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就這這時,墓外忽傳來聲音“姓嚴和姓金的兩個小子出來。白無常爺爺在此”

聽嚴廷威剛纔的問話趙幽兒知道他們去過冰窖之中但沒有發現那個人,他竟然逃了出去。心中就無牽掛既然姐姐已經聽自己完成她的夢想,自己也就放心,但此時又聽見高劍的聲音先是一喜,|“他是回來救我的?”但轉念就犯愁起來“這不是自投羅網麼,他怎麼能鬥過嚴廷威。”

但嚴廷威和金水並不知道外邊是什麼人。嚴廷威給金水打個手勢道:“你出去看看。”金水收起金刀走到出口下方,打開機關後沒有直接出去,而是先放從腰間拿出個小葫蘆,打個葫蘆塞子,葫蘆中涌出一片黑霧。放了一會黑霧金水這才躍出墓中。

看到金水出去嚴廷威眯縫着眼睛對趙幽兒說道:“這人就是你藏起來的那個吧?看來你們情誼不淺呀!他還敢回來。”看到趙幽兒還不做聲,嚴烴威越想越氣,走上兩步就想打她個耳光,可剛一伸手就聽墓外的金水一聲驚呼。當下由掌變砍,一下打在趙幽兒後頸。把她打昏。自己則拿出如意棒,躍出墓外。

嚴庭威的如意榜。是他自己用九種金屬混合冤古碎沫煉製而長,長可及50多米,斷能像鋼筆一樣放在口袋當中,雖然沒有傳說中的如意金箍棒那樣千變萬化,卻也實屬是件厲害法器。

等到嚴廷威從墓中上來,正看到金水在那裏發楞。金水對面不遠,站着個青年。一身休閒打扮。看衣着正是剛纔自己在趙幽兒臥室中看到從密通出來,後來從新進去等他去找又不知道跑到哪去的那個人。

原來聽到金水他們談話後,高劍決定先救出趙幽兒在想解決的辦法,於是是遠遠的跟了過來。等金水進去後。外邊就留2個看守的嘍羅。高劍知道姓嚴的耳目聰慧,也就沒敢太過接近。而是在遠處做了個小動作搞出一點聲響。高劍遠遠看着墓前站着的二人,可他們聽到聲響後,二人交頭接耳嘀咕一會卻誰也沒有過來察看。高劍無奈就大聲嘆了口氣,這動靜做的可算極大了!傻子都能聽出這邊埋伏有人,可二人交頭接耳一翻後,又沒有過來,嘿!高劍想:“這兩個放風地也忒有意思了一點。算了引他們幹什麼。兩個嘍羅而已。”

當下也不在隱蔽,從高墳後走將出來高聲喊道:“姓嚴和姓金的兩個小子出來。白無常爺爺在此”

墳邊上兩個放風的看他出來這麼一喊竟然撒腿就跑,跑到旁邊的一個大墳後躲避起來。高劍見罷哈哈一笑暗道:“原來是一羣無能之徒,拉幫皆夥。”雖然此說但方纔出密道的時候差點被人家大網照去,高劍也不敢鹵莽。雙膀用力。功力到處兩袖齊飛。露出兩條玉手心決千錘百練下的臂膀。特別是師父換給自己的一條。晶瑩透徹,夜晚中還顯淡蘭之光,就如美玉雕琢一般。

剛要走近就見墓口大開。未見人出先是陣陣黑煙,高劍知道這是左道之術,當下退後幾步,風向不是朝向自己。一陣風過煙也被吹的四散飛去。煙霧剛散就從墓中跳出一人,高劍藉着月光一看正是那個金副堂主。

金水跳出來後,就見一人站在十步開外。一身休閒打扮,上衣無袖,露着兩條幽藍色的臂膀煞是詭異,於是上前一步抱拳道:“朋友是那位?逆天教在此公幹!不知道朋友有何指教?”這翻話說的算是客氣非常了。

高劍冷笑一聲道:“公幹?官腔打的還不錯!老子也是公幹。就是把你們公的全部幹倒,在把母的救走。”說完自己都覺得可笑,不覺間把趙幽兒叫聲母的了,

金水道:“看來朋友是找晦氣的。那就留下個名號吧?”

