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你要請的人就在這片稻草地里,看你運氣了。去吧,沿著這梯田一層層找吧。我先找個小鎮歇歇腳。它娘的,這一頓飛過來也累得半死了,我得先找個客棧睡一陣子了。」龍嘯天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轉身跳上飛鷹盤旋而去,不久就剩下一個小黑點了。

「龍嘯天,你個混蛋八王糕子。」唐春氣得朝天憤怒的罵了一聲。

「小子,我記住你這句話了。咱們今後慢慢再算。」想不到遠隔幾千米了這話居然被龍嘯天聽見了,遠遠傳來這傢伙的冷哼聲。

「記住就記住,老傢伙,王八蛋!總有一天我打得你滿地找牙。我呸,還氣罡境高手,豬狗不如。」唐春氣極了,又罵了一句,一個騰空滑進進稻草地里亂踢亂踹,頓時就撲倒了一大片稻田。不過,飛鷹連小黑點都不見了進入了雲層中,估計是聽不見了。

就在這時候,滋滋的怪音響了起來。唐春訝然的搜索過去。頓時傻眼了。短短的分把鍾,稻田裡居然鑽出了幾千隻田鼠。這田鼠還真是只只碩大無比,跟貓有得一比。

而且,都是凶相畢露,見到唐春好像見到美味佳肴似全一窩蜂的撲了過來。而且,還分為海陸空三軍作戰。

有的田鼠撲空達到幾十米高,貌似『空軍』架著導彈在進攻。有的在水田裡充當『海軍』,那激起的水箭居然帶有強悍的氣波震蕩,而田埂上撲過來的全是『陸軍』,卷帶著強悍的風勢猶如颳起了一陣子科羅拉多的颶風。

主要是數量太多。幾千隻一起撲擊。那聲威的確有些嚇人。唐春趕緊騰到空中,可是總不能一起懸空著,而且,空中也有田鼠大軍撲過來。

滑了幾百米一落地。發現人家也追擊過來了。一拳砸下。氣波炸然而出。轟地一聲炸響。唐春差點震掉了下巴,因為,海陸兩棲田鼠大軍居然詭異的同時張嘴噴出一口臭痰來。

那臭痰居然在瞬間就凝成一個籃球狀的東西跟唐春的拳波撞在一起。地下頓時就給炸出一個直徑達十幾米的大坑來。而田鼠大軍卻是絲毫沒受到損傷。

這些田鼠老兄們才不讓你休息,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連續攻擊了過來,唐春連連狂砸,不過,估計這樣子搞下去累也得累死自己了。

又堅持了半個多小時,感覺靈力快耗盡了。發現田鼠卻是越攻越多了。這廝沒辦法了,只好從乾空袋中拿出火靈符往下砸爆開以阻止田鼠的攻擊。

終究還是沒用的,不久,火靈符都給用盡了。這廝想退到山下去,可是給田鼠大軍全包圍了。這廝只好踩著稻尖滿稻田跑了起來,後邊跟著幾千隻田鼠大軍如潮般的追擊過來。

「笨蛋,田裡爛泥多,往土裡鑽啊。」大黃蜂飛過來,入尊罵道。唐春一愣,頓時醒悟,剛才一急倒把入尊傳的拿手本領給忘光了。

這貨彎月刀一出,氣煞噴著圈子往下割去。滋啦啦……彎月刀畢竟屬地級極品兵器,那威力的確強悍,頓時,隨著彎月刀施展,田鼠滋滋慘叫著噴血傾著散開,頓時就給唐春旋轉出一個血窟窿來。

