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這不關你的事!你……不要牽扯進來!」加芙兒一驚,但很快,就咬緊了牙關,堅定的說道。

「現在,你出去吧!」加芙兒大聲的說道。

… 「……」翼楓深深的看了加芙兒幾眼,看的加芙兒有點心虛了,這才詭異的一笑,隨即大步走了出去。

「呼……」看著翼楓離開了房間,加芙兒趕緊關上了房門,這才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對不起……我……我不能連累到你……」加芙兒小聲的低語到,隨即就下了什麼決定一般,迅速穿好了衣服,離開了房間。

第四項比賽結束之後,所有參賽者都有三天休息時間,用來迎接最後一項比賽!而這個期間,參賽者們是可以自由行動的!

而很快,加芙兒走出房間之後,就略帶小心,不時的四下觀望,很快,就消失在了古蓮魔靈師學院的某個分院。

而這個分院,一直都是負責聯絡和接待外來人員,以及接受和發布校外任務的地方。

而在加芙兒遠去之後,一道身影,卻詭異的出現了。

正是翼楓!

「好久沒跟蹤了……嘖嘖,技藝有點生疏啊……不過……加芙兒,你永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我一定會讓你成為我的未來媳婦的……而且是身心兼得……誰跟老子搶……」翼楓說道這裡,眼中殺意一閃,隨即身形一晃,迅速跟蹤了上去。

一個小時之後,加芙兒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奢華的房間里,不過卻神色略帶緊張。

「咔嚓!」而很快,房間的門打開了!

「呵呵呵,我的芙兒!想死你了!」隨著房間門的打開,一道身影,直接就走了進來,更是露出了笑容,隨即一把就抱住了加芙兒!

這赫然是一個一頭銀藍色及膝長發的美麗少女,閃爍著銀色的光澤和淡藍色的耀眼,東方式的精緻秀氣容顏,一雙纖細如彎月的秀眉,一雙圓潤而輕佻的丹鳳眼,漆黑色的瞳孔,閃爍著一種深邃的美麗,小巧的瓊鼻和粉紅的柔唇,都帶著一種異樣的吸引力!

這個少女身材異常的高挑,比加芙兒還略高半個頭左右,豐滿的酥胸雖然比加芙兒略小,但同樣尺寸驚人,尤其是纖細的手臂和腰肢,讓人驚嘆不已,那修長卻豐滿的玉腿,絕對是黃金比例!

「呵呵……南宮月姐姐……」而加芙兒,此時勉強的裝出一副笑臉,不太適應的回應著眼前這個高挑少女的熱情。

「啊,讓我捏捏……哇!又大了不少啊!」高挑少女竟然嫻熟的就伸出了纖細的玉手,直接在加芙兒的酥胸上隨意的揉捏了一把,頓時露出了驚嘆聲。

「啊……不要!唔……」而加芙兒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被高挑少女南宮月,直接一下推倒在了床鋪之上,更是被高挑少女南宮月,直接一個強吻!

… 「啊~還是那麼的香甜~」而強吻了加芙兒的南宮月,更是滿足的感慨了一聲,隨即雙手就跟色︶狼一般的,竟然開始拖起加芙兒的衣服了。

「不要……南宮月姐姐,我今天是有話要說的!」加芙兒頓時一驚,面色一下紅暈起來,趕緊說道。

「要說什麼等我先好好疼愛你一番之後,再說!」高挑少女南宮月露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雙手卻沒有絲毫的停止。

「南宮月姐姐,我……我已經取得少年魔靈師最具天賦獎了!」加芙兒無奈之下,咬咬牙,隨即大聲的說道。

「……」聽到這個,南宮月的動作,一下停了。

「我知道……」南宮月眨了眨眼睛,淡淡的說道。

「所以……所以……我……南宮月姐姐之前說過,如果我可以得到這個少年魔靈師最具天賦獎,那麼,就……就給予我自由!」加芙兒趕緊掙脫了南宮月,隨即起身,很是認真的說道。

「對……我是說過了……」南宮月慢慢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即輕輕的說道。

「那……那我現在……可以自由了么?」加芙兒一喜,頓時激動的問道。

「當然……」南宮月拖長了語調,故意說道。

「真的?」加芙兒頓時快喜悅的要哭了,然而,南宮月接下來的話,卻讓加芙兒一下彷彿跌入谷底一般。

「當然……不可以!」南宮月拖長了語調,故意讓加芙兒高興了一下,才把話說完。

「可是……你……你答應過我的!」加芙兒頓時面色蒼白了不少,忍不住的說道。

「當時是啊……可惜,那時候,我是騙你的……我現在就告訴你……」高挑少女南宮月嬌媚一笑,隨即略帶陰冷的說道。

「你永遠是我的玩具!永遠只屬於我!不久之後,我會嫁給威武強大的呼延月塵!而那個時候,你就是我的陪嫁丫鬟!嗯~到時候,你要和我一起,在床上陪伴呼延月塵!你應該知道的,我以前一直討厭男人,就喜歡美女!而你是我最喜歡的!現在,終於有我能看的上的男人出現了!我會嫁給他的!但,我也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身邊!到時候,我就可以在床上,同時享受男人和女人打給我的兩種快感了……呵呵呵……」高挑少女南宮月,極為興奮和激動的說道。

