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就在衆人還在思索兩位老者的去向的時候,忽然從不遠處傳來一聲巨響。衆人循聲看去,正是來自周浩那邊。

這一會功夫,周浩都已經跑到了虛妄的身前,而此時兩者的拳頭正牢牢的撞在了一起。虛妄竟徒手接下了周浩的一拳。狂暴周浩的拳頭可是讓衆人大吃苦頭的,混合着冰與火的力量,他的拳勁可謂是開山斷地。看着身邊被摧毀殆盡的石壁就知道了周浩現在有多可怕,而虛妄,正是在如此可怕的周浩面前,接住了他的拳頭。

一拳之後,周浩並沒有就此停下,在他的臉上也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在手上猛烈的爆發了更強大的力量,勢頭正是朝着虛妄而去,勢必要將它轟飛出去。

虛妄也不甘示弱,從它的拳頭上,猛然出現大量的黑影,從周浩的拳頭處向上包過來,但是,在觸碰到周浩手臂的一瞬間就被強力的異能消滅了,而周浩爆發的力量也因此減弱了一些。兩者這麼牽扯着,竟然一時不分勝負。

衆人在不遠處當然看到了這邊的狀況,周浩竟然和虛妄打了一個平手,但是衆人也想到,若是如此拖沓下去,周浩必定會受傷,當即下定決心準備出手打破僵局。就在這時,衆人忽然又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事。

遠遠看去,在虛妄身後不遠處的地方,出現了兩個身影,仔細辨認一下,正是老陳和老路二人。

此時二人正隱藏在一塊大石頭後面,不斷地看着周浩那邊的情況,看到陷入僵局,兩人權衡了一下,準備出手。

蕭空看到二人,也打定了主意,在兩位老者出手之後再出手,畢竟,兩位老者對付虛妄的經驗要比衆人要多的多。

停下自己行動的同時,蕭空也制止了身後衆人的行動,朝着兩位老者的位置指了指。衆人順着蕭空所指的方向看去,也看到了老陳和老路,當即明白了蕭空的意思。收回異能等待攻擊的口令。

藏在石頭後面的老路和老陳並不知道遠處的衆人正等待着自己的行動,他們只是全身關注的盯着虛妄,想找到它比較脆弱的地方。但是在觀察了一會之後,並沒有任何發現,眼前這個虛妄和以前出現的,變化太大了,以前的經驗對於現在的情況,幾乎沒有作用。

略微猶豫一會,老路和老陳便下定決心一般,兩道攻擊猛烈的朝正在和周浩對峙的虛妄身上招呼而去。

兩道威力巨大的衝擊波,電光火石之間就來到了虛妄的身後,但也就在這一瞬,從虛妄的背後猛然伸出了兩隻手,握緊拳頭分別迎向了老路和老陳的攻擊。

這一下真的把在場的衆人給驚到了,這個虛妄在和周浩如此激烈的對峙過程中竟然還能注意到身後襲來的攻擊,而且忽然出現的兩隻手也直接接住了那不下於周浩力量的衝擊波。此時,僅憑虛妄一個,擋下了三個周浩的攻擊,這又怎麼能不讓他們驚訝。

而最爲驚訝的莫過於在虛妄身後的兩位老者,在身後那雙手出來的時候他們就可以確定,那不是虛肢。而是眼前這個虛妄,真真切切的進化出了四隻手! 擋下身後的襲擊之後,虛妄顯得非常暴怒,嘶吼一聲,一個巨力就把面前的周浩推開,一跳一躍間離開了原來的位置,站到了一處稍高的地方,來回觀察着攻擊自己的兩方。像是在權衡着先對付哪一方。

而狂暴的周浩又怎麼會讓虛妄有時間思考,在被推出後穩定身形的一瞬間便一踏步朝虛妄的位置追了過去,一眨眼,就來到了虛妄的身前,雙拳再次不假思索的轟了出去。

這一次,虛妄竟然沒有硬接下這一拳,一閃身,躲了過去。而它站着的大石塊則被周浩的拳頭正中,瞬間爆裂開,變成了細小的石礫。

周浩一擊落空,緊接着就從手裏釋放出兩道異能,追着虛妄的身影就飛了過去,這一擊極其刁鑽,正卡着虛妄快要落地的位置。就連不遠處的衆人也都給周浩的這次攻擊豎起了大拇指,在他們看來,這次攻擊必然正中虛妄。

