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設想總歸是設想,想的再好也得等他首先完成蘇夢塵交給他的任務,可是很遺憾,他失敗了!不僅扔下了家裡所有人,而且自己還得拼了命的去逃跑!

之前他也想過回到三神城,告訴蘇夢塵實情,可一想到呂青絲臨走時,殺他全家那句話,他就不幹了。

所以金家家主不回來,蘇夢塵也只有等了。

可現在真是什麼都等不到,不僅沒等到金家家主,甚至連呂青絲、秦盈盈還是魏無敵三人的蹤影都沒了!

「人呢?人呢?」蘇夢塵不停的發泄著。

而他的那些根本們自然就成了他發泄的對象了,沒辦法,跟上這麼一位主,好處是有的,而這些也是該忍受的!

就在這時候,一個人的突然來到讓他告別了這種等待。

「少爺,少爺,我們發現魏無敵的蹤影了!」一個小啰啰興奮的報告著,他知道也許他就要從此開始發達了。

「快說,在哪?他那兩個侄女和他在不在一起?」蘇夢塵連忙問道。

小啰啰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他是一個人,去的方向是城西方向,已經有兄弟跟了上去!」

聽到這個消息,蘇夢塵心情總算是好了起來,不管怎麼說,現在總算是已經有眉目了!那麼現在要做的就是根據這個去追查下去!

而就要走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一個很實在的問題!

那天魏無敵是和呂青絲還有秦盈盈一起走的,以秦盈盈和呂青絲的實力是對付不了金家家主的,那麼這麼說,解決掉金家家主的人很可能就是魏無敵了。

那麼這樣的話,魏無敵就很危險了,玄天境後期的金家家主都不是對手,他親自上估計效果也好不到哪去。

這樣的話,就該請外援了!而且為了保險,最好還是靈天境的外援。

可到底要請誰呢?

突然不就前聽到的一個消息從蘇夢塵心中蹦了出來。瀛洲九領之一的孟克領的一個靈天境長老剛來了三神城,而孟克領則是和蘇家比較友好的,找他幫忙的話,嘿嘿,他肯定是不會拒絕的。

「走,先去城東,拜訪一下孫長老。還有,你去讓那個兄弟繼續盯著,盯好了,等我的到來!」想了想,蘇夢塵還是決定採用這個比較穩妥的方案!

手下人一聽,立馬也機靈過來,屁顛屁顛地跟著蘇夢塵離去。 電話鈴聲時刻牽動著我的心弦,等李傑接完電話后才急忙向我彙報。現在馬建忠和大毛已經碰面了,不過看樣子鬧得並不是很愉快,剛一見面就開始嚷嚷了起來,而接下來他們兩人進了一個包間,所以就不知道他們兩人會聊些什麼。而且李傑還得到了消息,就在兩個小時前不知道什麼原因,大毛被封了好幾個場子,他的小弟們也被莫名其妙的關了進去。

我心道看來章局這人還挺守信用的,而且他行事的速度讓我十分的滿意,接下來就要看馬建忠和大毛兩人的關係如何發展下去了。

我讓李傑的人密切注意馬建宗和大毛的行動,可李傑還來得及給他的線人打電話,他的線人就先打了一個電話過來,彙報說馬建忠和大毛兩人進入包間還沒五分鐘就怒氣沖沖的走了出來,兩人都是紅脖子綠眼睛,看來是徹底的鬧掰了。

我在心中嘿嘿一笑,看來這個計謀還真的是挺管用的。

不過現在可不是我閑著的時候,因為我擔心大毛和馬建忠只是一時的衝動,等他們回過了神來又會心平氣和的溝通。所以我立即讓李傑行動,以孫二娘的身份拉攏大毛,並許諾給他一臂之力。

現在無論是大毛還是馬建忠都並不知道我和我媽之間的關係,但是他們卻知道我媽被仇家帶到了省城。但我媽在市裡的地位根深蒂固,自然不是馬建忠和大毛所能輕易指染的。

我和李傑商量了一下細節后,立即展開了行動,現在我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穩住大毛,讓大毛覺得有孫二娘在他身後作為靠山,這樣一來至少能讓他感覺十分有底氣的樣子,不至於那麼快就和馬建忠和好。

