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番局面,恐怕和自己之前的鬥武表演有關,那鷲門的趙通施展出來的武學,着實驚人,恐怕多數人都會因爲那門強大的武學,而放棄鷹門,如此一來,他就成了鷹門的衆矢之的!

而一旁的趙通,卻是滿臉的幸災樂禍,衆弟子都願加入鷲門,他功不可沒!

不過,優秀弟子有權自己作出決定,這是天鷹門歷來的規矩,縱使這一次,所有人都願意加入鷲門,他們也絕無插手的權利!

此刻,整個廣場,更加的寂靜,剩下兩人的選擇,似乎隱隱地說明着什麼…

場中,剩餘的兩人,陸離,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俊朗少年。

見衆人都是等着他們說出決定,那名俊朗少年轉頭朝陸離一笑,輕聲道,“你願加入鷲門就去吧,呵呵…”

聽到此話,陸離卻是以一個微笑回答,並未說話。

“我曹銘,願加入鷹門外門。”少年轉頭,向着衆人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呼——”

此話一出,一羣鷹門的弟子,皆是發自內心的呼出一口氣,還好有人選擇鷹門,否則,以後他們恐怕在鷲門弟子跟前都有些自慚形穢,擡不起頭!

那名爲曹銘的弟子說完,便邁步走到了鷹門陣營。

場中,陸離昂然挺立,身體中似乎有一杆槍!

他的心中,也是在心思急轉——

看上去,魏振師兄的武學之才並不在趙通之下,既然趙通將靈鷲駝龜修煉成功,而魏振還未成功,那隻能說明,鷹門的武學更難以修煉,而這之中的原因便是,鷹門的武學比鷲門的武學更爲高深莫測!

而且更重要的是,還有長空長老這一層關係,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老人家寒心…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而面對衆人的火熱眼神,陸離卻是笑了笑,眼睛望向了長空長老,然後,卻停留在了一旁的少女霓裳的身上。

他本能地感覺到,這個少女,不一般…

二人目光相接,頓時陸離全身一震!

“我累個去,這小姐姐簡直太勾人!”

目光相接,陸離頓時收回,心中卻如同潮涌!

再次擡頭,卻看到那少女正撅着小嘴,又狠又期待地表情,盯着自己不說話!

“小師弟,你決定了嗎?”見陸離不說話,一旁的張小胖走過來,問道。

“師哥什麼意見?”陸離笑道。

“呃…師哥我是鷹門的弟子,當然希望你加入鷹門,不過,那鷲門的什麼神龜禿鷲結合術,貌似的確很強大的樣子…”

“鷹門不是也有一門鎮門武學嗎?”

“你是說…鷹門的太虛螭龍影?那門武學我看就是個幌子,幾百年來無人能將其練成!”

“是麼…我倒要試試…冒犯問一句,這霓裳師姐是哪一門的?”

“霓裳師姐也是鷹門的弟子,她可是我們鷹門的驕傲!”

“那如此說,我更要加入鷹門了啊…”

說到這兒,陸離也是不再猶豫,對着高臺之上行禮道:

“陸離,願加入鷹門!”

“這還差不多!”

最先回答他的,卻是那少女的聲音,由於衆人似乎還未從那期待中回過神來,少女的這句話,飄出去老遠,接着,一衆弟子才發出一陣驚呼!

陸離擡頭,看向少女,似乎在詢問師姐何出此言,卻不想少女在衆人的歡呼聲中,小臉一紅,銀牙輕咬,嘴脣囁嚅一番,不知嘀咕的啥。

接着少女對四位長老盈盈一禮,然後,身後的透明羽翼一振,飄然飛到獨角獸背上,在衆人癡癡的目光中,漸漸走遠。

那道嬌美的身影,印在晚霞的餘暉中,此番美景,美不勝收!

此刻,陸離也是眼神癡迷,那驚鴻一瞥,如同心中的烙印,久久不忘… 第四十八章 對不起,我不鳥你!

門派的選擇,在衆人的議論紛紛中,終於是落下了帷幕。

普通的弟子百餘人,鷹門與鷲門五五分,這倒沒什麼說頭,而優秀弟子的數量懸殊太大,七人中五人進了鷲門,這可是宗門歷史上不曾出現過的事情!

鷲門這回可謂是滿載而歸,而鷹門,卻顯得有些冷清的味道。

沒有之前的鬥武表演,恐怕根本不會有這番局面。

這一切,或許也正說明了鷲門那趙通的過人之處!

靈鷲馱龜的武學,乃是鷲門中龜馱碑中珍藏的的祕技武學,弟子中,趙通是第一個修煉成功的人,而或許正是這次的大顯神威,才使得多數人都對那門強悍的武學起了垂涎之心。

那五人最終選擇鷲門的原因,可以說正是爲那門武學的強大所折服!

對於這點,陸離倒是無所謂,畢竟能夠進入內門,纔有資格去參悟兩大鎮門武學,到那時,他再去研究一下那傳說中無人修煉成功的太虛螭龍影,現在倒是不用太過着急。

大會一結束,衆人便各自散去,新人弟子則是在一些師哥們的帶領下,各自尋找自己的落腳之地。

而高臺之上,長空長老卻是邁步走下來,到了陸離身前。

“歡迎進入鷹門。”長空長老笑着道。

“多謝長老!”陸離慌忙抱拳作揖,無比恭敬。

這長空長老,可是救過自己性命的人,他可不敢怠慢!

