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一刻,狂風大作,雷鳴電閃,地面上膽小的丫環婆子們驚恐抱在一起。

「蘇靜兮,死到臨頭了還如此囂張!」

火龍巨吼一聲,張開大口朝那黑色的擎天神劍咬去。

就在火龍咬下的那一瞬,兩股強大的氣流交織在一起,相互衝擊著。

那一刻,由兩股強大的氣流衝擊而形成的衝擊波向四周掃射而去,空中烏雲受到衝擊,頓時劇烈地涌動著,如怒海波濤,洶湧澎湃。

地面上的丫環婆子們哪見過這種陣勢,嚇得紛紛躲進到了牆角,就連功力深厚的二夫人,也躲在一旁的大樹後面去了。

二夫人望著半空中化作黑色神劍的蘇靜兮,萬分震驚。

此時此刻的蘇靜兮與火焰光球爆炸前的蘇靜兮完全不一樣,現在的蘇靜兮更恐怖強大,好像已經不再是一個人類,而是地獄里的魔鬼!

為什麼會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

這個蘇靜兮,又到底是誰?

此時,半空中的擎天神劍與火龍對峙片刻,只聽得「砰!」地一聲巨響,神劍的殺氣擊破巨龍的殺氣,夾帶著無數霹靂,從巨龍的大口中穿過。

在神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穿火龍身體后,兇猛的火龍痛苦地掙扎了幾秒鐘,「砰!!!」地一聲巨響,炸裂開來。

火龍炸裂,頓時,整個天空里一片火光。

「啊!!!這,這不可能!」

蘇靜蘿在漫天火光里歇斯底里的大吼。

蘇靜兮居然破解了她用十幾年修為化成的火龍!

這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

「有什麼不可能的!」

冰冷蝕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等蘇靜蘿回頭,眼前黑影一晃,她脖子已經被蘇靜兮冰冷的手掐住了。

蘇靜蘿震驚的看著眼前的蘇靜兮,只見她雙眼血紅,滿身殺氣恐怖至極。

「你,你不是剛剛的蘇靜兮!」蘇靜蘿驚恐的說。

「哼,賤人,我告訴你,現在我是神魔合體的蘇靜兮!」蘇靜兮狂傲的說。【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く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下文學網】:]「神魔合體?」

蘇靜蘿與她冰冷的目光對視一眼,身子猛地一顫,這個蘇靜兮好冰冷好可怕!

「蘇靜兮的靈魂本就極強,再後來,九天魔龍的元神又進入了這個身體,從他們合在一起修行的那一刻,就誕生了我,神魔合體的蘇靜兮!賤人,你懂了么?」

蘇靜兮看著一臉恐懼的蘇靜蘿,不屑的目光好像在看一隻垂死的螞蟻。

「這……這也太不不可思議了!」

蘇靜蘿驚恐欲死,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神魔合體!

自從那晚蘇靜兮被她一巴掌打進湖裡淹死後,當她再次回府時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強勢又狡猾,而現在,好像又再次變了一個人似的,狂傲恐怖,讓人驚恐欲死。∴屋*^_^*檐£下∫文ョ學⌒網wuyaпxia.ン

這變化真是一次比一次恐怖!

這一刻,她突然無比的後悔那天晚上真不該把蘇靜兮打落湖裡去。如果蘇靜兮不落水淹死,她就不會發生那麼大的變化,而她蘇靜蘿也不會一次次的被她羞辱,最後還落在了她手裡。

「你……你現在要殺我?」蘇靜蘿抖得厲害。

「我不殺你!」蘇靜兮冷笑。

蘇靜蘿看著冷笑的她,更害怕了:「那……你想怎麼樣?」

「你以前不是總嘲笑我是個廢物么,那麼現在也讓你這個修鍊御火術的奇才也嘗一嘗,成為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的滋味吧。」

蘇靜兮話還沒有說完,突然抬手朝蘇靜蘿拍出一掌。

失去內力的蘇靜蘿一時承受不住這一掌,「砰!」地一聲從半空中跌落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蘇靜兮,你……噗……」