直到晚上李傑才回來,李傑說已經取得了大毛的信任,甚至大毛願意交出十五個場子的管理權給李傑,作為結盟的誠意。

晚上我們正在喝酒的時候章局給我打來了電話,他詢問我說今天打擊大毛的力度夠不夠,不夠明天再繼續。

據我所知僅僅只是一天的時間章局就以各種各樣的理由封了大毛好十多個場子,而且還帶走了大毛不少的兄弟。不過僅僅只是這樣我覺得還不夠徹底,就讓章局按照這樣的力度再堅持兩天,畢竟像那樣的場子污垢之事比比皆是,想要查他難道還找不出理由嗎?

而我現在也需要更加徹底的將這個罪名安插到馬建忠的頭上,從而讓馬建忠和大毛之間的誤會更深。

我讓徐剛等人趕緊去集合兄弟們,可能就在這兩天會爆發一場大戰,而我也讓李傑去牽制住大毛,讓大毛誤認為孫二娘是站在他那一邊的。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李傑就派出他的親信去安撫住大毛,也趁機看一看大毛有什麼新的動靜。整個上午的時間我們都在商量著接下來應該如何進行,因為根據眼線來報,現在馬建忠和大毛的關係已經惡化到了極致,馬建忠更是揚言要將大毛給滅了。

大毛原本還對馬建忠的恐嚇有些畏懼,但在李傑的安撫和許諾給予幫助之下似乎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與馬建忠決一死戰。

而我也想趁著這個機會淌這趟渾水,準備搶馬建忠幾個場子,這樣一來馬建忠肯定會認為是大毛搞的鬼,可是關可兒和莉莉的忽然造訪卻給我帶來了一個十分不好的消息。

關可兒管理的那家公司一直都是我媽旗下的,所以馬建忠和大毛在偷襲我的場子的時候並沒有對關可兒的公司下手。

「濤子,小倩出事了。」關可兒走到我的面前,臉上浮現出陣陣擔憂的神色。

儘管我和小倩已經算是沒有了關係,但我還是十分擔心小倩的安危便問發生了什麼事情。關可兒才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原來在貴族學校里有人追求小倩,小倩對那人根本就沒有一點兒興趣,石松原本想管這件事情的,但最後卻礙於對方的背景不敢插手,所以小倩就求到關可兒這裡來了。

我想肯定是小倩遇上了很難處理的事情,否者憑她的脾氣絕對不會求我。而這幾天來我的手機號碼總是不停的再換,估計這也是為什麼小倩沒能給我打電話的原因吧。

「你一直都和小倩有聯繫?」忽然我想到了最關鍵的事情,關可兒是怎麼知道小倩的處境的?

關可兒低下頭說:「這都是莉莉給我說的,她最近再和小倩聯繫。」

我轉過頭看著莉莉,我也不知道莉莉對於這個陷害自己的人究竟是什麼想法,不過既然她們還能聯繫說明其中的矛盾應該有所改善了吧。

「那人是誰?竟然連石松都不敢惹?」石松的人和脾氣我都了解,幾乎可以在貴族學校稱王稱霸,我沒想到竟然還有人不是他能惹的。

莉莉回憶了一下才說:「聽小倩說…好像是章局的兒子,叫章賀。」

我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這件事情還真不是那麼容易處理。畢竟現在我有求於章局,如果是別人還好,揍對方一頓讓他回去自己體味。但如果這招放在了章局的兒子身上,我想章局肯定會找我算賬的。

不過現在我正忙得焦頭爛額,所以便想給趙隊長打一個電話讓他幫我好好照顧小倩。可當我說出這個想法的時候關可兒卻極力反對了,她說今晚是章賀的生日,而章賀和他的朋友約小倩出去玩,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徐剛說:「濤哥,不管怎麼,我覺得你還是先去看一下吧,萬一小倩真的有什麼危險呢?」

