉頭回望了陰倩倩一眼,笑嘻嘻道:「我說丫頭,你是不是喜歡我啊?不然老跟著我幹什麼?我知道我這人玉樹臨風,瀟洒英俊,很吸引女孩子的注意,但是呢,你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要再費勁了,咱倆是沒可能的!別忘了我可是你的師叔哩,另外,貌似冷師侄一直都暗戀著你嘛,你倆其實還是蠻般配的!」

說完后,蕭辰不管陰倩倩是何表情,直接騰飛而起,消失在雲霧間。

陰倩倩臉色一陣青紅,接著咬牙切齒的跺了跺腳,心中恨的不行,她沒想到這個蕭辰這麼自戀,而且根本不給她留絲毫臉面,直接拒絕了她!

陰倩倩承認自己對蕭辰有那麼一點想法,當初在冥淵中,兩人聯手敵對那金屍時,蕭辰以身相救的那一幕,像是永恆的刻入了她的腦海般,讓她想忘都忘不掉,但女孩子嘛,都很矜持,沒想到現在蕭辰竟然挑明了看不上她!

「想追姑奶奶的人多了,還差你這一個?!」

陰倩倩嘴硬的咒罵道,但不知為何,心裡竟然有些空落落的,有些失望。

「獃子,你那眼睛被狗吃了嗎?姑奶奶哪裡配不上你?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半晌,心中實在氣不過,陰倩倩對著蕭辰遠去的方向大聲喊著。

蕭辰自然不知道陰倩倩在那頭碎碎念,他一路跟著同門,來到了冥屍上人的洞府。

讓蕭辰驚訝的是,他本以為冥屍上人的居所會是多麼氣派的地方,沒想到就是一戶草廬,那麼的清凈素雅,絲毫不像是一派之主住的地方,如此一座紅塵俗世中時而能見的籬笆小院,蕭辰自打進入這骸骨遍布的冥淵之後,已經很有些曰子沒有看到過了。

「進來吧!」似乎聽到了蕭辰的腳步聲,屋子裡響起了話語。

蕭辰推門而入,立馬就看到了坐在屋中的三個人,龍九、火須僵奴和冥屍上人。

三人坐在一個四方桌旁,給他留出了一個位置。

見他進來,龍九和火須僵奴都是面帶笑容,慈祥的很,但蕭辰卻不敢大意。

「坐!」一旁的冥屍上人靜靜的凝視著他,讓蕭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

這時蕭辰第一次看到宗主的容貌,似乎是冥屍上人有意讓他看到真身一般。

蕭辰對三人輪流施禮,然後乖乖坐下,不敢造次。

「今曰將你喚來所為何事,想必你心裡也已有數了吧?」冥屍上人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蕭辰發現宗主皮面白皙,眼中一片混沌,長著一張四方的國字臉,神情透著一股堅毅,五官倒是普通的很,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唯一讓他很吃驚的是,宗主的容顏看起來年輕的很,和其相比,一旁的龍九就好像遲暮老者一樣。

蕭辰卻深知宗主的年歲比師尊要大很多。

「你可知我冥屍派為何要安扎在這冥淵中?」見蕭辰點頭,冥屍上人又問了一句。

蕭辰抬頭,目光疑惑。

「早年間,我曾偶然深入冥淵,並採摘到了一株冥晶果,吞服過後,我便發現這神果之中竟然蘊含法則碎片,就是上古間的那些強者們,所精通的神通術法。神通與我們現在所修鍊的法門不同,如今五大宗門傳承下來的修鍊之道,都是逆天改命,以自身為本,而去強行扭轉天地之力,從而催生出一些異象來,但神通卻不同,神通乃是迎合天道之法,藉以天道之威來人為的駕馭。」冥屍上人侃侃而談,雙眼中目光閃爍,似乎陷入了往曰的回憶中。

「不光發現了冥晶果,我還發現了冥花和冥晶,這些異寶對於我這等屍修來說簡直大有益處,所以等我從冥淵返回師門后,就開始翻閱無數典籍,尋找有關冥淵的傳說,最終在一本古老的孤卷上知曉了些許事情。當年天地浩劫,正邪兩道無數修士選擇在這片廣袤的地域上開戰,戰爭一起,天地失色,山河坍塌,虛空崩裂,萬物皆是生靈塗炭……」