虛妄自然也看到了極速向着自襲來的異能,只見它身體在空中,緊緊的盯着那雙色異能,就在異能快要打到它身上的時候,忽然,那虛妄的身體急劇變化,接着扭曲成一個讓人難以想象的形狀,直接讓它躲過了周浩所發出的攻擊。

縱然堪堪躲過了周浩強大的異能,老陳和老路兩個人這時也來到虛妄的身邊,一人一拳確是實實在在的打到了虛妄的身上。

“嗷嗚”一聲,虛妄就被重重的打飛了出去,這一下本就是想在周浩的攻擊正中之後,再加一擊致命傷的,這一下威力倒是減少了一大半。所以,虛妄僅僅飛出一點距離便穩住了身形,站在地上惡狠狠的瞪着對它出手的三人。

老陳,老路一擊過後,也知道自己的攻擊並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打完就一個後撤和虛妄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周浩看到虛妄連連躲過自己的攻擊,頓時如被自己獵物戲耍的野獸一樣,更加暴怒了幾分,拳頭捏的咔咔作響。雖然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在沒有瞳孔的眼中也看不到眼神。但是從他不斷抖動的身體上就可以看出,他現在非常的憤怒!

而虛妄自是一樣,出現到現在,它從來就沒有受過任何的疼痛,成長的過程中也都是順風順水,而就在剛纔,它不斷受挫,想要吸收的人類沒有吸收成功,想要殺死的衆人也沒有殺死,就連在自己手中看似廢物的人,這時竟然可以和自己抗衡,而本來不放在眼裏的兩個老鼠,在這個時候也重重的擊打在自己的身上。

雖然它剛剛成長到人形,不知道人的各種感情,但是從心中不斷蔓延出來感覺就是——立馬殺死眼前的三個人類!不僅殺死,還要讓他們化爲虛空的糜粉!

這一次,虛妄不再被動防守了,它大吼一聲,首先朝着給它造成實際傷害老陳和老路二人撲過去。

但是,此時憤怒的周浩又怎麼能讓它如願,一個爆步,直直的朝衝到一旁的虛妄攔截過去。而老陳和老路兩人,也向後一退,和虛妄拉開了一個合適的距離。

wWW ✿Tтkā n ✿℃o

下一刻,周浩和虛妄又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大戰一觸即發,二者拳腳相加,如兩頭暴怒的野獸。

看到如此,老陳和老路也不在一旁幹看着,不斷的釋放着異能對虛妄進行攻擊,雖然攻擊不強,但是虛妄也不敢硬接,這麼騷擾幾下,虛妄漸漸地落了下風。

在不遠處的衆人見到這種情況,當即也不再觀察情況了,全都動身往戰場這邊趕來。一瞬間,就變成了虛妄以一敵多的局面。

說來奇怪,這個時候,原本衆多的虛空生物卻不知道到哪裏去了。虛空這邊,僅是虛妄自己在和衆人戰鬥。

可是衆人哪管的了這麼多,雖然之前擔心那些虛空生物在哪裏埋伏,但是在一番感應之後,在周圍確實也沒有感受到任何虛空生物的危險。這個時候,就算有虛空生物,衆人也會向前衝,何況是現在這麼好的機會。

虛妄本來面對三人的攻擊就有點難受,忽然,它又感覺到從不遠處傳來許多的異能反應,這一看,發現原來跑到一邊的衆人竟然全都一股腦跑了過來,勢頭正是向自己衝過來。

見到如此,虛妄也不再戀戰,和周浩又對上一拳之後,直接向後拉開了一段距離。

虛妄的閃開的位置也很好,直接避開了衆人呈包圍的趨勢,它身體靠着一處山壁,盯着衆人不知在想些什麼。

衆人見到虛妄怯戰,當即不做猶豫,統統跟在周浩身後,朝着它攻擊過去,一場混戰在短短的停頓之後又開始了,當然這場混戰是單方面的。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這麼猛烈的攻擊下,就算是實力如此強勁的虛妄,縱使它進化出了四隻手,也難以招架,不時的被衆人的異能所打到,雖然它已經盡力避過那些威力巨大的異能,但在它身上也漸漸又傷勢表現出來——它身上的黑色氣息,漸漸地變得透明起來。

衆人當即乘勝追擊,現在的情況雖然和他們的計劃有些偏差,但是結果卻是漸漸地趨於相同了。

虛妄現在既是憤怒又是害怕,憤怒在原本被自己當成食物的衆人竟然不斷地讓自己受傷,而害怕的不僅是衆人猛烈的攻擊,更是在雜亂的攻擊中,它感覺到有股讓它非常害怕的力量,也正是如此,它在躲避那股力量的同時,接上了許多的異能攻擊。

“吼——!”