我沉思了一下,心中陣陣不安,才問關可兒知不知道章賀他們在什麼地方慶祝生日?站在一旁的莉莉回想了一下才說好像是在一個叫狂野娛樂城裡。

「狂野娛樂城?」

今天晚上我們行動準備砸的場子就是狂野娛樂城,因為這裡是馬建忠旗下最重要的場子之一,其中包含電玩、娛樂、唱吧等生意,也是來錢路子最快的一個場子。

「濤哥,要不我們的計劃先緩一緩…」其他人也隨身附和道。

我立即說道:「不,計劃照常進行,你們先下去安排吧,關於小倩的事情我會好好想一想的。」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我真的不想再拖下去,因為天知道馬建忠和大毛會不會腦袋一熱又回過神來,那我的計劃豈不是全部都要落空了嗎?

到了晚上我已經讓徐剛選出了一百名精英隨我去砸馬建忠的場子,現在我除了人,其他的一概都沒有。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這一次我可要好好的與馬建忠還有大毛斗一斗,讓他們知道我黃濤也不是吃素的。

今天的夜來的比平常來得更早一些,我的百人隊伍出了別墅之後便如游魚灌入水一般消失在整個城裡的繁華之中,時而只能依稀在一條條漆黑的小巷中找尋到他們的蹤跡。

一個小時候,百人隊伍來到了一個老年公園裡,這裡晚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來活動,而且燈光特別暗,藏匿百人竟然毫不費力。

「濤哥,查清楚了,小倩嫂子在KA4包間里,要不要我去把她帶出來。」徐剛繞到我的面前,這些事情我早就吩咐好他的,所以他比我們早來半個小時暗中觀察著小倩。

「不用,我自己上去吧。」小倩固然認識徐剛,但我生怕小倩不肯跟徐剛走,而鬧出什麼亂子來。倘若一旦打草驚蛇,那些看場子的人肯定會有所警惕,我就是擔心我們今晚的計劃會露出什麼破綻。 一個星期以後,在嘯月妖狼的幫助下李曉琪跟小青來到了一個距離邀月城不遠的小村莊裏,而此時聶塵身上的蛻變也終於完成的差不多了……

“呃,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從昏迷中漸漸甦醒過來的聶塵,先是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那陌生的壞境,緊接着就又看到了自己身上纏綁着的那些繃帶,不禁皺了皺眉頭說道,說着聶塵從牀上爬了起來,攥緊拳頭,猛地一發力,其身上所纏着的那些繃帶,一下子就被聶塵發出的力量給盡數震碎,露出了聶塵身上那些新長出來的皮膚。

“咦?阿塵你終於醒了,你要是再不醒過來的話,我們都……啊,流氓……”就在聶塵剛把他身上那些繃帶震斷的時候,從外面買完東西回來的李曉琪和小青就走了進來,看到已經甦醒過來的聶塵,兩女都顯得無比高興,但當小青走上前去還沒說幾句話,就只見兩女的臉色一下子都變得通紅,異口同聲的對聶塵說了一聲“流氓”以後,就紛紛的跑出了屋外,就當聶塵奇怪兩女爲什麼要罵自己的時候,才突然發現自己因爲之前把那些繃帶都震碎的原因,現在身上是一件可以遮擋的東西都沒有了,難怪小青和李曉琪會罵自己流氓呢,可是聶塵也很快就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這整件臥室竟然連一件衣服都沒有,無奈之下,聶塵只好隔着一層門板向外面的李曉琪和小青大喊道:“小青,大小姐,你們別跑這麼快啊,這屋裏面連一件衣服都沒有,你這叫我怎麼出去見人啊,幫個忙給我送件衣服進來吧……喂,小青,大小姐,你們都還在嗎?喂……”

