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主人,王旭那小子在招手呢!」納甲土屍笑道。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達到村口,王旭急忙跑上前,對著江帆道:「老大,你們怎麼來得這麼晚啊?」

「是啊,老大,我們都等好久了!」代傑點頭道。

「我們被盛旺宏的人跟蹤了,我們為了甩掉他們多走了半個小時的路程,然後再穿插的。」江帆微笑道。

「哦,我是說呢,我正擔心呢,因為去黑蠻谷必須是黃昏之前,要不然的話,我們就進不去了。」王旭點頭道。

江帆點了點頭,「王旭,你們還好吧,沒有什麼人跟蹤你們吧?」江帆悄聲問道。

「哦,我們沒有發現可疑人跟蹤我們。」王旭搖頭道。

「嗯,那就好,那我們馬上去黑蠻谷。」江帆立即對著眾人揮手道。

黑山坡距離黑蠻谷並不遠,大約半小時的路程,此時距離黃昏還有一個多小時,江帆等人在黃昏前趕到黑蠻谷是沒有問題的。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眾人眼前出現了兩座高大的山,山勢險峻,山上鬱鬱蔥蔥的大樹,在兩山之間形成一個凹形的谷口,那就是黑蠻谷。

「哦,前面的山谷就是黑蠻谷了!」王旭喜悅道。

隨即越來越近,眾人看到黑蠻穀穀口有一塊巨大石頭,石頭上雕刻著:「黑蠻谷」三個巨大的字。這三個字,每個字有十幾米高,每個字的下面懸挂著一排排骷髏骨,顯得有些恐怖。

黑蠻谷的谷口站著十幾名護衛,他們盤查過往的行人,江帆等人到了黑蠻穀穀口,守護在谷口護衛頭領立即吆喝道:「站住,你們是幹什麼的?」

江帆立即微笑道:「呵呵,我們是來黑蠻谷貿易的商販。」

那名護衛頭領看到江帆身後的那些馱著貨物的符馬車,對著江帆揮手道:「要進入黑蠻谷必須接受檢查,你們把符馬車牽到這裡來接受檢查。」

「好的!」江帆對著王旭擺手,王旭立即令人牽著符馬車到一旁接受那些守門護衛的檢查。

所謂的檢查也就看看有什麼危險物品,黑蠻谷規定,不能攜帶危險物品入谷。那些護衛檢查過後,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對著護衛頭領道:「王頭領,符馬車上裝載的都是一些物資,沒有問題。」

王頭領立即對著江帆揮手道:「你們可以進谷了!」

江帆等人進入黑蠻谷中,江帆這才發現黑蠻谷真的很大,這裡面面積竟然比一座大的鎮子還要大幾倍。黑蠻谷街道十分寬闊,竟然被黑山城的街道還要寬一倍。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街道兩旁都是過往的商販,兩旁地面上擺設了地攤,那些商販吆喝著。江帆等人進入黑蠻谷,立即有十多人圍了上來,「爺,你們住店吧,我們客棧價格最便宜,而且實惠呢!」其中一人對著江帆等人吆喝道。

「爺,你們到我們的忘不了客棧來吧,我們客棧晚上有漂亮女人表演歌舞呢,都是免費看的。」一位年齡大約二十多歲的男人對著江帆等人喊道。

馬甲土屍聽到有漂亮女人歌舞,他眼睛放光,「哦,真的有漂亮女人歌舞?」納甲土屍拉著那男人微笑道。

男那人看到納甲土屍感興趣,立即眉飛色舞道:「是啊,爺,如果你需要特別的服務,你要你出得起錢,你想幹什麼都行!」

「幹什麼都行嗎?」納甲土屍留著口水道,他立即想到與幾個女人瘋狂時候的情景,越想越美。

突然腦門上挨了一下,「傻蛋,你小子不要胡思亂想,我們可是來黑蠻谷做生意來的!」江帆瞪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急忙對著那男人擺手道:「哦,我不去了。」

那男人露出失望之色,他望著江帆,「呵呵,爺,你們到我忘不了客棧來住宿吧,我們客棧可是免費的哦!」

「主人,免費耶!我們去住吧!」納甲土屍急忙道。

江帆望著那男人搖頭道:「哦,我們不去你的客棧,我們已經預定好了客棧了。」江帆急忙回絕,什麼「忘不了」客棧,那地方可不能去,那就春香閣啊!