蘇靜蘿恨恨地瞪了眼恐怖的蘇靜兮,剛要張開大罵,卻不想一口鮮血噴出,徹底的昏死過去了。

「啊,三小姐!」

一眾丫環婆子急忙跑過去扶蘇靜蘿,唯有二夫人仍是站在原地,一臉震驚的看著蘇靜兮。

蘇靜兮飛落地面,與不懷好意的二夫人對視一眼,那目光幽暗肅殺,彷彿一道冰冷的刀光,瞬間射穿了人的靈魂。

二夫人打了個寒戰,連忙錯開目光。

蘇靜兮的目光好可怕,真是難以置信,只是一轉眼的功夫,蘇靜兮竟變得如魔鬼般恐怖。

「二夫人,不好了,不好了,三小姐經脈盡斷,恐怕以後就是廢人一個人了。」這時,略懂醫術的紅香一臉驚恐的說。

「廢人?」

二夫人驚了一驚,隨即恨恨地瞪了眼蘇靜兮。

這場決鬥是簽下生死狀的,之前簽下生死狀,不過是想找個借口殺了蘇靜兮,可沒想到,最後遭殃的卻是蘇靜蘿。

真是世事難料,可恨又可氣!

罷了罷了,蘇靜蘿輸了就輸了,就算是經脈盡斷成為廢人,也無人敢責怪蘇靜兮。

這一切,都只怪蘇靜蘿太輕敵,以至於遭來惡果。

「既然三小姐受了傷,那還不快帶她回去醫治。」

二夫人吩咐一聲,隨即氣呼呼的踏出了寒丹院。

這個蘇靜兮實在太詭異了,若她一直留在相府,勢必會對她的一雙兒女造成威脅,她得想辦法除掉她才行。【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二夫人等人離去后,整個寒丹院里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這時,一陣寒風拂來,蘇靜兮一個激靈,猛的清醒過來。

她有些茫然的看著一片狼藉的院子,沉默片刻后,回想起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她記得就在火龍吐出的火焰光球打來的瞬間,靈魂深處一道黑光突然湧出,接下來,她的靈魂就被那道黑光壓制了下去。

神魔合體?

真是匪夷所思!

看來想要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她得去隨身空間里問問九天魔龍才行。

如此想著,她立刻打坐冥想,進入隨身空間里。

此時,無聊的九天魔龍正坐在靈泉邊上看著沉睡的小虎寶發獃。

「九天魔龍,想必剛剛外面發生的事情你也感應到了吧。」蘇靜兮快步走過去,急問。

「你是說神魔合體的事情么?」

相比之下,九天魔龍到比她更淡定。

「是啊,為什麼剛剛會出現另外一個蘇靜兮?」蘇靜兮疑惑的問。

「不是另外一個蘇靜兮,剛剛出現的那個人也是你。」九天魔龍回答說。

「也是我?」蘇靜兮不解:「能否解釋一下?」

「每個人都有兩個靈魂,一個是善,一個是惡,一個人是好是壞,是看到底是善主導著他還是惡主導著他。剛剛那個所謂的神魔合體,其實就是隱藏在你靈魂深處的『惡』。昔日她被『善』所壓制,未曾出來過,所以你也未曾留意到她的存在。但隨著我的元神進入你的體內,你的身體里就同時存在著兩股力量。而你靈魂深處的『惡』,也就趁機吸收了你和我的修為,變得比任何時候都要強大。」九天魔龍解釋說。

「你說的真複雜。那簡單的來說,剛剛的那個神魔合體,其實是另外一種性格的我了?」蘇靜兮乾脆的說。

「對,她會隨著你我的修為變強而變強。不過既然她主導著『惡』,那麼她的力量也就極具破壞性,讓人覺得她恐怖至極。」

「那她為什麼會在我跟蘇靜蘿決鬥的時候冒出來?」蘇靜兮納悶的問。

「那是因為剛剛蘇靜蘿的火焰光球打斷你的劍的那一瞬,你的心裡產生了一絲陰暗,而那一絲陰暗,讓她有機會衝出了你的靈魂,主導了你的身體。其實你也不用在意,就像是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的道理一樣,人在絕境之下,都會被迫發生一些改變的。」

「原來如此。那也就是說,那個神魔合體能不能出來,我自己是可以控制的?」

九天魔龍點點頭:「如果你不斷強大自己,確保你心裡不會出現一絲陰暗,她就不會再有機會出來。」

「很好。我會努力加快修行御劍術和御火術的。」蘇靜兮堅定的說。

只有不斷的強大自己,她才有可能在這個危機重重的大陸上存活下去。

她想要過得更好,更受人尊重,也必須要變成一個讓任何人都不敢看不起的強者!