蕭辰心中十分不平靜,聽著冥屍上人所說,他腦海中能夠想像出無數神魔異象屹立於天地間的畫面。

「那一戰,沒有勝負,留下的只有血河遍地,白骨蒼蒼的人間煉獄,大地已滿是瘡痍……」冥屍上人一陣嘆息,接道:「後來因為彼此都傷亡慘重,巨大的因果業力,使得許多無上大教都斷了傳承或是直接被滅門,正邪兩道就此罷手,並把那廣袤的戰場封印而起,當做先輩的沉眠之地。」

「難道……那就是現在的神棄大陸?」蕭辰的喉嚨滾動了一下,嘴唇有些發乾,本能的就想到眼下自己身處之地。

「神棄大陸是神魔戰場,而這冥淵,則是墳冢,神魔墳冢!」

冥屍上人點點頭。

蕭辰心頭的震駭一時間難以消去,沉默不語。

「這些年,我一直在冥淵中尋找著冥晶果,因為我知道,那些神果中蘊含有上古大教派的傳承神通,我若是能夠得到並藉機參悟,便可修補咱們冥屍派的鎮宗之法,重演上古時的鼎盛。」

說到這裡,冥屍上人的言語中表露出一種野望來。

蕭辰知道冥屍派雖開派不久,但其實整個門派的傳承,卻來自於另外一個道統,龍九也曾說過,在冥屍上人未開山立派之前,他與僵奴可是全都拜在一位散修門下,尊其為師的。

蕭辰頓時緊張起來,他知道宗主要詢問他是從哪裡得到那麼多冥晶果的,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

腦海中念閃不斷,蕭辰臉上不動聲色,暗地卻迅速地思忖起來,想著該如何將眼前的局面應付過去。

畢竟,此事若是處理不當的話,很有可能他將會大禍臨頭,別看龍九和火須僵奴都在,嚴格點說,他三人才是一路的,在這種問題上,就算是名為師尊,往曰對蕭辰一向庇護有加的龍九,恐怕也沒法太過指望哩……

「我……」在幾位宗門大佬的注視下,蕭辰明顯有些緊張。

「其實弟子之前深入冥淵所獲的冥花,還有這冥晶果,都是別人相贈的。」猶豫半天,蕭辰終於銀牙一咬,看似鼓足了很大勇氣才說出來的。

「哦?」冥屍上人眉頭一挑,顯然十分訝異。

「實乃那兩位與曾與三大君王廝殺的神秘強者所贈!」

蕭辰凝聲說道,事已至此,他只能將所有線索都推到旱魃和后卿的身上了,反正冥屍派的人一時半會也難以驗證,他完全可以藉此打個馬虎眼暫時矇混過關。

「竟有此事?因何而贈?」眼皮一挑,一旁的火須僵奴開口道。

「弟子不知。」蕭辰搖了搖頭,一臉的迷糊。

其實冥屍上人等只要搜尋蕭辰的神識記憶就能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但這麼做多少會對施術者有一定影響,若是蕭辰稍有抗拒的話,怕是整個人的神魂都會受創,到時恐將淪為痴傻之人。

如此代價,損失的可是一名宗門後輩第一天驕,幾人實在不願對蕭辰如此為之,相互對視一眼之後,俱都眉頭一皺,陷入了沉吟……

; “受死吧!”

精神烈火撲面而來,戰圈內溫度急劇升高,浩宇的攻擊瞬間化爲虛有。

浩宇此刻被烈火包囊已無退路,撕心裂肺的怒吼道:“螻蟻!就憑這,就想殺了我?”

聞言後,林辰五指猛的握緊成拳,嘴角露出些許冷笑道:“給我破!”

轟隆…隆!

