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一聲嘶吼之後,迴盪在那冰原之上。 霍尹冷笑一聲,想要逃竄,幾隻霸熊也擋住了他的去路。他早有準備,此刻掏出幾個冒煙的圓球狀物體,扔在地上,霸熊紛紛退卻。

趁着這個空當,霍尹身形一閃,朝着村子逃去。

……

夜深人靜,霍尹獨坐小屋,手中捏着一根短小木棍,正在苦苦思量。

真氣來回灌注,那木棍發出淡淡青光,霍尹臉上也閃出一絲興奮的神采。

“真的,領悟了?”霍尹大喜,手中的勁道也加了一把,只見木棍上頭的青光越來越盛,最後散到空中,朝着遠處射去。

“真的成功了?爲何我自己卻一點沒有感覺。”霍尹心中疑惑,卻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冥想,忽聽窗外“噗通”一聲,好似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霍尹大驚,急忙掠出屋去。

黑暗中,一個矮小的身影急促朝着遠處跑去,霍尹心驚,一個箭步攔在對方身前。

“果然是你,烏戈,你陰魂不散,在我屋外幹嘛?”黑暗中,霍尹的臉孔有些兇惡,看的烏戈一陣慌張。

“我要去告訴我爹,那東西果然在你那裏?”烏戈鼓足勇氣說道。

“你看到了?”霍尹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正要動手,身後一股真氣襲來,霍尹一頓,卻感受到背後火辣辣的有些疼痛,一摸之下,才發現衣服焦了一塊。

“烏戈快跑……”一個女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霍尹轉頭看去,正是自己這幾日朝思暮想的女子——羅剎。

“姐姐,我……”烏戈正要開口,一隻大手忽然伸來,瞬間卡住了他的喉嚨。

一時間,烏戈只感覺頭暈目眩,透不過氣,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掰那箍住他喉嚨的大手,可不管怎麼用力,都無法成功。

“你住手,羅剎提了提氣,卻發現丹田已經空空如也,之前那一招不痛不癢的招數幾乎用盡了她的力氣。”

身形閃動,霍尹瞬間來到羅剎身旁,羅剎雖然看的清楚,卻無力躲開,也是一樣被拎在了手上。

“我暫且不殺你們,不過前提是你們乖乖聽話。”霍尹另有他想,便提着二人走到了之前那間存放獵物的屋子。

打開地窖大門,二人被“嘭……”的扔了進去。

“別想着逃跑,逃出來,你們只會死的更慘。乖乖聽話,我會讓你們活的很滋潤。”霍尹冷笑一聲,用力將那地窖的大門關上。他的手在牆壁上一陣探索,瞬間鎖死了大門。

“等我完全領悟了木須陀,再來找你,我的心肝。”霍尹強忍住心中慾望,返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再次研究起來。

……

天矇矇亮,村口哨塔的衛士也微微打着盹。

遠處是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是天還是地。

“老二,一夜過去,還那麼精神?”一個漢子打着哈欠對着另一個說道。

“去你的,見你來換班,我纔有點精神。”老二笑罵了一句。

“去吧,去吧,抱着你的桑頓睡覺去吧。”漢子又打了個哈欠,慢慢爬上了哨塔。

老二笑着下來,不知心中在想什麼,正要離去,卻聽上頭男子喊道,“老二,快,快,上來看看。”

那聲音聽似不像玩笑,老二心驚,急忙順着梯子再次爬上了那個他堅守了一夜的哨塔。

遠處的地平線上,一堆堆白色的東西好似正在蠕動,定睛一看,看些東西越來越多,猶如海濤一樣從遠處涌來,分不清楚到底有多少。

“難道是獸潮來了?”老二顫顫巍巍,心中恐慌。

“快……,快去報告村長。”