唐春往血窟窿里一鑽,整個人赤溜一聲就鑽進了爛泥地里。這廝剛想鬆口氣休息一下,抬眼一掃,叫聲『苦也!入尊,你個死二貨』。

沒辦法,趕緊往前竄去,可是爛泥田下邊居然全是田鼠的老窩,其田鼠數量比上邊的還要多。而且,在下邊行動起來入尊的鑽地術還不如田鼠老弟們的速度快。

「往下鑽啊,下邊土硬一些,這田鼠的窩絕不會有多深的。」入尊叫道,唐春覺得也有道理,昴足了勁頭把自己想象成一台鑽機往下就猛鑽。

轟隆,好像一聲巨響,唐春感覺腦袋上方一空,貌似掉進了一個詭異的地方。

這裡太安靜了,安靜得令人可怕。這裡應該是在稻田下邊深度達三四十米的地方。

幸好土質還較鬆軟,而唐春在這裡發現本來是淡紅色的泥巴在這裡變成了墨汁一樣的黑色,黑得陰沉,黑得可怕,一股怪異的氣息籠罩著這裡的黑泥。而田鼠居然一隻都不見了。

「這泥巴有古怪啊。」入尊這隻大黃蜂居然也跟著唐春鑽到了這裡來。

「不會這裡又埋藏著什麼可怕的殺機吧?」唐春用靈波震音說道。

55……

「你聽,好像有人在哭似的。」入尊說道。

「嗯,好像是在哭,又像是在抽噎。」唐春說道,不久,那人哭得更凄慘了,而唐春震驚的發現,那些黑色泥巴全都活躍了起來似的。

黑泥全都分解為顆粒大小,在唐春四周跳躍著,翻騰著。而且,那悲哭聲越來越大,直往唐春耳里,心坎里,腦袋裡鑽去。

漸漸的,唐春整個人躺在黑泥里不動了。而黑泥里的一些黑色的微塵樣的顆粒直往唐春全身孔穴里鑽去。

「唉,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不如死了算啦。」入尊的聲音悲悲凄凄的傳來,唐春發現,大黃蜂居然發瘋了似的往黑泥里亂撞著,連那小翅膀都快撞斷了。

「你幹啥?」唐春趕緊靈力一動把入尊這隻大黃蜂給卷了過來。

「與其像我這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不如死了為好,死了為好啊。」入尊大叫著,大黃蜂居然不要命的往唐春身上蜇去。

「你發瘋了是不是?」唐春憤怒的叫著,伸手就要把大黃蜂打暈。不過,那悲音此刻居然浸入了全身,唐春稍一猶豫,覺得人生了無生趣,家族不得意,為人不得意。到處都充滿黑暗,充滿殺機,不如放任自由,死了為好。

這貨也停住了手,而且,也跟著大黃蜂瘋狂了起來,居然掄起拳頭砸向了自己。直到感覺把自己自殘了,滅殺成碎片了唐春才消停了下來。感覺整個身體碎成了沙粒大小跟這些黑泥份子融為了一體——即黑泥就是我,我就是黑泥。