“大,大小姐,這,這該怎麼辦啊?阿塵他纔剛剛蛻變完成,總不能就讓他就這麼呆在裏面啊。”站在門外的李曉琪和小青在聽了聶塵的話以後,小臉都羞得通紅,最後還是小青忍不住先開口向李曉琪詢問道,畢竟屋裏沒衣服,而且聶塵身體纔剛剛蛻變完成,基本上就相當於是大病初癒,對於外界的抵抗能力可以說是最差的時候,如果在這個時候受到什麼傷害的話,天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所以在聽了小青的話以後,李曉琪只是稍稍的想了一下後,只見她猛地一咬牙,便直接抓起了放在一旁的衣服,閉上眼睛就向着聶塵房間衝了進去,見李曉琪竟然如此果決的就要衝進了聶塵的房間,小青不由得狠抽了一下嘴角,暗暗苦笑道:“大小姐,我的意思是說,快點找人把衣服給聶塵送進去,你怎麼自己就衝進去了呢,也未免也太……那啥了吧。”

嘎吱!

就在李曉琪剛想撞開門衝進聶塵房間的時候,聶塵的屋門卻是毫無徵兆的就被打開了,結果害得李曉琪差點就摔倒了,也就在這個時候,從門後突然伸出了兩隻手,一下子扶住了李曉琪,同時她耳邊也傳來了聶塵那略顯詫異的聲音:“額,大小姐,你這是幹什麼啊?” “嗯?你這身衣服是從哪裏來的,額,不對,這不是……”聽到聶塵的聲音以後,李曉琪先是一愣,接着便將眼睛緩緩的睜開,卻發現此時聶塵的身上不知道從哪裏弄得一身白色的古怪長袍,可是當李曉琪仔細的看了看以後才發現,這件所謂的“白色長袍”竟然是之前聶塵一直睡得那個牀上的牀單,現在只不過是被聶塵撕出了幾個大洞,勉強套在身上罷了,難怪他之前看到的時候會感覺這麼奇怪。

“嘿嘿,我之前喊你們沒回我話,我就以爲你們已經跑了,所以沒辦法,就把這個牀單給撕破了,勉強先遮一下。”面對李曉琪那古怪的眼神,聶塵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說道,原來之前李曉琪和小青害羞沒有回答聶塵,使聶塵以爲他們兩個已經跑了呢,所以在無奈之下,聶塵只好先把牀單撕破來遮擋一下,打算找到衣服後再談其他的事情,結果就在他剛打開門的時候,正好看到李曉琪向他衝了過來,於是他連忙將其扶住,而接下來的事情李曉琪也就知道了。

“真是的,你就不知道等一下嗎,看,好好的一個牀單就被你給撕毀了,算了,給,你的衣服,快點換好了出來。”聽了聶塵的解釋以後,李曉琪忍不住白了眼聶塵,沒好氣的說道,說着便將手中的衣服丟給了聶塵,然後便轉身走了出去,同時也不忘把屋門給聶塵帶上,而在李曉琪離開房間以後,聶塵看了看手中那嶄新的衣服,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便將身上的白色“長袍”脫了下來,但令人奇怪的是,在脫下白色“長袍”以後,聶塵的身上卻不知爲何又多出了一副看起來十分威猛的黑色盔甲,而且除去盔甲以外,聶塵身上其他裸露的部位,竟然也都出現了一個顯得十分詭異的黑色圖騰。

“奇怪了,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怎麼感覺這麼熟悉,但是卻一點記憶也沒有啊?”看着自己身上黑色盔甲以及詭異的圖騰,聶塵皺了皺眉頭有些困惑的說道,說着聶塵又搖了搖頭,原來就在聶塵剛醒過來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腦袋裏似乎多出了點東西,只不過因爲那個時候他纔剛剛甦醒過來,腦子也有點迷糊,所以也就並沒有講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他後來慢慢的恢復了,才又把這件事情想了起來,結果當他把腦袋裏的那句話念出來以後,他的身上就出現了這麼一副黑色盔甲和詭異圖騰,但是聶塵雖然對自己身上的盔甲和圖騰感覺十分熟悉,但卻始終都想不起來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