“以你的能力,想來用不了多久,便能夠突破到七重武脈境,到那時,進入內門修煉,資源豐厚,突飛猛進,所以現在,可要加油喲!”長空長老交代道。

“多謝長老關心,我會努力的!”陸離點頭道。

在武陽村時,陸離所表現出來的勇猛,無畏,這長空長老都是親眼見識過,也正是因爲這點,他對陸離,有着不同尋常的期待。

所以,這回陸離進入天鷹門,他也不免多做了一番交代,直到安排完了陸離的一干雜事,然後才轉身離去。

這番近乎親熱的場景,令得一旁的張小胖羨慕不已。

得到門派長老的認可與關愛,這可是連內門弟子都不敢奢望的事情!

而一個新人弟子陸離,卻做到了,這小子,難道有什麼不爲人知的能耐?

在一番羨慕中,張小胖也是熱情地領着陸離,來到鷹門所在地,之後,將住處,飯堂,練武場,靈藥靈石兌換處,一一介紹着,這倒令得陸離有些受寵若驚了。

在這一番參觀中,陸離也是被這大宗門的氣勢徹底征服了,這天鷹門,處處大氣磅礴,透出一股大門派的範兒,建築巍峨,樹木參天,四處走動的,都是一些修爲不淺的弟子,讓他真正感受到,臥虎藏龍的氣息!

當天光消失,張小胖便帶領陸離吃完晚飯,回到住處。

“以後咱倆住一塊,有誰欺負你,你儘管提我大名,師兄我罩着你!”張小胖一拍胸脯,大氣凜然道。

“多謝師兄,小弟感激不盡!”

對於張小胖,陸離倒是生出了不少好感,從他圓球般的身上,陸離感覺不到一絲的陰險與狡詐,這人,就是一個外向的陽光男孩!

而對於陸離,張小胖也是有着不小的興趣,連門派長老都看好的人,他當然要好好伺候着。

再說,一出手便是妖獸內丹,這擱誰誰也淡定不來啊…

所以,躺在牀上,不等陸離開口,張小胖一張肥嘟嘟的小嘴便自覺發動起來——

“師弟,我們鷹門,最爲厲害的弟子,是我們的大師姐,赤月,不過她比霓裳師姐消失的時間還長,聽說是去了一處十分險惡之地,追殺一羣惡徒,到現在還沒回來。”

“師弟,那霓裳師姐你見過了,真是美人一個,讓人想入非非,唉,就連我這清風鎮鎮長的公子,都…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咕嘟…”

“在我們鷹門外門中,出了三個敗類,他們是我們外門修爲最高的三人,仗勢欺人,人人怕他們,我們暗地裏叫他們外門三兇…不過師弟不用擔心,有師哥我罩着你…”

“嘭——”

正說着,房屋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一道人影出現在門口,夜色朦朧中,現出一張年輕的面容,一雙眼睛,在黑暗中發着淡淡光澤,如同獨狼。

“張小胖!”

一聲低喝,直接是將張小胖嚇得滾下了牀!

“你帶來的那名新人弟子呢?上交十枚武靈丹吧,這是規矩!”

那名年輕人說話語調波瀾不驚,似乎要東西要慣了。

“蔡寶,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免了吧…”張小胖細聲細氣道。

“哼,免了?你免了我三位師兄可免不了!趕緊的,還有下一家呢,我沒空跟你囉嗦!”

“蔡寶!我張小胖爲人你也知道,欺負我兄弟,就是欺負我,我說免了就免了,你別怪我沒警告你!”張小胖語氣硬氣起來。

“喲呵,死胖子,你得罪我就是得罪我們外門三位老大,你也不想想在外門中,你算老幾?你他媽不想混了?”

“嘭!”

那名叫蔡寶的年輕人話音一落,一拳就攻擊過來,張小胖一個不慎,滾落在地。

張小胖爬起身來,樣子顯然是有些忌憚,但是礙於面子,卻依舊大義凜然,突然,他破口大罵起來!

“你罵了隔壁的!竟敢訛到我兄弟頭上,看我一腚坐死你!”

此時,張小胖似乎被惹毛了,圓滾滾的身體,猶如一枚炮彈徑直躥了出去,六重武脈境的功力,倒的確不淺,這一屁股坐下去,足足能將巨石坐碎!

張小胖屁股周圍,一圈漣漪形狀的靈氣盤繞着,看上去十分神奇!

而面對張小胖的反擊,那年輕人卻是輕蔑地一笑,旋即,手掌一握,一根細細的鐵棍出現在手上,對着張小胖的屁股就投了過去!

“哎喲呵!”

張小胖一屁股坐下,坐在了鐵棍的一端,頓時,疼得直蹦躂!

“切!屁!”

來人鄙視地說道,隨後,走進屋裏,看到陸離依舊躺在牀上,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冷冷一笑,道:

“小師弟雅興不淺啊,都這時候了,還有興致睡覺,也罷,交出十五枚武靈丹,你這態度,我看在同門師兄弟的份上,既往不咎。”

“對不起,我不鳥你!”

“呃…什麼?你再說一遍!” 第四十九章 到別處立威去!

“我說,對不起,我不鳥你!”

陸離不緊不慢地重複說了一遍,語氣依舊是古井不波。

而聽到這話,那年輕人蔡寶的臉色卻是劇烈變化,原本白皙的臉龐,一下子漲成了豬肝!

一旁屁股開花的張小胖,也是捂着腚皺着眉頭,顯然,陸離能這麼說,使得他感到十分意外,驚訝非常!

“一個新來的弟子,就敢出言不遜,今天我就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知道,輕狂無知,是要付出代價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