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喚來那少年。謂其道:

「汝家雲間之百萬之眾。雖有爾等大陣分擔其困天大陣之力。然此時怕是已然至極致也。不知爾等有何妙法兒救得此一整生靈也?」

「不瞞先生,吾等唯有盡量拖延,以候吾家父親出關!」

「汝父修出關可有妥善之妙法兒?」

「無!」

「某家可以挽救此一干人物。只是怕爾等畏懼,不樂從爾!」

「怎麼會?若可以救得吾等雲間之大眾,小子甘願供大修驅使,絕然無有二話!」

「善!如此汝且先去亦是而後再決,如何?」

「全憑先生一言而決!」

那少年話音未完,其身形已然在以陌生之空間中矣!

「啊也,此地似乎一座世界也!」

那少年然大驚失色。

世界!此主神之神通也!

便在其時,其耳邊淡淡一聲道:

「如何,可願將爾等族人入此間來躲避?」

「待吾出去,會一會吾家父親,再做定奪,可乎?」

「然!」

只是一念間,身形一閃,那少年人已然行出那世界。半日後,那少年羞愧道:

「吾家父親不許,小子實實無有它法兒也!」

「可惜了此百萬人修也!」

那三大仙家葉、陳、胡喟然長嘆道。那少年聞之,含羞而怒。

「大人,何不問一問寨中諸人。生死大事,他人豈能代諸修而決?」

「嗯,善!」

那不足大喜,謂三仙、三女道:

「爾等去喊一喊,願意入吾瓮中躲避而可逃生者,站立一邊,否則俱可自家在彼,不易移動!」

「如此爾等豈非奪吾族人么?」

那少年大叫道。

「何人奪爾等族人?乃是汝父欲奪百萬仙修之性命也!」

那青影怒極而吼道。

一日夜后,雲間五老寨中近乎十成之修盡皆入得不足之世界中。獨獨有那少年家一干大小仙家不入。

又三年,便是那少年人亦是擋不得困天大陣之生機剝奪之力,入了不足之世界中,然大陣之破解已然無功。后不足動用完備之法陣破解手段,先是一**猛攻,待其大陣動蕩,便仔細探視其陣之機理。而後再布下一座連環大陣,以陣對攻之法強撼之,雖其陣完好,然其生成巨大之動蕩,亦是不足深究其陣,所得非小。加之不足思量及雪發大漠神廟中主神大陣之生成機理,一點點前推,大約半年時光,才堪堪解構得百不足一。

再十年,三女入得那世界中!

再五十年,三大修,連同那少年之父修亦是入得世界中。

大陣解構終是有了動靜。然不足亦是漸漸難以支撐。其不得不一日之間半在破陣,半施張小千創世道法訣,潛身小千域中暫歇。

又三十三年,不足時時出域布陣,親手操勞,一寸寸,一里里,有時挖山,有時掘嶺,有時架橋,有時伐木,終是將一座千里大小之神陣布置妥當。然其時不足已然憔悴若骷髏一般,連移動半步之功亦是需得狠了勁兒才可。

而更其艱難者,乃是其三大神,各個疲憊猶若空殼,再無力操勞之!

「掙得一線生機實屬不易,某家萬不可鬆了勁兒啊!」

那不足時時替自家打氣。

這一日,不足昏昏沉沉守在陣旁,待其天將昏暗,夜來涼氣森然時,其忽然稍稍恢復氣力,似是略略有所清醒。

「啊也,此等情形乃是吾尚為凡俗時之感覺也!可見自家法能之損耗已然達其至極也!後悔能夠運施世界之力時,無有釋放出其內中一眾大能,如今便是毀歿此困天大陣亦是不可也!」

那不足狠一狠心,將那稍後大陣崩毀時之破壞巨能,可能逃逸之出口暗自相接世界,這般以來,至少此地不復遭大陣毀歿之力摧毀,而似如先前之狀,雖解構得大陣,自家亦是遭創沉重也。

夜半時分,不足復清醒過來,其狀大類家犬,一點點趴伏而上,直至大陣介面,口中法訣行出,勉力引動天地神能,那大陣緩緩啟動,忽然又復微微晃動,其靈光搖曳,眼看其復漸漸熄滅,不足大急,怒目一聲吼:

「疾!」

其雖曰大吼,然其聲聞之,不過猶如蟲鳥爾。

此時,一道神能脫手而出擊中大陣,大陣轟轟然爆響激烈,而不足確然昏死過去矣!(未完待續。。) 此一年孟夏,天候悶熱,雞鳴城雖薄雲淡布,然其火爐般之熱浪滾滾,修凡皆感難耐。便是此夜,雞西之地雲間山脈忽然生出一**日,其半懸天宇,光芒四射,縱雞鳴城相隔億里之遙,其亮澤之耀目已然令得城中萬眾你敢目視。