高劍心道:“師父本事還沒學到一成,可能不能丟了老歌星的臉,還是叫我們哥們自己的名號吧。”想罷說道:“無常門白無常高爺是也。”

金水腦子裏過了一遍也沒想到修真界那時候出來個無常門,但見對方說的煞有其事也不懷疑就說道:“好!那麼金水領教高爺手段。”

高劍哈哈一笑說道:“修行也要跟上潮流,你們逆天教總部不會連電視都沒有吧,說話都跟不上新時代了。咱這叫PK!那麼就讓高爺我暴揩你一頓”說罷隨便擺了個架勢等金水動手。

高劍雖然跟葛刑天已久,但真正開始修行卻是最進的事情,要說和修真之人交手這算第三次,前2次都是被白雲山的道士打的落荒而走,第二次還差點丟了性命,現在非常盜雖有小成,但都是練氣之道,真要是說道很人動手過招,高劍所學還差的遠了,雖然手裏有幻音鼓和一半密星羅旗兩件上古齊寶。但是高少還是沒地,所以也不先出手,看對方如何出手在想破解之道,

金水看高劍有事無恐的隨便往那裏一站一幅高手形象。還真不敢貿然進招,結果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就這樣耗上了。這時候先前跑到旁邊大墳之後的兩個嘍羅忽然笑了一聲,原來2人見高劍出來就躲了起來,此時見金水出面也就膽子大了,就都伸頭關看二人是如果打鬥的,誰知道過了半天兩個人跟斗雞一樣,就是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誰也沒先動手,原來跟金水一起巡邏的那個人隱不住就笑出聲來。金水聽到背後有人發笑就是一驚。心想:“壞了,這小子有埋伏!我說他怎麼不動手,”又怕身後之人偷襲急忙一個惻身向身後看去。這一看金水那叫一個氣,那裏是什麼埋伏,分明是原來在外邊站崗的陳家兄弟。剛要罵上幾句。金水忽覺手腕一嘛。底頭一看,這一驚非同小可原來抓在手中的2把小金刀竟然不翼而飛,在望向高劍處。

見高劍此時候正拿着2把小刀把玩。金水此時冷汗都已經流下,對方什麼時候到自己身前將自己武器拿走怎麼自己竟然一點沒有察覺,雖然說剛纔自己回頭觀望這對敵這邊卻沒有絲毫鬆懈,對方這樣的手段要殺自己可以說是輕而易舉。既然對方手下留情當下就想認輸,當是想到教規,沒辦法只能摸向腰間刀囊,

金水兄弟五人全是兒時候跟隨叔父修道。兄弟五人各有絕招!金水自己練就18口金刀,在他功法操縱下。18口飛刀都有飛劍之能,百步之外是例無虛發,就是因此還能在能人無數的逆天教混一個副堂主之位。可眼下金水一摸刀囊,“啊!”一聲叫喝,這真比殺了他更讓他不能接受。幾十年沒有離身的刀囊現在竟然不見了。 待嚴廷威從墓口出來,金水正一臉愕然。而高劍正雙手把玩着金水的小飛刀,金水這18口金刀,嚴廷威是認得的。這時如何到了對方這人之手?看金水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被對方奪去的,剛纔在墓中,沒見對方手段。這時看對方竟然能奪走金水武器,也不趕小瞧,不理會金水的茫然,上前一步問道:“閣下何人?逆天教在此公幹,不知閣下有何指教?”

高劍瞪着大眼看着嚴廷威道:“我去!你們都背這套口訣雜?怎麼出來答話都是這味?”

顯然嚴廷威沒有明白高劍的意思。又道:“不知道閣下和趙幽兒是何關係?她乃是本教重犯,我們正要拿她回去。”

高劍一努嘴說道:“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交情,就是她欠我點錢,這次來討,我看你們多半是他的同夥,不想還錢,演出這段戲來。這騙不了我。快快叫趙幽兒出來。要不馬上還錢我走人,要不就跟我回我家賣身當個使喚丫頭。”

嚴廷威一聽對方言語顯然是拿自己開涮不由的怒道:“既然朋友不給面子,可就別怪我無情。你是後輩我讓你先動手。”

