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郝仁正左右為難,有人一把將車門拉開,蒙雲溪的腦袋從外面伸了進來。他一看到郝仁懷裡「抱」著個女的,立即又縮了回去,同時嘴裡叫著:「我什麼也沒看到,你們繼續!」

有外人在場,瑪絲洛娃就不好意思再跟郝仁起膩了。她紅著臉從郝仁的懷裡爬起來,趴在方向盤上不敢抬頭。

郝仁從車裡出來,笑著向蒙雲溪和站在車子兩邊的譚明、韓冰打招呼:「三位老大,你們的速度真夠慢的!」

蒙雲溪說道:「我們的速度倒是不慢!但是,這漫天大雪,到處白茫茫的,我們走偏了,又折回來的!」

郝仁看到瑪絲洛娃的車裡有一個指南針,就把指南針拿出來遞給蒙雲溪:「組長,你把這個拿著,你們三人一直向東走。」

「為什麼向東走呢,我們應該向南,一直走下去進入蒙古國就安全了!」

郝仁說道:「從這裡一路向南,路上很有可能會遇到羅剎軍隊的圍堵。如果你們向東走,那邊人煙稀少,軍隊更少,被發現的機率就少多了。有什麼事情一定打我的手機!」

譚明問郝仁:「兄弟,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郝仁說道:「你們這次受傷,其實是受到我的連累,羅剎國的軍方真正想殺的人是我。我要一路向西,找幾個城市大鬧一番,把軍方的視線吸引過來。這樣你們就更安全了!」

譚明十分感動:「你這樣,我們可就過意不去了!」

韓冰立即推了譚明一下:「你看你,郝兄弟的身邊有美人陪著,他怎麼捨得輕易離開。你不要不懂風情!」

譚明這才明白,連聲說道:「那我們三個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

郝仁笑道:「我這位朋友叫瑪絲洛娃,你們也認識一下。我準備把洛娃扶植成羅剎國的女梟雄,今後如果我們再有什麼事需要來羅剎國,直接找她就行了!」

瑪絲洛娃這時候也不再害羞了。她從車裡伸出手來,向著蒙雲溪三人搖了搖:「三位先生好,我就是瑪絲洛娃!日後如果你們有什麼事,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連來都不用來,我就給你們辦得妥妥的!」

蒙雲溪、譚明和韓冰三人一起說道:「那就太感謝弟妹了!」三人都是用英語說話,把「弟媳婦」這個短語說得十分響亮。

瑪絲洛娃立即聽明白了,興奮得差點從車上下來與三人擁抱。

「走吧,三位老哥!」郝仁向三人揮手致意。

看著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中,郝仁又對瑪絲洛娃說道:「帶我去你家,我要好好的洗個澡,身上太髒了!」

聽說郝仁要到她家去洗澡,那就是說,關係可以更進一步了!瑪絲洛娃大喜:「好的,我家裡正好還有男士的衣服,你也可以穿!」

郝仁一奇:「你家裡哪來男士的衣服?」

瑪絲洛娃笑道:「我在家穿女人的衣服,在葉尼塞酒吧跳舞時穿女人的衣服,到北極熊組織的總部一般都是穿男士的衣服。我和你的身高差不多,我的衣服你應該也可以穿!」

郝仁連連搖頭:「你可拉倒吧!你那麼瘦,二尺細的小腰,我怎麼穿得下!到市區我們買新的!」

「嗯,好的!」瑪絲洛娃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發動車子,往圖魯漢斯克駛去。他們剛走不遠,天空就傳來一陣轟鳴聲。

郝仁抬頭看時,一架軍用直升機從天空飛過。飛行的方向正是SD團。想必是羅剎軍方前來查看爆炸的情況。

郝仁冷冷一笑:「來得倒是不慢,看你們能把我怎麼樣!」 條條真氣,在秦逸體內,洶湧而出,如無數利箭,爆射出來,衝擊秦逸的每一條筋脈!

