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霍業宏因為龍司昊的態度捏著拐杖的雙手緊了緊,老眼中掩下了憤怒,沉默了好一會,他才開口,「司昊,你……,好,小時候的事不說了,爺爺今天來還有一件事,爺爺希望……」

不等霍業宏說完,龍司昊便冷冷的打斷,「你來是想讓我幫你重振霍氏?」

霍業宏見龍司昊竟然猜到了他的目的,他眯緊了雙眼,神情有些尷尬,隨即笑著說道:「司昊,你是爺爺的親孫子,將來等爺爺去了,這霍氏自然就是你的,所以……」

「你的孫子不止我一個。」龍司昊再次打斷他,那雙毫無溫度的寒眸凝視著霍業宏那張老臉,「我對拯救霍氏不感興趣。」

見龍司昊直接拒絕,霍業宏並沒有多詫異,他那雙老眼越眯越緊,臉上浮出了一絲冷笑,「司昊,如果你不幫霍氏度過這次的危機,你一定會後悔。」

龍司昊凝眸,眸光深諳,櫻色薄唇泛起冷色,「這樣的威脅對我不管用。」

霍業宏看著龍司昊冷峻的臉色,總覺得他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現在的他比以前更加深沉,更加讓人琢磨不透,也更加冷絕無情。

他收起了眼中的厲色,笑的詭異,「呵呵,司昊,你會有來求爺爺的時候。」

話落,他站起了身,在看向龍司昊時,臉色變得陰沉幾分,「霍氏出現假鑽的事與司昊有關吧?」

他一直在調查假鑽事件,但卻什麼都調查不出來。

他仔細想了想,覺得霍氏是被人給設計了,而這個能設計霍氏的人他想到的除了與霍氏作對的VI,就是龍司昊。

他這個孫子一直責怪他當年害死了他的媽媽,所以很有可能是他因為他媽媽的死而報復霍氏。

龍司昊將深黯的眸光調向了他,幽深的眸底寒意濃濃,「詆毀也需要證據。」

霍業宏的眼神也冷了下來,「司昊,爺爺有沒有詆毀你,你的心裡很清楚,除了你,爺爺想不出還有誰有這個本事能扳倒霍氏,當年你媽媽的死,完全是個意外,你恨爺爺這麼多年也該恨夠了。」 從馬賽趕回國內K市不過十幾個小時的時間。

黎曉曼帶著小妍妍和小龍熠和凌寒夜,凌黛娜一起回到的K市。

一回到K市,黎曉曼就聯繫了成叔,但是和洛瑞聯繫的結果一樣,她也沒能聯繫上。

因為太想見到龍司昊,她決定帶著小妍妍和小龍熠直接回水鷺湖別墅去。

送他們回水鷺湖的司機是凌寒夜為他們安排的,而凌寒夜和凌黛娜暫時沒去水鷺湖,他們等黎曉曼回去確認龍司昊在別墅里后再去。

黎曉曼帶著兩個小傢伙所坐的那輛車在準備通過水鷺湖別墅的那座大橋時,被攔了下來。

攔住他們車的是守在大橋橋頭崗亭里的保鏢。

保鏢要求黎曉曼出具通行證,沒有通行證就不放行。

坐在黎曉曼身旁的小妍妍聽到保鏢說要通行證,她差點驚掉了小下巴,他們回家還需要通行證嗎?

小妍妍看著站在車外的兩個陌生又冷酷的保鏢,皺起小眉,「叔叔,我和媽咪哥哥回家還需要通行證嗎?你們快點把路讓開,我要回去看爸比。」

兩名保鏢不讓路,目光冷漠的看著坐在車裡的黎曉曼,像是完全不認識她,「你們沒有通行證,就不能進去,如果你們要是敢硬闖,就只有死路一條。」

其中一名保鏢話音落下,只是做了一個手勢,崗亭里的有兩名保全人員端起槍對準了他們。

坐在車裡的黎曉曼見狀,眯起了水眸,以前她出入水鷺湖,根本不需要通行證,她去了一趟法國回來,橋頭崗亭里的保全人員全換了不說,而且還要她出示通行證,這件事非常的詭異。

