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張力,你該不會是想用那招吧?」天殿學員的頭頭雙眼一聚,看著張力那堅定的面色,心中明然不少。

「沒錯,我要用連擊武技,藉助你們的力量,通過我的身體后,聚成一個更加強大的力量來對付他!」

純純欲動:首席別亂來 「那樣的話,對你的身體很容易造成傷害的,力哥!」一旁所剩無幾的地殿學員有些不忍道。

「沒辦法了,我也沒想到今天會撞上陳牧這個傢伙!大夥全力以出吧,只要擊敗了那陳牧,我心中自然無憾。」

張力語速飛快,不等眾多天殿的學員回話,已然轉身而去,雙腿微曲,已然做好了受力的準備。

他何嘗不知道一旦使用了連擊武技,就會體內能量透支,整個身體都會虛弱不已,可到如今這地步,他已經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幫助他來擊敗木辰了。

而藉助了眾人力量后,修為與實力暴漲的他,才能挽回局勢,只要能成為最後的勝者,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就聽張力師弟的吧!」天殿學員頭頭連連點頭,臉上雖然掛著一絲不忍;卻是快速的和身旁的眾同伴催動起武元,將體內的能量傳至張力體內。

「張力師弟,就看你的了!」天殿學員頭頭一聲低喝,右手已然搭上張力的後背,體內的能量頓時奔涌而出,直至那張力的身體中。

隨著天殿學員的頭頭率先將體內的能量傳灌至張力體內后,其餘還有猶豫與不忍的學員,也不得不行動了起來。

天殿學員頭頭故作出一臉無謂,心底卻暗暗打起了算盤:「嘿嘿,這個傻子張力,我就只傳一半能量給你,到時候等你與那陳牧兩敗俱傷了,我再把你們都轟下台去!」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他們都手搭後背的,是在互傳能量嗎?」擂台下,有圍觀的學員滿是不解道。

「你們看那張力,面色已經漲紅起來,那氣息好像也強大了不少啊!」

只見在接受眾人傳灌著能量的張力,突然身體迅速脹大了幾分,一身原本寬鬆的衣服,此時已經顯得有些束身。

而那手臂的衣袖更是嘶嘶的直接破碎開來,使得張力那原兩隻原本就強壯的手臂,在眾人眼中迅速的變粗變大起來。

「天啊,這是什麼武技,居然還能凝聚眾人的能量!」擂台下,已經有學員看出了張力的詭異。

「我知道了,是那張家的祖傳武技,連擊!」一眼尖的學員大喊道。

「天啊,這張力是真拼了,居然要用連擊武技了,這下陳牧危險了!」

擂台之下,已然一片驚呼! 擂台之上,眾人儘是全力以出,將自己體內能量灌至那張力的體內,使得張力的修為頓時節節暴漲起來。

武師高階!

武師巔峰!

「這張力可真是瘋狂啊!」

「哈哈,我看陳牧這下要倒霉咯…」

擂台之下,天地兩殿的學員有些驚喜不已,如果張力真能擊敗掉木辰,那對於他們來說,那將是對木辰,對黃殿一次極大的打擊。

「居然還有如此詭異的武技,可以凝聚眾人的能量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木辰心中隱隱有些被震撼到了,眼前那張力的氣息,顯然比起剛才來強大了不少。

而將自己能力傳灌至張力體內后的天地兩殿眾學員,皆是面色發虛,身體軟如泥土一般趴坐在地,顯然已經毫無戰鬥力可言,

「連擊武技,可以短暫的凝聚他人的力量來強大自身,但武技的持續時間很短,而武技一旦施展完畢,凝聚能量的武者將會受到虛弱的侵襲,嚴重者可能導致修為倒退!」

識海中的白靈緩緩而道,縱橫過大陸的她,顯然對這連擊武技有過了解。

就在木辰慎重思量之際,擂台之下卻是再次爆出驚呼:「天啊,你們快看,張力的修為又漲了!」

木辰抬眼望去,只見那張力已經接受完眾人力量的傳遞,一股強大且懾人的氣息隨之緩緩壓迫而來。

「居然衝到武將初階了!」木辰劍眉輕皺,心中隱隱有些不淡定起來。

自己身軀的強悍,木辰可是心知肚明的,而之所以敢在擂台之上獨戰天地兩殿的學員,那是因為擂台之上眾人的修為皆與他無太大差距。

可眼前這個張力,居然藉助眾人的力量,迅速的將自己的實力,修為一下子提升到武將初階;這對於只有武師中階修為的木辰來說,可是個不小的挑戰!

