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老闆跟他玩簡直就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幾個人去了隔壁的院子,王瑤還在仔細挑選,趙二寶已經舉起一塊石頭,對王瑤道:

“王小姐,就切這塊吧。”

老闆回頭一看,頓時樂了,嘿嘿笑道:

“小兄弟,你確定要切這塊,你知不知道你手裏拿的是一塊“廢石”。”

所謂“廢石”就是青岡巖,雖然通體發綠,但是裏邊絕對不會有玉石,這是整個行業幾十年積累出的經驗,絕對不會有錯。

只要玩過一年以上賭石的,看到這種石料掉頭就走。

“哈哈哈哈!”

老闆的話頓時引的旁邊的看客鬨堂大笑。

他們對着趙二寶指指點點。

“嘖嘖,這也不知道哪裏冒出個愣頭青,穿的土不拉幾的,還學人賭石,結果,一張嘴就露餡了。”

“就是,連最基本的行業知識都不懂,還來這玩,簡直丟人現眼。”

“這小子好像是王小姐帶來的,王小姐居然帶這種垃圾在身邊,太有失身份了。”

“趙二寶,你還不趕緊把手裏的石頭放下,這塊石頭裏是絕對不會切出玉的。”

王瑤也有些急了,趙二寶是她帶來的,一言一行都關乎她的面子,現在居然挑了一塊廢石在手中,頓時叫她有點下不來臺。

“就切這塊。”

趙二寶固執道。

“你……要切你自己掏錢買,這塊石頭我不掏錢。”

王瑤賭氣說道。

“小兄弟,不懂賭石不可恥,但是不懂裝懂,可就要遭人笑話了。”

“我勸你還是趕緊放下吧,這塊石頭裏要能切出玉,我王大貓就把我這賭石坊關了,以後再不沾手這個行業。”

老闆也站了出來,搖頭晃腦的說道。

“你確定?”

趙二寶冷笑道。

“什麼確定不確定,我王大貓敢放這話,就不怕你贏,反正你是輸定了,先把錢交了再說。”

老闆也是有脾氣的人,一看這傻頭傻腦的傢伙,居然敢質疑自己的權威當時就怒了。

趙二寶二話不說,交了五千塊錢,就抱着石頭去了隔壁的院子,身後跟着一大羣看熱鬧的。

王瑤皺了皺眉也跟了過去。

畢竟趙二寶是跟她一起的,待會要是有人欺負趙二寶,她還是得出頭的。

“師傅,麻煩你幫我把這石頭切一下。”

趙二寶把原石放在桌面上,對切石師傅道。

師傅擡頭看了那石頭一眼,有些惋惜的搖搖頭:

“小夥子,你另外換個吧,這塊裏邊不會出玉的。”

“師傅,你跟他廢話什麼,這小子喜歡丟人,你就叫他丟唄。”

“就當拿五千塊,買個教訓,給他長個記性,叫他知道這賭石不是什麼人都能玩的。”

“沒毛病,這人喜歡打腫臉充胖子,那就叫他一充到底,這塊石頭要能出玉,我當場把邊角料都吃了。”

趙二寶的身後頓時響起一片嘲笑之聲。

“老劉,你在那囉嗦什麼呢,客人要切,你就給他切不就得啦,跟他廢什麼話。”

老闆也一臉不滿的叫道。

師傅嘆息一聲,緩緩的舉起了手裏的切刀。

一刀下去。

沒出。

兩刀下去。

沒出。

圍觀羣衆眼裏閃爍着惡毒光芒,拼命的喝着倒彩:

“出玉!”

“出玉!”

他們都等着看趙二寶的笑話。

看一個傻子出醜竟然比看切出玉石更加他們興奮。

石層一層層剝落,那原石變的越來越小,老闆臉上帶着得意笑容。

“小兄弟,別逞能了,就到此爲止吧,也叫我們的切玉師傅早點休息。”

“早跟你說,這塊石頭出不了玉,你偏不信,那五千塊就當你交學費了吧。”

“再切一刀。”

趙二寶卻是鎮定自若,淡淡說道。

“呵。”

老闆臉色一變:

“既然你一心想要丟人丟到底,我滿足你,劉師傅再給他切一刀,叫他死個明白。”

劉師傅點點頭,緩緩的再剝落一層石層。

驟然間。

一道璀璨無比的綠芒從石頭縫隙折射出來,刺的人根本睜不開眼。 全場寂靜無聲。

“出玉啦,出玉啦。”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所有人都興奮的大叫起來:

“劉師傅快切,快切,看看能切出多大的玉石。”

劉師傅深吸一口氣,迅速的沿着原石的周邊,小心翼翼的切了一圈。

作爲一位切玉師,能切出一塊美玉,他自然也是很有成就感。

不多時,一塊拳頭大小,通體透亮,翠綠無比的玉石呈現在衆人面前,散發着柔和的光芒,竟叫人生出膜拜的感覺。

嘶……

到處都是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有人喃喃自語道:

“是帝王翡翠!”

“這個小兄弟居然切出了帝王翡翠。”

帝王翡翠!

翡翠中的極品王者,手指頭大小的就能賣幾十萬,像趙二寶切出的這塊價值絕對要在百萬往上。

當即,有人圍上去想要購買。

“小兄弟,你這塊帝王玉賣不賣,我出兩百萬。”

“周老頭,你這有點坑人了吧,這塊帝王玉至少得三百萬,小兄弟不要聽他的,這塊玉你賣給我,我出三百五十萬。”

“我出四百萬。”

這些個玩玉石的現在也不藏着掖着了,紛紛露出家底大聲加價,早已忘記剛纔嘲笑趙二寶的時候是怎樣的嘴臉了。

至於老闆,早後悔的腸子都青了,不停的嘮叨着: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塊玉放在我這十幾年了沒一個人買,早知道我自己切了多好啊。”

“帝王玉啊,貨真價實的帝王玉啊,我居然白白拱手然給了別人,我真是蠢啊,蠢到家了。”

而剛纔那位揚言要吃邊角料的大哥,一看漏出綠芒的時候就已嚇的臉色發青,趁着別人不注意,拔腿開溜了。

“恭喜了,趙二寶,沒想到你運氣這麼好,隨便挑一塊石頭便切出了帝王玉。”

王瑤也走了過來,輕聲說道,一臉羨慕的看着趙二寶手中的帝王玉。

“喜歡嗎?喜歡送給你了。”

趙二寶笑着把那塊價值不菲的帝王玉遞了過去。

嘶……

衆人再次倒吸一口涼氣,一臉吃驚的看着趙二寶。

那可是價值幾百萬的東西,眼睛不眨的就送了?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看這身穿着,就跟鄉下進城的老農民一樣,可這出手太大方了。

莫非是哪裏來的公子哥跑來體驗生活了。

王瑤也被趙二寶這一舉動驚呆了,怔怔的看着趙二寶說不出話。

要不是她早已調查過趙二寶的底細,恐怕也會被唬住了。

“哈哈,你這人真有意思,石頭是你買的,切出的玉自然也就是你的,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可不敢要。”

王瑤笑着說道。

“你不是說咱們是朋友嗎?朋友之間不談那些。”

趙二寶一臉真誠的說道。

王瑤楞了一下,深深的看了趙二寶一眼,微笑道:

“就衝你這句話,咱們永遠都是朋友,不過東西我不能收,心意到就行了。”

在這一刻,她的心裏充滿了溫暖。

趙二寶點點頭揚聲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