就在衆人不斷攻擊了虛妄一會之後,一直被動挨打的虛妄卻從口中猛烈的爆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嚎叫。但是這聲嚎叫,在衆人聽來就像是將要被殺掉的哀嚎。

聞此,衆人紛紛準備對它發出最後一擊,徹底終結這個目前對衆人有最大威脅的東西,這一瞬,衆人就直接把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最大值,大叫着,就把力量全部向虛妄宣泄而去!

就在這時,從虛妄的身體內也猛然爆發出一圈強大的黑色光罩,以它爲中心,迅速擴散,被黑色光罩觸碰到的山壁,直接化爲了虛無,衆人見此,哪敢硬接,紛紛跳開。只剩下狂暴的周浩還站在原地,緊緊的盯着朝自己蔓延過來的黑罩。

歡迎加羣(523234512),有妹紙,有驚喜 那黑色光罩來的很快,轉瞬間就到了周浩的身前,只見周浩一伸雙手竟然直接迎上了黑罩。跳到一旁的衆人見此,紛紛發出驚呼,要知道,那黑罩可是瞬間把岩石化爲了糜粉啊!就算現在周浩敵我不分,但仍舊是他們的一份子,這一下,直接讓他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祈禱周浩千萬不要有事。

就在周浩雙手碰到黑罩的一瞬間,在他的手上猛然出現了刺眼的光芒,直接籠罩了周浩的全身,光芒呈金黃色,狠狠地和黑罩懟在一起。

待光芒散盡,衆人看到,周浩正雙手牢牢的按在黑罩之上,竟然沒有收到任何傷害,而黑罩因爲周浩的這一下明顯的減緩了擴散的速度。隱隱的有停下的趨勢。

周浩顯然也因爲阻擋黑罩使出了很大的力量。他的額頭,也冒出了一絲絲細汗。而虛妄身處黑罩之中,衆人也無法看到它的狀態。但是看到那緩緩向外擠的黑罩,想必其中的虛妄也用了極大的力量。

在這一漲一阻之間,黑罩漸漸地停下了擴張。在周浩的腳下,也留下了兩條深深的凹槽,他的兩隻腳,早已經暴露在了外面,那雙鞋已然報廢。感覺到黑罩停止擴張,周浩也放下了撐在它上的雙手,靜靜地盯着黑罩,等着它進一步的動作。

而黑罩,也並沒有在原地停留太久,只一會,它就又開始動起來。不過,不是繼續擴張。而是急劇的收縮,轉瞬之間,就變成僅僅有一人多高的黑色光球了。

但是現在衆人的眼睛卻沒有在看光罩如何變化上,就在那光罩變小的一瞬,原本還盯着黑罩的周浩卻猛然從站着的狀態,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衆人便知道,這是周浩服用的靈液已經失效了。蕭空使用空間異能一下便來到了倒下的周浩身邊,抱起他,又是一下便又回到了衆人身邊。

站在衆人中的楊植見此,當即站出來接住了蕭空手上的周浩,全方位的對他進行了檢查。

“沒有受傷,只是服用靈液這段時間對身體的負荷太大,現在累的昏睡了過去。”檢查完一遍周浩的身體之後,楊植便神色一鬆的對衆人說道。

衆人一聽,當即也放下的心來,擔憂的神色也緩和了。

“楊植,你把周浩帶到一邊比較安全的地方照看一下。我們和虛妄,應該還有一番大戰!”蕭空聽到楊植的話,當即對他吩咐,接着眼神又回到了還是呈黑球狀的虛妄那邊。

楊植領命,便抱着周浩向一旁跑去了。

“路老,陳老,現在怎麼辦?”處理完周浩的事情,蕭空就向着老陳和老路投入了疑惑的目光,在在衆人中,也就這二人見過虛妄,因此蕭空這才推測兩人應該知道虛妄站在是在搞什麼鬼。

可誰知,兩位老者也是搖搖頭,緊張的盯着黑球毫無動作。實際上,這次出現的虛妄從它能口吐人言開始,就已經顛覆了兩人的認知。現在又形成了這個黑球,更是讓他倆摸不着頭腦,不知虛妄下一步想幹什麼。

