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隨後連忙沖了過去,生怕慕柔二人敵不過擁有恐怖陰傀的三名冥陰宗護法!

!! 轟隆隆!

尚未趕到交戰區域,陳揚便是被一股強烈的餘波給震到了心脈,當下臉色巨變!

慕柔以及斬天崖此刻正苦苦與擁有三具陰傀的冥陰宗護法交戰著,此刻他們二人皆是感受到了一定的壓力。

「劍勢…宣戰天下!」

陳揚低吼一聲,而後整個人如同一柄利劍一般瞬間將三具陰傀擊退!

「陳劍,你怎麼樣?」慕柔問道。

「我那邊已經解決掉了,我來協助你們一起滅掉這三個傢伙。」陳揚沉喝道。

隨著陳揚一步步的逼近,一絲絲冰寒之氣也逐漸地蔓延出來,這令得不遠處的三名黑袍護法面露驚色。

「這傢伙,不易對付!」最左邊的一名冥陰宗護法淡淡道。

「老二你去對付那兩個傢伙,老三跟我滅掉這個詭異的小子!」最右邊的冥陰宗護法低喝了一句,隨後與中間那名護法駕馭著自己的陰傀沖向陳揚!

望著迎面而來的四道身影,陳揚不怒反喜,大喝道,「來得好!」

其中兩具陰傀率先衝到了陳揚的面前,它們依靠著純粹的**力量一拳轟向後者!

感受著呼嘯而來的拳勁,陳揚的面龐上逐漸浮現出一抹凝重,隨後他後退幾步,緊接著瞬間取出求敗劍!

炙炎劍意!

火焰巨蟒散發著恐怖的烈焰氣息浮現在陳揚身前,那兩具陰傀的拳頭下一刻便轟在了這條火焰巨蟒的體表之上!

低吼一聲,火焰巨蟒龐大的身軀顫抖了起來,而後一道道幽紫色的火焰突然從其體內湧出,而後將那兩具陰傀緊緊的包圍起來。

另一邊,那兩名冥陰宗護法見到自己的陰傀受到了限制,兩人對視一眼,隨後怒吼著拔劍沖向陳揚!

只要斬殺掉了陳揚,那麼另外兩人就會在短時間內潰敗!

「我要把你的身軀煉製成陰傀!」最強大的那名冥陰宗護法一路低吼著,隨後手臂一揮,一團灰色的氣體湧向陳揚!

「這是陰煞之力,注意別被這股氣息侵蝕了心神!」劍魂喝道。

陳揚連忙取出兩張靈火陣,而後將那股陰煞之力也重重包裹起來,令那兩名陰煞宗護法對自己毫無辦法!

「星空劍陣!」

那兩名護法臉色又是一變,隨後連忙後退,結果一道道如同星光般的劍氣閃爍著圍繞起來那兩具陰傀,對其進行著瘋狂地絞殺!

「小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那個被稱之為老三的冥陰宗護法慘叫道。

啊!

就在這時,另一邊的戰場上突然傳來一聲慘嚎,聞聲陳揚微微一笑,看樣子慕柔他們已經勝利了。

「老二!」

那兩名冥陰宗護法痛呼,隨後雙眼血紅,他們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竟然聯手結印,而後拍在面前的陰傀身上!

下一刻那兩具陰傀瞬間爆碎開來,從中湧出一絲絲的陰煞氣息衝進了二人的體內。

伴隨著陰煞之力入體,那兩名冥陰宗護法的氣息也在逐漸攀升,竟然隱隱超出了准劍王六重劫的境界!

而解決掉一名護法的慕柔以及斬天崖二人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連忙快速沖向陳揚的方向!

「斬天一劍!」

「飛月劍法!」

兩人沒有絲毫的停頓,立即揮動手中的靈劍,而後一道道磅礴的劍氣轟在那兩名冥陰宗護法的身上!