武師一階,多如螻蟻,肉身強悍著,自能橫行而戰。

而一旦修為達至那武將一階了,不但實力上得到巨大的提升,而且還能將神識外放,將對方的一舉一動收入眼中。

木辰星眸一凝,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淡淡的壓迫氣息所籠罩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顯露在對方眼中無餘。

不言自喻,這股攜著壓迫的淡淡氣息,就是修為達到了武將初階的張力所放!

「哈哈,陳牧,這下我看你還如何抵擋我的攻擊!」面色漲紅的張力,大手一揮,頓時一陣破空聲大起。

修為達到了武將一階的武者,自然可不用在像以前一般以手腳帶勢而作出攻擊;只要體內武元與能力控制得力,抬手舉足之中,便可自成攻勢。

「你即便達到了武將初階的修為,那只是藉助他人的力量而已,我又有何懼!」木辰嘴角微揚,淡淡的笑容中顯得幾分自信。

唔!

身後眾人中的莫泰,一聽得張力已經是武將初階的修為,頓時震驚得合不攏嘴。

「武將初階的修為?門主才武師中階的修為,這下糟了!」一旁的姚雄顯然也是有些信心不足了起來。

「別急,先看看再說!」任天飛連忙按住已經有些顫抖起來的姚雄道。

「武將初階的修為,神識雖弱,卻也能將我的一舉一動收入眼中了!」木辰雙手緊握成拳,心中快速的思量起來。

「陳牧,這是你自找的,逼我不得已用這招,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張家祖傳的連擊武技的威力吧!」

張力瞄了一眼身後已經虛弱到無法站立的眾人,心中一片快意。

武將初階的修為,對付那只有武師中階修為的木辰,肯定是手到擒來,到時候趁那武技還未散功之際,再講擂台上其他人轟落下去,最後的勝利肯定就是他一個人的。

而擂台之下,看得張力在弱勢之際,居然還能藉助著祖傳的武技,重新奪回擂台優勢,不由得議論紛紛起來。

「這張力真是瘋了,居然為了能夠擊敗陳牧,連這麼傷體的武技都施展出來了!」

「我看張力倒是勇氣可嘉,寧損自身,也要擊敗對手,這種氣概,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這麼說,陳牧倒是危險了,區區武師中階的修為,即便肉身再夠強悍,肯定也不是那武將初階修為的張力對手!」

「那是自然,武師與武將兩者的修為,豈能同日而語!武將可是能神識外放的,還未交手,這陳牧就已經先處下風了…」

天地玄三殿學員各種議論的話語,引得一旁的黃殿眾學員有些發楞了起來。

一個是武師中階修為,一個是猶如天地之別的武將初階修為,即便是傻子,也知道其中實力與修為的差距。

剛才還洶湧如潮的聲浪,在這一刻,已然安靜無聲;前一刻還盡情釋放著情緒與喜悅的黃殿眾人,在這一瞬間,皆是心中充滿了不敢與失落。

好不容易到了混戰第三輪,眼看勝利在望,卻突然殺出了這麼個情況,頓時被逆轉的局勢,讓黃殿眾人有些措手不及…

「陳大哥,加油啊,小兮相信你一定會贏的!」人群中,一個較小的身影正努力惦著腳尖,滿臉的擔憂。

「也罷,我也要看看,武師與武將兩階的實力差距,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那般天地之別!」木辰身形一動,右手已經凝聚成拳,勢大力沉的轟向那緩緩走來的張力。

「螻蟻之力罷了!」張力一聲譏笑,右手化拳成掌,輕輕拍出,直奔木辰面門而去!

望著那似乎有些軟綿無力的肉掌,木辰心中一驚,連忙側身一躲。

只見那軟綿無力的一掌,在木辰躲開之後,直直拍到那擂台之上的防護罩上,頓時震得防護罩一陣波光顫動起來。

「好強的力量!」木辰心中暗暗吃驚。

「速度還挺快的嘛,不過現在可沒用了!」張力連連輕笑,手中攻勢卻是不減,神識一籠,將木辰的身影鎖定無疑。

又是一掌,武將初階修為的張力,不等木辰停下,左手之上,頓時一股掌勢迸出,直直拍向木辰。

「糟糕,我的一舉一動完全被他看在眼裡了!」

木辰體內武元快速轉動下,雙手快速聚勢成拳后,以雙拳之勢直直轟向張力那隨意拍出的掌勢。

砰砰!