而現在最關鍵的就是,人羣中之前最強大的戰力周浩已經不能參加戰鬥了,可以說,能把虛妄逼到如此地步的。周浩佔了絕大部分的功勞。但是,現在沒有周浩的這部分戰力,衆人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對付虛妄了。

就在衆人擔心沒多久。那黑球又開始動了,還是縮小。不過,這次縮小後卻不再保持它原本的球形了,逐漸的變成了人形,到最後,完全的覆蓋在了其中的虛妄的身上。虛妄在接受這層黑罩之後,發出一聲吼叫,是一種非常暢快的吼叫。

吼完之後,虛妄的身體也出現的變化,就在衆人眨眼的功夫,它的身體便開始迅速變大,而這時,那些隱藏起來的虛空生物也跑了出來,從虛妄的身後的位置,密密麻麻的虛空生物全都往虛妄的身邊跑去。

它們跑到虛妄的身邊,沒我一絲停頓直接撞向了虛妄的身體,在觸碰到虛妄身體的一瞬間,便直接融了進去,而如此之後,那虛妄的身體又明顯的增大了一點。

“這是……瞬間吸收?!”看到此情此景,就連一向淡定的老陳也不免的驚呼了出來,而衆人更是直接看的呆立在原地,口中不斷倒吸着涼氣。

讓衆人感到恐怖的不僅是眼前體型不斷變大的虛妄,更是它急劇上升的力量,這還沒吸收完,衆人就感覺這個虛妄的力量已經不知道比之前多了幾倍。而之前,正是有狂暴的周浩才能勉強壓制住它。

但是現在,不僅是他們已經失去了周浩這個戰力,更是要面對比之前更強大的力量,這怎麼能讓他們不恐懼?

“師傅,我們還是先撤吧!”白毛沉默一會,率先出聲給出了自己的意見,就目前這個情況,他覺得只有撤退才能把損失降到最小。

老陳也聽到了白毛的建議,他權衡了一下,也覺得現在撤離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他轉過身,正待和衆人說出想法,猛然感到從身後有一道危險襲來,想都沒想,對衆人大叫一聲散開,就猛然離開原地。

衆人之中有的也看到了虛妄發出的攻擊,有的聽到老陳的話也反應過來,全都稍微拉開了一些距離。

就在衆人剛剛躲開,一束黑色的光就從衆人原本的地方穿過,射在山壁上直接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小孔洞。

“嘿嘿嘿……”接着,一道熟悉的尖笑傳到衆人耳中,那邊的虛妄竟然已經在這一會完成了吸收。一個半山高的虛妄赫然站在了衆人眼前。

看到這樣的虛妄,衆人眼中都浮現了一絲絕望,現在,就算是想撤恐怕也無法如願了。

不過虛妄好像並沒有急於向他們發出攻擊,它一雙黑色的眸子不斷地掃描,好像在找着什麼東西一樣,衆人知道,他一定是在尋找周浩的身影。

“那個很強的人類,去哪裏了?”果然,在虛妄掃了幾圈衆人之後,直接開口詢問,而現在,它說話的方式竟已經變的和人類一模一樣了。 聽到虛妄的話,衆人皆閉口不言,一臉緊張的看着它,準備躲避它的下一次攻擊。而虛,好像並沒有要接着攻擊他們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看着衆人,像是在等待着衆人的回答。

“不說嗎?倒是有趣,那麼強的戰力爲什麼突然消失不見了呢?”虛妄等了一會,發現衆人是真的沒有和他說話的意思,也失去了耐心,又接着有些笑意的說道。這句話像是詢問着一臉緊張的衆人,又像是自言自語。

虛妄似乎的非常享受現在衆人的面對它的狀態,不斷地對衆人說着話。即使,這邊沒有一個人回答它的問題或者接下它的一句話。

身體變大的虛妄,話也變得非常多,現在的它宛如一個話癆,獨自在那裏一直說着話。也不管有沒有人迴應它。

這直接把衆人搞懵了,這東西實力增強怎麼話也變得這麼多,煩都被煩死了!雖然這麼想,但是沒有一人說話,還都是緊張兮兮的盯着虛妄一動不動。

獨自說了一段時間之後,虛妄可能自己也覺得無聊了,便停下了言語。又盯了衆人幾秒,接着出聲道:“看來你們是什麼的都不會說了,那只有我自己去找了,那個人的味道,我記得!”