江帆來黑蠻谷的目的是要收服四大勢力的,要住在一旁比較偏僻地方,最好是租住一家獨門獨院的房子住下,這這樣才便於商量事情。

如果住在春香閣這種地方肯定是不行的,因為這來的人很雜,還帶著柳小岩、馮家姐妹、木香姑娘等女人,肯定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的。

江帆打發了那些無聊的招攬客人傢伙,他們朝著黑蠻谷最中央走,因為在黑蠻谷最中央是四大勢力的交叉點,那裡反而是最偏僻的地方。

四大勢力的交叉點其實就是四大勢力的勢力範圍的邊境,誰也不能隨便逾越的地方,所以黑蠻谷最中央就是最安靜的地方。

此時距離天黑還有一個多小時,「王旭,你隨我去附近尋找住房,其他的人就在這裡等候。」江帆對著眾人道。

柳小岩、馮家姐妹、木香姑娘等人一齊點頭,「好的,我們就在這裡等會,你們要快點,如果黃昏的時候還沒有找到住房,那我們就就住客棧吧。」柳小岩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帶著王旭去附近找獨門獨院的房子去了,兩人一路打聽,附近的住戶住房沒有空餘的,基本都住著人。

兩人走了半個多小時,王旭皺眉道:「老大,看來我們今天找不到獨門獨院的房子租住了,我們還是回去住客棧吧!」

江帆望著天空,距離黃昏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再找半個小時,如果再找不到,我們就回去住客棧了。」江帆點頭道。

兩人走到一個一個拐角處,突然江帆看到十多米遠有一座獨門獨院的房子,大門是緊閉的,面前有許多落葉,看樣子是很久沒有人居住了。

「咦,那座房子不錯,好像沒有人居住的!我們過去看看!」江帆手指著不遠處道。

王旭也看到那座房子,「嗯,門前這麼多樹葉,應該是很久沒有人居住了,只怕別人不肯出租呢!」王旭皺眉道。

兩人走到門前,江帆望著大門,只見大門上掛著一把大鎖,「哦,門都鎖了,這是誰的房子呢?」江帆驚訝道。

「老大,我們問問隔壁的人吧。」王旭立即走到隔壁一家敲門。

隔壁也是一家獨門獨院的房子,王旭敲了幾下之中,門打開了,一位老子出現眼前,「哦,你有什麼事嗎?」老者驚訝道。

「老人家,我打聽一件事。」王旭微笑道。

老者望著王旭,「哦,小哥,你打聽什麼事呢?」老者問道。

「老人家,請問您隔壁的房子是誰家的?」王旭問道。

老者望著王旭,「哦,小哥,隔壁的是滿天星酒樓王老闆的房子,你找王老闆就去滿天星酒樓。」老者望著王旭道。

「哦,請問滿天星酒樓在什麼地方呢?」王旭微笑道。

「由這裡往南走,大約十多分鐘就可以看到一個十字路口,那裡就是滿天星酒樓。」那老者對著王旭道。

「哦,謝謝您了!」王旭轉身就要走,「小哥,你是想租住王老闆的房子吧?」老者望著王旭道。

王旭扭頭望著老者,微笑道:「是的。」

「我看你還是不要去找王老闆吧,他的房子不出租的。」老者搖頭道。

「哦,王老闆這房子不是空閑的嗎?為何不出租呢?」王旭驚訝道。

「因為王老闆的老婆得了一種怪病,他就搬出去住了,打此之後,他這房子就空閑了。有人想租住,可是他不願意出租,就這樣一直空閑在這裡了。」老者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王旭點頭道。

王旭說完朝著江帆走了過去,「老大,我打聽到了,這房子是滿天星酒樓王老闆的房子,只不過他一直不跟出租這房子呢!」王旭皺眉道。

「哦,王老闆為何不肯出租呢?」江帆詫異道。

「因為他老婆得了怪病,他不肯出租這房子,因此這房子就一直空閑在這裡了。」王旭解釋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老婆得了怪病就不肯出租房子,這是怎麼回事呢?」江帆驚訝道,他感覺這裡面有問題。

王旭點頭道:「是的,我也覺得挺奇怪的,出租房子和他老婆生病有什麼關係呢?」

「王旭,你知道滿天星酒樓在什麼地方嗎?我們去滿天星酒樓找王老闆談談。」江帆對著王旭道。

王旭點頭道:「我知道,滿天星酒樓距離這裡不遠,就在前面的十字口旁邊。」

江帆對著望著揮手道:「走,我們去滿天星酒樓找王老闆去。」

江帆和王旭順著大街朝著前面走,幾分鐘后,他們來的十字路口,他們看到了滿天星酒樓。那是一座小酒樓,只有兩層樓,酒店十分古樸,裡面坐著不少客人。

兩人到了滿天星酒樓門口,店夥計立即笑臉迎上前,「兩位爺,你們是來吃飯的吧?」店夥計微笑道。

「哦,我們不是來吃飯的,是找你們王老闆的,請問他在嗎?」王旭微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店夥計微微有點詫異,「哦,你們是找王老闆的啊,王老闆在後院,麻煩你們從酒樓的後門進去。」店夥計微笑道。