巨大的對轟聲,兩股拳勢轟上一股掌勢,巨大的能量衝擊下,使得周圍的空間都有些被震動了起來。

強大的能量震動下,眾人皆是有些亢奮了起來;如此激烈與瘋狂的戰鬥,才是他們真正想看的。

……

貴賓席之上,眾教習此時也是被那十號擂台上的戰鬥所吸引,紛紛雙目凝視,將那張力與木辰的對戰看在眼裡。

「這陳牧還真是頑強啊,居然還敢與張力對轟!」一教習有些讚賞道。

「這個陳牧如此的實力,怎會進入到黃殿呢,奇怪!」也有教習看著那正頑強抵抗著張力攻擊的木辰,有些驚詫不解。

「是啊,憑他的實力,怎麼可能是進黃殿呢,再不濟也是地殿的才是啊!」貴賓席之中,一身正裝的葉正龍,顯然也被那擂台上木辰所表現出的實力所震驚道。

而在眾教習一旁的李鎮海,卻是一臉的平靜,似乎對木辰的表現早有預料。 眾人矚目之下的十號擂台上,張力已然一副輕鬆的姿態佔據在擂台中央,絲毫沒有此前的頹廢與失落。

「嘿嘿,陳牧你沒想到吧,我張力會用這招來對付你!」張力衣袖一掀,頓時一股龐大的能量轟然而出,直撲木辰的身影。

「你不就是想藉助眾人之力打敗我之後,再順手轟退那些已經被你利用完的學員,你的如意算盤,不就如此嗎?」木辰蒼白的面龐上,絲毫沒有被那撲面而來的強大氣息所驚詫到,腳下一緊,已然側身躲過那轟來的能量攻擊。

張力側眼望去,只見一旁面色虛弱的眾人,在木辰一語言罷,已然有些神情古怪起來了。

「哼,都到這地步了還如此的強詞奪理。」

張力決意不再給木辰機會,體內武元全力催動下,一股龐大的強大氣息頓時覆蓋住整個擂台之上。

「笨蛋,小心,看來他要全力以出了!」識海中傳來有些著急的話語。

「我知道,只能先周旋一二了,萬不得已下,我是不會用七曜鬼爆的!」

木辰蒼白的面龐上,星眸中的深邃目光,隱隱有一股戰意迸現。

「張力,就讓我看看你的那所謂武將初階的全部實力吧!」木辰仰天一聲怒吼,一時震得旁人有些愣愣出神。

「哦?你是要放棄躲避了,正面和我交手了嗎?」張力有些詫異道。

「不是我要放棄躲避,而是我決定出手了!」木辰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縷自信的笑容。

「嘿,真有趣!」張力稍稍收住心神,不怒反笑起來。

擂台之下,隨著木辰的幾句極具顛覆性的話語,引得眾人再次瘋狂議論起來。

「這陳牧是吃了天階丹藥還是學了天階的武技啊,居然膽敢向那武將初階修為的張力挑戰!」擂台下,已經有天殿學員吃驚道。

「我看他真是純粹找死,武將初階與武師中階的差距,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他還真以為他的肉身強悍到可以抵擋住武將初階武者的攻擊嗎…」

擂台之下,天地玄三殿的學員,出奇的保持了一致,皆是認為木辰在純粹找死。

而一旁的黃殿學員,卻是個個面色緊張起來,嘴唇亂顫,紛紛為木辰祈禱了起來。

木辰敗,則黃殿敗,他們就要再次打回原形,成為紫星學院中人見人欺的黃殿渣渣。

若木辰勝,則黃殿勝,而他們也將迎來一個新的時代,不用再因為自己是黃殿之人而倍受他人欺辱!

「門主,加油,你一定會贏的!」擂台之上,孫鵬似乎不顧底下眾多不看好的三殿學員,聲嘶力竭的大喊道。

孫鵬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喊,瞬間引動了擂台下眾多沉默寡言的黃殿眾人,一時間聲浪驟起。

「門主,你一定要加油,打敗那個張力!」

「武門既在,戰鬥不息!」

「戰鬥不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