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賢世跟一頭畜生搭訕已經是心中不喜,如今這狼人不識好歹讓他怒意更甚,當即就冷笑道:“你莫不是真當我不敢殺你?我若再次將你葬送了,又會有誰知道呢?”

“你若是敢……”

狼人難聽的聲音又起,與此同時賢世卻是動了。

只見賢世賢世帶起幻影,轉瞬便來到了狼人近前。這狼人還沒看到賢世如何過來,便感覺脖頸上架有一道冰涼。

只是瞥了一眼,這狼人當即驚出了一身冷汗,若是沒有毛髮阻擋,必然會順着背脊流淌下來。

那道冰涼不是別的,正是賢世那明晃晃的鋼刀。狼人自問,自己的脖子經不起這鋼刀那麼一劃拉。

“好……好吧,我帶你去見我王。”

話雖如此,賢世卻看到了講話時,狼人嚴重閃過的狡黠之色。

“你該不是想,帶我去狼王那裏,然後讓狼王將我撕碎吧?”賢世淡然笑道。

那狼人眼中又有驚慌閃過,但卻強言道:“不敢,不敢!”

哼,我正是要找你們狼王,取它項上首級,早晚都要一戰,我豈會在意你這畜生,在其中挑撥是非。在賢世看來,這狼人像是小丑一般,甚是可笑。

“少廢話,帶我去見狼王。”

賢世說着,又壓了壓架在賢世脖頸上的鋼刀,狼人只覺得脖頸一疼,便又感覺到有滾燙的液體自自己體內流出。

若是賢世那用力那麼一點,保管這狼人會身首異處。此時狼人還哪裏顧得上怎麼算計賢世,重要的還是保住小命要緊。

狼人連忙道:“好好好,我帶你去。”

“早該如此,敬酒不吃吃罰酒。快走!”

賢世的話,狼人此時哪裏還敢違背?只能帶着賢世朝狼王所在之處走去。

它也不是沒想過,呼喚族人前來或是來賢世道族人那裏去,但它剛纔見識了賢世的速度,知道族人裏能追的上他的不多。就算有能追的上的,說不定還會將它一起幹掉。

想來想去,狼人還是覺得去見狼王比較穩妥。如果這人類真的有消息告知狼王,那自己不但無過反而有功,如果這人類哄騙自己,並沒有帶消息前來。

狼王必然會勃然大怒,將這人類撕成粉碎,畢竟狼人是狼王的子民,狼王必然不會幹掉它。

狼人的算盤打得如意,若是知道賢世去找狼王,是爲了將之幹掉,不知道狼人又該作何感想了。

走了半個小時左右,賢世感覺出現在周遭的兩人漸漸越發多了起來,但走在自己身前的狼人總是在自己族人靠近之前,就發出一聲吼叫,那些狼人聽聞便都各個行各事去了。

起初,還是還頗有戒備,但慢慢也就放下心來。那些離去的狼人,並未有想要包圍自己的意思。只要不被包圍,賢世自信自己絕對沒有危險。

話雖如此,賢世還是留了個心眼的,他摸不清楚這狼人打得是什麼主意。唯恐它給自己下什麼套,自己若是中了一個畜生的圈套,就是羞也要羞死了。

狼人的確是在給賢世下套,目的不過是讓狼王將賢世幹掉而已,並未讓族人出手,就是擔心賢世能夠逃掉。

不管怎麼樣,狼人想要帶賢世去見狼王,是很認真的。

再走了二十幾分鍾,狼人的數量已經不是愈來愈多能夠形容,而是有些狼滿爲患了。

只見一排排的狼人,整齊的排列在一起,中間只留有一條寬不過兩米的小道。道路的盡頭,竟是一座看看起來頗爲‘華麗’的宮殿。

“想不到,狼人竟然還掌握有建築技藝,真是漲知識了。”賢世心中暗想,其中不無嘲笑之意。

這宮殿明顯不是地球建築,所謂的‘華麗’,不過是相對於途中所見的茅草堆比較而已。

這宮殿好歹是磚石砌成,雖說看上去着實不咋美觀,但卻也凸顯了狼王的身份,就是與衆不同!

