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要把你們統統喝下,以填補我寒冷的心靈。

終於,直到月神殺把這些血液喝完之後,他的身體如同岩漿沸騰一般,渾身上下都是冒著氣泡。 當月神殺把那數十瓶精血喝下之後,渾身上下如同火焰一般的炙熱,體內的寒冷也在這一刻統統消散,只感覺一股狂暴的暖流自心頭湧來,體面發燙。@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好像要被這種熱度給完全焚燒了。」月神殺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此刻究竟發生了什麼,他被無意識的帶入到了山洞的底部。

而後,他就是在山洞底部找到了黑暗天幕這部鬥技的。

可以說,這部鬥技除了月神殺之外,絕對沒有人再來修鍊過,除非,他已經死了,月神殺自從拿到這部鬥技時,就已經知道,創造此部鬥技的人已經死了。

可是,如今再次聽到這個名字時,他的表情非常動容,旋即盯著蕭焱,失聲道,「焱弟,他是男還是女?」

月神殺當先跨出一步,來到蕭焱的面前。

蕭焱見狀,沉默半晌之後,方才開口道,「她是女的!」

「什麼?竟然是女的?這怎麼可能!」月神殺聞言,大驚道,怎麼也沒有想到世上除了他之外,還有人修鍊這部鬥技,並且還是女的。

「這是千真萬確的,我之前就是被她給偷襲的。」蕭焱拳頭突然緊握,然後凝視著遠方,目光當中變得極為惆悵,不知在想什麼。

「哦,焱弟你知道她是不是學院的?」月神殺突然問道,他必須要確定這件事情,因為只有這樣,他才可以使用出黑暗天幕,然後感知出來對方的所在。

修鍊黑暗天幕的人,在一定程度都會感覺對方的存在。

只不過,之前那黑衣蒙面人在使用黑暗天恩時候,他還不會黑暗天幕,不然,他早就有所感應。

「她應該是學院裡面的,不然,他來到心裡偷襲我們的時候,必然會被於長笑發覺到,甚至出手斬殺!」蕭焱突然語氣一冷,之前他所受到的傷害可是很大的,但幸虧黑衣人沒有動輒殺人,不然,他與孤芳雪難免一死!

「於長笑?於長笑是誰!」月神殺突然大驚道,然後突然大聲道,「難道是火焰壁壘周圍的那名前輩!」

「不錯,就是他!」蕭焱一聽到他的名字,感覺自己彷彿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對於於長笑,他非常的羨慕,同時,他還必須與於長笑打好關係,畢竟,以後自己體內那灰色鬥氣的解決方法還是要靠隕落心炎的。

並且蕭焱的目光還遠非如此,他要的並不是單單解決體內灰色鬥氣的狀況,還有吞噬隕落心炎!

「他就是於長笑。」月神殺不停地喃喃著,似乎早就認識於長笑這個人。

「她為什麼放了你?」月神殺忍不住問道,要知道,修鍊黑暗天幕鬥技,一般都是冷酷無情之人,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除非,此地真的就強者出手化解。

當然,蕭焱曾經說過,於長笑並沒有幫助自己,不過,月神殺卻不這麼認為,像於長笑這般修為的人,就算是突然出手幫助蕭焱,估計蕭焱還被蒙在鼓裡呢。

「我也不知道哇!我怎麼知道她突然放了我呢。」蕭焱無奈的探了探手掌,也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行,我必須儘快找出此人!」月神殺突然大聲道,口氣冰冷如刀。

「你找到她之後,最好也要告訴我一下,我會把這筆帳親自還到她身上。」蕭焱握著拳頭,當日的恥辱,讓的他憤怒無比,特別是他這種曾經已經被打壓過一次的人。

「好的!」月神殺道。

「大哥,你先在這裡,我去給小雪交代一下。」蕭焱說罷,直接朝著孤芳雪的位置而去,他此刻必須儘快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小雪,只有這樣,孤芳雪在行事的時候,才能給予自己最大的幫助,給予自己出去后最大的幫助。

「此地真不愧為修鍊體魄的寶地,看來,我來到禁地也是一個好事!嘿嘿,等老子出去的時候,修為必當再上一個層次。」月神殺突然長身而起,直接朝著水潭上面而去,之前那種溫暖的感覺又是湧來。

