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到了,怎麼不見你啊?到底在哪?”陳言理看着擁擠的玩家們,他只好是聽林小雨的話,跑到了人羣的外圍去了,但是他在土凹裏等了一會,發現林小雨並沒有來,就好奇的問了起來。

“我也到了啊,怎麼看不到你?”林小雨納悶的在一個土凹裏四處的查找着陳言理,但是就是沒有發現他。

明陽一直打開着傳呼機,當他聽到兩人的問題後,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噗嗤,你們兩個是不是跑錯方向了?看來你們跑到了各一邊去啦。”

“啊!小雨,不是你的西邊嗎?”陳言理大叫了一聲,然後連忙的就詢問林小雨。

“我靠,我說的是你的西邊,這下好了,我們各在一邊了,你自己看着辦吧,我看到有一隻BOSS往你那邊去了。”林小雨納悶的爬在土凹裏,因爲他發現四周竟然開始刷怪了,而他,剛好就是在怪堆裏,不偏不倚的正好在正中間。

“靠!”陳言理聽到了林小雨的話後,馬上就吃驚的看着不遠處正衝過來的骨龍BOSS,雖然他是來找它們報仇的,但是剛看那個比他還要大的牙齒,陳言理的腳就軟了起來。

“閃先!”陳言理馬上就想通了他現在的情況,哪還敢待在原處啊。他招出蜘蛛跑出了土凹,馬上就往怪少的山頂跑去。“暈,我知道我很帥,但也不用你告訴我啊,別跟來,救命啊!”

骨龍BOSS不知道是哪跟經不對,要是它還有的話,總之它就是拐彎的跟着陳言理衝向了山頂。

“前面的兄弟停住啊,頂住BOSS啊,我們馬上就來,頂住啊。”這時,BOSS後面的一個騎士騎着野狼對陳言裏大叫着。

“喂,別那麼孬種啊,你跑什麼,別讓BOSS跑了啊。”“我靠,這BOSS真是鬼得很,一直不停的跑,有種單挑。”“……”一個法師竟然生氣的想跟BOSS單挑了,這讓他周圍的玩家都敬佩的看着他。但是這法師心虛得很,雖然他叫得很大聲,但是BOSS一但轉頭過來,他馬上就會離得遠遠的。

“你們說得好聽,你們有本事自己來頂住啊,我才四階呢,你叫我去頂6階的BOSS啊?”陳言理不肯吃虧的回頭大叫着,但是當他看到骨龍BOSS已經離他越來越近了,連忙的就橫着山腰跑到一邊去。

說來也奇怪,這骨龍BOSS好象是認定了陳言理一樣,當陳言理往一邊跑去時,它竟然就跟轉了過去。陳言理認爲自己是不是得罪了系統了,還是今晚他小便後沒洗手讓系統給發現了?竟然會讓這個BOSS一直追着他,他剛剛都已經掛過一次了,還掉了一級了,難道這BOSS還是不放過他嗎?

“前面的那小子,我記住你了,以後見你一次掛你一次,我是知道了,這小子在搶我們的BOSS呢。”這時,後面跟着的隊伍裏,一個戰士鬱悶的那喊着,更是威脅着陳言理。

但是他的話,卻讓陳言理腦袋一亮,是啊,我跑什麼啊,我把BOSS引到他們那邊去不就行了?於是,陳言理馬上就拐彎繞到了BOSS的上面,然後就衝向了後面跟着的人羣。

“媽呀,快跑,BOSS過來了。”“喂,前面的,頂住了啊,我們在你們背後支持你們。”“騎士,騎士呢,都跑哪去了,快上來啊。”“……”後面的玩家馬上就混亂起來。

陳言理在衝過了玩家的隊伍後,馬上就頭也不回的往山下跑去,而且,他還驚恐的看着他屁股下的蜘蛛,因爲他發現他的蜘蛛忠誠度竟然加速下降了,這隻蜘蛛可是他好不容易抓到的啊,但他看着周圍開始刷新的骨龍,他哪敢在這時候收回蜘蛛?那不是在找死嗎?

你可千萬要頂住啊,我最愛的兄弟,陳言理着急的看着腳下直吐絲的蜘蛛,難道是?突然陳言理感到一個巨大的威壓籠罩在他的身上,頓時讓他的心都快要停止了跳動。陳言理張大着嘴巴,渾身顫抖的呆在了那裏。

此時陳言理感到他已經被什麼給盯住了,而且更恐怖的是,這個巨大的威壓竟然使他身體都僵硬住了。周圍的骨龍紛紛的把他給圍住了,但是它們並沒有攻擊陳言理,只是圍成一圈的盯着他看。

陳言理艱難的轉頭看向了身後,但是迎接他的,是一個巨大的黑影,接下來,陳言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當他回過神來時,發現他已經在戰士的復活神殿裏了。

陳言理驚恐的呆呆站着,就連旁邊的復活師叫他,他都沒有聽到,彷彿是魂不守舍的說着什麼。“好大,好強,好恐怖。”

“言理!”明陽此時正努力的爲周圍的姐姐們幫忙呢,突然傳呼機裏傳來了林小雨的叫聲。頓時,明陽就連忙的看向了陳言裏的名字,發現他的名字已經變成灰色的了。

“喂,小雨,言理他怎麼了?”明陽着急的問林小雨。

“我靠,言理又被踩死了,而且這次踩的還是更大的傢伙,暗黑龍下來了,現在正在追殺玩家呢。暈,向這邊來了,啊,不要過來,不要啊。”林小雨驚慌的說着,但是最後大叫了一聲後,他的名字也暗了下去。 「砰……」

