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接著,他抬起頭看著蕭辰,問:「陳兄,我們應該只是暫時擺脫危險,對方人數眾多,他們不會善罷甘休,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才能脫困?」

蕭辰回答說:「盡量往他們意想不到的方向跑,也就是森林深處。」

「不行吧,我覺得還是往森林外面跑比較好,只要能離開林子,外面就是一馬平川。」西門思銳持不同意見,說:「畢竟那些傢伙不是皇極境的人,對皇極境會有一種天生的恐懼,另外就是我們能快一些跟援兵匯合。要是往裡走的話,這些優勢都很難實現。」

歐陽偉毅選擇相信自己人,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咱們稍作休息,然後就往林子外面走。」

蕭辰聳聳肩,心道敵人是不會給我們機會的,你們的想法太過天真。

幾分鐘后,居然有兩名皇極五品高手跑回來,而且兩人基本上沒有受傷,這讓歐陽偉毅喜出望外。

但他也同時得到確切的消息,其他六人全部喪命。

六人的隊伍開始向南進發,奔出十幾里地后,歐陽偉毅回頭說:「差不多了,趕緊發求救信號吧。」

身後二人同時一愣,搖頭說:「信號彈不在我們身上。」

「什麼?」他覺得無法接受,沒有信號彈,怎麼召喚援兵。

西門思銳總兜里拿出一根短棍狀的東西,說:「還好我這裡多準備了一根,這就發射。」

歐陽偉毅長出一口氣:「思銳還是你比較能幹,真是夠幸運,快發信號吧。」

嗖……啪……嘩啦啦……

信號彈飛到空中兩百米處,爆裂開來,形成一朵赤紅色的煙花,凡是在五十里範圍內的人,都能清楚看到。

發完求救信號,主僕二人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蕭辰提醒說:「敵人也能看到,我們的位置暴露了,此地不宜久留,必須馬上離開才行。」

歐陽偉毅點點頭:「陳兄提醒的是,咱們趕緊離開。對了,剛才情況緊急沒時間問,在突圍的時候,我發現你同時操控著兩種武魂,是怎麼回事啊?」

面對一起經歷過生死的人,蕭辰決定不再隱瞞下去,說:「我本就擁有兩種武魂,一種是葉子,共有八片,可以各自單獨攻擊;另外一種是寒冰帝王蠍,其實我倆根本不是松峰嶺的人,而是屬於尚武堂。」

歐陽思睿眼睛一瞪:「難道,你就是最近風頭很響的那個……經歷八種飛升考驗的人,你叫蕭辰對不對?」

他淡淡一笑:「是我,真是不好意思,對你們隱瞞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咱們在進林子之前,天嘯山莊那幫人找茬,目的就是你們吧?」歐陽偉毅表示理解,說:「隱瞞身份不算什麼,畢竟當時情況緊急,重要的是我們一起並肩戰鬥過,只要能做到以誠相待就沒有問題。」

蕭辰點頭說:「那是一定的,我們應該相互幫助,才能逃出生天。」

皇冥森林外圍,天嘯山莊的人全都仰頭看著天,直至信號彈完全消失。

一個人開口說:「求救人在三十里開外的地方,從信號彈的形制上不難判斷,屬於歐陽世家。」

馬上又有人說:「肯定是前兩天咱們見到過的歐陽偉毅,歐陽家少主。」

「沒錯,是他。」第一個開口的人建議:「宏宇師兄,我們是不是馬上過去救援?」

在皇極宗,有個不成文的慣例,凡是見到求救信號的人,只要具備幫忙的能力,不管是隸屬於哪個家族,都要上前實施救援。

陳宏宇陰險一笑:「我們為什麼要去,難道你們忘了,當初那位少主是多麼的不可一世,他那樣的人是不需要救援的。」

有人皺著眉頭說:「可是師兄,咱們要是見死不救的話,事情傳出去,對咱們天嘯山莊的名聲不好。」

「哈哈哈,太簡單了,只要咱們不說出去,誰會知道。」陳宏宇收起笑容,厲聲說:「你們都給我記好了,我們並沒有看到求救信號,任何人包括莊主親自詢問,也只有這一個答案,誰敢亂說,我絕對不會饒過他。」