高劍哈哈一笑雙手連揮嘴裏叫道:“金堂主還你飛刀。”說是還金水飛刀一十八把飛刀卻全向嚴廷威飛去。高劍尚未走進修真之路之前,就練就一手好刀法。“無情”飛刀更是伴隨高劍多年!到後來碰到石嵩之後高劍才把飛刀送給石嵩。無刀之後還向葛刑天要了一把。由此可見高劍對飛刀的喜愛之情,當他看到金水的武器是飛刀之時,就手癢不已,要和對方較量一下。誰知道到當對方回頭之時,自己上前偷刀囊搶飛刀一套動作下來,對方竟然全無反抗。這使高劍對自己的身手更有信心起來。現在嚴廷威出來。高少早已經躍躍欲試。要報墓中一網之仇。

一十八把金刀飛成兩路上9刀取嚴廷威面門,下九刀奔檔部而來。嚴廷威一看刀路氣的哇哇暴叫“|好毛頭。竟有這般下流手段。”嘴裏叫着手裏可不含糊。如意棒化成直徑2米多長的黑圈,把十八把金刀全部磕飛。

高劍也沒有準備讓這18把飛刀做出如果建樹,等嚴廷威應對飛刀之時。高劍擡起師父換給自己的左臂。幻出密星羅旗,竟然在二人對戰當中高劍要用“空間轉移”這招是極其消耗功力的。就已經吸乾了他不少靈氣,這時又用,原來高劍方纔從冰窖出來之時,被嚴廷威黑網偷襲,高劍覺得這網子煞是厲害,就是現在有準備的情況自己也是難防。密星羅旗的空間轉移可以在全功力之內計算距離的。剛纔高劍全力一傳,也就傳出200多米遠,與他預計的千米距離相差甚遠,但使用過一次後高劍自己也有了計較,這次算準嚴廷威身後的位置。趁着他撥打飛刀之際,大膽的使用起來。嚴廷威把18把飛刀全都打飛後,擺個架勢等待高劍第二次的進攻,可見高劍左臂彎曲,擋在眼前。有如夜光玉石一樣的臂膀上,一個小小的羅盤竟像鑲嵌在手臂當中一樣沒,不停的旋轉。

看了一眼沒明白對放這是在耍什麼把戲,嚴廷威飛身而起。不見雙手有任何動作,一張黑色的大網就從嚴廷威的腰間飛去,直奔高劍而去,嚴廷威自己則棒作劈山,一個跳打如意棒幻有10米多長,直奔高劍面門。

就聽的砰的一聲巨響,如意棒與地面做了個親密的接觸,棒打處土崩四射。好幾處墳頭全被打散。腐爛的棺木露土不下七八個,還有早年間土葬之人的屍首也散落一地。嚴廷威這一棒之威放使還在迷茫中的金水清醒。看着眼前狼圾的戰場,剛要拍上句馬屁。就覺得頭頂金光閃閃,隱隱有咚咚的鼓聲傳來。嚴廷威對自己這一棒子也頗爲滿意,剛要上前收回自己的照山網隨帶看一看早已經打成肉餅的對手。就覺得心神動盪不已。而這時頭頂又忽顯金光,擡頭一看,一面龐大無比的大鼓幾乎覆蓋了目光所極處的所有天空。

高劍的險招果然成功,等照山網極體的時候,密星羅旗一個閃爍,但着高劍來到嚴廷威身後10米遠的地方,這時候如意棒敲打地面的巨大聲響掩蓋了一切,高劍也故不上剛轉移之後的頭暈目眩。直接寄起幻音鼓法決催到自己能力的頂端,他要一舉拿下這二人。

幻音鼓那是上古之寶,威力尤在封神之時各種頂級法器之上,雖然高劍還不得其中要門,但就是這樣它的威力也不是嚴金二人所能抗衡的,本來以高劍的手段,收拾金水可以說不在話下,但是要真正對上嚴廷威單看功夫而論,高劍和人差的遠了!但是有葛刑天之手到也不會草草落敗,就算算上法寶,高劍也難與嚴廷威對抗。高劍手中的一件半異寶,發動都有時間限制。試問向嚴廷威這樣的高手,那裏能給他時間讓他催動法寶!所以高劍這次真還賭對了。

幻音鼓已經在高劍的全功力下運轉起來,高劍此時候的水準,這幻音二響還不能作的完善,但就這一調的幻音鼓下,金嚴二人早已經動彈不得。金水更是在強大的壓力下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此時的金嚴二人耳邊淨是咚咚鼓聲,每一響二人覺得彷彿敲在自己心靈的最深處,靈魂都隨之震盪。