巨型虛妄說完這句話,便動身了,它的腳一邁,竟是踏出了將近十米,一下就來到了衆人眼前。而它前進的方向,也正是楊植帶着周浩離開的方向。

難道它已經發現了周浩的位置?衆人心裏這麼一想,感覺糟糕,周浩雖然還是周浩,可是現在卻沒有那般實力了,若是被現在的虛妄抓住,那真的是九死一生。

看着近在咫尺的虛妄,衆人在心裏紛紛打定了主意,稍微對視一眼確定了對方的想法,接着,他們堅定的點了點頭,都爆發了異能,對着走過來的虛妄身上打去。

“你們我不想要,我只要那個人類!”感受到衆人打過來的異能,這次虛妄直接擋都不擋,任憑那些異能直直的衝擊在自己身上也爲所動,甚至還略帶戲謔的對衆人說着話。

異能打在虛妄身體上的聲音此起彼伏,虛妄對這些攻擊都不屑一顧,直接用它巨大的身體全部都接了下來,可是,就在最後一個異能飛過來的時候,虛妄卻是快速躲了過去,沒有和它正面碰撞,接着,它的眼中流露出一點不可思議。

這最後一道異能者的發出者,正是在人羣中的鐘夏軒,她對於釋放異能本來就有些不熟練,加之她對自己的光系異能控制也不算太好,因此她的攻擊最後一個發出也是正常。

可是,就因爲如此,這最後一道異能的發出者也讓虛妄看的真切,它眼中疑惑,聲音有些焦急,“這是什麼力量?爲什麼我會感覺如此的危險?而且,我感覺好恨啊!”

光系異能是虛空生物的剋星,虛妄感到危險也是正常的,也是鍾夏軒對自己的異能掌握的不夠好,不然,光系異能和衆多異能一起飛過去,好歹也會讓虛妄受到一些打擊。

感受到虛妄投來的目光,鍾夏軒有些害怕,看到這樣的情況,她也知道自己應該是被虛妄給盯上了。

不僅是她自己,身旁的衆人也都感覺到了虛妄仇視的目光,便直接擺開陣型,牢牢的把鍾夏軒圍在了中間。警惕的看着虛妄的下一步行動。

“嘿嘿嘿……你們覺得你們能攔住我?快閃開,讓我研究一下這個人類女性!”虛妄看到衆人如此,就爆發出一陣嘲笑聲,接着就不屑的對衆人說道。

“全力進攻!”衆人當然不會就這麼聽虛妄的話,隨着蕭空的一聲令下,大家都再次的對虛妄發出了一波進攻,這次所用的功力,要比上一次,要強上許多。老陳和老路兩位老者,也不顧的使出全力,想要對虛妄造成傷害,哪怕是一點。

這一次,鍾夏軒在聽到蕭空下令的一瞬間就開始匯聚異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情勢所迫,她釋放異能的速度比之前快上許多,光系異能和衆多異能一起都向着虛妄的身上飛去。

這次攻擊,虛妄也感覺到異能力量要比上次的大上很多,它也比較謹慎,躲過了幾個,接着又過來幾個,而且其中就包含的它最怕的一種異能。虛妄不假思索,率先以躲避光系異能爲主,結果可想而知,其餘的異能正中在它的身上。

大家這下出手都和第一次試探實力不一樣,都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這下縱使虛妄吸收到如此防禦力,也不免吃痛,受了不輕的傷。

虛妄這下可怒了,面前的這些人竟然又將自己打傷了!

“你們……死定了!”一句惡狠狠的話從它的口中說出來之後,虛妄便帶着憤怒,一巴掌向着衆人拍去。

可就在虛妄的手落下一半的時候,卻忽然不動了,衆人滿臉困惑,都停下了閃到一邊的身影,擡頭看着虛妄不知道它在做什麼。

“小軒!小軒你怎麼了?”衆人還沒等到虛妄說話,人羣中一道女聲先傳了過來,他們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只看到方穎正拉着緊閉着雙眼身體直直往上升的鐘夏軒,神色焦急。她以爲這是虛妄又使出的奇怪的招式。

實際上,虛妄自身現在也搞不清楚狀況,本來向衆人打去的一巴掌在揮到一半就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樣,但是它又看不到,但是通過觸摸,它也感受出來是一層透明的防護罩阻止了它的進攻。還在奇怪防護罩從哪來的時候,那邊那個令它稍微有些忌憚的女人這時還漂浮了起來!

就在衆人都有些奇怪的來到鍾夏軒身邊,試圖喚醒她的時候,人羣中的蕭空卻盯着依然不斷上升的鐘夏軒若有所思。緊接着,他忽然想起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