秦逸的筋脈,都被惡魔塞得滿滿,無數道真氣,將這些惡魔,射成篩子,將條條筋脈,重新打通。

更多真氣,連接貫通,如江河,在秦逸體內,轟轟作響,奔騰不休。

暴血狂神丹的藥效,還沒有過去,秦逸就是要靠著體內真氣最雄渾的時機,將吞天大墓,徹底煉化!

千幻世界珠,在秦逸右眼一閃,堆成小山一般的聚炎丹,將秦逸團團圍住,近千萬的聚炎丹,隨著秦逸一聲怒喝,全部炸成齏粉,化作滾滾藥力。

炸碎一波,又來一波。

秦逸從殭屍帝王墓中,奪得了八百億聚炎丹,此刻花起來,如同流水,一點都不覺得心疼。

八百億聚炎丹,足以買下一座百萬人口的城池!

聚炎丹以千萬計,在秦逸身邊,爆炸開來。

滾滾藥力,被秦逸的真氣,壓縮在一個有限的範圍里,堆積起來,越來越濃郁,最後形成牛奶一般的瓊漿玉液,將秦逸的身子,整個浸泡在其中。

「爆!」

秦逸一聲大喝,體內轟轟轟轟,傳來雷鳴巨響,腳下大地,震碎塌陷。

秦逸牽動真氣,在體內爆炸,一下子就炸碎了數百萬的惡魔,但是秦逸的內臟,也受到了創傷。

不過四周牛奶一般的藥力,透過秦逸的毛孔,不斷湧入他體內,加上八極大法的快速運轉,秦逸的傷勢,眨眼功夫,就恢復過來。

「再爆!」

秦逸全身一震,劇烈爆炸,狂暴的真氣,讓他的身體,像是氣球一樣,鼓了起來,體內傳來翻江倒海的巨響。

體內惡魔,一下子被炸碎了一半,足足數十億!

四周藥力,源源不斷補充進秦逸體內。

秦逸明白,要想將吞天大墓煉化,首先就要耗干它,讓它筋疲力盡,這才會乖乖成為刀俎上的魚肉,任自己宰割。

手掌一翻,又是數千萬的聚炎丹,堆積到秦逸周圍,像是丹藥的海洋。

萬魔妖王也看出來秦逸的想法,嘎嘎怪笑:「每一次爆炸,你都要承受劇烈痛楚,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受到什麼時候!你的身體,到底能承受多少次這樣的爆炸!」

「那你就試試吧!」秦逸眸中,厲芒爆射如星辰爆炸。

千錘百鍊后的強悍身軀,在這時候,展現出遠超普通修道者百倍的堅韌!

如果是普通的修道者,哪怕是秦雨薇那種,在洞天福地修鍊,伐毛洗髓,境界暴漲的人物,都無法承受秦逸此刻體內爆炸,百分之一的威力!

砰!

又是百萬惡魔,被炸得灰飛煙滅。

不用擔心顧宇亮的追擊,秦逸沒有絲毫估計,爆炸一次比一次兇猛,這些威力如果釋放出來,足以夷平一座山嶽,震得腳下大地,都在顫動。

砰!

砰!

砰!

砰!

秦逸一次又一次,引爆體內的真氣,惡魔以數十萬、數百萬的數量,大批死亡。

秦逸也一次次,從千幻世界珠里,抽取聚炎丹,化成浩蕩藥力,注入體內。

八極大法快速流轉,甚至都在秦逸周身,融成一團光芒,快速修復著秦逸的身體。

不知不覺中,八極大法在秦逸體內的效力,又提升了一個層次。

秦逸現在體內骨骼,純凈純白,沒有一絲雜質。

要是能夠折下來一截,甚至可以直接當做地器級別的法寶使用!

每一根骨頭,都蘊含著最純凈的力量,並且堅硬無比。

可以說,秦逸體內的骨架,就是二百零六塊地器法寶,組合而成!