而大黃蜂也在唐春的眼前碎成了粉粒沒入黑泥中在唐春四周圍繞著形成一條淺黃色的泥帶子,好像一小彩虹圍著唐春似的。

就在唐春感覺自己要沒入深淵之時,天眼中的皇靈之箭抖了抖,突然冒出到了唐春腦袋上方,頓時,那皇靈之氣照得周遭亮堂堂的。

黑泥在皇靈之氣映照下開始顫慄,開始抖瑟,不久,一股股細如塵埃幾十分之一的黑色份子往皇靈之箭周遭融聚了過來。

如百川歸海一般,整個廣闊的稻草中的黑泥之氣都給皇靈之箭扯動了過來,匯聚成一股可怕的悲情力量團聚在了皇靈之箭周遭。

這時,皇靈之箭一閃,唐春腦中出現了八個大字——破而後立,不破不立。

頓時,唐春蘇醒了。周天星辰訣全力運轉。這一吸扯之下,稻田上的稻穀全都搖晃了起來。

再不久,稻田裡的黑色元素全給唐春吸收了進去。而稻穀的好像被吸去了精髓似的顏色由金黃漸漸成了白色,詭異至極。

下一刻,唐春發現,那些黑色元素衝擊著自己全身經絡血管。而在阻滯不暢的情況下就衝擊著那些孔穴。

轟轟轟轟……

三個半開闢出來的孔穴中充滿了黑色元素,而泥丸宮中那條彗星帶狀物增加了三個亮點在閃耀著。現在亮點已經達到十八個,預示著唐春周天星辰訣已經成功突破到了『凝星境中期』

隨之,唐家的『大伏魔雲天功』突破到了武功第十段位,而『九天浩世訣』到了鍊氣第八層境界。唐春的實力完全可以跟12段位強者戰成平手了。

唐春醒轉了過來,發現周遭的黑泥黑色盡去,已經退成了原本的淡紅色。而唐春天眼一收,皇靈之箭給收了回去。

「入尊!」唐春才想起這老傢伙來,天眼一掃,發現圍繞在自己周遭的那黃色帶狀物還顫慄了,喊道:「我在這裡,嗎滴,這什麼人在哭,哭得老子把自個兒身體肢解掉了。完蛋了完蛋了,我這可憐的一點魂神好像都不見了。」

「廢話,你魂神不見了還能講話嗎?你看看,你魂神是不是融入了這黑泥之中,現在變成了黃色的。」唐春說道。

「應該是,我感覺到了,我好像被它哭音一轟化成了泥巴了。完蛋了,大黃蜂不見了,成了黃泥巴。」入尊絕望的叫道。

「記住,破而後立,不破不立。你緊念叨著這個要訣趕緊全力修鍊『蟲王變身訣』,這邊我幫你一把。」唐春叫著,趕緊把『九天浩世訣』全力動轉,因為入尊修鍊的『蟲王變身訣』其實就是妖修們的修鍊之道,跟九天浩世訣屬性相同。

唐春動轉著把圍繞在自己周遭的黃泥全都扯了起來,漸漸的,唐春想象著原來的大黃蜂形狀。還真詭異了,黃泥漸漸的凝聚成了大黃蜂身體來。(未完待續。。) 「有門啊主公,加把勁頭,我感覺我的身體又快回來了。」入尊一聲大叫,驚喜不已。

唐春一啰嗦,罵道:「你安靜點都不會!」一講完趕緊全力凝神幫助入尊重塑大黃峰的身體,其實是把原來大黃蜂的微塵重新凝聚罷了。

良久,黃光閃著,一隻大黃蜂又活生生的出現在了唐春面前。這貨抬眼一看,頓時傻眼了——因為,這隻大黃蜂的身體中其它部位都復原了,可是大黃蜂的腦袋瓜卻不見了。翅膀腳啥滴都在,就是不見了腦袋。唐春努力著想把大黃蜂腦袋給凝聚回來,可是終究還是沒能辦成。

「唐春,你幹了什麼?」入尊貌似發現自己這新生成的怪胎樣子,憤怒的咆哮開了。連『主公』都不叫了。

「啰嗦什麼,還不怪你自己。再亂叫的話我這刀子可不饒人。」唐春冷哼道,趕緊故意的板著個臉裝得一本正經。

「我腦袋呢?腦袋呢?」入尊一下子底氣弱了不少,因為跟唐春有拜主契約,惹這傢伙惱火的話肉痛的將是自己。

「還不得怪你,剛才正在幫你塑造腦袋,你不是大叫了一聲什麼『有門啊,加把勁啊。』結果,我一啰嗦,你的蜂腦袋忘了凝聚回來。現在怎麼搞都搞不回來了。」唐春冷冷哼道,自然是要把這屎盆子扣入尊身上了。其實,這貨也是給搞得莫名其妙的,怎麼滴入尊的蜂腦袋就不見了。

而且。天眼搜索過,泥巴里並沒發現有關大黃蜂腦袋的一絲氣機的,絕不可能在泥巴裡面。

「啊,怪我啊怪我,我一時高興就叫出來了啦,完蛋了完蛋了,沒腦袋怎麼出去見人啊?我堂堂的當年八大氣罡境高手啊。」入尊後悔得想去撞牆,拚命的煽著翅膀拍打著自己那蜂身子。