而聽到這一切的加芙兒,卻一下神色黯淡了許多。

「加芙兒,你不要想著掙扎嗷……別忘了,你的父母和弟弟,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如果你敢反抗我……哼哼哼……」高挑少女南宮月伸出食指,輕輕挑起了加芙兒的下顎,帶著一絲威脅之意,輕輕的說道。

… 「嗚嗚嗚……」而聽到這一切的加芙兒,右手無力的鬆開,那一枚少年魔靈師最具天賦獎的獎牌,哐當一聲,跌落在地。

「我不喜歡你哭,現在,給我笑一個!快笑!」高挑少女南宮月,看著加芙兒傷心痛苦的樣子,卻似乎很不滿意,頓時低聲的說道。

「呵呵……呵呵……」加芙兒的心,只感覺到無比的冰冷,但卻只能,強顏歡笑,帶著一抹哀傷的笑容,是那麼的讓人心碎!

「哎……算了,今天沒興緻了!嗯,讓我聞聞……好,看來你還是處女之身,和我一樣……這就好!看來你沒有違背我的命令,和別的垃圾男人鬼混!很好,放心吧,你的父母和弟弟,我會派人照顧好他們的!等我未婚夫最後一項比賽結束,你就別回學院了,和我一起,參加盛大的婚禮吧!以後我們三個,要永遠在一起嗷!」高挑少女南宮月,嘻嘻一笑,輕輕的吻了一下加芙兒的雙唇,隨即邁著輕鬆的步子,離開了房間。

「嗚嗚嗚……」而高挑少女南宮月一走,加芙兒頓時趴在了床上,放聲大哭起來。

「……」而此時,一直在房間角落裡,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翼楓,拳頭緊緊的一捏,緩緩的轉身就要離去,但最終,還是沒忍住,走到了加芙兒的身旁。

「不要哭了……別擔心,壓著你的痛苦和黑暗,我會幫你驅散的……」翼楓在加芙兒的耳邊,以偽裝成雷鋒時的語氣,輕輕的低語到,隨即轉身,迅速的離去了。

「誰?」加芙兒頓時一驚,轉頭看去時,房間里,卻空空如也,沒有任何人在。

「剛才的聲音……和他的……好像……難道是……雷鋒?」加芙兒頓時吃了一驚,那個曾經救過自己好幾次的強者雷鋒,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在加芙兒驚疑不定的時候,翼楓已經走出了房間。

「目標……南宮月……呼延月塵!前者調教……後者……殺!」翼楓走出加芙兒的房間之後,很快,雙眼就慢慢閃過一絲腥紅,嘴角帶著詭異的語氣,緩緩的低語到……

「該死的雜碎!竟然膽子如此之大!」而幾乎是同時,回到自己房間的呼延月塵,則是神色陰沉,惡狠狠的吼叫道!

「月少不要生氣嘛……來,讓人家幫月少泄泄火~」而在房間里,早有兩個妙齡美女,一身赤裸,圍在呼延月塵身旁,嬌媚無比的說道。

「哼!」呼延月塵隨手拉過一個女子,直接將其頭摁到自己的胯下,很快,就露出了舒爽的神情。

「翼楓……區區一個雜碎,也敢和我叫板!就讓你先多活幾天,等大賽結束……哼哼哼……」呼延月塵眼中殺意一閃而過……

… 「十八個護衛……四個暗哨……還有……」而此時,翼楓卻隱身,遊走在呼延月塵的房間周圍,不斷的查看情況,同時以紙筆記錄。

「嗯,已經將護衛布局掌握了……明天再花一天時間構思計劃……」足足一天的時間,翼楓終於掌握了保護呼延月塵的護衛的情況,同時也讓翼楓暗暗吃驚!

因為呼延月塵的實力,明面上似乎是8級魔靈師,但似乎,這還不是呼延月塵的全部實力!

更是有近百個魔靈師保護呼延月塵,暗中還有四個實力媲美9級魔靈師的傢伙存在!

這小子,不好殺啊……翼楓暗暗的想到,所以翼楓第一天,只是查清楚護衛情況,沒有急著動手!

所以翼楓,悄悄的離去,沒有任何的行動。

第二天,同樣如此,不過,翼楓卻已經制定好了計劃!

而第二天的夜晚,翼楓的房間里,翼楓赫然已經穿戴了完畢!

