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就是叫姚飛。”

“等一下我打給你。”保安還沒來得及回答,聽筒已經傳出了盲音。

“你等一會吧。”保安看着姚飛說道。

安意如在撂下保安電話後,就把電話帶給了安康。

安康正在坐診,自己兜裏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出於職業素養,安康並沒有去接,而是伸到兜裏,按下了掛機鍵。

沒想到,自己還沒跟病人說幾句話呢,電話又響了。

無奈,跟病人說了一聲抱歉後,安康拿起了電話。

是自己的女兒安意如的。

安康不禁有些奇怪,一般情況下,女兒是很少跟自己說話的,更別說打電話了。可今天是怎麼了,接二連三的給自己打電話。

可詫異歸詫異,安康還是接了電話。

“爸,你是不是有個朋友叫姚飛,要來咱家住上一段時間?”

安康猛地聽到這個名字覺得特別陌生,下意識地想否定的時候,突然又說道:“姚飛?是不是一個年輕男孩?”

“我也不知道,他就在咱家小區門口呢, 被保安給攔住了,問我是不是咱家的客人,我也不清楚,就打給你了。”

“這樣,你去小區門口看看,如果確實是一個年輕男孩,那就是他了,他是爸爸好友託付給爸爸照料的人,你幫我招待好人家,我下班後馬上趕回來。”

“好。”

姚飛已經在門口站了快半個小時了,眼見保安室裏的電話還沒動靜,索性他就跟人家保安聊起了閒兒天。

倆人正在侃是波多野結衣的演技好還是沖田杏梨的演技好的時候,就見一個美女從小區裏走出來。

是美女!貨真價實,如假包換,實實在在的美女。

這是一個身高至少在165以上的女子,本來女生就顯個子,165在穿上高跟鞋簡直就是人間殺器啊。

那堪堪一握的小腰,那至少C以上的胸圍。柳葉眉,櫻桃口,那黑絲,那馬尾,這要是……

嘖嘖。

總得來說這是一個極品尤物。

但姚飛怎麼看怎麼覺得有些彆扭。

後來他才發現了問題所在,這個女人是個面癱,從頭到尾她就沒有任何表情。

姚飛正想着呢,女人已經走到了他身前。

保安趕快立正,“啪”地敬了一個禮,安小姐你好。

安意如沒有理會這個保安,她直勾勾的看着姚飛,一句話都不說。

雖說被美女盯着是一件聽起來很爽的事情,但要是這麼一直看着,姚飛覺得渾身不自在。

好像自己被扒光了一樣,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隱私。

“小姐,我……”

姚飛還沒說完,安意如卻打斷了他:

“罵誰呢?你纔是小姐呢!”

看不出來這麼美的一個女人,脾氣卻是這麼暴躁,思想也很複雜啊。姚飛不禁想說一句:美女你想多了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小姚同志難得承認了錯誤。

“哼。”安意如冷哼了一聲,只說了一句跟我走,就頭也不扭的朝小區裏面走去。

姚飛趕忙跟上。

燕京一處不起眼的小旅館內,奄奄一息的殺手在牀上躺着。

雖說他抗擊打能力強悍,但狗人豈是浪得虛名的?

所以他受傷了,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這個旅館是老闆給他的臨時一個避難所,一會兒將會有人來助他療傷。

趁這會兒工夫,殺手撥通了一個號碼:

“老闆,任務失敗了。”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渾厚的男聲。

“我知道了,於家已經發布了懸賞令,懸賞兇手,而且他們也向中央施壓,讓中央的人協助追查兇手。”

“屬下甘領罪責。”

“我不想聽這個,我就想知道你爲什麼會失敗?”男人的聲音裏聽不出絲毫的感情。

“於家把狗人招攬到了門下。”

“計劃令裏的狗人?”

“恩。”

“我知道了,這短時間你就在那裏呆着吧,等風頭過去,跑路吧。”

“是。”

燕京中南海里。

一個胖男人撂下了電話,眉頭皺了一皺,走到窗戶邊,看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於家人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沒過多大一會兒,姚飛的資料就放在了於威的辦公桌上。

於威越看越是心驚!

這個姚飛就是前一陣讓組織大費干戈啓動A級預案的人!