“幹什麼的?” 若是眼神能夠殺人,賢世不定已經死了多少次呢。在那些嗜血殘暴的目光之下,賢世還能淡然的走到宮殿之前,其中需要的勇氣,非常人所能擁有。

但來到宮殿門前,卻又遭人盤問。賢世不好言語,那帶路的狼人竟也不用賢世示意,便自答道:“這個人類有要事稟告狼王,請族兄代爲通傳。”

那人看了一眼賢世,又詢問了幾句,這才轉身進‘宮殿’中通報去了。

賢世看的強忍笑意,心說這些區區畜生,竟然還學會了人類禮節,還搞什麼通報,端得是讓人想要發笑。

“待會兒見到我王,一定要注意口氣言辭,我王脾氣可不太好。”帶路的狼人假惺惺的說道。

賢世自然聽出了其中幸災樂禍的味道,但也不以爲意。

一個畜生而已,跟它還犯不着。

且說狼人進入宮殿通報。這宮殿外觀難看就不說了,內部竟然連甚裝飾都沒有,燈火亦都是暗淡。

進了宮殿,這狼人當即單膝跪地:“王,外邊有族人帶着人類要見您,說是有要事稟告。”

宮殿深處,隱約間能看到一巨大的身影。

“人類要見我?倒是有趣!你去讓他們進來。”話語間,自深處突然亮起了兩道綠油油的光芒,似是由所謂的王眼睛所發。

“是!”

狼人恭敬應是,轉而退出了宮殿。又回到賢世近前這才道:“你們進去吧。”

帶路的狼人又交代道:“見到我王,一定要注意與其言辭,不然我不能保證你能活着出來。”

“哼,說不準會死在裏面的是你呢。”賢世說着自悠然一笑,邁步進入宮殿之中。

狼人雖怒火中燒,但亦不得不連忙追了上去。

一人一狼,一前一後進入宮殿之中。賢世只看到四周昏暗,宮殿深處有兩道綠油油的光芒亮起,給人感覺十分的不善。

還未來的急在細看,那帶路的狼人已經追了上來。進來就自單膝跪地:“王,這個人類說要見您,有要事稟告。”

狼王還未說話,那狼人便又厲喝道:“人類你好大的膽子,見到我王,爲何不跪?”

賢世冷聲道:“哼,人類有句老話,不知你們可曾聽說過?”

“我管你什麼……”

那狼人還想說什麼,但卻被狼王打斷道:“休要多言。人類,你們的那句老話,是說什麼?”

“男兒膝下有黃金,唯可跪天跪地跪父母。”賢世卻是不卑不亢,傲然而立。

那狼王雙目中的綠光閃爍連連,似在思考。

賢世又道:“天不知爲何物,地踩在我腳下,父母我亦不知爲何許人,世間無物值得我跪,你狼王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此言一出,狼王綠油油的雙目之中,兇光登時大作。

跪地的狼人也自怒聲吼道:“人類,你休要張狂。”

後又轉而對狼王道:“王,請允許我將這人類拿下,就地格殺以儆效尤。”

“憑你也是我的對手?不如你求求你們狼王,說不準跟它交手還能讓我有些興奮的感覺。”賢世自始至終都是傲然而立,顯得無所畏懼。

狼人本就有意想再次置賢世於死地,大好機會豈會放過。

賢世卻不給狼人講話的機會,直道:“牛頭族正在傾一族之力,全力進攻你們狼人族。此事狼王可知?”

狼王聽聞賢世的話,心中自有怒火燃燒。但又見賢世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天性的狡詐使它不得不多加一個小心,是以並未就直接爆發了怒火。

而後又聽賢世講起牛頭族之事,對此狼王豈會不知,與牛頭族交戰的狼人,就是它派去的。

只聽狼王森然道:“此事我早已知曉,如果你帶來的只是這麼一個無用的消息,那麼今日你怕是就回不去了。”

賢世又道:“呵,那麼狼人族與牛頭族,兩族戰力對比如何?”

“你這人類,端得是膽大非常,我狼人族豈是一個小小牛頭族能夠相提並論的,自然是我狼人族戰力更高。”

賢世卻不理跪地的狼人聒噪,這一路走來他對狼族戰力早已心知肚明,當即道:

“狼人族數量比之牛頭族稍多一些,普通族人戰力稍弱與牛頭族,但以數量的微弱優勢,狼人族也能取得最後的勝利。不過,若是趁這個時候,哥布林一族來攻,你們又將如何抵擋呢?”