高劍此時也並不好受,他一天之內兩次動用密星羅旗,兩次使用幻音鼓,體內靈力早已經超支,要不是有葛刑天一條臂膀內存的靈氣。高劍早在第一次空間轉移之後就倒地不醒了。這時高劍艱難的駕御着幻音鼓一點點的落下。估計在有十幾響後嚴金二人的魂魄與肉體的連接就將被震斷,但此時高劍也已經到了即將油盡燈枯之時。就在高劍將要因爲超負荷的使用法寶,暴身而損的關鍵時刻。高劍的身手走出兩個人來。有個人手中拿着個大木棒子,照着高劍的後腦勺就是一下!這個動作有個學名叫作悶棍。這丫悶棍打的實屬不錯。這一棍,不僅救了嚴金二人,也同樣救了高劍一條性命。

在使用法寶的時候讓人敲悶棍這可是千古年來鬥法的頭一遭,要不是高劍此時功力耗盡。又怎麼能讓兩個庸手靠近自己。這兩人正是剛纔在墓口把手的陳家兄弟。

隨着高劍倒地的同時,原本在地上翻滾的金水不動了。如意棒住地苦苦支撐的嚴廷威也砰的一聲直挺挺的摔到在地上,他們雖然沒有讓高劍收了魂魄。但三魂七魄在鼓音下卻是震動一已,雖然還在肉身當中卻和肉身暫時的失去了聯繫。

陳大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三人。又看了看手拿棒子還擺着造型的陳二點了點頭伸出拇指說道:“弟弟!你這一棒子敲的實屬不錯,一棒子敲倒三個,深得爹爹真傳。” 石嵩此時鬱悶不已,高劍出去好幾天了連個信也沒有。因夢還是通功的關鍵時刻!自己跟本走不開,這也就罷了,這時候還有個“女強人”總來搗亂!石嵩能不煩麼。站在高因夢的房間,石嵩拿着給賽飛凰找的衣服在衣櫃旁了楞起神來,就連高因夢通功結束叫他,他都沒有聽見。

“石嵩!有什麼事情麼?”高因夢看着站在衣櫃邊上捧着自己衣服發呆石嵩又問了一句。

“啊!”石嵩才發現高因夢醒了過來,也沒有聽明白她的我問題是什麼,忙一臉急切的問道:“因夢姐!你通功完成了麼?”

這時候石嵩轉過身來高因夢纔看到!石嵩抱着的一堆衣服中竟然還有自己的內衣在裏邊。她也知道石嵩喜歡自己,但石嵩是弟弟的朋友,她以前也是把石嵩當成一個弟弟來看待,但和石嵩在賓館獨相處的這幾天中,她寂寞了二十多年的心也微微的起了一陣波瀾。但是戀愛還是她不敢想的一個話題!她身上有太多的東西。家族的事業!修行的理想。此時見到石嵩在自己的房間當中!抱着自己的衣服YY也就罷來,但其中還有內衣,臉色不由的一變。

石嵩沒有明白高因夢變臉的原因,她還以爲是通功出了問題!忙問道:“是通功那裏出了問題了麼。哎這個遭了。小劍帶着諸葛前輩不知道跑那裏玩去了,好幾天都沒有回來。對!對了!你快跟我說說!我看看非常盜的功法中有沒有能解決你問題的可能,”

看着一臉急切,鬢角已經見汗的石嵩高因夢笑了。“沒有什麼問題!很順利,我是問你,站在我房間!而且還`還拿着我的衣服在幹什麼?”

石嵩看着高因夢曇花一現的笑容竟而癡了。她的問話又沒有聽到。看着楞楞看着自己的石嵩!高因夢假裝坐的太久了!伸個懶腰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拉開窗簾,向窗外望去。看着自己出現這個表情的男人他見多了。但石嵩以前和她見面的時候卻是從來沒有這樣癡呆過,高因夢看着窗戶玻璃上模糊的影象不僅想道:“難道我通功之後摸樣變了。”

其實石嵩這個反映完全是因爲剛纔賽飛凰鬧的,以前石嵩見到高因夢,總有一種很神聖不能侵犯的感覺,所以就如石嵩這樣每天和高劍沒個正形的性格來說!對高因夢也是半點玩笑不敢開。