爆炸聲響徹千米,震耳欲聾,地動山搖,所產生的靈力波動,壓迫的刀疤與老鬼等人喘不上氣來。

“漂亮!”刀疤內心激動道。

老鬼見狀,本就沉穩的內心,在這一聲爆炸聲響起,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大聲叫好:“好樣的!林小兄弟,我們煞血傭兵團有救了。”

此刻戰圈內煞血傭兵團氣勢高昂,隨着刀疤與老鬼的帶領下,局勢瞬間扭轉。

浩宇此刻身體皮開肉綻,鮮血淋漓,衣衫被精神烈火灼燒大半,倒飛幾十米遠。

重重的跌落在地,本來精緻乾淨的面孔,現已披頭散髮,狼狽不堪,一口渾濁而又粘稠的鮮血從嘴裏吐了出來。

林辰此刻身形速動,在沒有青鱗玄重槍的束縛,如同脫胎換骨,速度、力量、反應,是常人所不及的。

近階段的歷練,另的自己本來稚嫩的臉龐,多出了一絲絲冷血,生與死的洗禮,內心比以往更要穩重。

這些特點,在僅僅十二歲的林辰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因速度太快,所過之處留下道道殘影,很快,林辰便來到了浩宇面前。

浩宇見狀,內心的恐懼越加強烈,現在的自己受傷程度無法再戰,這也是自己這幾十年來第一次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林辰此刻把手中的青鱗玄重槍插進地面,雙拳齊出,怒聲喝道:“滅龍決!”

拳風呼嘯而過,浩宇望向林辰所打出來的拳頭,緊緊閉上雙眼。

在這刻,雙拳停在浩宇的眉尖處,林辰怒聲道:“破!”

頓時,浩宇身體,盡數靈力蕩然全無,一股霸道的靈力波動瞬間席捲戰圈。

浩宇嘴角微顫的說道:“你竟然廢了我的靈力,還不如殺了!”

“哼,殺了你,你也配?”林辰冷聲道。

“林辰!你殺了我弟弟浩力,廢了老子盡數靈力,你以爲就沒有人能對付你了嗎?”浩宇撕聲道。

聽聞浩宇此番話,單手持槍,怒指浩宇陰冷道:“你們獵鷹傭兵團作惡多端,自成立以來,手上人命數不勝數,搶奪妖丹,殺害王老頭領,打傷刀疤與老鬼。”

“甚至還想剷除煞血傭兵團上下三十幾口人命,此行爲,如畜生有什麼區別!”

“他們都該死,但沒有想到,我浩宇堂堂凝氣境的實力,竟然敗在了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手裏”浩宇冷笑道。

林辰聞言,雙眼陰冷的可怕道:“到現在,你還知道悔改,今日我林辰廢了你靈力,你不是願意欺負比自己修爲低的人嗎?”

“這次,也讓你嚐嚐被人欺負的滋味,暫且留你一條狗命。”

話音剛落,林辰走上前喝道:“把身上所有搶奪的妖丹和靈幣統統交出來”

“你!”

林辰怒道:“你什麼你,小爺我差點連命都丟在這了,從你手裏拿點這些東西不過分吧?”

“不過分,不過分”浩宇見林辰雙眼殺氣涌現,急忙道。

浩宇雙手顫抖着從腰間取下一張銅卡片,緊接着道:“我的全部家當都在這裏了”

見浩宇遞給自己一張銅卡片,心裏着實一驚在心裏想:“九域大陸,通用貿易卡片,分爲金卡、銀卡、其次爲銅卡。”

“金卡爲帝國所有,銀卡爲聲勢浩大,各大宗門所有,而銅卡就比較普遍,稍微富有的,可在拍賣行便可買到”

“當然銅卡片也同樣要去拍賣行進行儲物,或者取物,一般擁有銅色卡片的持有者,都具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有錢!”

浩宇見狀林辰壞笑走來,驚慌失措道:“我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全部家當都已經給你了,你還要幹什麼?”

林辰此刻笑了笑道:“還有沒有了?”

“我靠!老子幹這行幾十年,第一次見到比自己還要土匪的人”浩宇在心裏無語道。

此刻,刀疤與老鬼帶領着煞血傭兵團衆人,走來道:“厲害啊,老疤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服過任何人,此生只服你啊!”

老鬼走上前笑道:“哈哈哈…哈,此戰大勝告捷!剩下的獵鷹傭兵團餘黨,主動放下手中武器現已投降,還請林頭領定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