「成功了?!」慕柔笑道。

陳揚臉色不是很好看,「不對勁,這兩人的氣息…依舊沒有散開!」

聞言斬天崖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看樣子,這個冥陰宗,來頭不小。」

「嘿嘿嘿嘿嘿….」

一陣令人噁心的怪笑聲就在那兩名冥陰宗護法所在的方向響起,隨後只見那兩人重新出現在陳揚等人的視線之中!

現在的二人,氣勢已經直逼准劍王七重劫的超強高手,這等實力已經隱隱達到了陳揚等人所能應對的極限!

「陳揚,怎麼辦?」慕柔快速問道。

「要是冷夢琪也在這裡就好了,我們四個一定有辦法對付他們!」斬天崖無意中突然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冷夢琪…夢琪!」

陳揚的神色突然浮現出一抹深深地無奈,使人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其內心的哀傷。

不過下一刻,陳揚突然爆喝一聲,自其體內也是散發出一陣陣恐怖的波動!

「不對,陳揚的氣息也變強了…好恐怖!」慕柔尖叫一聲。

陳揚的雙眼血紅,只是一股令人心寒的森冷氣息卻逐漸蔓延出來…

雙手拂過劍身,頓時一層層冰霜氣息在求敗劍的劍身上湧現出來。

這一手,更是令得慕柔眼前一亮,「通過自身之力改變劍意,這難道是…劍王?!」

說到這裡,斬天崖以及慕柔二人望著陳揚的眼神,變了!

那兩名氣勢增強的冥陰宗護法心中生出了一絲退意,於是連忙從懷中掏出一枚黑色的煙霧彈,就欲朝地面扔去!

誰知眼疾手快的陳揚一步邁出,下一步便已經閃掠到了二人的面前,手中求敗劍斜插入地,而那兩人瞬間被玄冰之力凍成了兩具活生生的冰雕!

做完這一切,陳揚的氣息逐漸恢復到了先前的准劍王二重劫,臉色也瞬間蒼白起來…

慕柔連忙跑過去,問道:「陳揚,怎麼樣了,那兩個人被凍住了?」

陳揚連忙盤腿坐下,一邊恢復體內的靈力,一邊回答道:「他們已經死了,死在這玄冰靈力上…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慘死。」

就在陳揚說過這話之後的數分鐘之內,那兩具冰雕突然顫抖起來,而後轟隆隆地爆炸成了四處飛溢的碎片!

望著這股恐怖的氣息,斬天崖也是一陣心悸。

若是當初在對戰林羽的時候,陳揚也使用了這等恐怖的玄冰之力…恐怕就是自己也攔不下來吧。

虧自己當初還非常自信的認為可以擊退陳揚,看來是自己無知了…

良久,陳揚緩緩從修鍊狀態中退出來,望著臉色不太對勁的慕柔二人,不由得問道:「你們怎麼了?」

斬天崖訕訕一笑,道:「陳揚,看樣子…劍榜第一人的位置還是要屬於你。」

「你們多慮了,我也是藉助秘法才能勉強使用出這種力量,若是比起普通的實力,我是不如你們的。」陳揚苦笑道。

當劍魂這一次出手過後,已經明確告訴了自己下一次出手必須要過一周時間,不然靈力恢復不過來。

不過這一次看到劍魂出手,陳揚隱隱之中對於玄冰之力的感悟又加深了許多!