但這剛纔賽飛凰在石嵩眼前來個大撕衣。如果說看到一點慾望都沒有的那裏還是男人。所以此時對高因夢的時候,石嵩竟然滿腦子都是賽飛凰飽滿的胸和高因夢難得一見的笑容,不停像過電影一樣的轉換。

看到自己走開後石嵩還是一臉癡呆的表情在那裏發楞,高因夢真有點搞不明白了。石嵩今天這是怎麼了。走到跟前輕輕的推了下石嵩小聲問道:“小嵩!今天怎麼了!魂不守舍的。”

“啊!沒什麼!沒什麼!因夢姐你剛纔問我什麼?”石嵩一邊瘋狂的活動臉部肌肉一邊說道:

看着石嵩搞怪的表情高因夢又笑了,但馬上就一臉嚴肅問道:“我說你拿着我衣服在幹什麼?”

“我!哦!我都忘記了,你醒了就太好了,賽小姐衣服破了,我想就這樣讓她出去也不好,所以就想拿件你的衣服借給她。”石嵩也不說前因後果就迷迷糊糊的來了這一句。

高因夢歪着頭看着石嵩問道:“賽小姐?在這裏衣服破了?之後你還要拿我衣服去給她穿?石嵩看不來你還有這愛好,當然你怎麼樣我管不到,但讓那種人穿我的衣服不行。”高因夢的語氣越來越怒,顯然她是誤會了。

石嵩忙道:“因夢姐你誤會了,聽我跟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高因夢打斷了石嵩的話道:“跟我解釋什麼!你有理由跟我解釋麼?”自己說完不僅想道:“他去找那個什麼,跟我什麼關係,我怎麼生氣了!”

石嵩忙道:“因夢姐!你聽我說下好麼!是這麼回事。““`”這次高因夢沒有打斷時候的話,聽着石嵩把事情的經過一點點的道來。當石嵩說到自己如何在御用沙發上給自己站崗的時候,高因夢的心中暖暖的。長話短說差不多有5分鐘,石嵩就把整件事情的經過交代完畢,當然自己如果趁着地利優勢看人家內褲,這是當然不能說的。石嵩說完。高因夢道:“現在她人呢?”

“就在外邊!等着呢!”

“那你還跟我說這麼多!讓人家等那麼久”高因夢一把搶過衣服轉身走出臥室,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回頭說道:“我不叫你!你別出來。”

石嵩咽可口吐沫嘟囔道:“女人就沒有講理的,”隨後一屁股坐到牀上又加了句“任何女人。”

高因夢和賽飛凰這次交流的時間可真不短。石嵩都等到瞌睡了,才聽高因夢在外邊喊道:“小嵩!你出來下。”

客廳中高因夢和賽飛凰坐的很近,賽飛皇此時已經換上高因夢的衣服,看到石嵩出來,賽飛凰還站起身來說道:“石先生!”

石嵩忙道:“賽老大別客氣坐下說吧。”

高因夢站起身來說道:“小嵩!方纔我跟賽小姐簡單的談了一下。 玄天后 現在我也不需要照顧了,能幫上的話。你就幫下忙吧。你們先聊着,我去聯繫下小劍。”說完高因夢並沒有回到自己的臥室而是走出套房。

剛纔還大義領然的賽飛凰現在卻是一副小女字姿態,頭也不擡的坐在沙發上,石嵩不得已問道:“賽老大,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賽飛凰道:”石先生,我知道你是世外高人,對錢物如糞土一般,但除了這些東西我也真想不到拿什麼跟您談這次事情。”石嵩心底暗笑:“現在還說想不到拿什麼跟我談,方纔還撕衣獻身相求呢。”但當然這不能說出來。

石嵩微笑道:“賽老大客氣了,我只不過練過幾天功夫有點蠻力。但江湖人江湖事,雖然現在是新社會,但地下行業也有千百綠林傳下的規矩,義氣當先,賽小姐處事果斷,石嵩也想交你這個朋友。具體怎麼辦你不如就直接跟我詳細說說,至於報酬什麼的就休談了,那樣的話就不拿石嵩當朋友了。”

聽石嵩說她處事果斷賽飛凰又想到剛纔怎麼撕衣的事情上了,但此事關係着鐵龍幫上下近千人的大事。當下也一臉嚴肅的說道:“不知道石先生可知道現在稱爲世界黑道老大辛羅集團,”

石嵩驚訝道:“什麼?辛羅?” 石嵩聽賽飛凰說這事情竟然和辛羅有關,不僅重視起來說道:“辛羅那裏能不知道,聽說他們的老大卡新奧德先生被稱爲世界教父,怎麼你們這次的事情還和辛羅有關麼?”