「怪了,你沒腦袋怎麼還會講話,怎麼還會看到外邊呢?」唐春倒是疑惑。問道。

論太子的自我攻略日常 「不清楚。估計是我的魂神就融入這蜂身體中了。沒腦袋照樣子能感覺到外邊一切。」入尊說道。

「算啦,別急,以後等我功力高了再給你裝個假腦袋就是了。比如,石頭融雕的。保准撞起人來比你原來的蜂腦袋還要硬實。」唐春安慰道。心裡差點笑破了肚皮。

「不要不要。假的拿來幹嘛。老子又沒死。」入尊煽著翅膀大叫道。

「唉,要不以後嫁接一下。」唐春說道。

「嫁接,怎麼接?」入尊趕緊問道。

「比如果樹來講。把桃樹的枝截下來嫁接到李子樹上就能長出桃子跟李子結合的果子來。味道既有桃子的味道又有李子的味道。而同理,我可以再選一隻優品質的大黃蜂把它的腦袋砍下來嫁接到你這隻身上,豈不是跟原本的一樣嗎?」唐春搬出了他的歪理論來。

「嗯,好像還有些道理。有道理,今後要找一定要找一個強悍些的大黃蜂腦袋嫁接上。主公,這事就拜託您了。」入尊要求人時馬上又低三下氣了。

「沒問題,這事包我身上。」唐春差點要拍胸脯了,不過,在爛泥地里不好乾這個,「不對啊,你好像突破了是不是?」

「嗯,我感覺好像突破到了『蟲王變身訣』的第二層,也就是你講的鍊氣第二層了。也不曉得繼續修鍊下去會是個怎麼樣的狀況。不過,我感覺全身充滿了活力。而且,感覺到身體中有一股氣在黃蜂體內遊走著。而且,感覺這股氣品級高,比內氣好像還強悍一些。」入尊說道。

「那就好,有成就就好。繼續練下去突破再突破,到最後功力高了發生蟲變,漸漸的塑造出人的身體來的。你就可以再世為人了,因為蟲子是屬於妖性的,所以,你攻擊出來的就是妖氣了。」唐春極力鼓勵這老傢伙道。

心裡尋思著是不是因為練了『蟲王變身訣』致使得這傢伙把蜂腦袋練沒了,難道是再突破時就開始變身了,從蜂腦袋開始變起,不曉得會變成什麼腦袋來了。

唐春心裡當然沒底了,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半吊子的修真者,原本讓入尊修鍊也是用來忽悠這傢伙的。想不到還真有所成就。

「嗯嗯,我聽你的,我要變成人,我要當人。我要當高手。」入尊高興了起來,頂著沒腦袋的身子大叫大嚷開了。

「夠了,出來吧。」這時,一道冷哼聲傳來,唐春看見,稻田上的泥巴突然被人吸扯了上去似的露出一個井大的洞來。

這廝戒備著跳了上去。不過,感覺也是徒勞。因為,那聲喝問之人就是其音波震動帶過來的殺機也壓得唐春差點抬不起頭了。

上到地面后,這廝一掃,頓時傻眼了。因為,原本金燦燦的稻田此刻全都枯萎一片。稻穀居然變成了淡淡的白色,而且,全都乾癟癟的好像被什麼吸收去了精華似的焉頭耷腦的提不起勁頭來。

「這是你乾的好事。」一道聲音如寒冰般的傳來,唐春順著聲音看去,發現一個五十來歲的老者蓬亂著頭髮,一身青色布衣都洗得發白了,褲管上沾滿了泥巴。而此人的臉半遮半掩著。他手中拿著一把鋤頭,正一臉心疼的看著那大片的些稻穀。

「晚輩唐春參見前輩,這些稻穀怎麼回來?」唐春一臉疑惑。心裡尋思著此人難道就是雲娘娘要求的高手,連龍嘯天這種氣罡階初階強者都有些發怵的高人。不過,看上去一點高人相都沒有,活脫脫一個村野農夫形象。

「怎麼回來,老夫突破時形成的『悲情煞』本來是這稻田的最溫潤的營養。現在全給你吸光光了。它們失去了營養就成這樣子了。」老者說著,但唐春在他臉上並沒發現任何情緒波動的跡象。

「悲情煞?」唐春摸了摸腦袋,不解這啥東東。

「哼!」老者好像生氣了,突然一把把手中的鋤頭扔向了稻田裡,滋溜一聲,唐春當場差點震掉了下巴。因為,老者的鋤頭居然像是一台充滿煞氣的開路機一般從梯田頂上一直往下鏟了下去。

