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峰剛想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葉子陵已經開口:「葉師弟……武大哥和郭大哥出事了,」

葉峰如五雷轟頂,急忙問道:「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武大哥和郭大哥被混亂之地的人逼入了死亡禁區,至今都還沒有出來,」葉子陵說道,

葉峰臉色一變,被困在死亡禁區,九死一生,大聖進去也未必救得了阿公他們,

「爹他們已經去死亡禁區尋找武大哥他們了,」葉青璇說道,

「我們現在也去,」葉峰說道,他實在無法在這裡等下去,

葉子陵和葉青璇點頭,同時趕往了混亂之地……

此刻,大武帝國的將軍府的人也在混亂之地,

在混亂之地某處古城中的一間客棧內,一個面容粗獷,像是鐵打的大漢正大馬金刀的坐在座椅上,他的下方有幾個身穿鎧甲的涅槃境青年,以及五個混亂之地的散修,其中有一個老者乃是生死境,

「你們是怎麼辦事的,居然把人逼入了死亡禁區,」那個大漢冷哼道,

「蕭統領,我們已經儘力了,你們要我們抓的人並不是普通人,」那個生死境老者說道,

「如果他是個普通人的話,我們會讓你去抓他嗎,」蕭統領冷冷道:「你們可知道那人對白大將軍有多重要,」

「可是……他現在已經進入了死亡禁區,」那個生死境老者一臉為難的樣子,

「既然是你們把他逼進去的,你們自然要進去把他找到,然後把他抓出來,」蕭統領淡淡道,

聞言,那個生死境老者臉色一沉,「蕭統領,我們進入死亡進去,還有命活著出來嗎,」

「你們若不進去的話,現在就會死,」蕭統領冷笑道:「該怎麼選擇,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那個生死境老者和其他四個散修都沉默了,去死亡進去,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你們放心,我會提供你們道兵,提高你們抱命的機會……另外,等你們出來之後,大將軍絕對不會虧待你們,」蕭統領笑道,

「我們去,」那個生死境老者一咬牙,決定賭一賭,

「嘿嘿,那我祝你們馬到功成了,」蕭統領笑著擺了擺手,「下去吧,」 第二百二十四章 造人

衆人拼命抵禦這股巨壓,相比之下天風小隊衆人更爲不濟,腰被壓彎了,但他們的頭顱還高高揚起,眼中盡是不屈,就算他們實力不及吳御,但他們那股不屈的心,容不得他們低頭。

那股壓力不分你我,除了戮尊者還能從容戰力之外,其他人都是強弩之末,苦苦支撐着,第二個低頭的是蘇秦,不甘的地下頭顱那一刻,壓力頓消。蘇秦得以解放,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不過他不敢再次擡頭,生怕那股壓力再次來臨。

喘息間,蘇秦不經意的往身旁看去,只見天風小隊,以及霍宇頭顱高高昂起,不屈的盯住中央空無一人的王座。

羞愧的握緊拳頭,作爲仙級強者,竟然還不如這些後輩。霍宇長期與天風小隊相處,受到渲染一般,依舊堅持抵抗着,似乎要與天風小隊共同進退。

“吼。”巨壓下的奧達盡力大吼,發泄心中的壓抑,吼聲中嘶啞,不知爲什麼,奧達的眼眸漸漸迷亂,呈現出野獸般的顏色,其身後的披風鼓起飄揚,似乎要包裹住奧達一樣。

“啪。”戮尊者一直站立,此種程度的壓力,對於他而言,抵抗還是可以做到,他上前拍住奧達的肩膀。

“嗯?”奧達似乎被驚醒一樣,“怎麼回事?我。”說不出個究竟,一股清涼的氣流緩緩從肩膀處流入體內,以幫助其抵抗巨壓。

戮尊者再踏出一步,另外一隻手放在林楓的肩膀上,林楓頓時如釋重荷一樣,大口喘氣,額頭滴落的冷汗,從脖子流入胸膛,大片的浸溼其衣衫,來不及拭擦,林楓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往旁邊的利亞抓取。

利亞恢復清醒,同時會意的抓像拉瑟,拉瑟抓像霍宇。就這樣,六人終於抵抗住巨壓,頭顱高高揚起,怒目圓睜盯著空無一人的巨型王座。

“哈哈哈。”就在衆人抵擋住壓力之後,一股張狂的笑聲飄蕩在大廳中,同時施加在衆人身上的壓力消失得無影無蹤。

“呼。正主來了。”戮尊者鬆了一口氣,單獨對抗壓力沒問題,但同時幫助天風小隊以及霍宇抵禦,消耗可不小,等於是自己一個人面對六倍的壓力。

“有趣,有趣。”王座上先是一陣迷幻,接着一個巨大的人形生物出現其中,那是一個頭戴華麗皇冠之人,灰青膚色,宛如死去多天之人一樣,毫無生氣。

此人正是九幽之主,氣勢如虹,身上竟然不透出半點能量氣息,就算是完全內斂,但從其巨大的身形,以及憑空出現的身法,沒有敢把他當成是普通人。

其他人還在恢復中,戮尊者上前一步,拱手不卑不亢的施禮:“見過九幽之主。”

其餘人不敢怠慢,隨即跟着施禮:“見過九幽之主。”

“嗯。”九幽之主打量起戮尊者,隨即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哦?兩個靈魂共存麼?”

