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凝雪突然幽幽的說了一句。

「說到就到!」

寒凝雪的話音剛落,趙庸就突兀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寒凝雪頓時也被嚇了一跳,趙庸的到來她竟然沒有感覺到一點他的氣息,寒天謹也更是感到震驚了,怎麼說自己也是魂戰靈者巔峰的實力了離那聖戰靈者也只有一步之遙了,在他頭一次聽到趙庸的名字的時候,寒風也只是說趙庸技能比較的古怪,他的實力甚至還在寒風之下,可是現在趙庸都來到了自己的面前了,可是事先他竟然沒有察覺到一點徵兆,更是看不透他的實力了。

「趙庸,呵呵,我現在應該稱呼趙盟主了,多謝你能伸手給我們以援助,我在這裡先謝過了。」

寒天謹心裡震驚歸震驚,但是這趙庸是來幫助他們的,必要的禮數是不能少的,更何況他也救了寒凝雪,雖然北冥王國目前的情況也是他造成的,估計那也是一個意外。

「客氣的話就不要多說了,畢竟這事也是我造成的,也算是我們對你們的一點彌補吧!」趙庸擺擺手,北冥王國當前的局面雖說是就寒凝雪造成的,畢竟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在裡面,他也不能真的見死不救。

「雪兒,趙庸來了,你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啊?好歹他也是救了你一命啊!」

寒天謹看著寒凝雪定定的看著趙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見了趙庸也不打招呼。

「哦!」寒凝雪聽到寒天謹的話,也突然的回過神來,臉上沒由來的紅了一下,「寒凝雪見過趙盟主!」

「額……」

趙庸也被寒凝雪的舉動給弄得發懵了,這個小妞突然正經起來,他還真的一時不習慣,如果不是寒天謹站在自己的面前,他還以為認錯了人呢!這小妞也知道臉紅?難道被那魘魔嚇傻了?還是突然間轉性了?

「呵呵,趙庸兄弟,小女不懂禮數,還望不要見怪,」寒天謹看到趙庸那錯愕的表情呵呵一笑的說道,然後他話鋒一轉,「趙庸盟主,冒昧的問一句,不知道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讓王國內的居民在短時間內給轉移走?」

別說趙庸一時不習慣,就是寒天謹也是覺得寒凝雪這丫頭今天的表現有點反常,知女莫若父,平時的寒凝雪是什麼樣子的他很清楚,不過現在他考慮的是趙庸到底有什麼樣的辦法,能讓一個王國的普通的居民在短時間內都轉移出去,讓寒風去求助,結果只來了趙庸一人。

「這個你放心,只要你們的準備的足夠充分的話,兩天的時間就應該差不多了!」

趙庸也是知道寒天謹的擔心,自己在寒風選定的地方可是開了不止一個空間傳送門,只要那些城鎮的居民能及時的聚攏起來,相信兩天的時間就能完成。

「兩天!?」

寒天謹被趙庸的話給驚得下巴差點脫落,這可是近乎一個王國的遷移了,兩天的時間怎麼可能?這趙庸不是和自己開玩笑吧?

寒凝雪也是不可置信的看著趙庸,但是她又覺得趙庸不是在說笑,雖然她還不是很了解趙庸,但是她潛意識裡卻有一種莫名的信任感,儘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沒錯,就是兩天!」

趙庸肯定的點點頭,有些事情他也不便和寒天謹說明,他和寒天謹還沒有到什麼都可以直說的地步。

到下午的時候,寒風就回來稟報了,各地的準備已經做好了,就等趙庸出手了。

「好!我這就去,你們就等消息好了!」

趙庸說完,轉身就出去了,等到寒天謹、寒凝雪以及寒風出去的時候,趙庸已經不見了蹤影了,之後的兩天也沒有再見到露面。

不過各個城鎮卻是不斷的傳來好消息,那些普通的居民正有序的開始了遷移,而且進展的速度也是很快,估計要不了兩天的時間就能遷移完畢。

據傳來的消息稱,在各個城鎮中,都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空間傳送門,要不是王國早有通告要轉移,他們還真是不敢相信那突然出現的空間傳送門是為了他們遷移而開的。

「空間傳送門!?難道僅僅是幾年的時間,趙庸就達到了擁有空間之力的實力了嗎?」

寒天謹現在才知道所說屬實了,可是就算趙庸達到了擁有空間之力的地步,也不能每個城鎮都開一個傳送門吧? 「沒錯,就是我們這都城也有數個!」

寒風已經出去看過了,在他們這個王國的都城裡也有數個那樣的空間傳送門。

「父王,現在也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了,趙庸給出的時間是兩天的時間,看來不到兩天的時間就遷移的差不多了,我們是不是利用剩餘的時間把一些東西運過去,不然的話,那麼多的人就要露宿荒野了!還有,那裡也要多派些修鍊者過去,王國的居民的安危也很重要。」

