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金輝眼中儘是狂熱之色,說話的聲音透著難掩的興奮道:「作為三大傳承血池,每一個都能夠讓族人血脈得到進化,想你我都是王級血脈擁有著,一旦進入血池,有九成以上的幾率進化到皇級。而一個帝級血脈擁著者,據說可以進化到神級血脈。神級血脈啊,咱們聖血族的歷史上總共出現的次數一個手掌都能數過來,他們那一個不是始祖級人物,雖然這個離我們還很遙遠,但只要我們能夠進入血池,這個好處絕對是難以估量。」

金焰神色變換,好一會兒才壓下心中的激蕩情緒道:「血池真的在南域?」

金輝冷哼道:「血親王何等人物,那可是上位至尊,他既然說血池在南域,那極有可能就在南域。現在咱們需要考慮的就是趁血親王派來的人之前找到血池,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進入血池中沐浴一番,我只是家族第一批派遣人員,用不了多久聖龍衛跟族中真正的精銳就會過來。臨行前父親大人特意交代,一定要儘快找到血池,在家族精銳趕來時,先血親王派來的人進入血池,這對家族實力的提升有著難以想象的作用。」

金輝點頭道:「血池關係甚大,它怎麼會出現在天之界的?」

金輝嘆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我並不知道,只是聽說當初.血煞石族一位恐怖的強者潛入我們那個世界,學習了一個祖地,血池就是被這人強行搶走的。」

金焰駭然道:「血洗祖地?開什麼玩笑!祖地中可是有大量至尊守護,據說就是九重天的至尊都不止一尊,這人難道是圓滿境至尊不成?」

金輝搖頭道:「這倒不是,聽說當初聖血族中的很多高手齊聚帝都,商量一件大事,所以才被血煞石族中的這個強者得逞了。不過就算祖地高手大部分都離開了,但這人如果不是上位至尊絕對辦不到,上位至尊啊,這可不是我們金氏一族可以窺視的存在。」

說到這裡,他看著金焰笑道:「四弟來南域已有不少時間了,不知道可知道南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沒有?」

金焰遲疑道:「這個嗎?」

金輝冷笑道:「四弟不用存心不該有的心思,不妨跟你名言,就憑你一個肯定無法得到真正的血池,咱們兄弟還是齊心協力的比較好。」

金焰冷哼道:「三哥誤會了,小弟只是一時間難以想到可以的地方罷了。」

金輝不屑的憋了癟嘴,扭頭看向金焰身邊的卓恩軒道:「卓兄是南域真正的地頭蛇了,想來要比我這個四弟清楚很多才是,希望卓兄不要讓金某失望才是啊。」

卓恩軒挑眉,看了一眼身邊的金焰才道:「說道刻意的地方還真是有,五千年卓某剛剛成為卓峰之主時,師祖尚未閉關,那是雪劍宗有師祖坐鎮,可謂是如日中天,可就是他老人家欲吞併大荒原時,卻突然宣布,雪劍宗不許踏足大荒原一步。這個命令在當時很是突兀,所有的門人都不理解,可是沒有人敢違逆師祖的命令,更不敢有人打聽真正原因。不過卓某隱約間知道,是始祖遇到了來自金龍王朝的至尊,所以不得不放棄吞併大荒原。」

「金龍王朝的至尊?」

金輝臉色一變,吃驚道:「這裡是南域,這大荒原到底是什麼地方,竟然惹來了金龍王朝強大至尊的干預?」

卓恩軒沉吟道:「有傳言大荒原中的東延氏是金龍王朝一位親王的後裔,他們在危難之際請來了遠在金龍王朝的至尊。」

金輝臉色數變,最終道:「這個東延氏的實力如何?」

卓恩軒淡然道:「只有一名圓滿境聖武而已,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值一提,不過他們是否跟血池有關,那就不得而知了。」

金輝沉默片刻道:「金龍王朝一位親王的後裔留在大荒原,你們不覺得很是奇怪嘛,尤其是他們竟然能夠召來金龍王朝至尊相助,肯定他們肩負著什麼特殊的使命,咱們就先拿這個東延氏作為突破口。」

說到這裡,他一臉笑意的看著卓恩軒道:「卓兄那孫女生得真不耐,如果卓兄將她送給本公子,本公子可以考慮等找到了血池之後,讓你轉生成一名真正的聖血族,這可比那些血奴高貴太多了。」