……

在右相蘇耀威祭祖回京的前一天,相府里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三小姐蘇靜蘿和五小姐蘇靜兮的決鬥。【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最開始,所有人都認為是修鍊御火術奇才的三小姐會贏,可最後,贏的人卻是那個一直被稱為廢物的五小姐。

這一天,相府所有人都震驚了,也都明白了。

原來,五小姐這個廢物徹底的翻身了,她不再是廢物,而是修鍊御劍術的奇才。而如今,真正的廢物名號已經落到了三小姐頭上,因為她被五小姐打得經脈盡斷,不僅修行被廢,恐怕再像一個普通人那樣生活都不行了,她的下半生都將躺著過日子了。

知道她已經徹底成為一個沒有利用價值的廢人之後,勢力的二夫人不僅搬走了她院子里的貴重傢具,還調走了她房裡幾個三等以上的丫環婆子,只派了一個又老又丑的老媽子去暖冬院伺候,每日里,只讓人送去一些粗茶淡飯。

昔日深得二夫人寵愛的三小姐,在一夜之間,失去了二夫人的寵愛,成為了一個備受冷落和嘲笑的廢物,日子過得跟當年的蘇靜兮沒兩樣。

而當初的廢物蘇靜兮,雖然贏了那場決鬥卻遭來了二夫人的記恨。

二夫人記恨她,府里的下人們自然也不會去討好她,再加上決鬥那日她的招式太恐怖,嚇壞了一眾丫環婆子,故而下人們人人都怕她,人人見了她都繞道而走,就連負責伺候她的余媽和小翠,也都跑去巴結剛剛回府的二小姐蘇靜香,再也不敢回寒丹院。

這二小姐蘇靜香是二夫人和右相蘇耀威的第三個孩子,年約十七,身材苗條,長得格外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也是修鍊御火術的奇才,修鍊大大的超過了妹妹蘇靜蘿,年紀輕輕已經是五階御火師,聽說,她不久將攻克六階。

蘇靜香貌美如花,人又聰明機靈,深得父母的寵愛,不僅如此,還深得光武帝的寵愛,在一個月前被封為正三品柔佳郡主,一時風光無限,成為整個相府的榮耀。

雖然這蘇靜香的封號是「柔佳郡主」,但實際上,她一點兒也不溫柔。

自從蘇靜香回府之後,失去靠山的紅香,小翠和余媽三人組急匆匆的奔往夏湘院投奔蘇靜香。

此時,蘇靜香斜倚在一方美人榻上,兩個婢女正跪在地上為她修指甲。她高昂著頭,冷冷地瞥了眼跪在前面的紅香三人組,不屑的冷笑。

「我可是皇上親封的『柔佳郡主』,這夏湘院也都是按照郡主的禮制修建的,你看我這屋子裡,桌椅花瓶等用具,哪一樣不是價值連城,還有在身邊伺候的丫環婆子,哪一個不是長得漂亮又聰明能幹。所以啊,我吃的穿的用的,還有身邊的下人,都是相府里最好的。而你們三個人,不過是蘇靜蘿和蘇靜兮兩個廢物不要了的下人,居然還痴心妄想的要來投靠本郡主,真是滑稽。」

他們三個,一個是身材肥胖的老媽子,一個是醜陋的獨眼龍婢女,還有一個是接連三次掉進同一個糞坑的蠢貨,她堂堂的郡主,怎麼會要這樣的人來伺候。

ps:有讀者問,為什麼蘇靜兮現在用的是御劍術而不是御火術,幽幽在這裡解釋一下,其實蘇靜兮是御劍術和御火術同時修行的。因為御劍術先修行,她又有了很大的進步,所以一般打鬥她都用御劍術禦敵,而御火術由於才剛剛修行不久,相對較弱,要在後面才會用到。【屋∷檐∴下文學網っ溫馨提示】:作者更改書名比較頻繁,強烈建議您在本站搜索作者名,查詢您想看的書![如果更名本書的最新更新地址可能也會改變]

… 最η新し章%節請搜索√【屋檐i下文學網】]紅香三人聽她這麼一說,擦了把冷汗。

聽說這二小姐心高氣傲,眼睛都是長在頭頂上的,看來傳言不假。

「郡主,奴婢們愚笨,自然是比不上您跟前的人。可奴婢們也不是毫無用處啊,至少,我們可以幫助您對付五小姐。」紅香一臉誠懇的說。

都說背靠大樹好乘涼,而二小姐就是這相府里一顆最強大的「大樹」,只有跟了她,她們才不會被相府里的其他下人瞧不起,也不會被人欺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