“算了,反正我也記不起我以前的事情,而且這些東西看起來也挺帥的,說不定以後還能拿來當底牌使用,嗯,收……”在經過一番仔細的思考過後,沒有一點頭緒的聶塵十分淡定的搖了搖頭說道,說着,就直接把眼睛閉上,淡淡的吐出了一個“收”字,接着只見聶塵身上的黑色盔甲以及詭異的圖騰變化成了一縷黑色能量鑽入了聶塵眉心處的那個黑點之中,不過聶塵雖然話說的很簡單,但是心中對自己失去了的那些記憶卻是更加的期待,也更加的畏懼了……

過了一會兒,在客房之中……

“大小姐,我們現在到哪了,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到達邀月城啊?”已經換好了衣服的聶塵從屋裏走了出來,看了看窗外大街上那人來人往的景色,有些好奇的向坐在一旁正喝着茶的李曉琪詢問道,畢竟他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個星期,搞不清楚自己現在在哪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聽了聶塵的話以後,李曉琪把茶杯放了下來淡淡的說道:“你昏迷了整整七天,我們現在呆的這個地方叫做月影村,距離邀月城差不多也就只有個一天的腳程,要是讓小白來拉車的話,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就能到了,只是因爲天色不早,所以我打算明天再回去。”

“嗯?沒想到我都昏迷了這麼多天啊。”聽了李曉琪的話,聶塵明顯是被嚇了一大跳,雖然他早就知道自己昏迷了不少時間,但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回竟然會昏迷一個星期,難怪剛醒過來的時候會感覺渾身都不怎麼自在,不過隨即聶塵又鬆了一口氣,露出了一臉玩味的表情說道:“不過還好,沒一直昏迷到大小姐回家以後,要不然的話,恐怕會錯過不少的好戲呢。”

聽到聶塵的這段話,李曉琪和小青都忍不住的楞了一下,以她們的智慧自然不難理解聶塵這句話的意思,但是經歷過了那麼多事情的她們並沒有再去反駁聶塵,因爲他們已經知道,一味的善良時期不到任何作用的,於其去保護那些想要傷害她們的人,到還不如先老老實實的學會怎麼來保護自己,於是再稍微的沉默了一段時間以後,李曉琪微微一笑說道:“嗯,到時候先看看情況再說吧,阿塵,你昏迷了這麼長時間,想必也餓壞了吧,還還先去吃飯吧。”

“嘿嘿,大小姐不說也都快忘了,快走吧,我的肚子都快餓癟了,這回我可一定要把之前的都補回來……”見李曉琪終於把事情想通了,聶塵也笑了笑說道,說着便率先跑了出去,對此,李曉琪和小青對視了一眼,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便跟了上去…… 通過狹長狹長的小道,就是鬼醫的住宅了。

魏無敵沒有讓鬼醫等多久,實際上鬼醫也根本沒有睡下,現在已經到了這個關鍵時刻,是他創造奇迹的時刻,他怎麼會睡呢?趁著最重要的一步的事實,他還得把最後一步可能遇到的那些細節在一一推演一遍。

到了這個時候,任何一個細小的差別,都會導致最後的失敗。而這是鬼醫也不允許的,也是誰都不允許的。

「師父……」

魏無敵一來,首先傳來的就是一陣委屈的喊聲。而這喊聲的主人,則是魏無敵等人中間的小丹王。

自從小丹王被俘虜之後,他的身心一直在遭受著巨大的折磨。那是他對他自己的,看守他的右手等人也只是禁錮了他的行為,不讓他逃跑而已。可不過怎麼說,雖然是醫生,但他好歹也是一個靈天境的強者,竟然被幾個玄天境的小武者給打敗了,這口氣他就是咽不下去。

現在終於見到了師父,他也能發泄下了。可最終,他卻用了哭這種方式。

看到小丹王這個樣子,鬼醫也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但想想小丹王以前的路都是一帆風順的,基本沒有遇見什麼挫折,這次就當給他一個教訓了,這樣對他以後的成長也要好些。