見眾人不語,他繼續喝道:「都聽見了嗎,不是聾子就給我吱一聲。」

「聽到了。」一眾手下有氣無力的回答。

「聽到了就好,我們去另一個地方,別忘了咱們有很重要的任務在身!」他撥轉馬頭,帶頭朝著相反的方向奔去。

兩股竄犯合兵一處,人數達到十九人,氣勢洶洶的朝著信號彈方向撲去。

另外兩個小隊的竄犯,從不同的方向進行包抄,三隊人馬齊頭並進。

正在狂奔中的蕭辰開口說:「不好,我們又要被包圍了。」

「什麼,怎麼這麼快,發射信號彈到現在,不過一刻鐘的時間而已。」歐陽偉毅臉色大變。

這是在拚命,敵人不會放過任何機會,他們也很清楚,一旦離開森林,自己將處於劣勢之中,當然會不顧一切的衝過來。

西門思銳焦急的問:「那怎麼辦?」

蕭辰回答說:「還是我之前的辦法,咱們改變方向,朝著林子深處去,盡量拖延時間,等待援軍到來。」

西門思銳馬上搖頭:「不行,太危險了,我不能讓少主冒這樣的險。此地距離平原只剩下不到三十里,我們應該能在敵人合圍之前衝出去。」

「很難實現,不是我打擊大家的信心,事實就是這樣。」他一本正經道:「有一隊敵人已經跑到了咱們的前面,不用我說,大家也應該能猜出他們想要幹什麼,就是為了堵住咱們的去路,我們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

歐陽偉毅眉頭緊鎖:「那就兵分兩路,我們四個繼續朝外面跑,你和你大張旗鼓的去往另外一個方向,吸引敵人的注意力,務必要為我們贏得時間,能做到嗎?」

二人的面色變的很不自然,但是少主下令,又不能拒絕,其中一個開口說:「我們盡量吧,就算是豁出這條命,只要少主你能安全脫險,我們就值了。」

蕭辰暗中搖搖頭,雖說這是個可行的辦法,但是要付出兩個人的性命為代價,還是有些得不償失。

如果歐陽偉毅肯採用他的方案,他保證能將所有人安全帶出林子。

!! 夕陽西下,蕭辰、飄飄、歐陽偉毅和西門思銳,四個人繼續朝南狂奔,另外兩人朝東而去,搞出很大動靜。

僅僅過了幾分鐘,東邊便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歐陽偉毅表示不能接受,敵人的反應速度怎麼會那麼快。

蕭辰面無表情的說:「很顯然,你的兩個人遭到數倍敵人的圍攻,恐怕是凶多吉少。」

他抬起頭,說:「蕭兄,我不明白,為什麼咱們會處處受制於人?」

「一點兒都不奇怪,這本就是你死我活的遊戲,誰掉以輕心,誰就得死。」他回答說:「就像當初我們佔據絕對優勢,就能以雷霆之勢滅隊對方十個人,現在他們佔了上風,當然也想以最快的速度滅掉咱們。更況且,你是歐陽世家的少主,腦袋很值錢,這樣的身份,足以讓任何敵人為止瘋狂。」

歐陽偉毅苦笑:「悔不該啊,當初真應該聽你的,現在我們調頭還來得及嗎?」

他搖頭說:「來不及了,敵人基本上完成了對我們的合圍,他們有三十五六個人,咱們只剩下四個。」

西門思銳嚇出一頭冷汗:「那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裡?我死了不要緊,可是少主不能死,他是歐陽世家的唯一繼承人,絕對不能出事。」

蕭辰和飄飄對視一眼,然後說:「方法有一個,那就是再次分兵,你們兩個盡量把腳步放的輕一些,趁著夜色逃出林子。」

歐陽偉毅瞪大眼睛:「那你們呢?」

他聳聳肩:「當然是負責吸引敵人的注意力,為你倆創造機會。」

「不行,這對你們來說太不公平了,不能這樣做。」歐陽偉毅搖頭說。

能在這種危急的時刻,說出這樣的話,足可以證明歐陽偉毅是個心胸開闊的人,之前他的某些做法雖然是錯多對少,卻也配得上殺伐果斷這個詞。

綜合這兩點,就算他身上有其他缺點,但仍然不失為一個可交的朋友。

蕭辰擠出一個微笑,說:「能跑出兩個,總比都死在這裡強,再說了你倆跑出去之後,可以帶著援兵過來營救我們。承蒙歐陽兄這幾天的照顧,時間緊迫話不多說,就此告辭。」

歐陽偉毅表情凝重的一抱拳,說:「蕭兄,你我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能交到你這樣的朋友,我很開心。你放心,只要我能跑出去,一定帶上歐陽家族的高手來救你。」

