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些傳聞之中數量極少被尊稱為劍聖或者大騎士的存在,單純的**優勢就已經足以免疫大部分的魔法,身體的堅強程度簡直和法師能夠發出火球一樣奇妙,一個狂怒中的野蠻人,甚至能夠舉起來房子砸向對手而克勞迪婭的半龍血脈自然是不必說了龍族本就是對抗魔法的專家,所以在承受法術方面,她甚至要比常人高出數倍,愛德華在之前讓半精靈給她施展了兩重的加術因此,這些聖武士們即使是動作再快也不可能跟得上這個對手

群毆的優勢蕩然無存時,個人的素質就成了最大的資本……

施法者確實是強於戰士的,但是一個施法者想要在這樣幾乎等於肉搏的距離下攔阻三個戰士稍微有點戰鬥常識的人都會認為這個法師不是瘋了就是刻意找死但是愛德華非但沒有瘋,沒有死,而他做的也不是把這三個戰士攔下,而是擊倒了他們

輕輕吐出一個咒文,「黑暗術」他念道於是一片濃郁得無法透視的漆黑頓時以他為中心瞬間將二十呎半徑的球形範圍籠罩起來

聖武士們的腳步反射性的緩了緩,

於是他們聽到了一聲嗤笑

他們的年紀很輕,戰鬥經驗並不豐富,因此才會在門口聽差,而與一個法師對抗的事實,就像那滾滾的濃黑一樣會讓他們心中稍微猶豫——但在戰鬥中,這樣的猶豫無疑是致命的

分散了的晶石碎片並不太大,但是卻是無孔不入無法可擋幾個聖武士立刻便注意到那細密的連成一片的嗖嗖破空聲,然後鎧甲上連續不斷地叮叮聲響和隨之而來的撞擊力,就讓他們心中顫抖,不知道那個敵人

星質光輝的閃爍在這暗夜之中格外刺目,而滑膩如油脂的地面同樣是重甲的剋星,即使是前沖的騎士也不由得中招,即使猛地頓住了腳步,但還是向前滑動了幾尺,險些無法控制地摔倒,有些惱羞成怒的騎士哼了一聲,停滯了攻擊,無法用眼和耳朵來跟蹤對方的位置,只能靠經驗來防備對手隨時可能出現的偷襲

對聖武士的恢復力來說,閃光的傷害並不算什麼,短短兩三個呼吸的時間就能恢復正常不過,對於

但是對於自己來說,這幾個傢伙也確實只能是在這種短暫的時間內解決的,

他手中的底牌不夠多,因此必須給對方留下一個印象,一個強烈的印象,讓對手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產生一定的顧慮才好討價還價,而想要建立這種氣勢也只能拿這些底層人物開刀,而且必須戰決,否則的話愛德華又怎麼可能將精力浪費在這些小人物的身上?

那不僅僅是因為這幾個人太弱,也是因為,你似乎已經變強了……雖然只有一點兒,可是,一個能夠掌控三環靈能,並且向著四環進發的心靈術士,如果還不能夠對付幾個小小的神奴那麼你的存在,就根本是對於心靈術士,以及心靈異能的侮辱了

他的面容呆板,毫無表情可言也並未刻意流露出某種冷傲神恃,但當那雙似乎沒有焦點的瞳孔,映照出心靈術士的面容,卻足以讓後者心中,有些難受

準確的說,那種注視的目光,並非渙散,而是毫不在意就像是人類的目光掠過地上的螞蟻,或者身處高山時,不刻意的低頭俯視小山丘,或者在他們看來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里的存在,根本就沒有必要流露出多餘的恃緒,但對於承受者而言,這種不在意正是最重的傲骨凌人,這種無視毫無疑問是最根的輕蔑羞辱

「停下你們的冒犯呆在原地,等候審判」他開口道

這個語聲相當奇怪,就像是放慢了語調,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吐可聲音已經冷硬得實質化了在空氣和每個人的心裡撞擊,讓人心中不自覺的怵

不過這個時候

在她的面前,一片模糊的光影正逐漸清晰勾勒出一個高大的男子的形象,他舉起一隻手,竟然赤手空拳地,將女將軍的長劍,接在了手中

長劍與手臂的交擊,竟然撞出一片金屬的巨響

大漢面無表情,身上穿著一件普通的麻布長袍沒有甲胄,甚至手中連武器也沒有,但蒼勁有力的手上亮起一簇金紅的火焰,劍刃自他手握處迅泛起紅色轉眼間,整支長劍就由青轉紅,由紅轉白,最後被他一隻手揉捏著,逐漸團起嗤嗤的聲音之中,純鋼製成的長劍,

