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呃,老林呀,這個大陸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有資本就要現象出來,唯唯諾諾有什麼好的,我就很欣賞你家的兒子,敢做敢當。”肥肉男人不住的點着腦袋一副欣賞模樣。

門檻繼續變舊中,恭維話語繼續滔滔不絕,林蕭只得微笑着搖了搖頭!

人怕出名豬怕壯,而林蕭卻喜歡這種感覺,被人看重的感覺。

天空,漆黑一片。

忙了大半天終於把這些傢伙打發走了。

林蕭坐在凳子上清閒片刻便起身收拾了一下身體,然後和父母打個招呼又鑽進他的房間開始他必然工作。

…………

陽光實在過於毒辣,射在身上都有些火辣辣的,這正是炎炎夏日。

林蕭悠閒的坐在草地上望了望天空中的大火球,然後就是一伸手臂,一股微弱氣息向外擴散,與之接觸的空氣也爲之震動開來,而且帶着微弱風兒,讓林蕭那飄逸長髮都隨風而動,嫣然一副大俠模樣。

站起身來,脫下身上的短衣,整個上身暴露在空氣中,那身上肌肉塊塊,非常結實,就如同鐵塊鑲嵌在身上一般,手指按上去都是按也按不動!

這些時日,林蕭夜裏修煉,白天卻是自己琢磨着一些基本的步伐走動,或快速的向前疾馳,或向側旁靈犀的閃動,又或向後面蹬腿滑動,很多步伐都在這些時日練得非常乾脆,利落,而手上動作也是不斷,出拳有力,震得空氣都爲之尖叫着,那破裂之聲傳向遠方,林蕭露出燦爛的笑容。

一個笑容,就是一份絕對的自信,林蕭腳下步伐不停遊動,向一棵足有十多公分的大樹,接近大樹便是右足一蹬。“嗖”整個身體與地面分離開來一米多高,然後伸出右掌就是急速的印向大樹中部。

“咔。”一個聲響,大樹嫣然裂開,被掌力擊裂開的!樹上的葉子也隨着飄落下來。

“呵”林蕭輕柔落於地面,右腳急速踢出,幾片葉子在腳步氣息的波動下,飛了開去,瞬間,林蕭的整個身體之外微弱的紅色氣息環繞全身,在他不斷的遊動中也隨之遊動,非常好看。

“鬥氣外現,終於鬥氣外現了。”林蕭咧嘴嗤笑摸了摸胸口玉佩“都是你爲我打好堅實的基礎。”

說完,又是打出一拳,力量之勁道,拳一打出,風聲也隨之響起,雖然很是微弱,但是也捲起那飄落的葉子在空中打着旋旋。

“鬥氣外現最主要的特徵就是發力之時會有一層微弱的紅色氣息流動,這便是所謂的鬥氣外現,而鬥士每級中的七階都由七種顏色顯現出來,那就是紅、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也就是說微弱的紅色氣息涌現那就代表是一階初鬥士。微弱的橙色涌現就是二階初鬥士。…當然,你不想讓別人知道你的實力也是可以不將氣息涌現出來,只是這樣實力就會打些折扣!”

“而突破七階初鬥士到達一階狂鬥士,那麼顏色又變回紅色,只是這顏色的清晰度要比初鬥士強烈很多,烈兒姐姐的鬥氣外放我見過,是比我現在清晰一些的藍色氣息。嘖嘖,六階狂鬥士,少女天才?其實這天才少女之名全是靠着烈兒姐姐的努力、勤奮得來的。不努力,悟性再好也沒用!”