她沒想著要就這樣返回,就在她想著要怎麼進去時,身後有一輛勞斯萊斯房車奔來。

剛剛那名保鏢見到奔來的勞斯萊斯后,臉色變得比剛剛更加嚴謹嚴肅。

「你們快讓開,龍總回來了。」

聽到這話,黎曉曼神色一驚,轉過頭看了眼後面奔來的勞斯萊斯,隨後立即下了車。

「媽咪。」

小妍妍和小龍熠隨後也下了車。

司機將車開到了一旁去。

黎曉曼往前走了幾步,見勞斯萊斯離她越來越近,她眼眶濕潤了幾分,車裡的一定是她的司昊,她的司昊還活著。

如黎曉曼所想,勞斯萊斯里的正是龍司昊。

坐在車裡的他也看見了黎曉曼,小妍妍,以及小龍熠。

見他們擋在前面,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在車子距離黎曉曼一米多遠時,便讓司機停車。

「司昊。」

車子一停下,黎曉曼就立即跑上前去。

保鏢見她跑向龍司昊,本要攔她,但是沒能攔住。

「爸比。」

「爹地。」

小妍妍和小龍熠也小跑上前。

「司昊。」

黎曉曼跑到了勞斯萊斯車旁,伸手敲了敲車窗,喚著車裡的龍司昊。

龍司昊寒眸凝視著站在車外喚著他名字的女人,緊眯了眸子,便讓司機將車窗降下來。

隨著車窗的降下,龍司昊和黎曉曼都看清了彼此的臉。

隔了一個多月,再次看到龍司昊這張俊美熟悉的臉,黎曉曼的眼眶瞬間便濕潤了,她伸手捂住嘴,眼裡滿是慶幸,「司昊,你真的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

她想要進車裡,撲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抱著他,告訴他,她有多想他,可是龍司昊僅僅只是讓司機降下了車窗,並有讓司機打開車門。

黎曉曼拉了拉車門,一雙淚眼不解的看著龍司昊,「司昊……」

太想念龍司昊的她此時因為見到龍司昊安然無事,她的心裡太過欣喜,以致於都忽略了一些細節。

按照常理,龍司昊既然活著,不可能不去找她,不聯繫她,第二,龍司昊見到了她,應該是第一時間下車跑向她,而不是等她跑向他。

黎曉曼的目光落在了龍司昊那張冷峻的臉上,當對上他那雙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的寒眸時,她的心顫了顫,完全愣住了。

「司昊。」

她的縴手還在車門上,被淚水濕潤的眸子緊緊的看著龍司昊,眼底劃過不敢置信。

他看她的眼神很冷,很陌生,不帶一絲的感情和溫度,就好像在看一個他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女人。

她的司昊從來沒有用這樣冰冷陌生的眼神看過他,她不明白他是怎麼了。

龍司昊幽暗深邃的冰眸冷漠的凝視著眼含淚水的黎曉曼,櫻色的唇角泛起冷魅的色彩,低沉的聲音冷冽如冰,「你是誰?」

「你說什麼?」

龍司昊簡短的三個字令黎曉曼再次怔愣了住,含淚的瞳孔倏爾撐大幾分,驚訝的看著龍司昊,眸底劃過濃濃的疑惑,「你剛剛說什麼?你問……我……我是誰?」

龍司昊冷魅的深諳瞳眸中映出她驚訝不已的模樣,凝視了她幾秒之後,他便收回了目光,緊抿的冰冷薄唇里只吐出了兩個字,「開車。」

他這話自然是對司機說的。

黎曉曼一聽龍司昊讓司機開車,便有些慌了,她急忙看著他說道:「司昊,你怎麼了?我是你的曉曉,是你的妻……」

不等黎曉曼說完,龍司昊打斷了她,「說名字。」

黎曉曼對上他看一眼似乎都能結出冰的寒眸,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不記得她了,她緊咬了下粉唇,這才說道:「我叫黎曉曼。」

她心裡很痛,她的司昊為什麼不記得她了?