他一雙金光閃閃的眸子掃過眾人時,似乎沒有絲毫的神采像是看著所有人,又好像誰都沒有看到

愛德華的眉頭跳動了兩下

實際上,愛德華的心中,已經綴上了一塊沉重的鉛

事情顯然比他預想之中的還要麻煩,

那個大漢金色的眼眸,那手中燃點的聖焰,已經足夠讓他推斷出很多東西,但此時在跟在那位老法師身後的黑髮女子臉上,他又看到了一對幾乎毫無二致的,金色的眼眸

他考慮過馬克斯威爾,這位大主祭應該是個至少能夠接觸八級以上神能的牧師幾乎可以和一位**師畫上等號,但愛德華的心中對於他其實並無多少畏懼——之前見面的時候,這個老傢伙就曾經說過他了解自己的身份,也相信自己的能力這樣的判斷,便表示他認為自己是阿爾伯特的學徒,而這樣一來,他便不得不考慮得罪了一位**師的後果

儘管實際上,愛德華可以肯定自己死在這裡,那老侏儒也不見得會因此而有什麼悲痛的情緒可對方顯然不可能因此再去跟老法師親自確定,他這個學徒的身份,是真是假

聖武士這種職業並不是供職於國家,蘭森德爾的教會遍及大陸,聖武士自然也就沒有什麼國籍的分別,他們雖然秉承正義,受到民眾歡迎,可是對於統治者來說,卻並不是一件什麼好事,各個皇帝手下依仗的重臣貴族,若是一時之間做了些過頭的事情,說不定就會有個滿身白光的傢伙,秉承平民的願望,誅殺邪惡而他們還擁有著強大的力量,常人難以抵擋……

其中尤其蘭森德爾的教義比較寬泛,並不拘泥於法律,所以實際上,在貴族圈子裡,最為不受歡迎

作為一名大主祭,即使是不那麼關心下層事物,馬克斯威爾也應該非常清楚這一點

「愛德華閣下,」

「我聽尤里安聖武士說過,你宣稱,艾蓮娜是你的女人,好,她可能也承認這一點我們沒有反對的理由但是你似乎有著某些錯誤的見解,即使你是她的伴侶,她也並不是你所有的一件東西她是自由的一個人,有思想,有主張,會自我判斷,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堅持而這是人類的天性,不容抹殺」

老人的聲音,威嚴厚重,恍如天邊轟雷滾滾而至的聲音帶著無邊威壓在他心底中響起「而你呢?你想要把她變成什麼?你豢養的一隻寵物?口口聲聲說,要給她自由,可實際上,你才是那個最想要束縛她的人?不錯,她……可能喜歡你,可是,喜歡你,就必須要跟著你走么?即使是最為神聖的婚姻,也沒有束縛住任何人的自由,即使是天界生物,也不能壓制一個人的靈魂,但你憑什麼就可以這樣?」

憑藉你那微薄的,僅僅是過了常人的力量?

默默地點了點頭——但隨後又感到有些莫名地奇怪,對方明明比她小很多,可言談之間總讓她不自覺地矮上一頭;這並不僅僅是身份上的原因——這位年輕的施法者身上似乎有一種特殊的氣質,讓他面對任何人都可以保持一種自然而然的優勢

她有些不敢肯定,只是潛意識地認為這個年輕人恐怕就是見了國王陛下,恐怕也會是一樣的這個想法雖然有些荒謬,但是潛意識地卻告訴自己是對的

鏗五道流光擊散了迷霧,掃到一個實體,然而卻只是發出噗噗的悶響便在一層屏障上消失無蹤……

愛德華感到一陣大力透過長劍傳來,幾乎拿不住自己的武器,退了三步才重穩住步伐

那柄戰槍準確地將那個黑色身影釘在遠處走廊末端的牆壁上,完全穿透了那黑影,還穿透了厚厚的牆壁,直沒至柄

卻並沒有慘叫

蛤蟆說過,打賭不出千,就別下大血本世上多少人莽撞的把自己全副身家,一生希望砸在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上面?這些人或者一萬個人里才有一個人成功,但是那九千九百九十個失敗者,都只會怪自己運氣不好,混不知倒霉只能怪他們貪心太重,眼光被貪慾蒙蔽真正的成功者,雖然看似冒險,實際上已經把方方面面,都考慮的周詳,雖然要付出極大的勇氣,但是成功的可能,也早就被反覆推算過了往往,失敗者冒險,賭的是萬分之一的希望,成功者冒險賭的是六成以上的把握這世上雖然也存在奇迹,但是做人把一切都放在渴盼奇迹上面,他沒衰到底,本身就是一種奇迹了(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泡書閱讀小說/// 唉,沒完事……