!! 將那七名冥陰宗之人斬殺掉之後,當晚斬天崖與慕柔便返回了凌劍宗。

陳揚則是要回周城一趟。

此時周靈月正在屋子裡來回走動,一臉焦急道:「陳大哥他已經出去一天了,到現在還沒有一點消息…冥陰宗的人之中還有幾名具有陰傀的強者…我擔心他…」

柳落雪微笑著安慰道,「不用擔心他,我相信他的實力…」

話未說完,城主府的大門突然被人打開,隨後一道身影緩緩走了進來。

望見來者,柳落雪以及周靈月二人皆是喜形於色,連忙迎了上去,「陳大哥,你怎麼樣?」

陳揚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打緊,不過接下來要說的話卻又顯得磕磕巴巴的……

乾脆一咬牙,豁出去了,「這段時間,我身上的錢財已經消耗殆盡…所以我這一趟過來,是想向你們借點錢。」

弄懂陳揚的意思之後,柳落雪禁不住撲哧一笑,隨後翻著白眼道:「我們還以為你是想要…那種方面的回報呢,既然是晶卡,那好說。」

一旁的周靈月聽著柳落雪的調侃,一時之間俏臉通紅。

柳落雪從儲存袋中翻找了一陣,隨後取出來一張紅色的晶卡,遞向陳揚,「給,這張晶卡里應該還有幾萬金幣,夠你用的吧?」

陳揚不動聲色的從柳落雪手中接過來那張紅色的晶卡,更甚至還能從卡片上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緩緩將紅色晶卡收進自己的儲存袋中,陳揚訕笑道:「我需要在這裡休息一夜,調整完畢之後明天一早我就去陣法師聯盟。」

說罷,陳揚便一揮手,而後自己走上城主府的二樓,尋找到自己的房間走了進去。

關上房門之後,陳揚連忙翻身上床,而後閉目默默修鍊起玄冰訣。

「劍魂,為什麼我全身上下的骨骼都會生出一絲極其微薄的玄冰之氣?」陳揚問道。

良久,劍魂那不太確定的聲音才從識海中傳來,「或許是因為你已經成功領悟到了玄冰訣的第二重意境了吧?」

「說說。」陳揚催促道。

「玄冰訣,第一重已經叫做冰氣蔓延,也就是說玄冰之氣藉助你的身體可以向四周蔓延開來…這個一開始你就已經做到了。」

「而玄冰訣的第二重叫做冰入骨髓,意思是以後你的骨骼之中將會覆蓋起一層淡淡的玄冰之氣,如果面臨修鍊火焰靈力的對手,你可以稍微輕鬆一些。」

陳揚默默消化著劍魂提供給自己的信息,總結出來玄冰訣的第二重意境就是強化自己骨骼防禦力的……

修鍊完畢,陳揚覺得有些不妥,於是又翻身下床,打開自己的房門,走向了對面的房間。

敲了敲門之後,對面的房門打開,只見穿著透明薄衫的柳落雪揉著眼睛問道:「公子,半夜三更的,你找我有什麼事?」

「進去說。」陳揚不由分說的走進了房間,而後將房門反手關上。

見到陳揚的這一系列動作之後,柳落雪瞬間睡意全無,她的聲音有些低,「公子…你這是要做什麼?」

不過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無論接下來陳揚對自己做出多麼過分的事情,自己都不會反抗。

但是下一刻,她發現自己好像多慮了。

因為陳揚訕笑著從儲存袋中取出來三張白符紙,遞向自己,並且解釋道:「這是三張靈火陣..我覺得白拿你一張晶卡有些不太合適,所以這最後三張靈火陣就當做是我的一點心意吧。」

雖然心中隱隱有些失望,不過柳落雪仍舊是笑盈盈的將那三張靈火陣收了起來,到最後還有些不死心的問道:「公子來這裡,就只是為了這一件小事?」

「不如我們,再做一點更有趣的事情?」柳落雪勾引著陳揚,想要將後者拉到床邊。

陳揚極力剋制著自己的**,心中默默運轉玄冰訣,苦笑道:「落雪,你別折磨我了…大半夜了,你難道不打算休息了。」

「切…」柳落雪翻著白眼望向陳揚,一副你不行的樣子,道,「公子,你是不是男人啊,怎麼都這樣了你還打算讓人家主動?」

陳揚心中暗呼妖精,早知道自己就到明天一早再將這些靈火陣交給柳落雪了,現在看來…好像有點引火**了。

最終,陳揚在柳落雪一副戲謔的目光中,落荒而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並且重重的關上了房門。

柳落雪望著對面關上的房門,神情逐漸變得落寞起來,深深地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