老二連滾帶爬的摔下梯子,也不顧自己身上傷痛,急忙朝着村裏那幢高大的建築物而去。

“嗚……嗚……”響亮的號角聲在村裏響起,村民不知緣由,紛紛出來查看。

“是不是又是誰家的頑皮孩子不懂事,亂吹號角?”有些還都在睡夢之中,此刻拖着不滿的表情,厭惡的說道。

“好幾年沒響號角了,到底何事?”大家紛紛揣測,村裏的廣場上人越來越多起來。

一個老者被幾個年輕人攙扶着走出了那間高大的屋子。

衆人見到村長,便停止了那沒頭蒼蠅一般的動作,紛紛走上前來。

“村長,似乎是獸潮,怎麼辦?”阿尤和米尼站在兩側, 已經全副武裝,等着村長開口。

“還沒那麼嚴重,你們把所有的犛牛糞都拿出來用。”村長臉色平靜,似乎並沒有被這嚴峻的形勢嚇倒。

村民早有準備,兩邊的柵欄拉起,一桶桶的事先準備好的水朝着柵欄裏頭灌去。柵欄高深,不一會兒,一座堅冰圍牆便建好了。

幾個壯碩的男子爬山圍牆,手裏拿着弓箭,箭頭是點燃了的犛牛糞,微微發着奇怪的味道。只是村民們似乎都早已習慣,一點也沒有覺得不適。

兇獸羣越來越近,在村子的中央都能清楚聽到衆獸的腳步之聲。

“放箭……”一聲令下,城牆上幾十名村民紛紛射出手中弓箭,一時間那箭雨朝着獸羣而去。

“唰唰唰……”箭雨落下,盡數刺在獸羣行進的路線之上,那箭頭燃燒的犛牛糞被地上的冰雪一觸便熄滅了去,隨後冒出滾滾濃煙,惹的那些雪白兇獸紛紛駐足。

“第二波,放箭。”還沒等那些兇獸緩過勁來,第二波箭雨再次射出,兇獸們被薰的有些難受,紛紛左右逃竄,想避開這陣煙霧。無奈這煙霧甚難散去,久久迴盪在空氣裏頭,範圍越擴越大。

眼看贏了一陣,衆村民發出震天般的歡呼,在他們的經驗之中,事情到這一步,基本便結束了。

只是久久等待,遠處那一團團白色的身影,卻不似平時那般模樣,此刻一隻只在煙霧邊上徘徊,不知在等待什麼。

又過了一會,那些獸羣終於有些按捺不住,最前頭的是那些個頭最大的霸熊,此刻一陣陣的衝進煙霧裏頭,卻又狼狽的逃了出來。

“怎麼回事?今天的有些不太對勁。”米尼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隊長,我們的犛牛糞存貨不多,若是他們再攻一次,我們怕要……”一名戰士模樣的青年此刻恭敬的對着這名大漢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米尼沉着臉,顯然是沒了分寸。

“噗……噗……”柺杖拄進雪地的聲音,一個老者從後頭緩步走來。

“村長,這些畜生有些奇怪,今天只怕有些麻煩了。”米尼一臉恭敬朝着村長彙報着情況,那神色跟之前那個朝他彙報的戰士一模一樣。

“不如我現在去找上頭的長老們吧。”阿尤上前一步。

村長搖了搖頭,“來不及的,阿尤,你去把那個紅頭髮的少年放出來,然後帶兩個人去找霍尹。米尼,去阻止獸羣。”

“霍尹?”阿尤一愣,忽然發現如今村子遭逢大難,而這個號稱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強大勇士卻連臉都沒有路過。

“是,村長。”二人抱拳,分頭行動。

冰冷的地牢,寒冷黑暗。龍小虎盤坐地上正在用心修煉。

右手一抓,一團藥草被抓在手中,龍小虎將丹田真氣凝聚,朝着手心的藥草輸去。

藥草漸漸發光,形狀隨即模糊起來,不一會便凝聚成一粒銀白丹藥,安靜躺在龍小虎的掌心。

“又一顆銀仙丹。”龍小虎心裏微微一喜,掏出之前煉製的三顆。

“又有四顆,這次要一顆顆吞噬,看看效果會不會好一些。”龍小虎直接將一顆銀仙丹吞入口中,卻沒有將它嚥下肚去,而是用腹中龍氣將它裹住,然後傳送到全身筋絡。

光芒一閃,龍小虎輕鬆晉級,“通天三層,還有三顆,看來上次吸收的那些真氣還真是不錯。”

正要吞噬第二顆,地牢的門被猛的打開。

“熊哥,找我又有何事?”龍小虎起身抖了抖身體,忽然發現自己充滿了力量。

“村長找你有事,你隨我來。”阿尤神情落寞,罕見的話語不多,轉身直接上去。

“熊哥今日怎麼了?”龍小虎帶着些許疑惑,急忙隨他爬上地面。

村長早就在牢門口等待,此刻看到龍小虎上來便投去一個微笑,“年輕人,還記得你上一次與我的對話嗎?”那蒼老而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

龍小虎急忙點了點頭,卻聽村長說道,“我的賭注可全在你身上了,若是賭輸了,我們村子也賠進去了。”

阿尤聽不懂村長的意思,又不敢詢問,只好輕輕朝着龍小虎問道,“村長什麼意思。”