一言破之,言出法隨,比起剛纔強大無數倍的巨大威壓涌向戮尊者,準確來說,是涌向靈魂海中的龍璇。

“啊。”何等威能,僅僅一句話,直接將龍璇逼出體內。

龍璇大驚失色,靈魂雙翼迅速幻化出人形,拱手恭敬的說道:“見過九幽之主。”

九幽之主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打量起衆人,片刻之後,纔開口詢問:“拿出綠幽晶,我會完成你們一個願望。”

來了,重點來了。

到了此刻,戮尊者身體微微一震,激動的顫抖起來,他從儲物手鐲中拿去那顆綠幽晶,面對壓力面無懼色,面對強大的九幽之主不低頭,但面對內心最軟弱之處,此刻的戮尊者卻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他感激的環視了一下三獄小隊,默默記住每一個人的面容,無言中帶着千言萬語。

龍璇搖了搖頭,他知道戮尊者太激動了,所以延伸出一道靈魂之力,抓住綠幽晶,飛向九幽之主。

雲若塵 綠幽晶停止在九幽之主手上,他不斷的把玩,玩味的說道:“說出你們的要求。”

龍璇拱手恭敬的說道:“回九幽之主,我們的願望是恢復他的身體。”說着,龍璇伸手一指戮尊者。

一指之下,本來顫抖的戮尊者,整個身子震動得更加劇烈,更爲激動,要知道,九幽之主的一個願望,多麼珍貴,比作是別人,肯定會要無盡的權力,提升實力,或者要統治世界等等。

沒想到龍璇竟然如此輕描淡寫的說出來,毫無猶豫之色。

戮尊者能不感激嗎?心裏暗暗的下決心,一定要報答龍璇以及三獄小隊的衆人。

“哦?就這麼簡單?”九幽之主也驚愕了一下,以往無盡的歲月,凡是獲得願望之人,都會提出獲得權力,提升實力等等要求。沒想到眼前之人,僅僅是爲了恢復一個人的身軀。

九幽之主饒有興趣的打量起戮尊者,不愧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寥寥數眼,便摸清來龍去脈:“原來是血魂石奪捨身軀。”

“小子,那是你的身軀,難道你不恨他嗎?”九幽之主沒明確的答應龍璇的要求,只是在發問。

“之前恨,但現在他是我們的夥伴。”

“夥伴。”一詞再次讓戮尊者激動,這一詞對於戮尊者來說很陌生,萬年之前,他就孤獨一人,寂寞讓他爲殺戮而生,現在龍璇一句話,讓他感覺到人生的意義。

不由望向龍璇,見其神色堅定,再看一下其他人,更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戮尊者長期孤獨,何曾有過如此交心的朋友,就算有,萬年前,就死光光了。

“呵呵,有趣,那就如你所願。”九幽之主讚歎一聲,單手一揮,一道幽綠色的能量疾馳而出,直接籠罩住人羣中間的戮尊者。

龐大的能量將戮尊者以及王座之間形成一道直線,見此情況,衆人自動讓開位置,並且緊張得盯著幽光籠罩下的戮尊者。

只見戮尊者毫無反抗,當然也反抗不了,身軀似乎成爲無主之物,任由幽光將其托起。

“小子,還不進去?”九幽之主往旁邊的靈魂雙翼看去,淡淡的說道。

得到提醒的龍璇,靈魂雙翼一震,化作一道黑光沒入頭頂,要是不進去,當戮尊者恢復身軀之時,原本龍璇的身體會因爲失去靈魂而死亡。那倒得不償失。

龍璇進入之後,迴歸靈魂海。

此時,九幽之主再次喝道:“凝。”

