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張凡在天地當鋪轉了一圈,感慨不已,只覺得還要多收一些貨物來,只要有那些貨物,才能吸引更多的人來交易。

想到這裏,張凡的心情是格外好。

等到他走出天地當鋪後,直接就回到房間睡下,等到第二天起來後,就看到屋子裏的門已經打開了,而徐子君正在廚房忙碌着。

“早呀,張哥,今天想吃點什麼,要不要給你做一點海鮮粥……”

徐子君探出頭,像剛起來的張凡打招呼,臉上堆滿了笑容。

而這個時候,外面突然頭敲門聲音響起,花月影不在,張凡還沒反應過來,那徐子君已經洗乾淨手,飛快的跑到大門口處! “周藍,你怎麼找到這裏來了?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我已經關閉了我家小館,我沒空給你做菜,我不缺錢……”

徐子君一打開門就看到是周藍,臉就黑了,原來張凡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幕,是周藍來找徐子君,想讓徐子君給他做菜吃.

“徐先生,你做美食是有天賦的,不做實在是太可惜了,我不是想用錢壓你,我只是希望有生之年,在嚐嚐你曾經給我做的陽春麪……”

周藍此時全然沒有昨天被人前呼後擁威風八面的時候,而是陪着笑臉,衝着徐子君說好話。

實在是徐子君做出來的美食,讓他一生都在回味。

這一次被邀請來江城,他特意推脫了所有的預約,給自己一點私人空間,偷偷的來到這個老街這邊來,尋找他記憶中最美的味道。

可惜,昨天找到徐子君的時候,人家明確就表示。

我家小館不開了,不營業了,所以也不會給他做菜了,不管他是誰?

可是周藍也是特別喜歡美食的人,千里迢迢來到江城,就爲了心底念念不忘的美食,這一次怎麼捨得就這麼錯過。

所以周藍一直沒放棄,甚至找到了張凡這邊來。

而且,他好像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那個夢和他的祕密有關係,他就想來試試,看自己的味覺是不是像夢中那樣已經恢復了?

“我都沒開小館了,我現在是張哥的廚師,他的私家廚師,雖然不開工資還倒貼錢哈哈哈……”

徐子君說到這裏的時候,自己先是忍不住笑了,因爲他知道,自己是主動給張凡他們做菜的,而且人家也不是沒開工資。

榮家給的那麼多錢,要不是張凡的緣故,他一分錢也得不到的。

“什麼?還有這樣事情,小哥,你來給我做菜,一月十萬,十萬的薪水,而且一月休息十天,什麼時候放假都由你……”

周藍一下子驚呆了,他實在是沒想到,原本性格古怪的徐子君,會給心甘情願,甚至不要工資的給別人做飯

這,這也太不可思議,所以他當場就挖起了牆角,絲毫就沒注意到,張凡有些不耐煩的坐在桌子邊喝茶。

“呵呵呵,周先生,我是那種爲錢願意出賣自己手藝的人嗎?我說過我不缺錢,我喜歡就好,對了,真想吃陽春麪,你問問我張哥願不願意?”

徐子君此時有點故意搞笑的味道,他是故意把周藍推給了張凡解決。

“不願意,徐子君,你說的海鮮粥了,快端上來,我都餓死了……”

那邊的張凡擡頭,一雙眼睛卻讓周藍心底噗通一聲,差點就跪倒在地上,這雙眼睛怎麼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而且,讓他心底很慌很害怕,甚至不敢直視?

難道是他在哪裏見過?

周藍本來還想在張凡面前擺一擺自己的名氣,可這會心底卻莫名的害怕,在看一眼脾氣古怪的徐子君,這會居然樂呵呵的給張凡端來一大碗的海鮮粥。

旁邊還配有好幾個小菜。

徐子君的脾氣有多壞,周藍是領教過的,能讓徐子君這樣順從的男人,這個張哥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他那雙眼睛,讓他更是不敢造次。

這會只能自己給自己下臺階,衝着張凡道歉。

“張先生,真是冒昧了,不知道這是你私人住宅,我這馬上就退出去,徐先生你以後有機會去上京,一定要說一聲,我爲你接風洗塵……”

徐子君雖然這樣對待他,但是周藍卻依舊對徐子君讚不絕口。

徐子君實在是周藍這輩子見過,在廚藝這方面最有天賦的年輕人。

“嗯,不送了!”