龍小虎微微一笑,轉頭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

遠處匆匆跑來一個戰士,大聲喊道,“後門也來了一大羣雪狼,大家快抵擋不住了。”

阿尤一聽急忙從背後拿出一把碩大斧頭,轉頭說道,“你們五個,去後門,你們兩個,跟我去找霍尹。”說着,一羣人朝着後門走去。

龍小虎見狀便也要隨他去幫忙,卻被村長開口叫住,“年輕人,你的目標在前面,不用着急,且隨我等着。”

門口的煙霧正在漸漸變的稀薄,那一堆霸熊正在蠢蠢欲動,等待着能夠穿越煙霧的一刻。

犛牛糞用盡,村民們如今只能加強防禦工事,以防止獸羣的入侵。一盆盆的水倒在城牆之上,還沒流到底下就結成了冰,那城牆厚厚的已經有近兩丈寬,可那些無事可做的村民依舊不停朝着上面倒着水。

“村長,你不會是要我將這十多隻四階三品的霸熊紛紛擊敗吧,我先告訴你,我可沒這個本事。”龍小虎看着外頭那種形勢,開口戲謔般的說道。

“呵呵”,村長一笑,但是那笑容更多的只是對他這個玩笑的迎合,剩下的,便是毫無表情的等待。 終於,煙霧完全地消散,十多隻霸熊領着一大羣魔熊雪狼朝着村子衝來,撞到了城牆之上,卻猛的刨挖起來,似乎是要將這冰牆挖出一個洞來。

那羣兇獸非常團結,有力氣的撞,沒力氣的挖,幾百只同時運作,一瞬間,那看似堅實的冰牆便被破壞的搖搖欲墜, 破敗不堪。

“下……”米尼一聲令下,數十個村裏的好手紛紛躍下牆頭,與底下的兇獸混戰在了一起,只是不管是數量還是力量上,他們都不如對方,纔沒一會,便都紛紛掛彩受傷,有些甚至葬身獸腹。

“村長,你到底要我怎樣,如今情況緊急,你就別賣關子了。”

村長依舊沒有說話,眼光望着那冰牆,好似能望穿牆壁,看到外頭的情況一般。

龍嚇唬心急,便也爬上了牆壁去看,只是此刻沒有村長的命令他也不敢下去。

底下的戰況越來越慘烈,那米尼也已經多處負傷,身旁的兇獸越圍越多,似乎一個不慎便會被扯成碎片。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巨吼。那吼聲震人心魄,此刻不管是人是獸,紛紛停下去看,只見遠處一隻碩大的霸熊正在朝着村子跑來,那身形,起碼比一般的霸熊大上三倍,此刻看去,猶如一座小山一般,呼嘯而來。

米尼趁着這個機會,急忙領着衆人躍回城牆,才保住了一命。

“村長……”躍上槍頭的米尼並沒有第一時間展露出死裏逃生的興奮,反而是一臉恐懼的看着底下的人,大聲喊道,“熊王來了。”

這話一出,底下一片譁然,衆人臉上紛紛不安,猜測着各種結果。

遠處“嘭……”的一聲巨響,想必是阿尤和霍尹已經交上了手,只是人們的心早已在城牆外頭的那隻碩大巨熊身上,似乎都沒有理會村裏的事情。

龍小虎的身下,一隻只前赴後繼的兇獸不斷衝擊着城牆,眼看城牆晃晃悠悠,就要坍塌。他心裏急切,不時轉頭看向村長。

“年輕人,擒賊先擒王,你懂嗎?”村長對着龍小虎說道。

一聽總算輪到自己,龍小虎深深吁了口氣,身體如同離弦之箭,猛的朝着城牆外頭躥出,向着那隻熊王飛去。

看到這一幕,衆人心裏一喜,“這少年過了沒幾天,實力又是增長了好多,村裏的安危,如今就要系在他的身上了。”

龍小虎落入獸羣,依舊朝前掠去,一路上多有些雪狼魔熊攔路,卻被他用極光一擊硬生生劈開一條血路。

熊王大腹便便,似乎對來人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就算龍小虎滿身殺氣,威風凜凜的朝它跑來,它也只是隨隨便便抖動了一下身體,並沒有過多的動作。

龍氣變身,龍小虎將實力提升到自己的極限,他左手持着海皇杵,右手捏着符龍,打算將自己最強的兩種四階功法都用出來。

幾隻魔熊一路跟隨者龍小虎而來,虎視眈眈站在身後,想找個機會偷襲。熊王見狀一聲怒吼,吼聲震天,似乎是在表示這個獵物屬於自己,別人不能干預。

魔熊式微,紛紛伏地,表示尊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