賽飛凰點了點頭道:“辛羅這次玩了把大過界,他們竟然想吞了我們鐵龍幫在這裏的所有地下產業,包括地皮,據說好象吞了新疆大大小小好幾個地下組織了!我不知道別人爲什麼不反抗,但我們鐵龍是絕對不會向外勢力屈服。更別說他們是國外的。我們中華領土絕對不讓外國人趾高氣揚的站這裏耀武揚威,即使是地下組織是黑社會。”

“好!好!賽老大好骨氣。好見識”聽到這幾句熱血沸騰的話語,石嵩不僅鼓起掌來。一個黑道之人能說出這樣的話不容易。更何況是個女人,石嵩不僅對眼前這個女子又高看一層。

賽飛凰神色又暗淡下來道:“光有骨氣有什麼用,上次辛羅派來談判的人,在我們面前示威的時候露了一手。他的力量簡直超乎了我的認識。沒辦法的情況下我和父親才決定邀請了些國內黑道的老一級人物,出面做個見證。我到不是想讓他們調節,我想辛羅這次是勢在必得,外人也調節不了。我就想讓全中國的地下組織知道我們鐵龍幫是鐵龍幫是如何消失的,不是讓地解散,而是力抗到底。”

石嵩一直都很認真的聽着,賽飛凰說着說着一看石嵩專注的表情有點不好意思的轉話道:“小女子鹵莽的行爲讓先生見笑了。”

石嵩忙道:“那裏能笑。我敬佩還來不急。賽老大別老先生先生的江湖人江湖話,叫我石嵩就好了。”

賽飛凰呵呵一笑道:“那你也別賽老大賽老大的叫了!直接叫我飛凰就好了。”

石嵩點頭道:“好的!這麼說你們這次要酒店的房間就是爲了給請來的前輩住了?”

賽飛凰聽石嵩提起這件事情不由得不好意思道:“是的!雖然因爲此事得罪了石先“恩得罪了你,但是如果沒有這件事情的話,我是真看不到希望了。當我的屬下回來跟我說你手斷鋼刀的時候,我纔想清楚。堂堂中華那裏能沒有能人高手,你們要是能出面幫忙,那裏還懼怕外過勢力。”說罷賽飛凰滿懷希望的看着石嵩。

石嵩聽罷有點哭笑不得,這女人還真有一手,直接把這件事情連繫到國家與國家之間,黑社會搶地盤的事情上升到了民族氣節這個高度上來。這讓自己怎麼說,要說不幫就可以說自己怕了外國人,丟了龍的傳人的臉。但是要幫,估計辛羅正千萬百計的尋找自己呢。看着賽飛凰期盼的眼神,在回想起她剛纔說的那一翻話語,石嵩又想道:“就算他們找我,我又怕他何來,現在我雖然不算盜法大成,但是小成總是有的。又有諸葛亮幫忙我怕什麼。他們不找我,我還想找他們晦氣呢。於是道:“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新一次談判是什麼時間。我要安排一下。”

雖然剛纔高因夢剛纔跟她說石嵩會幫忙的,但是必定不是從石嵩的嘴裏說出來的,現在石嵩親自答應賽飛凰高興不已忙道:“他們的人約了我們後天談判,不知道你讓我們做什麼準備,需要多少人手,和武器?”

石嵩無奈的笑了笑心道:“看來你還是沒有真正瞭解辛羅的力量,武器?他們搞幾個吸血鬼過來你們除非上流彈這樣的重型武器,要不然連人家皮都擦不破。當下也不說破笑道:“都不用!安排幾個人衣服整齊一點壯下牌面就好,你安排那些元老都回去吧,我不想太張揚。”

賽飛凰笑道:“大恩不言謝,以後石先生有什麼事情直接招呼一聲 ,我鐵龍幫雖小,但是搖旗之人還是有的。”

石嵩道:“怎麼還石先生?”