“玉佩裏的爺爺說的對,所謂的天才就是比別人更加勤奮努力罷了,憑藉我十二分的努力,有一天我定可以走向強大。”林蕭堅定不已。

想畢過後又是邁動腳步,“嗖”一聲便急速的竄了出去,在密林裏游來游去,像一條靈活的蛇兒一般。

片刻,他停下腳步,一甩頭上那飄逸的長髮就是微微一笑。

“很好,我的一階初鬥士可是要比同等級的強上許多,對戰三階初鬥士,雖然沒有勝算,但是持平卻也沒問題,這就是骨骼與肉體強化的神級的好處;現在,我的極限速度每秒20米,可以持續十分鐘左右,在這段時間內可是能足足跑上12公里呀,嘖嘖,比一階初鬥士都要快很多,而且比起二階初鬥士也是強上不少吧,這麼久的努力沒有白費,以後依然要保持。”林蕭微笑點頭也是在堅定信念。

“哈,我想,應該去歷練歷練了。” 回到家裏,客廳桌前坐着一個陌生中年男人,紫色華麗長袍,外表俊逸,表情淡然,如那高高在上的君主一般,傲世不可侵犯。

中年男人正在與林浩談論着什麼,林蕭走進門中也沒有將陌生中年男人當回事,自從與李鬆一戰之後,林蕭家中時有客人前來拜訪;雖然那中年男人看樣子倒是個強者,可是那種冷漠讓林蕭很不待見!

“父親,我回房了。”林蕭對着林浩微微拱手就欲進入他的臥室。

“蕭兒,不忙,來,先過來坐會兒。”林浩對着林蕭招了招手。

林蕭微微一笑,也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李門主,這就是犬子了,不成氣候!根本沒有能力在你們天衝門立足!”林浩指着林蕭就是淡然說着。

李飄渺聞言便看向林蕭,青年雖不是非常俊逸的男子,但是也不醜,不會辱沒門風,再看青年的身體,李飄渺也是愣了愣。“老林,且不要將你家孩子貶得太低,我李飄渺閱人無數,林蕭將來定能成就大神威。”言語之中透露着肯定語氣,而且帶着絲絲霸氣。

“哦,李門主居然如此認定我家蕭兒!蕭兒,你說說,你進是不進天衝門?這李門主可是專程前來邀你加入門派的。”林浩微笑着詢問林蕭意見。

“天衝門?”林蕭皺眉又看了看眼前這個中年男人。“李飄渺,天衝門門主,一代俊傑,修爲深不可測,傳聞中這李門主至少都是星斗士以上級別的修爲,這也只是至少!”林蕭深吸口冷氣,此生他見過的超過星斗士等級的鬥士強者屈指可數,一個是夢霸天,七階星斗士,一個應該是他爺爺,但是他卻不知道他爺爺得確切等級,而李飄渺,就是第三個類似的強者了。

強者,舉手投足間都顯現霸氣,李飄渺一臉的傲氣便是如此,這種傲氣也可以稱爲霸氣,他有狂傲的資本。

“天衝門,星恆帝國門派位次排在第九位,是個大門派,門下弟子上萬人,門邸坐落於夢諾城城外一百里處的曠野地帶,其門派面積足有近千平方千米,和夢諾城都不相上下,嫣然又一個城池一般,非常巍峨。”林蕭不住的點着腦袋。

“進入天衝門定能讓自己迅速成長起來,而且,天衝門離家很近,不時還可以回家看看,很多人想加入這些大門派都是有一定要求的,而自己,有了機遇就要好好利用,只是這李飄渺如此身份,怎麼就跑到我家來招我入他們門派!”林蕭搖了搖頭“或許是到夢諾城辦些重要事情且在城中聽到我與李鬆之間的事了吧,算了,不去管了,抓住這次機會就好。”想完便做出決定。

“父親,我願意加入天衝門,孩兒不想一輩子被人瞧不起,而且,今日孩兒已經能夠輕易的將鬥氣外放了。”林蕭表明着自己的心意微笑應道。

“哦?”“啊?”林浩與李飄渺同時驚訝的看着林蕭。

“我兒成爲鬥士了。”林浩大喜,目光流轉的看着兒子林蕭。

李飄渺皺了皺眉頭也是微微咧嘴一笑,前些時日他的兒子李悍可是告訴他在鬥氣測試那天,林蕭可還是一個連鬥氣都沒有的廢物,這次來城中辦些事情且聽到林蕭輕易戰勝了一個一階初鬥士,這讓李飄渺很是不解,於是纔來到新老林家邀請林蕭加入天衝門,但是現在,更讓他驚訝的事情傳進他耳中,一個被稱爲廢物的青年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裏就成爲鬥士了,這還不讓他驚訝嗎!“或許林蕭真的很勤奮。”李飄渺微笑的點了點頭,這確定了他這次來老林家錯不了。