不久,就形成了一條寬達十幾米,長達幾千米,深達二十來米的下山坡路樣的壕溝來。這才是人家隨手一扔啊!要是鏟人身上幾百人也給他鏟成了肉泥了。

「前輩就是海空一恨?」唐春可以肯定這個了。

「龍嘯天那混賬東西給你透露過我了。」海空一恨略顯不滿皺了下眉頭,氣罡境的龍嘯天這大高手在他面前成了混賬東西。唐春在心裡暗暗咋舌不已。

「我是替一個人送信來的。」唐春莊重的一禮,手一拍騰出那封信來,老者眼皮子眨巴了一下,哼,「還不錯啊小娃娃,居然還有乾空袋。」

「別人送的,我窮得掉渣。」唐春趕緊說道,也不擔心這種高人會幹搶袋子的活計。

「別在老夫面前油嘴猾舌,這乾空袋雖說品級低,但世面上極難見到。就這種貸色也可以換上幾十顆的上品元石,可以說它價值不菲。小娃娃還得注意財不外露,不然,就你這點小身手,怎麼死的都不清楚。」海空一恨貌似還相當關心唐春。倒是令得唐春有些疑惑不解。

「多謝前輩提醒,我相信前輩所以才敢外露,一般人我不敢露。」唐春抓緊機會小拍馬屁。

「噢?」海空一恨貌似還有些受用,轉爾打開了信,突然,老傢伙好像發瘋了似的一把把信往空中一扔,頓時,信呼嘯著被那股罡氣衝到了上千米的高空中瞬間就化成了碎末,那傢伙大吼道,「你害我還不淺嗎?你個賤人,居然還敢來求我救那個雜種。雜種!」

瘋了,絕對瘋了,海空一恨拳打腳踢,隨手一掌往上一扯,滋嚓一聲長響,那掌力像風刀一般割了過去,頓時扯起一塊長達百米,寬達幾十米的梯田。

好像這塊梯田整個被當麵皮樣的揭到了空中被海空一恨往外猛力的一甩,梯田當成飄帶好像一塊厚重的鐵板狠狠的抽在了幾千米外的大山上。

滋啦一聲巨響,那山劇烈的顫慄著頓時就是碎石、倒霉的花草、包括十幾人抱的巨樹都滿天騰空到了上百米處,塵土碎石籠罩住了幾千米範圍,等得一切落盡之時,唐春發現,那山已經被硬生生的抽裂開去成了兩片,貌似開公路劈山而過架勢。

露出一條深達幾十米的溝壑來,唐春差點嘴都合不攏了,心說這是啥境界,難道就是氣通境強者的威力嗎?這跟電視中演的移山填海的仙術有啥區別?

「雜種,前輩,你這是在罵自己。」唐春也琢磨出一點什麼味兒來了,估摸著這個海空一恨跟雲娘娘年輕的時候有些什麼瓜葛了。

「小娃娃,你這話什麼意思?」叭地一聲,唐春被海空一情一拳砸得飛到了百米開外,幸好是砸進水田裡,不然,這重傷肯定難免。

「洛東海不姓洛,是雜種的,雜種!」唐春也惱火了,站起來大聲的叫嚷道。

「怪了,洛東海怎麼就不姓洛了。不姓洛怎麼就成雜種了?」海空一恨好像又有些恢復了平靜,看著唐春。

「你罵自己是雜種,我只能講清楚了。」唐春說道。(未完待續。。)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懂。」海空一恨朝天吼道,猶如天邊突然間打了道悶雷似的,震得唐春耳膜嚓嚓震響。

「你懂的!」唐春此刻出奇的平靜,猶如一尊神一般頂天立地著,盯著海空一恨。

兩人四隻眼都盯著對方,唐春發現,海空一恨那雙眼中充滿了狂爆跟暴怒。下一刻,狂暴漸漸熄滅。再下一刻,眼神中又充滿了令人可怕的憂鬱,再下一刻,恢復了平靜。

「說吧,怎麼救東海?」海空一恨貌似全恢復了,口氣淡然問唐春道。弄得唐春覺得這傢伙是不是要格分裂,瘋狂時一個人,冷靜時又是另一個人。唐春也沒再矯情,把結界之中的事講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