她已經習慣了他的溫柔,他的寵溺,他的深情,他這樣冷漠冰冷陌生的眼神,令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你叫黎曉曼?」龍司昊則是一聽到她說叫黎曉曼,突地想到什麼,俊美的臉瞬間便覆蓋上了冰霜和陰霾,那雙本就森寒的沒有溫度的寒眸更是一下子變得肅殺而陰鷙起來。

他深黯的眸底聚起了冷戾的風暴,犀利如劍的眼神劈向了她,「你就是黎曉曼?」

黎曉曼見龍司昊的眼神中帶著恨意,她更是不明白他為什麼恨她,他的眼神就像是淬了毒的利劍一般在凌遲著她的心。

但她還是點了頭,應道:「是。」

龍司昊寒眸一緊,周身竄出一股寒氣,「這麼說你是龍君澈的女兒。」

黎曉曼因為他的話再次驚住了,她是龍君澈的女兒,他又不是不知道,之前他知道了龍君澈就是她的親生父親,他也沒有表現出這麼恨她的表情來啊。

她想到了什麼,擔憂的看著他問:「司昊,你是不是失憶了?」

——萱萱有話說——

看到這裡,寶貝們一定想問,龍少是不是失憶了?寶貝們最不希望的就是這個,萱萱的回答是NO,重要的事說三遍,龍少不是失憶,龍少不是失憶,龍少不是失憶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寶貝們往後看就會猜到原因的哈!相信萱萱,萱萱是親媽。

驚喜在後面!Oh!yeah! 她雙眸緊緊的看著他,她的司昊難道在那場爆炸中失憶了嗎?

這時,她身旁一直沒出聲的小龍熠看著她說道:「媽咪,我看爹地不單單像是失憶,像被人洗了腦。」

如果他的爹地是失憶,應該是什麼都不記得,又怎麼會聽到他媽咪的名字后就突然像是認識了。

小妍妍也伸出小手敲了敲車門,踮起腳尖,眨巴著小眼眸看著坐在車裡就快變成一座冰山的龍司昊,語帶著哭腔,「爸比,你怎麼了?你為什麼不記得媽咪了?我和哥哥你是不是也不記得了?你開門開門,爸比,你開門,爸比,我好想你,爸比……」

小妍妍大哭著敲在車門,一遍一遍的喊著爸比。

龍司昊因為她的哭聲,冰冷的心像是被觸動了,他幾步可查的蹙了下眉,目光落在了小妍妍身上。

見小小的她滿臉的淚痕,他的心,疼的厲害。

小妍妍淚水嘩嘩的流,又委屈又傷心,「爸比,你不要妍妍了嗎?你是不是也不記得妍妍了?嗚嗚爸比,你不要不記得妍妍。」

小龍熠也紅了小眼眶,眼巴巴的看著坐在車裡的龍司昊,同樣的傷心和委屈,「爹地,你怎麼了?你為什麼不記得媽咪了?媽咪一直在找你,一直在等你,你怎麼可以不記得她了?」

一旁的黎曉曼也是淚如泉湧,她一直咬著下唇,不讓她自己哭出聲來。

被龍司昊給忘記了,這對她來說比殺了她還難受。

他怎麼可以忘了她,怎麼可以啊?

龍司昊的目光落在小龍熠臉上時,就像是第一次見到他一般的驚了下。

小龍熠和他長的極為相似,一看就是他的兒子。

可是他的記憶中並沒有兒女!

難道他真的失憶了?

他緊蹙起眉,努力的去回想關於小龍熠和小妍妍,以及黎曉曼的記憶,但是只要他一深想,他的頭就疼的厲害。

他的臉色瞬間便煞白下來,單手扶著額頭,閉上了雙眸,表情看起來很難受很痛苦。

黎曉曼見他的表情不對,眸中劃過濃濃的擔憂,急忙問:「司昊,你怎麼了?司昊……」

小妍妍和小龍熠也察覺到他們的爸比不對勁,也擔憂的問他怎麼了。

龍司昊的頭越來越痛,像是要炸開了一般。

「少爺。」司機見他情況不對,急忙升起了車窗就發動車子奔向別墅。

「司昊……」

「爹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