另外一道光線從龍璇身軀中射出,在不遠處停留一團,逐漸的,能量越發濃郁,沒幾下翻滾,不遠處那團光影逐漸扭曲,慢慢的,呈五角星形狀。

菱角處延伸,先是四肢形成,延骨生肌,慢慢的凝聚出經脈,血肉、毛髮等等。最後就是頭顱,五官,最後就是那代表性的血紅色長髮。

九幽之主果然強大,揮手間造人,宛如萬能的天神,只需短短半刻時間,一個活脫脫的人被造了出來。

“分。”依舊是單手,甚至於,九幽之主寫意的半靠在椅子上,另外一隻手託着下巴,輕輕吐出一個字。

言出法隨,一道黑色的靈魂虛影從龍璇體內抽出,一閃沒入新造之人體內。

與此同時,兩具身軀同時睜開眼睛,造人完成了,兩人終於分離。

睜開眼睛,戮尊者激動的打量着新的身軀,從氣息上感受,靈魂與身軀百分之百吻合,戮尊者恢復巔峯狀態,這纔是名副其實的尊者實力。

而龍璇重獲身軀掌控權,大喜之餘,不忘了像戮尊者看去。

一直以來,戮尊者都佔據龍璇身軀,除了那頭紅色髮絲之外,衆人都未曾見過佢尊容。打量之下,發現戮尊者長得極爲標誌,彎月般的眼眸,薄薄的嘴脣,活脫脫是個帥小夥,而且,加上火紅長髮,英偉之下帶着邪邪的笑容。

“好了,這是你年輕時候的樣子,我給恢復了過來。”九幽之主竟然是根據戮尊者年輕時候的樣子造人,同時保持了戮尊者巔峯的實力。

龍璇恢復了控制權,微笑的走了過去,從儲物手鐲中掏出一件衣衫,遞給戮尊者,造人並不造衣,戮尊者光着身子,不過期身形線條接近完美。而且在場都是男子,沒人會在意。

“謝過九幽之主。”三獄小隊從八人,變到九人,同時對着九幽之主拱手施禮,以表示感激之情。

“好了,你們可以離去了。”九幽之主似乎感覺有點無聊,揮手說着就要離開。

“慢着,尊敬的九幽之主,我還有事情。”龍璇連忙開口制止。

“哦?”九幽之主慢慢回身,眉頭皺了起來,似乎不滿意的問道:“一顆綠幽晶只能取得一個願望,不要在我面前提過分的要求,你也沒有任何資格。”

“尊敬的九幽之主,打擾您很抱歉,我也是受人所託。”說着,龍璇手中出現一個黑色的木盒子,正是進入神武山之前,猿老所給,也是來到九獄的關鍵東西。

利亞等人同時怔住,他們知道木盒子的存在,靠着木盒子才得以逃離無數的刀魔追殺。從龍璇口中,早就得知那個所謂的任務,不過之前一直沒有深究。 就在蕭統領命人去死亡禁區的時候,葉峰三人已經來到了混亂之地,他們一來到混亂之地,就傳訊給葉青帝等人,可是令他們意外的是,葉青帝等人卻遲遲沒有回訊給他們,

「死亡禁區雖然危險,可是爹他們絕對不會有事的,」葉青璇咬著紅唇說道,顯然連她自己現在也有些不確定葉青帝等人究竟有沒有出事了,

「死亡禁區很其他,或許,爹他們進入了某個可以地方,所以才沒辦法回訊給我們,」葉子陵說道,

葉峰目光一閃,說道:「我想去死亡禁區,」

「我們一起去,」葉子陵說道:「死亡禁區雖然危險,但我們身上有保命的東西,關鍵時刻,我們可以離開死亡禁區,」

葉峰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三人當即乘坐著飛行寶船飛往死亡禁區,

路上,葉峰讓葉子陵操控飛行寶船,自己則進入了聖皇圖,去死亡禁區之前,他要嘗試著闖入聖皇圖第六重天,把龍爺釋放出來,

龍爺乃是生死境大圓滿的強者,有他在,葉峰等人進入死亡禁區,又多了一分把握,

外界,葉子陵對葉青璇說道:「青璇,你派人去找那幾個把武大哥他們逼入死亡禁區的散修,有消息了嗎,」

葉青璇搖頭,冷冷道:「我的人並沒有傳訊給我,應該沒有找到,若是讓我知道是誰,我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他,」

「武大哥他們入慈航心院的事,輪迴大陸上,幾乎所有勢力的人都知道了,一個能把武大哥他們逼入死亡禁區的人,修為絕對不弱,必然是生死境……他不可能不知道武大哥他們的身份,」葉子陵沉吟道,

「哥,你的意思是……有是在背後指使他們,」葉青璇玉容微變,

葉子陵點頭,「確實有這種可能,修為越高,越不會得罪我們慈航心院,除非他是大聖,」

沒錯,除非強大到大聖境的強者,否則,修為越高的武者,越不敢輕易得罪慈航心院,

「哥,死亡禁區這麼大,我們究竟要到什麼地方去找武大哥他們,」葉青璇蹙眉,

即便是大聖,也無法摸清整個混亂之地,更何況是他們,

「他們進入死亡禁區的位置我們已經知道,只要圍繞這個位置去找,應該能找到他們,」葉子陵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

兩人說話的時候,巨斧戰盟、星辰殿……甚至北斗門和紫薇宗都派人進入了混亂之地,

混亂之地某處,巨斧戰盟的船漂浮在半空中,船上有數十個人,為首那個中年人身材魁梧,高額闊臉,乃是巨斧戰盟的長老,洪驚天,

洪驚天早已經在多年前便是半步大聖,實力極其強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