張凡都沒擡頭,依舊低頭吃海鮮粥,這個周藍本來不討厭的,但是當着他的面,要十萬月薪來挖徐子君,就讓他很是不爽。

所以懶得搭理。

而等到周藍退了房門後,又念念不捨的看了一眼,心底生出無限的羨慕,他空有名聲,卻不能像那個張哥一樣,悠然自得的享受徐子君做的美食。

那個張哥的生活,真是讓人無比羨慕呀!

周藍有些沮喪的離開這裏,隨即有保鏢跟了上來,周藍在老街看了一下,選了一個看起來檔次最高的酒樓,就這樣走了進去。

等到那酒樓的經理,認出美食家周藍後,那種大喜過望,就像是買彩票中了千萬大獎,對於他們這一行,能請到周老師來吃飯,那是無上的榮耀!

他馬上拿起手機拍照,拍視頻發朋友圈,一會的功夫不少人直接留言,甚至聞訊往他家的酒樓趕來,只爲了能見上週藍一面。

而等到所有人都激動的擠在桌子邊,舉起手機拍攝周藍的時候,一塊滑肉被他放進了嘴裏,然後他臉上的表情就變得很奇怪。

異常欣喜的感覺。

“廣水的滑肉,果然是一絕,好,好,好!”

一連三個好字贏來了陣陣的掌聲,周藍只覺得鼻子都有些酸了,那久違的消失的味覺,終於回來了。

而拍照的那些人,則看到周藍吃了一口廣水的滑肉,激動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我天,周藍是什麼身份,吃盡天下的美事,在國內外都享有盛名的人,他什麼樣的東西沒吃過,能爲這裏一塊滑肉感動到落淚?

這也太誇張了,許多人手裏還舉着手機,眼睛就落在那碗滑頭上,恨不得馬上也坐下來嘗上一口。

那老闆也沒想到,自己端上來那麼多美食,這周藍就獨獨看中了廣水的滑肉。

而這滑肉,其實也是大有來歷的!

貞觀年間唐太宗李世民久病,不思飲食,詔書天下,凡能進美食開皇上胃口者有重賞。

當時廣水的一位詹姓廚師得知後,便去長安。

到宮中爲唐大宗精心製作了一盤肥而不膩,滑嫩可口的豬肉菜進獻,豈知皇帝剛把肉送進嘴裏,略爲品味,那塊肉一滑便下肚。

離歌笙笙盡流年 滿口留香,於是連吃幾塊,胃口大開。

連呼“滑肉!滑肉!”姓詹的廚師,從此便留在宮中當了御廚,而這滑肉就成了現在廣水的一道名菜,而這個酒樓的老闆正是廣水人! 這家酒樓一下子火爆了,就憑着一碗廣水滑肉,一下子響徹江城,這是後話,張凡並不知道。

此時他正在喝粥,搭配着徐子君做的小菜,細細品嚐。

那邊的徐子君看着張凡沒說話,想着剛纔周藍那些冒昧的話語,張哥似乎不是很高興,這會應該解釋一下,免得張哥還以爲自己有別的心思。

“這個周藍,聽說是一個美食家,他偶爾吃過我做的一碗陽春麪,讚歎不已,這不居然追到這裏來,還想讓我給他做一碗陽春麪,還什麼十萬塊,我只是喜歡做菜有人吃,給自己找一份閒適的工作,閒的時候有人鬥鬥嘴,離家近一點的活……”

徐子君說話的時候,不時會擡頭看張凡的臉色。

其實他很聰明,他覺得自己跟在張凡的身邊,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特別是他看得見那些靈體,而張凡顯露出來的冰山一角,都讓徐子君覺得自己的選擇沒錯。

在張凡面前,十萬塊算什麼?