最近老是趕不上進度……點娘卻又不停出狀況……

我是不是已經習慣了?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這可不行……

————

她不會死

聖武士們激厲的叫喊聲懷中,愛德華眯起眼睛

即使動脈強大的壓力,讓血液變成了一股激流,但是那個女子卻毫不猶豫——沒有絲毫的恐慌,她已經完成了一個頌唱,於是那一朵血花,盛開,凋謝,只是讓她那件平實的長裙,染上了一些鮮艷的紅妝

當然,這並不表示她就毫髮無傷——那本也是愛德華的目的,噴涌的血液,在這短短的兩個呼吸之間,已經過了一升,人類的身體,在這種情況下,必然會被極端的削弱,即使是降臨了一個天使在體內,也不會有太多的變動

該死……

愛德華低低的詛咒——實際上,他知道這樣的攻擊並不是非常適合的因為它意味著,兩方就此失去了轉圜的餘地

可那一瞬間的判斷,心靈術士卻並不猶豫……因為他也知道,一旦判斷者不再是人類,那麼尋求和平解決,已經是不可能的世情

高壯的男人動了

幾乎就是在女子舉手的剎那,他躍起,然後落下

僅僅是一個小小的跳躍,地面上卻因此響起了兩聲雷鳴——悶雷一般的聲響里,聖堂華麗的地面上被他踩踏出無數裂痕,隨之的爆鳴里無數泥土碎石驟然噴發瀑布洪流一般向前翻湧

這樣的一記攻擊不但可以確實的遮蔽對方的視線,那暴雨般的泥土同樣也具有著一定的殺傷力,即使小小的擦傷未必致命,但是對於一些敏捷的人物來說同樣是非常可怕的影響……於是作為他對手的女子,只能後退,避開這道浪頭

然後,天界人一隻金光燦爛的手掌,便已經從她的背後呼嘯而至

那隻手懷中,不知何時,已經握著一柄戰槌可怕的十字形稜角,劃破空氣尖銳的嘶嚎證明上面灌注的力量足以在下一瞬間將一塊礫岩劈成兩半

但人類的女子還是躲開了

克勞迪婭沒有停滯後退,甚至加快了一點度,她猛地後仰,彷彿要把自己折斷一般彎腰用一個後手翻,將自己從那難以改變方向的戰錘下旁邊閃了過去可怕的銳風,讓她一頭紅髮火焰般飛舞,這危險地動作,竟然也充滿了一種別樣的美感

殺戮的美感

就在翻身而起的剎那一柄長劍已經被她握在手裡,化作一片弧光,直指對方的脖頸

嗤嗤

細劍刺進了身體,可是持劍的手卻僵了僵……儘管整個身體已經被細劍洞穿但是高大的身影,卻似乎毫無所覺——毫釐之差那柄長劍的劍尖,已經被他握在手中

然後隨著她猛地抬手手中的匕首已經刺進了壯漢的掠過身邊的前臂中

於是壯漢發出了一個痛苦的嘶吼那柄匕首離開黑衣人的手掌時,浮在上面的血光已經崩散,可釘進他身體里的一點點鋒刃卻格外致命他原本粗壯的一隻手臂已經以一種肉眼可見的恐怖度變色雖然他立刻將深深刺入的匕首拔了出來,但是那隻軟軟垂落的手卻浮現出一層紫灰的色澤,也再無力抬起

大片裝飾精美的牆壁化成了滾滾的土石流,一截圍牆被掃上了半空,轟的砸在幾百呎之外的某一棟房子上,殘枝斷葉和泥土被拋向空中再跌落下來,嘩啦啦的彷彿冰雹一般砸下然後是一連串的逐漸響亮起來的慘叫聲和喧嘩——不只是那些還匍匐在周圍的獸人倒霉蛋,多的是被掃塌了圍牆,甚至宅邸也搖晃起來的之後,發現自己視線之中那個可怕陰影的人類居住者們……雖然他們大多毫髮無傷

天使的墜落如同一架戰機,

地面上堅硬的岩石被撞得居中裂開,但那這種傷害對於天界生物來說顯然微不足道,他只是搖了搖腦袋,就站了起來

也不是全然無事,雙翼齊張的星界使徒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他身體上那件罩袍已經被撕扯開來,流光溢彩的戰甲已碎裂,崩毀的甲片下露出大片健壯的肌膚但在胸肋的中央,赫然多了一道血肉模糊的傷口!涔涔的流淌的金色血液,傷口只有寸許長,只能算是皮肉小傷,卻讓星界使徒的面容加肅穆

「你很強……」

健壯的身體有些詭異的浮起,灰色的短髮無風自動,點點星輝從飛舞著的髮絲間流謝,在空中有若點點流瑩,飄揚許久,才會悄悄消逝盯著那個黑色的身影,他沉吟一刻后,沉聲開口道