賽飛凰也爽快道:“那嵩哥,我後天親自來接你,我這就回去了。也給我父報個喜。”說罷站起身來。

石嵩也起身送客說道:“好的!”

前腳送走賽飛凰後腳高因夢就回來了,高因夢進屋就問道:“小劍走的時候跟你說去哪裏沒有?”

石嵩道:“沒有呀!不過諸葛前輩跟他在一起,絕對不會有大問題,就是碰到白雲山的人,或者辛羅的人,也問題不大,在手他手裏的密星羅旗還有空間轉移的能力,打不過跑總不是問題的。”

高因夢聽罷神色稍緩說道:“我剛纔跟家裏聯繫了一下,小劍這段時間也沒有聯繫家裏真是讓人着急。對了你答應那個賽飛凰了麼?”

石嵩點了點頭說道:“答應他了!事情說不上麻煩,但絕對要慎重,對手是辛羅!”

“哦!辛羅,就是這次僱傭你們來新疆探寶的辛羅?”|

石嵩道:“恩!他們這次竟然想在新疆這邊立堂口,而且還要把這邊的地下組織全部清楚,看來新疆這寶還是沒有探完,難道除了孔明戰樓,這裏還有好東西?真不清楚他們從那裏來的信息。”

高因夢也疑惑道:“等我有時間也好好問問家裏前輩,他們應該有點眉目,你什麼時候幫人家去談判,我跟你一起吧!”

石嵩忙道:“別了到時候你在這裏等我好了!”但轉念一想有什麼理由讓人家等自己又改口道:“那不你先回去,小劍的時間你放心,有諸葛前輩在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我在這裏等他就好了,我也連查一下辛羅這次又搞什麼花樣,要真是還有寶物,還是不能讓他們得了去,你也回去安排下,要真是在有白雲山的道士參與我和小劍還真是搞不定。”

高因夢想了一下說道:“我出來也好久了,也總要回去一次跟家裏說下,小嵩,小劍這孩子就是太任性了。別人話他不聽,你是他好兄弟管着他什麼的我到是不希望,我也不希望你們被什麼所束縛,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多多的照顧的他。小劍衝動起來什麼後果都不想的。”

石嵩點頭道:“那因夢姐什麼時候走!我去給你買機票。”

高因夢道:“我等你這件事情解決完了在走吧,不差幾天。”

石嵩知道她這是關心自己心中不覺一暖忙道:“不用了,沒有了牽掛我反到能放開手腳。我現在就去給你買票吧?”

高因夢低聲道:“好吧!” 石嵩拿着高因夢的證件幫她買了當天晚上飛回北京的機票,他之所以讓高因夢這麼急的回去,主要是因爲他意識到了這次談判的危險性。高因夢雖然有自保能裏,但是她在這裏石嵩始終是不放心,

當石嵩回來的時候,高因夢已經叫好了晚飯,雖然高劍還沒有回來,但是她還是擺了三副餐具。見石嵩回來,高因夢淡淡道:“小嵩吃飯吧,”

石嵩一看桌子上擺了好幾樣自己愛吃的菜。不得不佩服高因夢的細心。當下說了句:“謝謝因夢姐。”就坐下大吃起來。

飯吃的很壓抑,兩個人都很少說話。雖然高劍走的這段時間都是二人單獨相處,但那時候高因夢尚在通功當中。這時高因夢醒來不僅又想起前段時間和石嵩相處的尷尬事情。現在不知道說什麼是好!石嵩也可以說是見女無數,但他心底的那翻話卻不敢和高因夢談起。邊吃飯心裏邊想着:“她對我好!只是因爲我是他弟弟的朋友罷了。”

鬱悶的晚飯快要結束的時候,高因夢爲石嵩夾了塊排骨,送到石嵩碗中後也不說話,又自顧吃了起來。石嵩看着碗的排骨說道:“因夢姐路上小心,我辦完事情,還在在這裏等小劍。等不到他我是先不會回去的。如果要是他直接回北京的話,到時候讓他聯繫我一下,但是我想他不會的。”

高因夢恩了一聲。

石嵩夾起排骨拿到嘴邊但想了下又放了下來小心問道:“因夢姐!如果說我和小劍不是朋友,你會理會我這個窮小子麼?”

高因夢顯然沒有想到石嵩會有此一問楞了說道:“爲什麼這樣說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