他又不缺錢……

“我沒怪你,你做的菜味道確實好,這個周藍是個識貨的,不過我不喜歡他!我敢說,這粥的味道肯定比陽春麪好吃……”

“那是,陽春麪可沒花這麼多心思,這海鮮粥是我特意用鮑魚熬成汁,然後過濾掉雜質後用最好的雲霧米,又加了螃蟹的和蝦,纔會特別的鮮美!”

徐子君這會得到張凡的誇獎是頗爲自得。

這碗粥看着簡單,卻是費盡心思,把海鮮本來的鮮味的都做出來了,而那個陽春麪,他不過是用高湯煮的面,撒下一點蔥花加醋而已。

跟這個海鮮粥那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花月影去那裏了,她不在,感覺冷清安靜了不少,她再不回來,我估計她那些花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徐子君指指外面院子裏花月影鐘的那些花,以前她每天都在院子裏侍弄她的那些花,可是那些花就沒活過幾盆,幾乎都死掉了。

然後花月影就換上一批新的花,重新侍弄。

每次徐子君都喜歡拿這個開花月影的玩笑,而花月影就拿徐子君外貌說事,喊他徐妹妹。

“她出差,估計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張哥,你們還真有公司呀,還出差?我都沒見過你們有過一個客人,一筆生意……”

這裏只有徐子君和張凡二個人,他這會忍不住說了二句實話,可張凡笑笑,卻絲毫不生氣。

他們的客人可不少,而且幾乎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只是這種生意,怎麼會讓徐子君看到?

張凡吃完飯後散散步,然後喝茶刷手機,刷着刷着就看到幾張照片,上面是在江城黃鶴樓下照的幾張相片。

相片中是母女兩人。

第一張照片是十五年前的一張照片,照片雖然有些殘破,但是依稀可見一個美貌的少婦,懷裏抱着一個小女孩子,兩人靠着石欄杆,露出幸福的笑容。

十幾年前的照片,那個時候沒有美顏相機,也沒有PS,照片中的女人外貌有一種讓人驚豔的感覺。

沒想到十幾年前,還有這樣美貌的女人。

第二張照片還是在黃鶴樓下的欄杆邊,還是那個美貌的少婦帶着一個小女孩,這會這個女孩子已經有七八歲了,依偎在媽媽的身邊,扎着二個小辮子,母女倆人的容貌依稀有點相似。

這張照片相比第一張已經清晰了很多,但是這張照片裏母親的容貌幾乎沒變,看起來身段雖然有點豐滿,但是那張臉卻還像幾年前,只有二十多歲的模樣。

最驚豔的是第三張照片,照片中還是這母女二人,當年的小女孩子已經長大,長得亭亭玉立,高挑的個子姣好的五官,讓人眼前一亮。

但是讓人驚訝的還在後面,那就是她的母親,此時站在她的身邊,兩人就像是一對姐妹花。

有些相似的面容,看着外形年紀的差距也不大。

現在照相的技術好了,照片非常的清晰,而這個照片中,母親看起來還是隻有二十多歲的模樣,姣好的面容和女兒站在一起,絲毫沒有違和感。

她們像姐妹比母女更多一點。

要不是這小女孩子已經長大了,誰都不會相信,這個母親十幾年照的幾張照片,容貌幾乎沒變過,看起來還是那樣年輕。

而發帖子的是那個當年的小女孩子。

她在照片後面寫着,時光都去了哪裏?當年的小女孩已經長大了……

而看過這些照片的那些人,很多都在文章的後面評論留言。

“時光對於你們母女實在是太好了,你家是時光的親戚嗎?”

“真是不公平呀,爲什麼我的孩子長大了,我就明顯的老了,皺紋白頭髮都出來了,看看人家,羨慕呀!”

“祝福,羨慕你有像姐姐一樣的媽媽!”

……

類似這樣留言的很多,這個帖子之所以火爆,其實很多人都在羨慕這張照片中的媽媽,十幾年的歲月,似乎在她身上幾乎沒有留下過任何的痕跡。

她的閨女都長大成人了,而她看起來還是那麼年輕,真是讓人特別的羨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