光憑著這一副血肉之軀,秦逸就將數十個剛踏入祭魂境界的修道者,轟成碎渣!

浸泡在血池中的萬魔妖王,開始不淡定起來.

原本以為,這個修道者忍受不了幾次爆炸,就會主動放棄,或者直接被炸死.

但是現在的情況,截然相反。

秦逸的身體,並沒有因為引爆真氣而受損,反而越來越堅韌,越來越強韌。

浩瀚神威,彷彿是主宰一切的真神,戰無不勝的戰神,攝人心魄,這股氣勢,足以讓秦逸不戰而勝。

血池中的血水,此刻也減少了一大半。

原本能夠把萬魔妖王的腦袋都淹沒掉,但是現在,萬魔妖王的腰部,都從血池裡露了出來。

八極大法,越是經受錘鍊,才能越發強悍。

秦逸體內的五臟六腑,各條大筋,肌肉,幾乎也都得到了強有力的鍛造。

身體的堅韌程度,比之前又翻了數十倍。

現在新孕育出來的惡魔,甚至都沒法再鑽入秦逸的體內內。

因為秦逸的肉身,對他們來說,硬如磐石。

隨著秦逸真氣運行,肌肉擠壓,血液沖刷,威力堪比山嶽移動,瀑布衝下,之前殘留在秦逸體內的惡魔,一下子全都被震死了!

秦逸體內,現在孕育出來的惡魔,都只能在氣海里盤旋,尖聲怒吼,大聲咆哮,卻拿秦逸,一點辦法都沒有。

秦逸也整整耗掉了四百億的聚炎丹!

這麼一大筆財富,足以買下一個國家了!

「再來二十億聚炎丹!」秦逸一聲怒喝,掌心一翻。

秦逸整個人,都被埋入了聚炎丹彙集的大湖裡。

砰!

一聲巨響,聚炎丹全部爆炸,浩瀚藥力,凝聚成一粒粒珍珠般潤澤的液體。

每一滴液體,濃如牛奶,至少都有數百顆聚炎丹的精華,融匯在其中。

秦逸用力一吸,半空中一滴滴液體,匯聚成銀河,朝著秦逸口鼻中飛去。

轟!

幾乎在同時,秦逸的丹田內,一聲驚天動地的炸響。

爆炸的威力,放方圓百丈的地面,全部塌陷下去,形成一個巨坑!

一朵數十人高的蘑菇雲,在秦逸頭頂的半空,緩緩升起。

秦逸丹田內,爆炸的真氣,形成道道颶風,每一道颶風,都足以將鋼鐵斬斷,撕裂。

無數的颶風,切割在吞天大墓的壁壘上,閃爍的火星,彷彿百萬煙花,齊齊燃放。

一個個金色的巨大符咒,從吞天大墓漆黑的壁壘上,浮現出來,如同一個大陣,緩緩旋轉。

「哈哈哈哈,修道者,你根本沒法破開吞天大墓的壁壘。等到你丹藥耗盡,真氣萎縮,那時候吞天大墓的血水,也已經全部恢復,我再招出千萬惡魔,佔據你的身體!」萬魔妖王獰笑狂吼。

「你做夢!」秦逸一聲怒喝,「吞天大墓在我體內,哪裡輪得到你來廢話!乖乖給我死吧!百億聚炎丹!」

秦逸頓時,陷落在聚炎丹形成的漩渦里,一百億顆聚炎丹,緊密相連,形成了一座星雲。

浩蕩的氣勢,讓萬魔妖王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不敗金身,守護其身!給我爆!」

秦逸背後,「不敗」兩個金色大字,一下子融入體內,如同破開虛空,出現在秦逸丹田內,形成四條金色鎖鏈,從四個方向,同時爆射向吞天大墓。

與此同時,百億聚炎丹,齊齊爆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