寒凝雪也想知道趙庸怎麼弄出來的那空間傳送門,可是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整個王國的普通的居民都要轉移過去,那麼多的人吃住都是一個問題,他們要考慮的是,在那空間傳送門剩餘的時間內,儘可能多的運送一些必要的東西過去。

「嗯,這個寒風已經安排好了,」寒天謹點點頭,「雪兒,必要的時候還得你去,看看能不能讓趙庸晚一點關閉那空間傳送門,我們也能多爭取點時間運送更多的東西過去。」

「我去?」

寒凝雪不知道父王為什麼要自己去,自己的面子在趙庸那裡似乎沒那麼大吧?她以前數次三番的去引誘趙庸,結果都是沒什麼效果,還落得一個笑柄。

現在寒凝雪對趙庸也是說不出是什麼感覺,經歷了這次的事情,如果讓她再像以前那樣對待趙庸的話,她自己也覺得裝不下去了,可是要讓她正兒八經的去面對趙庸,她又覺得很彆扭,總之她現在處在一個很尷尬的地步,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對待趙庸了。

「呵呵,是不是我的女兒對自己沒自信了?你別忘了,當初你們可是在天才學院成了親拜了堂的!那件事情可是在這周邊的王國里人盡皆知的。」

寒天謹小呵呵的看著寒凝雪說道,寒凝雪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提起過趙庸,不過自己也沒有當做一回事,看來自己當初真的是小看了他,看到趙庸今天的表現,他的心裡也是感到後悔了。

對於寒凝雪當初做的那個荒唐事,他也是有所耳聞的,她是打著王國的名義,其實是私下裡做的事情,要不是他了解自己的這個女兒的真實的秉性,也不會任由她去鬧騰了,那件事情也並沒有給他留下什麼很深的印象,他聽說了以後也是一笑了之。

可是現在在寒凝雪的面前,他也抹不開自己的面子,直接明說再讓寒凝雪去拉攏趙庸了,畢竟現在的趙庸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他直接讓天才學院脫離了西蓬帝國,自己成立了一個天才獨立聯盟,雖說現在的實力還很弱,誰能保證今後它能發展到哪一步呢?就像當初自己從沒有想到趙庸會走進西陸聯盟,而且能坐上西陸聯盟盟主的位子一樣。

不過現在王國的情況,倒是讓他突然想起那檔子事來,或許由寒凝雪出面去求趙庸的話,說不定會有希望,如果能弄假成真那就再好不過了,有了寒凝雪和趙庸的這一層關係,就不用自己去費事巴力的去跟趙庸刻意的搞好關係了。

「父王就不要提那個丟人的事情了,趙庸從來都沒有承認過那件事情!」

寒凝雪也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有點發熱了。

如果父王真當回事的話,當初也不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而不聞不問了,如果不是無極冰淵的事情,自己還可能去施展自己的魅惑之力去耍耍趙庸,可是經過了無極冰淵的事情,自己再去那樣做的話,也是覺得有點過了,不過她的內心還隱隱的有那麼一點的渴望,這種感覺就是她自己也是說不清道不明。

「難道自己是真的喜歡上趙庸了嗎?」

寒凝雪也是被這從心底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給嚇到了。

「趙庸承不承認沒關係,關鍵是你承不承認,還有我承認不承認。」

寒天謹看著若有所思的寒凝雪說道。

北冥王國的重建是一件浩大的工程,就算他們能重建,國力也肯定是大損、元氣大傷,這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因為這樣的話,西風王國、南麓王國和他們之間的平衡就打破了,萬一他們兩個王國趁這個機會來找麻煩,對北冥王國來說,那絕對是雪上加霜。

先前天才學院還是屬於西蓬帝國的,有著他們在中間的制衡,三方都不敢輕易的找麻煩,但是現在天才學院脫離了西蓬帝國,他們之間再有什麼爭執的話,那就屬於西蓬帝國的內部的事情了,就是天才獨立聯盟也沒法過問了,不過如果能和這天才獨立聯盟攀上關係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這也是寒天謹不能明說的小心思了。