那似乎是一個籠罩在白袍子中的人影,只不過讓人看清的卻只有一隻手,一隻潔白,細緻,甚至應該說嬌嫩的手從那一團白袍中伸出來,僅僅是在那黑影身上微微按動一下,黑影卻彷彿被巨大的鎚子擊中一般的發出了吱嘎的一聲,然後重重的跌向地面

他的反應很快,在落地之前已經調整好了動作,幾個翻滾之間,卸去了大部分力量,可看來狀態並不很好——一隻腳已經軟軟的拖拉了下來……劇烈的疼痛,讓他不由得發出了一個抽吸式的悶哼

「啊呀呀,很有意思,你的成長」

動聽的,讓心靈術士仰起臉,瞪著那個不知何,出現在上方的人影

她用單手托著腮,一瞬不瞬地由高處看著他;噙著笑意,或者不如說彷彿金屬一般的眸子里滿載著好奇的閃光

「小鬼,你居然沒有逃走,還找上門來真是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女孩子的聲音清脆——就像是最好的純水凝集而成的冰塊,清澈、透明……卻無可改變的堅硬,充滿了鋒銳的稜角,以及冰冷

「你以為你能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實際上,我或者應該對你刮目相看一點兒,畢竟,你也算是打敗了我一次,即使我的狀態多麼不佳也好,能夠短暫的封閉住我的意識,這已經是個很了不起的成就」

「可是,你就那麼想死么?竟然還跑回到我們的身邊刻意的曝露出那種波動……啊,我明白了,你其實根本就不知道,你帶著的那個東西究竟有著多麼大的價值,也不知道,我們的目的?」

於是,愛德華眼中,閃過滿溢的震驚

他們降臨的原因是為了王權法杖?

「你挺聰明,也很堅韌,我還是頭一次看到,調用了王權的力量而沒有被它吞噬的即使是那些你們所謂的,古代的大奧術師們都做不到只要帶著他,最終便只能被希洛他們給侵蝕最終變成它的傀儡和玩偶」

熟悉,又陌生

她的面孔,似乎跟記憶中沒有什麼不同,仍舊是充溢著英氣的美麗;但卻有何記憶中有很大的不同,金色的長發加閃耀,流動著如珍珠般柔潤的光澤,而潔白的額頭上卻隱隱帶著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準確的說應該是幾道花紋——以一種並不那麼純粹的銀色,混雜在牛奶一般細膩的皮膚上,組成一種抽象的圖案……

還有她那雙金色的眼瞳,冷靜到冷酷的眼神,柔和的櫻唇的邊角上卻帶著柔和的曲線,

某人驚訝的神色,讓她的嘴角,凝結成一個完美的弧度……傾倒眾生

面容,與愛德華記憶之中想必,並沒有絲毫的變化,可那呈現的,卻是另一種不同的風情……成熟,嫵媚,自信……又或者,只是絕對的上位者,那種蔑視一切的作風

「沒錯,我本來的任務,就是為了替蘭森德爾陛下尋找這些王權的碎片,然後負責封印他們的,如何,是不是有些吃驚?」

『艾蓮娜』發出了一連串咯咯的、銀鈴一般的笑聲

「好,承認,你吃驚了,而且是害怕的要死,是不是?」她盯著愛德華,笑容逐漸擴大起來,直到前仰後合,樂不可支:「心靈術士那些無聊的手段,對於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你的靈魂的顏色,已經把你的感情全都出賣了」

愛德華慢慢的站起身,沉默著拿出一瓶藥水,灌進喉嚨

煉金藥劑效力極快,火辣辣的溫暖,瞬間已經抹平了身體上的大部分劇痛,然而就像它無法修復那斷裂的腿骨,這感覺也無法抵擋心頭的寒冷

死亡的寒冷

「你,沒有挑戰性,太弱了」

一道巨大的火牆在他身邊燃起然後又是一道……火焰燃燒的是如此的迅猛激烈,以至於處在交叉點上的護罩一瞬間便成為一個巨大的橙紅色火球,饑渴的吞噬著它接觸到的一切然後被老法師身周的力場牆壁扭曲,發出吱吱的悶響和灰白的電光

心靈異能的施法度幾乎等同於無,加的時間感官與恆定的奧術視覺讓大部分法術流向的結構辨識都毫無困難可言,即使是第一流的**師,只要是還在使用普通形式的施法方式,便要注重頌咒,甚至使用材料由此便很難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威脅

然而,心靈異能強大的爆發力是需要高額代價的,那些只能看到戰鬥優勢的傢伙們,總是最先死於精神力的匱乏——濫用力量的人往往會忽視了他們自身力量的極限所以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心靈術士,在使用力量之前,首先得磨練你自身的心智,了解自身,懂得對力量的剋制與謙卑

那個詞在一瞬間就讓天使的動作停滯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