而且據說他還擁有寶典《息髓經》!

這樣一個人來到燕京,跟蹤自己的兒子,說明了什麼呢?兇手會是他嗎?他跟組織又有什麼關係呢?

於威陷入了沉思之中。

燕京機場。

兩個男子並肩下了飛機,走出了機場。

在機場外候車的空檔,其中一個男子看着天空,惡狠狠的說了一句:“燕京這片寶地,我要讓它留下我的痕跡!” 跟在男子旁邊的人打斷了他:“趙永康,師父這次讓你來燕京辦事情的,不是讓你來顯擺的。”

倆人就是趙永康和孟海。

他們的目標也是於家。

安意如帶着姚飛來到了安康的家,這是一套小別墅,面積大概在300平米左右,由於處於向陽地帶,所以顯得屋裏特別明亮、特別寬敞。

安意如指了指一樓處的一間客房說道:“你就住在這兒,我爸一會就回來。二樓左轉第三間是我的房間,沒什麼事情別上去打擾我,有什麼事情也別找我,我不喜歡生人。”

安意如說完就轉身上樓了,不再搭理姚飛。

姚飛撇了撇嘴,美女生下來就有公主病,尤其像安意如這種超級美女,性格傲些也是正常的。

由於是倉促啓程,姚飛也沒有帶什麼行李,所以一會兒的工夫他就收拾完了。

俗話說閒人蛋疼,姚飛現在就是這種情況,沒事可做。又因爲這是別人的家,姚飛還有些拘謹,不敢隨便亂轉。

那隻能看電視了。

打開電視,姚飛拿着遙控器無聊地瞎換着臺,安康家安裝了機頂盒,頻道多的嚇人,而且還開通了後續的付費頻道,這看起來就是比王大爺家的電視爽啊。

換着換着,姚飛眼睛忽然一亮!

成人頻道!

我擦類,福利啊!

姚飛沒想到大城市的電視這麼牛13,這麼讚的頻道都有,有這個頻道誰還用上網搜種子啊,這就等於天天在線觀看啊,還不用自己動手找。

正好電視裏的主演是姚飛非常喜歡的一個演員,所以姚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似乎忘了這裏是別人的家,而且樓上還有一個冰山美女。

正看得起勁呢, 樓上有了動靜,姚飛趕緊把音量調小後,凝神聽了聽。

果然,他聽見了門開的聲音。

擦,姚飛來不及多想,直接摁下了電源。

“你幹嗎呢?”安意如從樓上走下來,就看見姚飛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

姚飛定了定神:“哦……這個……沒幹嘛,電視看得無聊,就不想看了,我剛纔在關電視。

”關電視?”安意如狐疑地看了一眼姚飛,顯然是有些不大相信。

“恩。”

安意如坐在了沙發上,翹着那雙玉腿,準備伸手去拿遙控器。

媽媽咪啊,這要是打開了,姚飛不敢確定她會不會一腳把自己踹出去。

“安姐,我……”姚飛正想打岔,沒想到安意如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所以……

電視上正好演到男人正在衝刺階段。

姚飛的冷汗瞬間流了一脖子。

安意如的臉色微微有些泛紅,看起來像是害羞一般,特別好看。但眉角間的怒意卻出賣了她。

“流氓!”安意如只說了這兩個字,就急急忙忙的上了樓,好像是她做錯了什麼似地。

姚飛沒想到安意如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了自己,不禁有些暗暗納悶,不愧這小妮子還有後招吧。

正想着呢,門口傳來了動靜。

門開了,一個老爺爺站在了門口。鬍子花白,臉上有些皺紋,眉角透露出一些仁慈,面色紅潤,耳垂至肩,大大的元寶鼻。一看就是個有福氣、仁慈的老人家。

獨家暖婚 不用想姚飛就知道這一定是安康了!

“安爺爺你好。”姚飛趕忙上前去,尊敬地打了一聲招呼。

安康看見這個小夥子這麼懂禮貌,長得還挺精神,不禁有些高興。自己的女兒性格內向,平時不怎麼跟自己交流。家裏冷不丁來了這麼一個活潑的小夥子,安康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許多,越看越喜歡姚飛。

摸了兩下姚飛的頭,安康笑着說:“你就是姚飛吧?小夥子真結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