「這樣行嗎?」

寒凝雪自己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原本的那次在天才學院逼婚的鬧劇也是自己一手編排出來的,那也只不過是拉攏趙庸的一種手段而已,她絕沒有想到會弄到現在的這個地步,難道她真要假戲真做嗎?就連她自己也感到迷茫了。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更何況你被劫持的原因還沒弄清楚,所以你隨時都可能有危險,你能跟在趙庸的身邊倒是一個安全的辦法,就算不是為了那件事,你也有必要跟在趙庸的身邊!」

寒天謹也是極力的去說服寒凝雪,為了北冥王國,他也不得不做一次厚臉皮的事情了。

「雪妹,父親的提議你可以考慮一下!」

寒風也在一旁慫恿道,當初寒風也是一直想拉攏趙庸,可是隨著趙庸的實力和勢力越來越高,越來越大,他的那個念頭早就消失了,可是現在就有一個好機會,他的心思不禁又活泛起來,這北冥王國父王遲早要交到自己的手中,能掛上一個潛力巨大的趙庸,這對他來說也是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的事情。

「好吧,你們容我考慮一下!現在先安排好遷移的事情。」

寒凝雪的心思也亂了,她一直在遊戲人間,她令身邊的男人對自己可望而不可即,讓那些人心甘情願的為自己做事,她也一直以此為樂,從來也沒有像現在這樣,為了一個男人而那麼的糾結! 對於突然出現在獨立聯盟里的寒凝雪,趙庸也沒有太多的驚訝,整個的王國的搬遷可不是僅僅就把人遷移走就行了,後續的事情要比這些麻煩多了,就像趙庸現在成立了天才獨立聯盟,也不是說說就成了的,花錢那叫一個快啊!

本來趙庸還想抽點時間出來,拿青兒或者燕兒丫頭試試凈化血液和靈氣的事情,可是龍千陌那裡就開始告急了,不得已也只能去製藥來緩解壓力了,只要寒凝雪不是來借錢的,其他的還都好說。

「寒凝雪大美女,不知道這次來又有什麼事?」

趙庸懶散的斜坐在椅子上,懶洋洋的說道。

「就是啊,庸哥哥已經幫過你們了,為了你還差點完蛋了,這兩邊我們也算是扯平了,你還來找庸哥哥幹嘛?」

南宮燕兒現在對美女很是敏感,特別是寒凝雪這樣的有點妖魅邪乎的美女,聽到寒凝雪來聯盟,她就拉著青兒和雀兒巴巴的跑了過來。

「呵呵,燕兒妹妹,你是對趙庸沒信心,還是對自己沒信心?」

寒凝雪還真的不適應一下子對趙庸他們正兒八經的說話,剛才她還在考慮如何面對趙庸呢,不過有南宮燕兒和青兒這麼一攪合,她還是覺得像以前一樣自然些。

「你……」南宮丫頭一下被問得氣結了,要說對趙庸沒信心,那不是變相的說趙庸花心不可靠嗎?可是要說對自己沒信心,那不是承認輸給了這個騷狐狸了嗎?燕兒想到這裡,上前走到寒凝雪身旁,把胸脯高高的挺了起來,「庸哥哥,你看看,我們誰好看,誰的胸大!」

「額……」斜坐在椅子的上的趙庸差點被燕兒的一句話給雷到地上去,這小妞子醋意是越來越大了,不過看來看去,隔著衣服好像她們也沒多大的區別吧?或許讓自己過過手還能把出點差別來。

青兒也是哭笑不得的看著昂首挺胸的燕兒,這事也能是拿出來比大小的啊?這個丫頭怎麼越來越二虎了?

雀兒也是越發的佩服這燕兒的膽量和勇氣了,要是她還真說不出來那樣的話。

寒凝雪也是被燕兒那丫頭差點給逗笑了,不過既然這丫頭開了頭,那自己就再逗逗她好了,於是也把胸脯一挺說道:「好啊,那趙庸你就評判評判吧!」

「啊?」趙庸也沒有想到寒凝雪還和燕兒杠上了,雖然他也看出寒凝雪有逗燕兒的成分在裡面,可是……靠,你是逗燕兒還是在逗我啊?趙庸現在覺得自己的鼻子都有點發熱了。

「咳咳……」青兒也是被嗆得夠可以了,「燕兒妹妹,你就別鬧了,說不定寒凝雪公主找庸哥哥是有重要的事情呢!」

青兒也不得不出來說話了,這事還真讓趙庸沒法回答。

「對對,燕兒,說不定她有什麼事才來找我的!」

趙庸趕緊接著青兒的話說道,要是再鬧下去,接下來就不知道要比什麼了。

「哼,她有什麼事啊?肯定又是來勾引庸哥哥的,我們也不比她差的,庸哥哥要是想看或者想做點什麼,找我們兩個就行了,要不找雀兒妹妹也行。」

「噗!」

趙庸差點沒把心臟給吐出來,一個屁墩就坐到了地上,就為了寒凝雪來這裡找自己,這丫頭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青兒和雀兒也是被燕兒說得是面紅耳赤的,那些事情是隨便說的嗎?這個丫頭也太二虎了,什麼話都敢往外說。