「修鍊,修鍊!」月神殺大喝一聲,來到水潭上面,頭部露出水面,身體懸浮在水池當中,慢慢承受著水潭的溫度。

……

當蕭焱來到孤芳雪的修鍊場地時,孤芳雪此刻正在處於修鍊狀態,望著此刻的孤芳雪,蕭焱隨意找個地方坐了下來,他並不想打擾孤芳雪。

「主人,你怎麼來了?」見到突然坐在自己身後的蕭焱,孤芳雪突然扭頭笑道,一顰一笑之間,魅力無限。

「哦,你醒了。」蕭焱含笑的望著此刻的孤芳雪,然後來到孤芳雪身旁。

「恩。」

「我現在過來是想要有一件事要告訴你。」蕭焱淡淡道。

「哦,不知主人有什麼事情,小雪定當義不容辭。」聽到蕭焱說有事,她的表情也是逐漸的嚴肅了下來,注視著蕭焱。

頓了頓,蕭焱突然道,「我想要讓你幫我一件事,這件事就是……」蕭焱輕聲在孤芳雪耳旁說到,聞言孤芳雪點了點頭,然後鄭重道,「嗯,主人,我一定在你之前把事情辦的妥妥噹噹!讓主人你去的時候,就可以完美收場。」

說罷,孤芳雪直接化為一道長虹,從水潭消失。

「嗨,希望你此去一帆風順!」蕭焱望著此刻消失的孤芳雪,內心惆悵著,這幾天他一直與孤芳雪在一起,突然讓孤芳雪離開自己,他一時之間,也變得內心不是滋味,就像是突然之間已經失去了最心愛的人一般。

「主人,我此去一定會好好做,絕不辜負了你。」走在路上0的孤芳雪,望著前方,9眼神堅定,突然邁起步伐,朝著前方的一處森林而去。

她的身形奇快無比,就如同一道光影一般,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

這裡越往裡面,也是越來越涼爽,畢竟,此處就算再熱,也已經被魔獸山脈裡面的森里給完全淹沒。

魔獸山脈不愧為鬥氣大陸上面最大的山脈,當孤芳雪踏入魔獸山脈的那一刻,只感覺身體如同進入幽深的水底一般,冰涼的氣息,直接傳遍自己的全身。

全身上下涼爽,如同一陣風襲來。

「這裡,我再次來到這裡,竟然已經有了主人。」望著眼前這麼鬱鬱蔥蔥的森里,孤芳雪長嘆一聲,事實變化,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夠改變的,本來她還是單獨一人,沒想到如今竟然已經擁有了主人。

這份喜悅,讓的她感覺自己突然有了家!

不錯,正是家!

她其實一直就是個孤兒,並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她雖然生長魔獸山脈,可是,魔獸山脈的一切她也不清楚,她除了一直修鍊之外,就是來到之前那水潭。

自從她修鍊有成之外,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承受了多大的負擔。

先是幫助魔域之人找到主人,找到日月神燈的主人,然後再找到自己的父母。

他走過的最遠地方,就是水潭。

這一次,突然讓她來這麼遠的地方,她雖然答應的利索,可是,內心還是說不出的惆悵!

「我要出去了?我真的要出去了嗎?」孤芳雪不住問自己,因為她也不知道魔獸山脈究竟是否有危險,自己並沒有出去過,可是,魔獸山脈裡面的傳說,她還是清楚的。

「嗨,我盡量使用全力!」孤芳雪不再猶豫,朝著前方飛速,既來之則安之,她還真不相信,自己會闖不過魔獸山脈。

雖說這只是和創說,但是,她還是比較喜歡8暗器還以為是,因為自己若是不試一試,就永遠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

她相信,憑藉自己九尾狐的身份,進入裡面應該不回有什麼事。

而事實也真如同她想象之中的一樣,她一直走了幾里的路程,也沒有遇到一絲危險。

「哈哈,你是誰!竟然敢闖入我們的領地!」就在孤芳雪一直朝著前方掠去的時候一聲爆呵。突然從前方傳了過來。

聽到這雄厚的一聲,孤芳雪直接掠到了一棵巨樹上面,然後掌中夢魘刀突然飛出,直接劈在後方。

之前那一聲巨吼正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頭長的頗為雄壯的大熊,大熊烏黑色的皮膚,在日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竟然是大地爆裂熊。」孤芳雪看到眼前這頭大熊之後,突然想了起來,然後目光冷冷的望著眼前的大熊,她之前那一刀,竟然沒有打中!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自己之前那一刀,可是足以擊殺一頭一階魔獸。

那一刀,速度是自己生平所發揮的最快的一刀!