那跪地的狼人,聽賢世這麼一說,頓時心中大喜,但面上卻佯怒對狼王道:“王,這人類膽大如斯,竟然將我族說的不如卑劣的牛頭族。還危言聳聽,恐嚇與您,試問那低賤的哥布林一族,如何膽敢攻擊我偉大的狼人族。”

“呵,狼王啊狼王,手下不明局勢自欺欺人,莫非你這狼王也看不透徹?”賢世看着狼人,真個就如跳樑小醜一般,甚是可笑。

私婚密愛 狼王目光閃爍,思慮良久這才道:“你說哥布林一族來攻我狼人族,何出此言啊?”

“狼王消息不太靈通啊,莫不是都是因爲這些廢物辦事不利?”

賢世說着點指跪伏在地的狼人,狼人被說成廢物如何不怒?

“你說誰是廢物?王,這人類囂張至極,容他不得。竟在王座面前,污衊與我,還請狼王爲我主持公道。”

狼王早已不滿賢世的態度,若不是看他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還有所顧忌,豈會容他到現在。

但時時聽這狼人聒噪,在其中添油加醋,挑撥是非,狼王心中的也是不悅。

而賢世則適時開口:“不瞞狼王,哥布林一族現在就在狼人族底盤內,只等狼人族與牛頭族戰事結束,在收漁翁之利了。”

狼王豈會是傻子:“人類,你怎會知道的如此之多。”

賢世笑道:“呵,因爲哥布林一族,就是我帶來的,我當然知道的很多。”

狼王聽聞,目光閃爍捉摸不定之意。

賢世又道:“我所述都爲真,狼王不必懷疑。哥布林一族目前在三族之中處於中立,我可以選擇幫你狼人族消滅牛頭族,也可以幫助牛頭族消滅你們狼人族。

“但是牛頭王烏薩格不知所蹤,而狼人族有狼王存在,權衡利弊之下,我覺得幫助狼人族消滅牛頭族,我不但獲利的多,而且損失也會減少許多。何況哥布林一族,無人是狼王的對手。” 狼王聽聞,又自思慮良久,才問道:“你想要什麼?爲什麼這麼做?”

“無非就是土地與奴隸罷了,哥布林一族被牛頭族欺壓已久,正好趁次機會翻身啊。”

牛頭族欺壓哥布林一族時日已久,狼王心中自然知曉。聽賢世這麼一說,狼王覺得很有道理,心中的疑慮消散不少。

狼王又問道:“那你又想怎麼做呢?”

賢世答非所問:“狼王的下屬,不懂禮數,端得是聒噪。”

狼人若是聽不出,賢世這是在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那也就忒笨了一點。它當即是又驚又怒,連忙解釋道:“王,我……”

狼王本就對它略有不滿,又想到而如今賢世又關係着狼人族的存亡,至關重要,乾脆不如就送個順水人情給他。

嗤……

隱約間,賢世只見狼王點了一指,而後便見有一道綠油油的光芒射出。頃刻之間就到了那狼人近前,甚至還未等它有所反應,那綠光就已經射穿了它的腦袋。

搬弄是非的小人,最終多是落得一個畫餅。

見狼王略施手段,賢世心中震驚的同時,又覺得都在意料之中。

虧得我臨時改變了注意,若是真個衝着這狼王的腦袋而來,我還不一定有命回去。先不說幹不幹得過狼王,就是幹掉狼王,我必然也沒有了力氣逃過外面狼人們的追殺。

賢世心中思慮,卻也是暗自慶幸,還好之前遇到了那十幾頭狼人,得知狼人有變身的能力。如若不然,只怕自己最終也是落得個畫餅。

賢世皮笑肉不笑:“呵,狼王好狠的心腸,好厲害的手段。”

狼王冷哼連連,心中頗爲不恥賢世這廝。“禍從口出,多說無用,還是說說你打算如何做吧。”

賢世自然早有打算,當即緩緩道來:

“狼王全力出兵正面抗衡牛頭族,我帶哥布林一族繞後敵營,去攻擊牛頭族的大本營,讓它們首尾不能兼顧。待我拿下敵營,再與狼王呈夾擊之勢,將牛頭族一舉消滅掉。狼王覺得此法如何?”

狼王聽了,略做思考便道:“此法甚好,我這就放你離去,你務必儘快趕往牛頭族的背後,本王這就下令出兵,全力與牛頭族一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