寒凝雪也是被南宮燕兒給雷倒了,為了排擠自己,那麼雷人的話也毫不臉紅的能說出來,以前她還真是小看這個小丫頭片子了,不過說實話,這當初的青澀的小丫頭現在也變得成熟多了,胸前的那兩個絕不比自己的小,難道趙庸這個傢伙喜歡胸大的小姑娘嗎?自己的也應該屬於大的那一類了吧?

「啊——」寒凝雪突然發現自己走神了,她真想大喊出來,把那些從腦海里蹦出來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給驅走,自己怎麼會想這些東西?以前自己可是從來沒有去想過這些東西的啊!

「寒凝雪,有什麼事你還是趕緊說吧!」

趙庸也不想再磨蹭下去了,燕兒把獻身的勁頭都拿出來了,要是再爭執下去,誰知道她會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畢竟這還是在聯盟的議事廳,如果在個沒人的地方,自己也不介意去看點什麼或者做點什麼,可是現在是在聯盟的議事廳里,就是自己的臉皮再厚,也不可能那麼瘋狂的事情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雖說王國的居民差不多都轉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但是後續的住和吃的都是一個問題,所以我想你能不能把空間傳送門的時間延長,讓我們儘可能多的把東西運出來!」

「呵呵,這個好辦,我會盡量的延長,不過你們也要抓緊時間!」

這點事對於自己來說那是小事一樁,空間精靈弄出來的這個傳送門,就像是一個符文的形式,只要趙庸用靈氣去不斷的激發,那空間傳送門就不會消失,也耗費不了多少靈氣,所以他爽快的答應了下來,也為的是讓這個寒凝雪趕快的離開這個地方,省得南宮丫頭吃乾醋。

「哼,現在你也沒事了,可以走了吧?」

南宮燕兒見正事也辦完了,就又開始趕人了。

「我為什麼要走?我已經徵得父王的同意,以個人的身份加入獨立聯盟,更何況我和你的庸哥哥早就在這裡拜過堂的,我這也算是回到家了!」

寒凝雪本來想回去的,對於父王的提議她也是猶豫不決,因為現在就是她自己也弄不清對趙庸是一個什麼樣的感情,是出於對他的感激還是自己真的有點喜歡他?可是在燕兒的咄咄逼人之下,她突然決定要留下來了。

其實寒凝雪所說的要以個人的身份加入獨立聯盟的話,也是她的臨時起意,既然決定了要留下來,那就得有個留下來的理由,不然這南宮丫頭要和自己鬧個沒完沒了了。 至於和趙庸拜堂之事,學院外面的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這學院裡面的人確實知道當時的情況的,趙庸跑掉了以後,她硬是找了一個女學員代替趙庸走完了整個的過程的,那也是屬於迫不得已了,所以寒凝雪也沒拿這個當做主要的借口,但是自己加入了聯盟,南宮那丫頭總不能再趕自己走了吧?

「你……臉皮怎麼那麼厚啊!」

南宮燕兒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可是她絲毫沒有想到自己先前說的話似乎臉皮更厚。

「行了,你們都別鬧了,寒凝雪,你還是趕緊回去幫助你們帝國重建吧!」

趙庸也不想在這裡和她們糾纏了,寒凝雪也應該只是逗逗燕兒而已,還是讓她趕快的離開,免得在這裡越說越多。

「我沒和你開玩笑,也不是胡鬧,父王認為劫持我的那些人還有可能不肯罷休,現在北冥王國也是亂鬨哄的,也根本顧不上我了,他認為只有在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寒凝雪知道趙庸認為自己是在和他開玩笑,所以她也是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過寒天謹是說過讓她跟著趙庸,可是沒有說讓她加入這獨立聯盟,但是事情趕到這兒了,她也不得不私自做個決定了、「額……」這是什麼理由?難道自己這裡不亂嗎?自己也不是閑得蛋疼的沒事只做你一個人的保鏢吧?「行,你願怎樣就怎樣吧,只要不打擾我就行了!」

趙庸也不管她們如何了,轉身離開了議事廳,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製藥去了,自己要是再不溜的話,還不知道要鬧出什麼動靜來,自己乾脆來個眼不見為凈。

「哼!」

南宮燕兒見趙庸走了,也氣哼哼的轉身走掉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