「好了,好了,振作點,他們都是我找的要給你一個小小的測試的,不過很可惜,你失敗了!」鬼醫就是鬼醫,安慰人的方式也是很獨特。這樣一說,不僅安慰了小丹王,連小丹王與魏無敵等人的關係也緩和不少。

不然的話,就算人員都已經湊齊了。但要讓小丹王和魏無敵的手下,特別是要與右手精誠合作,還真有點不好弄。鬼醫已經計算好了一些,這自然也在他的計劃當中。

聽了鬼醫的話后,小丹王頓時愣了一愣,又看了右手幾人一眼,不過這次的目光沒有一切那麼仇恨了!

「好了,你沒通過我的測試,我就不懲罰你了,休息片刻,馬上準備和我做一件大手術!就當你將功贖罪了!」鬼醫又對小丹王說道。

小丹王一聽之下,興奮地問道:「什麼大手術啊?」從進入鬼醫門下到現在,他和鬼醫一起動手治人還屈指可數,而現在竟然要一起動手了,一想這就是個大手術,作為醫生的小丹王又怎麼不激動呢?

鬼醫則是擺擺手道:「別急,這個手術我我們兩人都不行,得大家一起齊心才行。是誰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吧,現在都我這來集合一下吧,我給大家再好好講解一下,至於其他的人,這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

鬼醫說完,魏無敵和呂青絲就首先站了出來。接下來是金剛,他擅長防守,可令人驚訝的是他的精神力竟然已經突破了靈天境,而剩下的則是一對,左手和右手,兩人聯合起來,精神力也能達到靈天境初期。

這樣一來,六個靈天境初期的精神力便已經湊齊了。在鬼醫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七人也去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聽鬼醫的講解。

剩下的明月心,天目,張恆,秦盈盈四人,則負責防守,當然了這裡面秦盈盈的戰鬥力可以忽略不計了!不過想想明月心和天目兩個都是擁有道的玄天境強者,實力絲毫不比一般的靈天境高手差,其他人放心了不少。

……

而這時候,一夥來自三神城蘇家的人也正急沖沖地向鬼醫門趕來。

不過他們可不是來幫助秦盈盈等人的,相反他們是來搗亂的。 影帝是個嗲精 因為他們帶頭的人名字叫做蘇夢塵。

雖然見面還沒多久,但仇根卻是已經深種。

「找了幫手,這次我看你王新立還有什麼三頭六臂,王安逸、王安然,你們兩姐妹註定是我的,想跑是跑步掉的。」

蘇夢塵暗暗的想道。實際上,他現在也完全可以這麼想。從大背景上來說,他這一脈的實力和潛力已經超過了七少爺蘇輝夜那一脈,而王安逸等人又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人物,所以就算是做了些不該做的事,蘇家也不會太過責怪他們。畢竟蘇夢塵是蘇家的希望,而王安逸等知識寄住在蘇家罷了。而從實力來說,儘管他現在對自己的實力有點質疑,但有了靈天境的孫長老,他還真一點都不怕了。

孫長老是三神城下轄九領中孟克領的一位長老。實力也不算太出眾,很普通的一個靈天境初期而已,但不管對於什麼玄天境高手來說,這就是一個夢噩。

畢竟靈天境強者和玄天境武者的差距在那擺著。而能以玄天境的身份就擊敗靈天境的高手,蘇夢塵還真沒聽說有幾個。

就這樣,換著滿心的興奮與憧憬,蘇夢塵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和他一起的還有管家的管民義,以及這次行動的主角,孫長老,當然了還有不少為他搖旗吶喊的小啰啰們!

而就在同時,一場創造奇迹的拯救也同時開始了。

救活一個已經死亡的人,在大陸上並不會沒有發生過,但親身經歷過的卻沒有幾個。鬼醫沒有,小丹王也沒有,魏無敵同樣也沒有,還有呂青絲、金剛、左手、右手,都統統沒有見過。

不過今天,他們就要親眼見證。嗯,不僅是親眼見證,而且是親手創造。

創造奇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