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正低頭瞧視此間山川河嶽地理圖,聞得是言,抬頭注目此修,好半時不語。那向忠忽感通體透涼,冷嗖嗖打了一個寒顫。

「行兵布陣主將之事宜,且為將者只為勝負而行事,何虞其他?」

言罷復低頭注視案几上之地理圖。那向忠待得片時,懨懨而出。待其行至洞口,忽然一聲道:

「汝即為監軍,那勇士戰隊之領隊軍門便不再兼任。汝可隨吾行動,不得逾越。」

那向忠聞言冷哼一聲,傲然行出門去。待其行出,不足抬起頭,微皺了眉頭嘆息一聲。

且說那向忠行出石洞,便自行向勇士戰隊。那百修正竭力做對兒搏殺,那風欲靜昂然立於軍前,一聲聲嬌叱喊出,那百名大漢嚴絲合縫般廝殺,不敢有一絲兒疏忽。風兒身側一修雙目四望,盯了諸修操演。

「柳文。勇士戰隊操演怎不報於吾知之?」

那向忠一聲冷哼,距風兒數丈處立定,望了柳文道。

「向將軍,勇士戰隊以吾為領隊軍門,其守戰操演自是以吾柳文為首。」

那柳文微微笑道,想一想前時其修之跋扈,此時之吃癟,不自禁心下大樂。

「史大人果然高明!」

那向忠冷哼一聲道。

下幾日,向忠往請數位軍門一唔,居然無人應允。眾修盡數修習操演。或出任務,哪裡有時間閑聊也!

一日,那向忠正自閑坐無聊,忽然一修來報:

「監軍大人。大人有請監軍商議襲敵大計。」

「啊!襲敵大計?」

那向忠雖怨言惱恨。然聞聽往擊敵軍。卻亦是其興奮莫名,急急起身去了不足之石洞中。

「向監軍,請入座。」

那不足溫顏道。向忠謝過座。便與不足並列上座。不足道:

「出雲之掃蕩大軍,受吾誘導,已然往東向狄愛山攻擊而去,而其大軍之數千輛輜重大車,攜攻城之器具,由三千精銳守護,正往北開拔而來,可以肯定,此次罷,出雲必欲強破吾遼城而兵進吾國腹心也!故此次破襲出雲之糧草大軍事關重大,諸位不妨直抒己見。」

那向忠聞言一驚,觀諸座中諸修,見其已然無原來之懼色,不自禁訝然低首。

「大人,縱敵方掃蕩之大軍東進,然吾等若強攻破襲,其必回返。而敵方守衛輜重之軍馬亦是其精銳之師,若吾等與其相持則大事憂矣!」

「嗯,有理。」

不足點頭道。

那向忠聞是言面露大疑之色,千島國之軍中舊俗,守戰之策乃參軍出計,主帥定奪,麾下諸將何敢如此刻般議軍耶?便是議論亦是在於私下,蓋其責不過是領軍突殺爾。

「非也!吾等既然可以以疑兵之策調動其掃蕩大軍,焉知便不能夠將其守衛調走?此時需設計妥當。」

「嗯,以疑兵之計為用,此策甚好!」

不足聞言贊曰。

「大人,以吾觀之,其必不離輜重,此其首責,而非殲滅吾等。故以吾等千修對戰彼方精銳三千,此幾無勝機也!」

一修面色肅然,開言道。

「嗯,不錯。然此次只怕吾等不得不為爾!」

不足溫顏道。

「大人所言不錯,然為家國之安危,吾等誓死一戰!」

座中數修皆目呲決裂,赤紅之目光宛若欲嗜人。

那向忠忽然道:

「為家國拚死效命,請算吾一個!」

不足訝然而視,見其目光堅定,不移不動,便鄭重頷首。

又議論得一時,不足道:

「諸位,此番死戰不免,有遺言於家人者,可早書定,吾等需留一修回報。至於突襲之法,某家尚有一法可用。只是某須有三修暗隨。另諸君需遵監軍向忠大人之令行事,此令可有疑惑?」

「無!」

「好,諸位勇士,此拚死一戰,不勝則亡!出發!」

那領隊軍門紛紛絕然而行出。

「向忠道兄,汝可領某將令,於大湖灘地設伏,見火光大起,直接殺入,莫要睬其餘,只管毀去其攻城之器械,而後往西向急退!」

「史將軍,汝且在何處?」

那向忠聞言譏諷之色頓生,心道:

「汝之所留之人莫非便是自家也!哼!膽小鬼!」

那不足哪裡不知其所思,然值此危難之時,卻已然不甚在意也。

「某家自有去處,此時不好明言。」

那向忠不睬,傲然而行出。

不足亦不責怪,只是將一應事物仔細收好,自引了靈兒風兒並麾下另三修悄然駕雲往東而行。

向忠將兵乘夜疾行,第二日天又將黑時,遠遠見前方大湖灘地上火光早已大亮,有其光亮相助,入目之中其戰場之地盡數明晰。那一隊隊出雲之精銳人喝馬嘶,以決死之戰隊往中央出雲之戰車輜重處奮力攻襲。其中央處大火燎原,煙火滾滾而起。向忠亦為戰將出身,此時目中那大火起處明明便是一座凝聚天火之大陣!其火焰升騰處數十丈高之空域,一修端據法雲上,正自遭出雲千騎瘋狂猛襲!其法體飄飄蕩蕩猶若敗葉鴻羽!而其人控其大陣,雖萬般刀劍法器轟擊而終不退避,死死守著法陣,控其火力焚燒敵軍之輜重!然其時向忠之軍士才遲遲趕到。不許休整,那向忠赤目大喝道:

「殺!」

各路死士亦不言語,悄然攜刀劍法器御風疾行,直衝入數千敵修中。於是一番震天之毆鬥廝殺大起。那中央出雲兵將嚴密守護之地,有修正大呼殺敵,兩女修之嬌叱之聲尖銳刺耳,便是那刀劍之相擊聲依然不能掩其慘烈!