金焰冷哼道:「這個三哥就不用操心了,小弟完全可以做主,讓他得到一個進入血池的名額。」

金輝雙目一眯,忽然戲謔的笑道:「聽聞雪劍宗聖女美艷不可方物,不久前卓兄將她擒拿,只要卓兄將她送給本公子,本公子可以考慮給你一定的好處。」

金焰怒道:「三哥,希望你不要插手雪劍宗的事情,這個聖女是屬於小弟的,誰也別想從小弟手中搶走。」

金輝冷笑道:「四弟還真夠貪心的,聽說你身邊一直藏著一個能夠跟家族聖女相媲美的聖血族美女啊,這可是族中很多長老都垂涎的美人,畢竟王族血脈,如果用來作為爐鼎,好處大到不可估量。」

「你敢威脅我!」

金焰的眼中儘是殺意。

蕭戰的目光很快從鏡中收了回來,他的神情顯得格外凝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他感到了事態嚴重,東延氏極有可能隨時都會覆滅。一個金氏家族也許蕭戰憑藉自己的能力還能應付,但一個殺戮王朝的親王就不是他現在所能面對的。

想到殺戮王朝,蕭戰頓時想到了已經離開的荒圖,莫不是這個傢伙泄露了消息?

很快蕭戰搖頭,如果是這個傢伙泄露了消息的話,那就是那位血親王的人直接過來了,根本不會請這麼一個弱小的家族出面。

現在蕭戰手中掌握的實力遠不能應付眼下的困難,至尊戰力是必不可少的,畢竟這個殺戮王朝的親王是一尊上位至尊,那他派來的人極有可能是一尊至尊。

蕭戰必須在這些人找到禁地前,弄來幾尊堪比至尊的戰力來,只有這樣他才能確保東延氏的安危,成為血池的最終受益者。

堪比至尊的存在必須修為至少達到了圓滿聖境巔峰,不過這樣的高手雖然能夠發揮至尊戰力,但因為時間太過短暫,他們根本發揮不出真正的至尊戰力來,面對聖武他們可能無往不利,但一旦面對真正的至尊,怕是就捉襟見肘了。

一尊堪比至尊的聖武肯定少了,至少要來個七尊八尊才行,眼下時間短暫,蕭戰的目標只能是雪劍宗,而達到他要求的在雪劍宗倒是不少,不過以他的實力肯定很難得逞。腦中念頭電閃,蕭戰瞬間想到了聖女紫雪依,雖然對這個女人被擒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思,就算她最終被人輪了,那也是罪有應得,不過既然現在他需要高手,這個聖女也是非常合適的對象,與其讓其他男人輪,不如讓他獨自享用。

要收復其他人,單憑蕭戰可能很難,但是這個聖女嘛就不一樣了,想來就算她明知是個坑也會往裡跳的。

對於蕭戰來說要找到聖女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唯一的麻煩就是要快,趕在那個聖子之前將這個女人救走。

蕭戰收起虛空鏡,很快離開了自己的住處,他直接向著卓峰關押囚犯的地方。作為核心弟子,要進入囚牢不難,不過以他的身份想見聖女就不可能了。

地牢很是堅固,全是由一陣獨特的石料砌成,在一快快石料上有著劍意的聖紋,讓人很難破開這裡的石料。鎮守地牢的人中自然少不了高手,尤其是這裡關押了聖女,卓恩軒肯定害怕有人來營救,自然坐鎮的高手實力非常強大,一共十多尊巔峰境圓滿聖武,端是陣容強大了。

要在十多尊恐怖的圓滿聖境監視下接近聖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他現在的身份根本毫無一絲辦法。

蕭戰眼睛眯了起來,現在的他修為太弱,絕大多數的天賦技能失去了,能利用的手段有限的很,除了強攻一途,他想不出任何接近的法子。想到強攻,蕭戰心中就沒有底,這裡可是卓峰的地牢,算是重兵把守,就算他能夠在第一時間幹掉這十多個傢伙,是否能有時間救出聖女還真是一個未知數。

對於卓恩軒那個等級的高手來說,從那個卓殿到底老怕也就是一個閃念的功夫,只要被拖住,別想將人救出來。

沒有時間供蕭戰浪費,很快他就下定了決心,進行強攻,用最快的時間轟殺鎮守地牢的高手。想到這裡,蕭戰聯繫上了玄戒中的一群彪悍手下,挑選十多個修為都達到了圓滿聖境中階的高手,每人發放一口至尊器,爭取讓他們做到一招秒殺。

