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古羲眉頭緊皺,下一刻,便看見兩個模糊的人影從那雙翅銀虎上面跳了下來。

忽然,從山谷當中走出一個模糊的綠色身影,在那綠色身影的手上還抱着一個穿着紫色衣服的人。

“古飛!”

一絲不好的預感涌上了古羲的心頭,風笛寨穿綠色衣服的人除了古飛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人了,而他手上抱着的那個紫色的人影怎麼看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糟了!難道是蟬兒!”

古羲臉色霎那間慘白,體內衍力頓時全力運轉,身體直接在古樹的枝葉上面奔跑。

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在這高空當中無疑是極其危險的,蠻獸不僅僅只有陸上跑的,還有天上飛的。

無疑,天上飛的對古羲來說無疑更加的危險。

不過,古羲現在卻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的目光一直鎖定在那紫色身影上面。

隨着距離越來越近,古羲已經能夠看清楚那紫色身影的面容了。

“該死!真的是蟬兒!”

古羲心急如焚,衍力被他運轉到極致,而他的這一番動作頓時吸引了幾頭正在翱翔的蠻獸。

不過古羲的速度奇快,這蠻獸在古羲的後面一時半會難以追上。

“快點!快點!快點!”

古羲渾身顫抖,拳頭緊握,脖子青筋裸露,臉上殷紅像是要滲出鮮血來一般。

這是體內衍力運轉到極致而導致的,一絲絲細密的血珠順着古羲的毛孔流出。

不過古羲卻沒有時間去理會這個,因爲那從雙翅銀虎上面跳下來的人影,已經抱着古蟬上了雙翅銀虎的背上,如果再不快點就來不急了!

唰!

唰!

唰!

古羲身體在古木頂端急速奔行,速度快的化爲一條模糊的身影,後面的蠻獸都追之不及。

吼!

就在古羲距離那雙翅銀虎僅僅只有千米的時候,那雙翅銀虎陡然發出一聲震天怒吼,而後雙翅一拍龐大的虎身霎那間騰空,再一拍,虎身已經向着遠方疾馳而去。

“蟬兒!”

古羲猛然大吼,掠過風笛寨,向着銀翅雙虎奔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蟬兒!”

“蟬兒!”

古羲一聲聲大吼,聲音響徹天地,然而那雙翅銀虎卻沒有絲毫停下來的痕跡。

“快看!那是,那是羲子!”

“他不是死了嗎?怎麼,怎麼又出現了!”

“你們快看,天吶,他居然在樹上面跑,他後面好多蠻獸,這下危險了!!!”

谷中的寨民看見古羲的身影,頓時紛紛大驚失色,古羲兩個月前進入羅漢森林,本以爲已經死了,沒想到又活生生的出現了。

看見古羲活着出現,所有人的目光看向穿着綠色長衫的古飛,個個露出古怪之色。

古飛臉色霎那間跨了下來,漲成豬肝色,特別是看到古羲速度快的像是鬼魅般,身後跟着一大羣蠻獸的時候,那賊眉鼠眼的臉上數次變換顏色。

“他怎麼可能……還會活着出來!而,而且,好像還,還找到了靈根。”

古飛吞了吞口水,而後下一刻便鎮定下來,就算找到靈根又如何,他也成功突破到納衍境三重天,而且不久前再次融合了一根萬年靈根。

想到此處,古飛臉上看着古羲越來越遠的身影露出一絲冷笑之色。

“蟬兒!”

古羲依舊在奮力直追,速度已經達到了他的極致,但與那雙翅銀虎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是哥哥……真的是哥哥……哥!你真的沒死,我就知道你不會死!”

原本躺在雙翅銀虎背上的古蟬模糊之間聽見古羲的聲音,一開始以爲是做夢,後來卻越來越真實,身體立即爬了起來對着古羲大聲說道。

“是我,蟬兒!我沒死!”

古蟬聽見後,稚嫩漂亮的臉蛋上面落下欣喜的淚珠,然而下一刻看見古羲身後的蠻獸,小臉霎那間蒼白無色。

“哥,你不要追了!嗚嗚……這裏很危險,你後面好多古獸,你不要追了……快下去!快下去……”

越來越多的蠻獸追着古羲,實力越來越高,古羲險象迭生。

一頭雙頭鳥奔出炙熱的火焰向着古羲而來,古羲雖然竭力避免,但是卻被火球砸中,身體頓時焦黑一片,猛然吐出一口鮮血。

“蟬兒!”

古羲臉上滿是鮮血,神情猙獰異常!

“嗚嗚…….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快點停下來好不好,我哥他很危險,讓我跟我哥見一面好不好……嗚嗚……哥!你不要追了!”