雞鳴城仙家大坊市中,諸般人物皆探問打聽。正是一家仙家丹藥坊,那客子數修攔了一眾數位仙家兵卒詢問。

「難道那雞西之地雲間山脈中有何大事兒發生么?」

「喂,軍爺,爾等消息到得早,可知其地到底如何?怎地有這般詭異之天象?」

「吾等哪裡知悉其中之密?只是曉得數十年前,那雲間山脈之五老寨,天帝划其為禁地,禁絕一切人等往來此間。除此便再無所知矣!」

「難道其地之變與天帝相關?」

「嗨,仙修地之大事變,哪一件不是與天帝相關者?只是此地之詭異,莫非是五老寨中有大變耶?」

「廢話!那大日升在中空,明明便是那雲間,雲間之重鎮,除卻五老寨,哪個敢稱首位耶?」

此時一邊正調配仙藥之一介女修,亦是邊做手中活計,邊留了心眼兒聞聽。

便是此時,一介大修入了仙藥坊市,其大聲道:

「小二,與大爺取來金創丹百顆,補元丹千顆……」

「吾說爺,要出遠門啊?」

「可不是么?」

「哪裡危險,需得將爺親臨?」

「還不是那大日般閃亮處么?」

「難道是那雞西之雲間么?」

「可不是此禁地!數十年前封禁得瀆神者在此。不知怎地,近些時突兀生髮巨變。吾等不得不去巡察呢!」

「不過封禁之地,值當將爺親往?」

「哼,吾等算得何?便是隱帝據說亦是隕落十餘個,仙君往下,隕落者百許呢!」

那一旁正調配藥物者女修聞得斯言,驚得將手中藥草掉落地上。其將眼注視了那將爺,仔細其中言語。

「將爺,一直聞得瀆神者了得。且瀆神者到底為何物耶?怎地這般利害?」

「其不過尋常人修,於凡俗界飛升者。至於利害。爾等且仔細思量一番。便是五大天帝亦是無奈其何!斯人之雄,何其了得也!」

「斯人行為何事?怎地瀆神耶?」

「至於行事,不過是反反神仙,救救災民罷了!」

「咦。似乎亦無有何不妥呀1」

「其逆反諸神。難道此不是大事?」

「諸神便了不起么?怎地反不得?聞得上古相傳。諸神壞了天道,破了輪迴,從此大自在。大逍遙!然從此彼等亦便行事乖張,為所欲為,肆無忌憚!評判事物唯私立,唯好惡,而罔顧道義,失卻往昔中肯之衡量也!」

「東家,此言論便是那瀆神者之流亦不敢公然吐露,這等言論,往後需小心在意呢。」

「阿也,將爺,純屬玩笑!純屬玩笑!」

待得那將爺購了一應物事,行出去,那女修亦是急急而動,往此仙家集市之一處醫館取了。

「一塵姐姐!一塵姐姐!」

「寒月來也,何事這般驚慌失措?」

「史不足怕是正在那雞西雲間,突現大日般光芒之地呢!」

「哦!汝怎地知悉?」

「其地乃是五帝設立封禁,鎮壓瀆神者之所在也。」

「嗯!如此吾等二人何不前往一探呢?」

「小妹亦是做這般想!」

於是二女收拾了行物,急急往雞西雲間行去。

此時那雞鳴城田氏家族亦是有十數大修,秘密往雞西雲間而去。

雲間山脈深處,那五老寨方圓百萬里,一座大陣覆壓禁封。其時已經是數十年過去。十數隱帝大君不停息強化大陣,那大陣與生機之吸納之力已然強大之驚心一般。

「越帝君,以汝之經驗,這般數十年強化,此陣毀歿吾等六破隱帝時需幾多時日耶?」

「洪帝君客氣,然以吾觀之,此陣毀歿吾等之生機,至慢三年便可以成事也!」

「然五帝至今未曾下詔回撤,難道那瀆神者已然強愈諸神一般耶?「

「哪裡可能?」

這邊兩隱帝正自議論得上心,忽然那大陣輕輕而顫抖起來。

「咦!是大陣動耶,仰或吾自家不穩也?」

「不好!加大巨能之傳輸氣力,似是大陣不穩,欲崩潰也!」

轟轟!

接二連三,那爆響一**震響,終於一道千里之巨金色般大日冉冉而起,其內中十數隱帝,百十個仙君近三千大羅金仙,一干仙修地大能凡是伺候大陣者,皆遭大陣反噬,吸納入了其中。此陣神陣,乃是上界主神傳下,誅殺瀆神者之大陣!此時大修等入陣,生機之力遭吞噬,無有一個脫出其大日中,便是慘吼亦是無有,只聞得百萬里內乾枯死亡之大森林,迎火焚燒,其聲暢響噼噼啵啵大作。

其大日般爆核之心高懸中天,其下大地一修僵死地上,那一縷神能元力只從那大日湧入那修之世界中。

月許時日過去,那地上僵死之骷髏緩緩兒動了一下,慢慢張開了雙目。

「某家果然無有死絕也!只是這般情狀,便是一介下修亦然可以取了某家之性命也。」

其修復將息得數日,便緩緩爬起,搖搖擺擺往一旁山崖下而去。

又複數日,那天邊忽然有了雲頭過來,其上兩女修於中空下視,只見那大陣爆毀之地,凌亂不堪,並無有如先時之估計一般慘烈!然滿地密密麻麻之死屍,亦是撼人心魄也。

二女降下雲頭仔細查視,數日後,觀得天邊雲頭上數千修飛臨,細查此雲間之五老寨。

「天也,五老寨無有半修之蹤跡,該是彼等盡數死絕,仰或已然遁逃脫身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