做完這些蕭戰深吸了口氣,瘋狂的一刻來臨了,一時間讓他感到熱血沸騰了。 雖然已經做出了決定,但是可不能胡亂的就叫十多個彪形大漢亂轟,不然很有可能將自己也搭救的目標都一同幹掉了。

十多個圓滿聖境巔峰的高手這可是一群難以想象的打手,要不是時間倉促,蕭戰實在是沒有妥當的法子將這些傢伙收服,他非得將這個地牢中的人也一道搬空。想到這裡,蕭戰的神情明顯愣了一下,這時他才想清楚,這個地牢的真正價值所在。

最開始蕭戰想的是如何圓滿完成任務的前提下,將這裡的守衛幹掉,然後救走聖女紫雪依,但現在看來這多地牢中也有可能關押了什麼重犯一類的存在,如果能夠將這些傢伙一道收服了,說不定能夠多培養出幾尊堪比至尊級的高手來。

蕭戰的想法是瘋狂的,可以有些不切實際,他目前狀態下根本很難實現,現在他真正要考慮的是如何在不毀滅要搭救的人的前提下,將這些守護大牢的高手幹掉。

蕭戰很快嘆了口氣,以他現在所站的角度來看,召來十多個最強手下,用至尊器轟擊,最終的結果就是整座大牢徹底毀掉。至尊器的威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哪怕只是激活一絲都恐怖無邊,更別說像蕭戰這般,一次性激活十多件,就像當初在那座聖殿中,一千多個圓滿聖境還不是一招玩完。

現在蕭戰的身份是卓峰的核心弟子,要去看聖女肯定是做不到的,不過見一見其他關押的罪犯還是不成問題的。

當蕭戰接近大牢時,立時有十多道恐怖的神識落在了他的身上,這全都是守護囚牢的十多尊巔峰圓滿聖境所為。這十多道神識並未因為蕭戰現在的身份是卓峰核心弟子,就將目光移開,他們一直鎖定著他,看著他在探查被關押在囚牢中的犯人。

卓峰的囚牢關押了不少高手,這些人中有些是南域一代有名的高手,他們都得罪了雪劍宗,被關押在了這個地方。基本上一身修為都被廢了,沒什麼看頭,蕭戰很是遺憾,沒能碰上一兩個超級高手,這讓他失去了一勞永逸的辦法。

蕭戰很快收拾心情,沒能找到巔峰聖境圓滿早在他的預料中,囚牢中關押的犯人就算他們曾今修為強大,怕是在關進來之後修為也被廢了。 女主播養成計劃 雖然蕭戰可以將這些傢伙修為復原,但是現在他哪有時間去分辨那個傢伙曾今的修為符合他的要求。

十多個高手守護者的是一座獨立的囚室,雖然聖紋稀少了些,但絕對是最頂級的。至於內里的情況神識完全被阻隔,他根本看不清楚,不過要用十多個最頂級的強者鎮守,除了是聖女還能是誰。

校長那挑選了一個非常好的位置,如果暴擊,就算將十多個聖境圓滿轟成了渣,也不會將聖女怎麼樣,當然了,如果聖女真的倒霉掛了,那是她命不好,怪不得他這個盟友了。

蕭戰笑了,十多個圓滿聖境都是盤膝坐著的,他們就像似跟整個囚牢融為了一體,一切都是用神識觀察著蕭戰的一舉一動。

蕭戰這一笑,立時引起了他們的警覺,有幾個驚疑不定的看向了他。

「小子,你想幹什麼?」

一名老者怒喝起來,隨著他一聲怒喝,其他人都察覺到了不妥,幾乎是本能的,他們阻隔了接近囚室的道路。

蕭戰的臉上掛著笑,他不打算給這些傢伙思考的時間,一揮手,青光一閃間,十多個彪形大漢出現在囚牢中。

這是多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絕對超過了聖境圓滿一兩個境界,那一瞬間就如同一場風暴來襲,卓峰十多個高手當場變了臉色。

圓滿聖境一個閃念間腦中能夠思考很多問題,十多個卓峰高手,在看到了十多個彪形大漢出現的剎那,他們就判斷出自己肯定不敵,因而第一時間內決定防守。這裡是卓峰,只要戰鬥一開始,整個雪劍宗的高手都會被驚動,到時這十多個闖入者插翅難飛。

至於呼救,這等事情十多個卓峰高手從未想過,這裡既然是關押重犯的囚牢,肯定有強力聖陣守護,聲音是傳不出去的,而作為一尊巔峰聖境圓滿,呼救對於他們來說可是恥辱的行為,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這麼做的。