古蟬大聲哭泣,晶瑩的淚珠簌簌而落,小小的身體跪在雙翅銀虎上,對着銀翅雙虎上面站着的兩個人苦苦哀求。

“小妹妹,你快點站起來。不是我們不停下來,而是我們時間很緊,如果不能夠趕上大部隊的話,我們就回不去了。”

站在銀翅雙虎背上的一個極美女子急忙就將跪在地上的古蟬扶起來,臉上看着那直追不捨的身影也是露出絲絲不忍之色。

“嗚嗚……哥!你真的……真的……不要追了……”

古蟬臉上癱坐在地,雙眼當中充滿了無助的神色,嘴上喃喃自語。

“蟬兒!該死!你們給我停下來!不然我古羲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你們全部擊殺,雞犬不留!!!”

雞犬不留四個大在這羣山溝壑之中迴盪着一邊又一遍,其中透露出的恨意讓人心驚膽顫。

“猖狂!今天便斬了他!”

站在銀翅雙虎背上的另一個年輕男子聽見後臉色大變,就想衝出將古羲擊殺,然而卻被古蟬拖住。

“不要殺我哥……哥!幫我打死古飛王八蛋!他用一根萬年靈根就把我給賣給了落日谷!哥!蟬兒走了……嗚嗚……”古蟬泣不成聲,淚如泉涌。

吼!

一聲巨吼,銀翅雙虎連拍巨翼,巨大的虎身霎那間化爲一道流光消失。

豪門星妻:總裁太危險 “蟬兒!!!”

古羲看見消失的身影,目呲欲裂,聲音尖銳直破蒼穹。

唰!

一道火光再次從古羲的身後的蠻獸口中飛出,轟在古羲身上,直接將古羲轟的從空中砸向大地。

噗哧!

古羲砸在地上氣血上涌,一口逆血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而那飛在空中的蠻獸,看見古羲消失在密林當中,一陣盤旋後一個個飛走。

“蟬兒……”

躺在地上的古羲雙目無神,功成回來之際,至親之人卻被迫離開,這種巨大的落差讓古羲心如刀絞。

“啊!!!”

古羲仰天長吼,雙目猩紅一片,身上迸射出一股強悍的氣勢,森林中那碗口粗細的樹木,在這股強悍的氣勢之下直接爆碎。

“古飛!我要你死!!!”

古羲雙眸殺機肆虐,羅漢松的百萬年歲月靈根陡然綻放出極致光華,而古羲身上被蠻獸打出的傷口卻在霎那間痊癒。

砰!

古羲將地面踏的龜裂,身體向流星一般向着風笛寨奔去。

僅僅只用了五分鐘的時間,古羲就來到了風笛寨,那渾身浴血,滿臉殺氣的模樣,將風笛寨的寨民嚇傻了。

“古飛!你給我出來!”

古羲對着古飛的房屋一拳轟了過去,體內衍力宛如洪流順着拳頭洶涌而出。

轟隆!轟隆!

房屋瞬間坍塌,一道青色人影唰的一聲,在房屋坍塌之際從房子裏跑了出來。 “古羲,你是吃了熊心,還是豹膽?居然敢拆我家的房子!”

古飛綠色長衫上面有些灰塵,髮絲有些凌厲,顯得有些狼狽,不過他的語氣有一番挑釁的味道。

此刻的他還沒有意識到大禍臨頭!

“哼!”

古羲冷哼一聲,現在怒火滔天,哪有時間和他廢話,雙腳一跨,身體刷的一聲就已經來到古飛身邊。

“好快的速度!”

古飛心下一驚,雖然他已經融合了兩根靈根,但是速度卻遠遠不及古羲的。

不過古飛的反應能力倒是不錯,看見古羲欺身而來,反而搶先攻擊。

“今天就廢了你!”

古飛獰笑一身,體內衍力一轉,長衫被激盪的獵獵作響,拳頭上面衍力纏繞,像是電芒一般對着古羲要害一拳轟去。

“找死!”

古羲神色陰沉,拳頭緊握,手臂微微一震,衍力纏繞的鐵拳向着古飛的拳頭硬悍而去。

“找死不成,居然敢和我硬抗,我融合了兩根靈根的肉體,豈是你能夠硬悍的!”

古飛看見古羲不僅沒有躲避,反而硬悍而來,臉上充滿了輕蔑之色,拳頭當中的力量再次激增一分。

嘭!

一聲巨響,兩拳相接,古飛的神色更加猙獰,已經能夠想象古羲在這一拳當中是如何重傷的,看向古羲的眼神充滿了不屑。

“垃圾!”

然而古飛在古羲的臉上不僅沒有看見驚慌之色,反而對着他露出輕蔑不屑之色,這讓他覺得很是奇怪,最後,那口中居然緩緩的吐出“垃圾”兩個字來。

“莫非被我打傻了?”

古飛的這個念頭還沒有想完,一股劇痛猛然傳入腦袋當中,像是被雷擊的感覺。低頭一看,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拳頭居然在寸寸崩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