一聲硬物碎裂的聲音,包裹著開天葉的無數血線,猛然向內收縮,堅不可摧的開天葉,瞬間寸寸碎裂開來。

「噗……」

開天葉碎裂的剎那,綰真宏頓時仰天噴出了一道血箭。

開天葉可是他的得意武技,與他靈魂相連,此刻被楊東的舞動蒼穹割碎,他這個本體自然也受到牽連。

「綰家主,我現在可以見綰靈慧了嗎?」

楊東的語氣依舊充滿了誠懇。

綰真宏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儘管很不甘,但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他不妥協了,畢竟楊東的實力擺在那裡,連他這個家主都被打敗,他都不敢想象,一旦自己不答應,楊東會做出多麼可怕的事情來。

「好吧,讓你見靈慧一面也不是不可以。」

「謝家主。」

楊東瞬間喜形於色。

繞了這麼多圈子,經歷了無數艱難困苦,才終於有機會見到綰靈慧,可想而知,他此刻心裡該有多激動。

正當他激動得面色發紅時,綰真宏又話鋒一轉,「我可以讓你見綰靈慧,但你不能把她帶走,你應該也知道她是煉獄門的聖女,如果你把她帶走了,我偌大的綰家,絕對承受不起煉獄門的滔天怒火。」

「這麼說,綰家主是誠心想要棒打鴛鴦了?」

楊東激動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如果不能將綰靈慧帶走的話,自己的一切努力不都白費了嗎?

便在這時,不遠處的敖九霄突然冷哼道:「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楊東,直接殺進去,我看誰敢擋住你。」

此話一出,人人色變。

連家主都敗在楊東手裡,如果他真的強行殺進來,誰能攖其鋒芒?

不過令所有人都詫異無比的是,楊東在猶豫許久后,卻點了點頭,「好,那讓我先見見綰靈慧。」

此話一出,無論是無數綰家人,還是綰真宏,都暗自鬆了口氣。

「綰靈風,你帶楊東去見見靈慧吧。」

楊東妥協,綰真宏自然也不敢再得寸進尺,立刻對不遠處的綰靈風揮了揮手。

綰靈風複雜的看了楊東一眼,這才點了點頭,「跟我來。」

說罷,他背上的靈翼一展,整個人頓時化為一支利箭向遠方重重殿宇中飛去。

楊東自然沒有拒絕,立刻望向不遠處的敖九霄道:「敖兄,我……」

「去吧。」

楊東的話還沒說完,敖九霄便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楊東倒也不是那種扭捏的人,立刻如飛而去。

「唰唰唰……」

兩人剛剛離開,綰真宏也迅速帶著所有人跟上了去。

畢竟現在綰靈慧關乎到整個綰家的命運,儘管已經對楊東妥協,但他們絕對不能讓任何意外出現。

「綰靈慧,終於見到你了嗎?」

綰家人跟來,楊東也看到了,但卻絲毫不以為意。

努力了這麼久,終於能如願以償的見上綰靈慧一面,此時此刻,他根本就顧不得前思後想,一心只想看到那張熟悉無比的臉。

「我妹妹就在前方那片殿宇之中。」

順著綰靈風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前方一片裝飾優雅的殿宇中,無數道身影環繞四周,幾乎將那片殿宇圍得水泄不通。

人多也就罷了,這些人釋放出來的氣息還強橫無比,至少有上百人,是楊東根本就看不出修為的。

「你們將綰靈慧軟禁起來?」

看到這一幕,楊東的聲音頓時冰冷了下來。

綰靈風臉色變了變,急忙解釋道:「我妹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她認定的事情,九頭牛也拉不回來,為了我整個綰家,也只有……」

「只有犧牲她了對吧?」

綰靈風沉默了,但卻代表了默認。

楊東也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爭執,立刻催促道,「帶我去見她。」

「好。」

綰靈風應了一聲,立刻降落到那片殿宇面前。

「見過少主!」

剛剛降落下來,守門的幾人立刻上前見禮。

「免了,讓我進去見我妹妹。」

「不行!」

綰靈風剛剛邁出腳步,便被那幾人擋住了。

綰靈風的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難道連我也不讓進了嗎?」

「少當然不是,只是……」

說到這裡,那人立刻將目光移到了楊東身上。

楊東也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不過他沒有說話,反而將目光移到了綰靈風身上。

綰靈風心領神會,立刻冷聲道:「是我父親讓我帶他來的。」

「不行,沒有家主的親喻,外人不得入內。」

見這些人如此不識抬舉,楊東頓時怒了,「如果不想死的話,現在給我閃開!」

連綰家家主綰真宏,都已經敗在自己手裡,這些人修為再高,又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便在楊東殺氣騰騰的走上前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大喝。

「讓他進去!」

是綰真宏的聲音。

此話一出,原本還想不自量力擋住楊東的幾人,立刻恭敬的退了下去。

「綰真宏果然還是對我不放心啊。」

心裡這麼想著,楊東也沒有繼續無禮取鬧,立刻與綰靈風進入大殿內。

一路轉折,就像迷宮一樣,許久后,才終於進入了一間富麗堂皇的房間內。

「滾出去,我誰也不見。」

還沒見到人,一個冰冷而熟悉的聲音,瞬間傳入楊東耳中。

「綰靈慧?」

只是聽到這個聲音,楊東的身軀便狠狠顫抖了一下。

因為這個聲音他太熟悉了,幾乎鏤刻到了他的心底深處。

果然,繞過屏風,當走進那間殿宇內時,一道讓他千腸百轉、思念成疾的倩影,頓時如夢似幻的出現在了楊東的視線里。

俏臉如霜,眉頭如畫,就像畫中的仙子,不染一絲凡塵。

不是別人,正是綰靈慧。

「妹妹,我帶來人看來看你。」

綰靈風的聲音剛剛落下,綰靈慧便頭也不回的應道:「不見。」

「你真的不見?」

「不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