然而十多個卓峰高手很快就對自己剛剛心中的想法感到了後悔,他們的眼中都是驚駭欲絕之色,這樣的神情出現在十多尊聖境圓滿巔峰的高手身上,實在是不可思議。

讓十多個卓峰高手臉色大變,他們看到十多個闖入者一同拿出了至尊器,霎時間整座囚牢中充斥著至尊器散發出來的至尊氣息。十多個卓峰高手感覺到了窒息,至尊器帶來的威壓實在是太恐怖了,更何況一次還是十多件,他們的臉當場就綠了,眼中儘是驚恐之色,他們心中後悔啊,呼救雖然恥辱,但總比送命好吧,悔不當初啊。

十多個彪形大漢手持至尊器,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獰笑,這等事情他們並不是第一次幹了,駕輕就熟,想當初一招出,十倍百倍於己的敵人頃刻間飛灰湮滅,那是何等快意。

十多道恐怖的攻擊齊爆,沒有絲毫的玄念,卓峰十多個高手哪怕將力量催發到了極致,他們也改變不了自己被秒殺的命運。至尊器的威力何等恐怖,整座囚牢被轟穿了,就連十多個卓峰高手守護者的囚室也受到了波及,上邊的守護大陣崩潰了,就連堅固的囚室差不多也快坍塌。

蕭戰顧不上其它,囚室中儘是恐怖的氣勁,他只得取出虛空鏡,直接挪移進入了囚室。然而讓蕭戰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這個囚室根本就不是什麼囚禁聖女的地方,這讓他有種傻眼的感覺,難道判斷錯誤?

蕭戰腦中念頭電閃,很快他注意到了囚室的地面,這是傳送陣,顯然地牢不只一層。蕭戰瞬間將香薰召喚了出來,將虛空鏡交給了她,美人兒按照他的指點激活這件頂級聖器,很快驚呼道:「爺,整座卓峰都被掏空了,聖女極有可能在下邊。」

蕭戰瞬間將十多個彪形壯漢招了過來,一指腳下傳送陣,喝道:「毀了它!」

對於蕭戰的命令這些彪形大漢是不會違背的,當即一名手持狼牙棒的傢伙邁步而出,他的臉上儘是獰笑,對於破壞,他顯然有著獨特的嗜好。「嘭」的一聲,至尊級狼牙棒無限放大,腳下十多米的傳送陣立時粉碎。

這個時候蕭戰感到數不盡的恐怖氣息向著地牢所在方位衝來,沒有絲毫猶豫,由香薰超空,他們十多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就在一行人消失的剎那,地牢傳來「轟隆」一聲巨響,在十多道恐怖的劍氣下坍塌了,卓恩軒、金輝、金焰聯袂而至,三人臉上的神情各異,不過當他們一同出現在地牢的廢墟中時,臉色齊齊一變。

「至尊的氣息?」

金輝盯著坍塌的石牢,吃驚道:「這應當是餘波造成的,有人動用了至尊器。四弟啊,這裡關押的到底是誰,竟然惹來了如此恐怖的敵人?」

金焰臉色鐵青,他自然知道這裡關押了誰,恨恨的瞪了一眼金輝,要不是這混蛋突然造訪,現在的他怕是已經聖女那賤人壓在身下了。不過此時他顧不上找金輝的麻煩,同卓恩軒進入到石牢中,看著被摧毀的傳送陣,他眼前差點一黑,吼道:「傳送陣被毀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卓恩軒臉色鐵青,心中殺機涌動道:「傳送陣是剛毀的,我們來時並沒有發現人逃走,顯然這些人入侵者已經進入下面一層地牢了。」

金焰吼道:「這怎麼可能,傳送陣毀了,他們還怎麼進去!?」

金焰幸災樂禍道:「沒什麼不可能的,他們不是動用了至尊器嘛,不通過傳送陣進入其中並不是什麼太過讓人驚奇之事。」

金焰死死盯著卓恩軒道:「咱們該怎麼辦,這些傢伙既然能夠直接進入地牢,那他們自然能夠輕鬆離開,難道我們就看著有人這樣大搖大擺的從我們眼皮底下將人帶走嗎?」

卓恩軒臉色數變,忽然冷笑道:「至尊器的確強大,一般聖級大陣肯定攔不下他們,不過只要我們將雪劍宗的護宗大陣開啟,就算他們手中有至尊器,當嘗試離開之時,也得現出原形來。」