「將軍!」

那向忠一聲大呼,忽然哽咽難語,猛可里持刀往不足處死命廝殺衝擊。及至不足之左近,那一陣陣法陣波動未息,顯見的將軍早先乃是冒險布陣去也!

不足等之悍勇遠超出雲之臆測,直殺得半個時辰,看看那站場上輜重已然大部毀損,不足大呼道:

「撤!」

於是那殘餘死士戰隊之修,盡數回撤。不足等大能者斷後,直逃至黎明時分,方才漸漸脫身。略略歇息得個把時辰,點數人頭,亡者大半,倖存者不及三百修!看渾體慘慘淡淡之眾修,那向忠大哭出聲。

不足其時,渾體傷痕纍纍,風兒靈兒二女亦是狼狽不堪。其三修背靠一顆大樹,那風兒道:

「史家哥哥,非汝之國,奈何這般拚命耶?」

「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何處不是家國?何處無有父兄家人也!」

「哥哥,吾二人願隨哥哥赴死!」

不足聞言心頭一痛,忍了淚水道:

「靈兒,風兒,某家對汝等不起也!」

「史家哥哥,吾等夫婦何須如斯!」

那不足聞言嘆一聲不再語。(未完待續。。) 數日後,不足稍稍能動時,便放出識神查視大湖灘地之戰場。其地死屍凌亂,盡數千島國之修也!那重傷不及逃亡之死士戰隊居然無一人倖免!盡數遭出雲取了首級,戮了殘軀也!

不足雖傷重未有好轉,然卻亦是親手煉製丹藥,救治此傷重不死之修眾。只耗得三日,哨探來報,出雲已然盡遣三萬精銳覓機滅敵也。然其強攻遼城之策不得不稍緩!

「將軍,出雲之大軍三萬已然往此連雲山斜谷而來,不日其前鋒將劍指斜谷,圍剿而來也。」

不足聞言皺眉道:

「再探!」

「得令!」

那哨探領命而去。

「向大人,吾等恐不及休整,需及早逃生也!」

「不知將軍大人有何計策?」

不足回頭瞧一眼三三兩兩傷殘之修眾,嘆一口氣。於法袋中攝出一塊白玉璧,識神入去,仔細查視。好半天才收回目光道:

「此次只怕得萬里大退卻也!然眾家弟兄已然如斯,不知還能否堅持也!」

「唉!將軍大人,不如此便有全軍覆沒之憂也!此不得不為爾!」

「嗯,汝且瞧來,吾等在此地連雲山斜谷,出谷往西便是連雲山脈。此十萬大山,溝深嶺險,峰高林密。吾等區區三百之眾入內幾為塵埃也。縱出雲大軍大能者眾,然於此地往查,亦是無可奈何!其內輾轉,或可得脫。待局勢明朗。再回身攻擊可也。」

「便是大人之計!」

那向忠略一思量道。不足訝然而視,此次一戰後,向忠此修明顯待其大善,當是相疑之心稍減也。

不一時,眾修列隊,不足打著趔趄,緩緩行至大隊前。其注目而視,好半響方道:

「諸君隨某家征戰,受損甚矣,某確乎至為不安!然其時敵方有上將軍將三萬精銳。掃蕩而來。不日將至,吾等不得已須再度疾行遁逃。諸君傷殘若此,更復行軍路險,沿途猛獸妖孽無數。後有敵軍追擊。數番劫難疊加。驚險甚矣!不知諸位可願隨吾歷險!」

「為千島之安寧,吾等願赴死!」

一修忽然大叫道,其聲凄厲。狠絕無匹!

「吾等願赴死!」

眾修齊聲高呼。

不足雙目微潤,哽咽不能語,唯其大手一揮,徑直往西出谷入那連雲山脈深處而去。

遼城。

城主府大殿中,前敵大將軍得報,那出雲之數千輛輜重戰車盡數遭高手奇襲毀沒,直驚得面目大變。張了大嘴道:

「攻城之器械盡數毀沒?……攻城……」

其修略頓得一時,忽然大叫一聲道:

「如此一來出雲之攻擊便不得不后推也!哈哈哈……天助吾也!守護此遼城本幾無可能,然此番卻可以從容準備,不虞時間之緊迫也!天助吾王!天助吾國!哈哈哈……」

「可是死士戰隊所為?」

座下一修儒生模樣,其時輕聲問道。

「是!」

那傳令兵道。

「死士戰隊之情況如何?」

「據傳已然盡數戰死,無有存者!其死者法體暴死荒野,死屍幾數慘遭凌辱,首級割去,肢體殘破,幾無完好!千半修眾死狀慘烈!」

大殿上下盡數沉默,那大海城之城主哽咽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