一身漆黑色的勁裝,黑色的帥氣風衣,黑色的霸氣長褲,其上刻畫著白色的雷電般的圖騰,帶著一股異樣的銳氣!

「咔!」而最重要的,則是翼楓,將一個漆黑色的猙獰面具,戴在了臉上,只留下了一雙血色的瞳孔!

而這個血色瞳孔,也是翼楓特意化妝而成,加上翼楓練習過的變換聲調,此時的翼楓,完完全全,跟換了一個人一般!

「雖然我的殺手理智告訴我……不該去……」翼楓站在窗戶跟前,卻忽然,緩緩的低語道。

因為翼楓清楚,先不說擊殺呼延月塵有多艱難,即使可以成功擊殺,想要全身而退,也非常困難,而且最可怕的,確實擊殺了這個華蓮古國五大家族之人後,引來的無盡的麻煩!

之前翼楓雖然幹掉了納蘭明爍,但是那個時候,當時處於反叛軍攻城,形式混亂,而且納蘭明爍自己誤解了翼楓的身份,有圖爾家族給自己背黑鍋!

但是現在卻不同!

這裡,可是華蓮古國的首都,華蓮魔靈師學院內部,有聖域魔靈師坐鎮,在這樣的環境下,翼楓還要強殺呼延月塵,而且才只有短短的兩天時間準備,時間太過倉促了,難度實在太大了!失敗幾率,也太高了!

但是……

「害怕殺人的殺手,還有資格叫殺手么……而且……」翼楓慢慢的閉上了雙眼,腦海里浮現起了加芙兒痛苦絕望的樣子。

以前的翼楓,都是遵從上面的命令,只是一個工具,行屍走肉般的去殺人,去滅族!

但是現在卻不同了!

翼楓,是以自己的意志,去殺人!

「幹了!」翼楓雙眼陡然睜開,隨即身形一晃,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 「少爺好像又叫了三個小妞啊……」

「是啊……哎,還真是羨慕……」

「一會換班了,我們去喝點小酒,也叫幾個小姐爽一下吧!如何?」

「喂?怎麼不說話了?喂?」

呼延月塵所住的別墅外,兩個護衛正閑的扯皮,其中一個男子,卻忽然沒聲了,另一個男子轉頭一看,頓時直接驚呆了!

而這個驚呆了的男子,還沒來得及的喊出聲,一道流光一閃,這個男子的頭和身體,瞬間分離!

而下一個瞬間,這個男子的屍體,卻詭異的消失了!和他的同伴一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看來今晚沒啥情況……唔……」

「喂?怎麼了?啊,誰……噗!」

……

而很快,別墅內巡邏的護衛,全部都是一個一個的,殘忍的被殺死,屍體瞬間消失無蹤,根本沒有留下一點痕迹!

不到5分鐘,整個別墅明面上的護衛,竟然全部都失蹤了!

其中,甚至包括兩個8級魔靈師!

「只要一動手……聖域魔靈師估計就會察覺……留給我的時間,大概只有7分鐘左右……」而很快,翼楓,就潛入到了第一個9級魔靈師坐鎮之處!

這個9級魔靈師身旁,還有兩個7級魔靈師護衛,而這個9級魔靈師,看似隨意的坐在一個椅子上,但是腳下,卻有著光芒流轉的陣法!

任何踏入陣法內的敵人,都會觸動陣法,從而驚動這個9級魔靈師,也就是說,一般的偷襲,是根本無效的!

「!」然而,這個9級魔靈師,正閉目養神,卻忽然神色微變!

隨即,這個9級魔靈師,略帶驚疑的看了一眼前方,又看了眼有了一絲變化的陣法,有些驚疑不定。

陣法有了一點點反應,似乎有什麼東西觸動了陣法,但是反應很微弱,而這個9級魔靈師四下看去,更是沒有發現任何身影!

「難道是我的錯覺?」這個9級魔靈師想了想,又閉上了雙眼,可惜,這次閉上雙眼后,這個9級魔靈師,就再也睜不開了!

因為一道看不見的斬擊,呼嘯而過,直接斬掉了這個9級魔靈師的頭顱!

… 「咔咔咔!」而翼楓揮舞的等離子刀,一刀斬下,竟然沒能一擊劈開保護呼延月塵的火焰手掌!

「哈哈哈!我師傅來了,你死定了!雜碎!你這個垃圾!你死定了!你完蛋了!等我活捉你之後,我要……噗!」呼延月塵在看到火焰手掌,擋住了翼楓的斬擊之後,頓時露出了狂喜之色,更是一下跳了起來,連珠放炮般的,無比興奮和瘋狂的吼叫了起來!然而,這聲音,卻嘎然而止!

因為呼延月塵,身體一顫之後,低頭看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心臟位置,赫然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

誰出的手?

哪裡來的攻擊?

這一切,呼延月塵只是想了一下,就沒有再想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