“好,林蕭,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只要你肯加入我天衝門,我相信,將來定能有所成就。”林飄渺站起身來。一股氣息涌出,是一股耀眼的紅色氣流。

“天啦,耀眼的紅色氣息,一階雲鬥士。”林蕭呆呆的看着李飄渺表明他們門派的實力。

“好,我加入天衝門。”林蕭也是站起身來肯定說道。

林浩看了看林蕭微微搖頭忖道“孩子長大了,自己的事還是由他自己做主吧,將來的事將來再說。”

“李門主,蕭兒既然答應加入天衝門,那以後就請你多多照顧他了。”

李飄渺點了點頭“老林,你放心吧,只要他過了初級弟子初次歷練活動,我定會給他找一個很好的導師,讓他快速的成長起來的。”

“林蕭,那就這樣說定了,拿着這道手諭,明日自行到天衝門來報名吧,我還有一些事情就不久待了。”李飄渺還有些要是要辦,這件事也算塵埃落定也就準備離開。

林浩與林蕭將李飄渺送出屋外。

“蕭兒,明日前往天衝門途中小心一些,雖然天衝門離家不遠,但是父親希望你學成後再回來,男人,做任何件事都一定要做好,拿得起放得下,不要如同父親一般。”

林蕭看着林浩,發現他的眼睛中有片光彩,是一片暗淡的光彩,林蕭無奈,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

夜裏,林蕭,準備着一些行囊,明日,前往天衝門。

…………..

次日,林蕭悄然離開,前往天衝門。

天衝門,位於夢諾城的正北方一百里處。

半途中,林蕭放下包袱坐在一塊大石上面休息。

喝着水囊裏面的水,一個聲音傳進他耳中:“老大,我們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守着能搶到什麼東西?半天了,一個人影也沒有!”

隨之片刻,又是一個聲音“那你說在哪裏去搶?這裏是夢諾城裏那些一階初鬥士去天衝門拜師的必經之道,我們這級別也就只能搶搶那些個小白,還能跑到夢諾城裏面去搶嗎?”老大的言語之中竟是對手下提出意見的不屑。

“哦,原來是這樣呀。”

看來對老大不滿的手下是個新加入的。

林蕭微微皺眉便躲在大石後面,片刻,四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手拿大刀就慢慢的映入林蕭眼簾。

“土賊?”林蕭淡淡一笑看着這四個人就那麼坐在了剛纔他坐的石頭上,離林蕭不足十米。

“老大,再沒有人走這裏過,我們估計都得成餓死鬼了!”其中一個男人舔着嘴脣說道,看來有些餓了!

“放心吧,跟着老子混,餓不死你們的,再說我也是個二階初鬥士,大不了去抓些野味。”老大晃了晃手中大刀在他小弟面前顯示他的王八之氣。

林蕭見狀一陣冷笑便赫然脫口“強盜都窩囊成這樣,還不如改行去做獵人。”

“誰?”老大和他的手下一起跳下大石,望向聲音傳來處。

一個青年徐徐站起。

“喲呵,還正愁沒有下酒菜呢!這不,來了一隻肥羊啊。”老大眼神放光看着林蕭手中包袱,嫣然一副老虎見了羊的模樣。

“此山爲我開,此樹爲我栽,要想此路過,留下買路錢。”老大順口就說着強盜們都會說的話語,猙獰的笑着。

“沒錢。”林蕭一個擺手。

“呵,包拿來我看。”

“不給。”

“皮癢了,爺給你撓撓。”老大有些氣憤,腳步一蹬竄向林蕭,手中大刀也是橫了出去,與此同時身上微弱的橙色氣息也蹦了出來,二階初鬥士。

“來得好,林爺正想找個練練手的傢伙。”身體一定,右腳便是踢出,正好踢在老大橫劈而來的大刀側面,大刀微微往上一震,老大便站立身形皺眉看着林蕭。

“這小子不簡單!鬥氣還沒有外放就這樣輕易的踢開我的大刀。”老大微微後退。

“兄弟們,都來,將這小子宰了。”