可是,這一刀所落空了。

「暗算偷襲,算得了什麼。」大熊突然一掌揮出,孤芳雪一直注視著大熊,當看到這頭大熊突然揮出一掌,表情頓時一變,直接從樹上飛出,狂猛的颶風,直接把她所站立的樹木絞殺粉碎。

好強大的威力!

就這麼一手,就直接揮出一道颶風。

孤芳雪不由看的入神!

這是自己的刀呢!

自己剛剛飛出的那一刀究竟去哪了?

去哪了?

誰知道?

刀在哪裡!

孤芳雪看了此刻那大熊一眼,當發覺沒有之後,便是失望的搖了搖頭,這怎麼可能自己的刀究竟去哪了?

吼!

大熊一聲巨響,雙臂一展,直接躍起了三丈來高,誰能夠想到,這麼臃腫的身軀,竟然也能夠飛出這麼高。

「你給我下去!」孤芳雪嬌喝一聲,直接飛起一腿,朝著大熊的頭顱踢去,腳尖前方多日辦法出一股強大的能量,能量驟然湧入到了腳尖,在腳尖形成了巨大的螺旋尖刺。

那巨熊看也不看,直接一掌揮出,掌中帶著颶風,直接朝著孤芳雪的身體呼嘯而去,空間直接這股颶風給鎮住!

這股颶風,竟然還要比之前的那一股強大!

可是,此刻孤芳雪想要收回動作,卻是非常困難,自己一旦收回動作,便會出現了速度之間的緩慢,這大熊,明顯不是那種速度太慢的魔獸,從剛剛那一招就可以看出來。

所以,她此刻只有朝著前方用力踢去,不求能夠踢中對方,但求可以藉助大熊的身體,自己從它的身前翻越過去。

凌厲的颶風,直接刮在孤芳雪身上,衣服都在這種強大的颶風下面,出現了顫抖。

隨即,在這股強大颶風面前,一塊衣服布直接被颶風撕碎。

「滾!」衣服突然被這股颶風撕碎,孤芳雪大怒,旋即腳尖頓時朝著大熊的眼睛踢去,這次,無論如何都要給予大熊死亡的一擊,這傢伙真是太可惡了。

「吼!」

大熊必然還是慢了一步,直到孤芳雪的一腳踢在它的眼睛上面,手掌才揮出,孤芳雪一擊得手,然後一個雀躍,朝著大熊的身後翻去。

嘩!

大熊的雙掌頓時擊中前方,一股無可匹敵的颶風,直接把前方的巨樹給生生轟碎!

砰!

大地劇烈的顫動,數十根樹木,如同火箭一般,帶起一團火焰尾巴,在空中擺起一團,然後燃燒在一起。

這大熊竟然通過了自己的一擊,颶風摩擦之間,讓的空氣都出現了熱度,而熱度在觸碰到樹木以後,便是毫無保留的燃燒起來。

這場景,真是好生的壯觀!

這簡直就是比鑽木取火還要牛*啊!

衣服爛了一角,孤芳雪的雙眼如同一團爐火一般,冷冷的望著大熊的後背,突然,她的心神一驚,她在剛剛的心神恍惚之間,竟然發覺到了夢魘刀的位置!

這夢魘刀竟然在它的身體裡面。

難道自己之前那一刀的威力,竟然直接就洞穿了它的身體?

然後就直接沒入他它的體內?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繞是以孤芳雪此刻的心靜,也不由變得格外的熱吃驚,要知道,大地爆裂熊,可是享有貼牆一般的防禦,自己的夢魘刀想要洞穿,似乎還沒有一個可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