金焰一臉殺機道:「好!就這麼干,將護宗大陣開啟,這些傢伙一個也別想走。不過他們手持至尊器,這的確是一個麻煩,咱們必須將雪劍宗的至尊器請出來才行。」

卓恩軒臉色數變,遲疑道:「不管是開啟護宗大陣,還是請出至尊器,咱們都必須經過宗主,那老傢伙怕是不會同意的。」

金焰冷笑道:「如今家族高手將至,冰雪劍尊的威脅沒有那麼大了,現在根本由不得他不按照我們說的去做了,如果他敢反抗,本聖子不介意讓他成為血奴。」 卓峰被掏空了,共有六層地牢,沒深入一層就越牢固,整座卓峰成了一件頂級聖器。卓峰非常古老,裡層地牢存在的時間絕不止一萬年,具體的年月以蕭戰目前的眼裡看不出來,不過這些根本不重要,他現在最為在意的是聖女在哪。

卓峰有六層,已被破壞的最頂層並不算是真正的地牢,那是後來新建的,只有下邊的六層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囚牢。整座地牢的防禦異常強悍,要不是虛空鏡實在是了得,怕還真難以穿越這裡的空間屏障。

作為囚牢,自然鎮壓著囚犯了,最上面四層鎮壓的高手基本上已經死亡,這些人起碼都是萬年前的人物,極有可能是兩界大戰中被擒拿的異界強者。這些人的修為已經死亡,他們的生前的修為都被廢掉了,很難判定他們的境界,因而蕭戰對這些根本不感興趣,雖然他有能力將這些傢伙復活,但他沒興趣浪費時間。

蕭戰在第五層找到了聖女,此時聖女很是焦脆,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她的修為被封了,身上也有頂級的聖器級鐐銬困鎖著。蕭戰的到來讓聖女一陣愕然,不過當他恢復原樣時她才回過神來。

「東延公子,你怎麼來了?」

蕭戰淡然道:「自然是過來救你的了。」

聖女驚異的道:「這裡是卓峰下的地牢,沒有人引導,東延公子如何進來的?」

蕭戰沒好氣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這個女人還關心這些東西,回答本少主一個問題,只要你肯做本少主的女人,本少主就將你救出去。」

聖女臉色一變,不過她很快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不由點頭道:「只要東延公子能將雪依救出去,雪依今後就是公子的人了。」

蕭戰一臉的冷笑,他可不會相信這個轉身就翻臉的女人,拿出一顆魔種,直接道:「這東西很是玄妙,一旦種入聖女殿下的身體中,用不了多久聖女殿下就會全心全意的做本少主的女人了,馬上吞下去,咱們可沒有時間在這裡瞎耗。」

聖女臉色凝重,猛地一咬牙,她結果蕭戰手中的魔種一口吞下,她的臉色現出驚異之色,顯然她發現了魔種詭異的特性。

蕭戰根本沒有理會這個女人的反應,從玄戒中取出了龍吟聖劍,斬向了聖女身上的鐐銬。

「至尊聖劍!」

聖女一眼就認出了蕭戰手中的至尊器,臉上儘是駭異之色。

「鏘!」

火星迸濺,鐐銬應聲而斷,蕭戰咧嘴一笑,這些鐐銬還是非常有水平的,就算是一般的至尊器也休想斬斷,可惜他手持至強者級聖劍,哪怕是至尊器鐐銬也能斬斷。

蕭戰打量著面色潮紅的紫雪依,「魔種」的威力發作了,她的肌膚上不斷湧現詭異的血紋,血脈等級瞬間就蛻變成了九級。

紫雪依的修為被封住了,大概估算了一下,她的蛻變不會在短時間內完成,像當初的聖妤一般耗時一天都未完成蛻變都有可能。蕭戰眉頭微皺,現在時間對於他來說很重要,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到東延部落,有很多事情需得在聖血族大軍到來前完成。

自然等待蕭戰可沒有耐心,他決定將《輪迴決》先一步轉嫁給紫雪依,讓她完成第一次輪迴。技能的轉化很容易,難的是第一觸發《輪迴劫》,不過這顯然難不倒蕭戰,在紫雪依的體內有著強大的禁制在,只要激活這些禁制,當輪迴劫感到了威脅時,重生就能順利很多。

將一切要領都交代了一番之後,蕭戰離開了第五層地牢,他帶著一群手下進入到了第六層。剛從虛空鏡出來,蕭戰就差點被衝天的死氣熏死,這是一種無限接近至尊境的死亡力量,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種死亡力量已經有想至尊級死亡之力蛻變的趨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