三個小弟正要看看他們老大那令人聞風喪膽的王八之氣,可是卻木然停了下來,不知所以!但是老大現在吩咐下來了,他們也不敢怠慢,提着手中大刀那微弱的紅色氣息就涌現出來。

“一個二階初鬥士,三個一階初鬥士,得小心應付。”林蕭猙獰一笑便也將他的鬥氣外放。

“呵,一階初鬥士!”三個小弟咧嘴嗤笑起來,只有老大定眼看着林蕭。

林蕭先發制人,腳下一蹬身體急速竄出攻向那還在笑話他的三個小弟中的其中一個。

“咔咔。”聲音響起。速度太快,對方太過輕敵,瞬間,只是瞬間,林蕭攻擊的對象的脖子已經被硬生生的扭斷。

“啊。”“啊”“啊”三個聲音同時傳出。

“好快。”老大驚訝說道,“我極力攻擊也是不能戰勝這小子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逃。”老大升起一個念頭。

一蹬腳步,果真丟下小弟就反方向逃離,武者尊嚴全被淹沒!

“想跑?”林蕭咧嘴一笑,自身步伐也是展開,發揮他的極限速度20米/每秒。

雖然這老大爲二階初鬥士,可是骨骼與肉體的強化只有高級,也就是說經脈方面和林蕭差很多,這樣就導致速度慢於林蕭。

兩分鐘,從最開始的差距百米變爲幾米,老大回頭張望,額頭滲出汗珠。“這小子太邪乎了,速度好快啊!”思想中右手大刀卻是向林蕭砍了過去。

林蕭微一沉腰,輕鬆躲過老大的攻擊,與此同時,右腳也是踹向老大還在奔跑的左腿。

“哐。”老大就如馬失前蹄一般轟然前傾倒下。倒下後卻也沒有放鬆,現在可是生死關頭,手中大刀又是急揮一通,在空氣中形成片片刀光浪花,而他體外的鬥氣也變得紊亂起來。

林蕭眼神放光看準時機,右手急速伸出,“哐”手爪如鉗子一般捏住大刀,隨後便是奮力一拉,大刀赫然脫離,到了林蕭手中。

林蕭毫不停頓一刀就是急速揮下,老大腦袋與身體脫離。

“生死關頭就拋棄自己的同伴,林某必然要超度你。”林蕭眼中閃現猙獰之色,隨即就將大刀扔到一旁轉身去揀他的包裹。

剩下兩個小弟茫然的站在那裏。

……….

兩個時辰過後…

“呼。天衝門,終於到了。”林蕭看着如一座城池的天衝門微微一笑。 氣派的大門,大門上面一副巨大牌匾上清晰三個大字“天衝門”,氣派非凡。門口站着幾個白衣青年,年若二十。

“站住,你是做什麼的?”其中一個白色長衫的青年男子看着林蕭傲然問道。

“是李門主讓我來的,這是他的手諭。”林蕭拿出李飄渺給他的手諭就是遞給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接過手諭,仔細看了看,“哦,原來是門主讓你來的,好吧,那進去吧,你到初級弟子處去找初級弟子掌管辦理初級弟子令牌。”

“初級弟子?”林蕭疑惑的看着青年男子。

“是的,天衝門的弟子分爲初級弟子,中級弟子和高級弟子,每個級別所享受到的待遇都不相同,也就是也往上待遇越好。而初級弟子是由高級弟子來教導,中級弟子由長老教導,高級弟子則是有可能由門主親自教導,哈,兄弟,努力些,或許還有可能讓門主親自教導教導你。”

“高級弟子才由李飄渺親自教授!”林蕭微微搖頭“的確,李飄渺已經到了雲鬥士的級別,哪有那麼容易得到他的親授!罷了,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一切都需要自己努力,至少自己不用考覈就能進入天衝門,比起有些鬥士還是要好很多的。”

“哦,聽說天衝門的所有弟子加在一起有上萬人之多,門主親自教導的高級弟子應該不多吧?”林蕭混個臉熟,微笑的繼續問着青年男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