「哦,多謝了!」王旭微笑道。

隨即江帆和王旭到了滿天星酒樓後院,後院的門是關閉的,王旭輕輕地敲著門,片刻之後門打開了,出現在江帆和王旭眼前是一位女僕。

女僕望著江帆和王旭,「你們找誰呀?」女僕驚訝道。

「我們是來找王老闆的,麻煩你去通報一聲。」王旭望著女僕微笑道。

女僕皺起眉頭,「對不起,王老闆沒空呢,請你們明天再來吧。」女僕說完就要關門。

王旭急忙推著門,「等等,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王老闆,麻煩你去通報一聲。」王旭皺眉道。

女僕露出為難之色,「你們找王老闆有什麼重要事啊?我們老闆娘的病又發作了,哪有時間見你們啊!你們還是明天來吧!」女僕皺眉道,她就要關門。

「等等!你們老闆娘病發作了,我是大夫,我可以治療你們老闆娘的病患。」江帆擋在門前。

女僕望著江帆,「我們老闆娘患病好幾年了,到黑山城找了有名的金大夫都無法治好,你怎麼可能治得好。」女僕搖頭道。

「我可是符元界最好的大夫,我肯定可以治好你們老闆娘的病的。」江帆微笑道。

江帆話音剛落,突然後院傳來聲音:「小眉,是什麼人啊?」

女僕急忙扭頭,「老闆,他們是來找您的,我說了您沒空,他們就是不走。」女僕急忙道。

江帆看到院子里是一位年齡大約五十歲的男人,滿臉愁容,頭髮有點散亂,「您是王老闆嗎?」江帆望著那男人微笑道。

王老闆望著江帆,「是的,我就是王老闆,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王老闆皺眉道。

「王老闆,聽說您夫人患病了?」江帆望著王老闆道。

王老闆點頭道:「是的,我夫人患病很多年了,今天又發病了,我正發愁呢。」他皺起眉頭,一臉愁容。

「王老闆,我是大夫,您讓我給您夫人看看吧,沒準我能夠治好您夫人的怪病呢!」江帆朝著王老闆走了過去。

王老闆露出驚訝之色,「哦,您是大夫嗎?那請隨我去看看我夫人的病症。」王老闆急忙打開門,請江帆進屋裡。

江帆和王旭進入屋裡,只見屋裡的一張床上躺著一位年齡大約四十多歲的女人,雙目緊閉,她的臉無血色白得嚇人。臉頰十分消瘦,眼窩深陷,嘴唇烏黑,手指如同雞爪一樣,手臂露在外面,骨瘦如柴。

屋裡還有一位年齡大約二十歲的女子,她一臉焦急,眼淚不停地留著,嘴裡嘀嘀嘀咕著:「母親,您不要有事啊!」

「月兒,你讓開,讓大夫給你母親看病!」王老闆對著那女子道。

那女子望著江帆,急忙對著江帆跪下了,「大夫,您要救救我母親啊!」那女子哭泣道。

江帆望著那女子,急忙攙扶起她,「小姐,您放心吧,我一定會治好你母親的病的。」江帆露出一絲微笑。

「謝謝您,大夫!」那女子感激地望著江帆。

江帆點了點頭,他望著床榻上女人,運用符籙寶鼎的能量透視,他看到那女人頭頂有一團黃色,還有腳上也有一團黃氣。

「王老闆,請您把夫人的右腳露出來!」 總裁畫地爲婚 江帆對著王老闆道。

王老闆急忙掀開被子的一側,露出他夫人的右腳,他夫人的右腳大腳趾蠟黃,一根黃線直通到頭頂。

江帆馬上明白了,這女人是被毒蟲咬傷了,這種毒蟲毒性是慢性的毒,慢慢地侵蝕著人的身體。如今毒氣已經到了頭頂,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再過幾天就沒命了。

江帆望著那女人的腳趾頭片刻后,隨即望著王老闆,「您夫人是被毒蟲咬傷中毒了,毒性已經達到頭頂了,幸虧遇到我,要不然您夫人再過幾天就沒命了!」江帆皺眉道。

王老闆露出驚訝之色,「呃,我夫人是被蟲子咬傷過,那還有救嗎?」王老闆十分驚訝,他根本不明白江帆說中毒的意思,對付中毒,符元界知道的人很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