西門思銳抹了一把汗,說:「少主,趕緊走吧,我聽到有人朝這邊趕來,晚了大家誰都走不了。」

「告辭!」

「告辭!」

四人分為兩組,分道揚鑣。

蕭辰和飄飄一個擁有植物類武魂,一個是萬年樹妖幻化而成,在這種植被遍地的環境中,佔據不小的優勢。

「辰,我不明白,你為對歐陽偉毅那麼好。」她提出心中疑問。

他笑著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歐陽偉毅這個人缺點不少,多數是他身為世家少主慣出來的毛病,但不管怎樣,他在氣度、義氣方面是沒得說的。這幾天他也的確很照顧咱們,我們總得有所回報才是。」

他接著又說:「還有,四個人聚在一起,其實更難脫身,不如分開走,生還的幾率反而會更大一些。所以,幫助他的同時,我們也是在幫助自己。」

「好吧,你的話有一定道理。」飄飄點頭說。

有八片葉子武魂在,他能將方圓兩里內的地形、植被情況瞭然於心,沒用多長時間,就把追兵甩出三四里遠。

他們故意留下一些不起眼的痕迹,誘使敵人上當。

半個時辰后,三十幾名敵人全部尾隨而來,他們覺得這麼難纏的人,一定是大魚,必須緊追不捨。

而歐陽偉毅和西門思銳,成功走出林子,進-入平原。

二人長出一口氣,在後面的路上,一個追兵都沒有,可兩人還是心有餘悸,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少主,我們總算是脫險了。」他一邊幫主子扇風一邊說:「就是不知道蕭兄他們怎麼樣了,這次咱們能撿回一條命,多虧了他倆。」

「是啊,咱們得抓緊時間,召集家族高手,殺進去為蕭兄他們解圍。」歐陽偉毅說:「這份恩情咱們必須報,而且必須把他們二人安全的救出來。」

竄犯們追了一整個晚上,他們已經記不清楚一共浪費了多少次機會,每次感覺就要追上敵人的時候,對方總能在最後一刻金蟬脫殼。

四名小隊長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其中一人開口說:「這樣是不會有結果的,敵人比泥鰍都滑,咱們得換一種思路。」

他身邊的人說:「我也是這麼認為的,老是跟在後面,永遠都無法佔據主動。我建議,咱們還是分兵吧,仍然分為四個小隊,一支小隊繼續跟在後面,其他兩支從側面包抄,另外一支加速衝到敵人的前方,再次完成合圍。」

有人提出異議:「可是,對方之前就是從我們的合圍中逃出去的,再來一次,會有成效嗎?」

這是一個很尖銳的問題,第一個開口的人說:「這樣吧,不如我們分成六個小隊,每個小隊六人,保持人數上的優勢之外,還能多出兩支隊伍、」

「有什麼用?」

「用處大了,四支隊伍不能完成的合圍,六支隊伍一定沒問題,多出來的兩組人馬,可以隨時填補包圍圈的漏洞,將對方死死的堵住。」

「好主意!」其他三名隊長表示同意。

幾分鐘后,六支隊伍按照不同的分工,去往不同的方向。

與此同時,蕭辰和飄飄相視一笑,說:「這幫蠢材,到最後還是分兵了,難道他們不懂得集中優勢兵力的常識嗎,一隻手只有握成拳頭的時候,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戰鬥力,平攤開的手,每一根手指都是很脆弱的。」

飄飄也笑了:「他們要是不犯這種常識性的錯誤,你我又怎能反敗為勝。六隻小隊,每個小隊六個人,我們先對哪一支下手?」

蕭辰脫下一隻鞋,她不解的問:「你幹什麼?」

「扔鞋啊。」他一本正經的說:「在難以做出選擇的時候,扔鞋是一個很有效的方法,鞋子落地之後沖向哪邊,咱們就對哪支敵人動手。」

飄飄馬上白了他一眼:「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能正經一點兒嗎?」

「我很正經啊。」他眨眨眼,說:「敵人每支隊伍的構成,基本上都是相同的,所以對付誰都行,既然是隨便挑,扔鞋有什麼不可以的。」

也是,飄飄點點頭,說:「那你還不趕緊扔,別浪費時間。」

!! 沙沙……

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現在空中,從一棵樹飛向另一棵樹。

下面,六人小隊同時發現,小隊長喊道:「快追,別讓她跑了。」

六個人拔腿奮起直追,等級的差異馬上體現出來,兩名五品高手沖在最前面,兩個四品的人落後他們四五步,兩個三品的人落後十幾步,而且這個距離還在加大。

待他們落後三十多步的時候,地面上突然生出黑色蔓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他們的腳踝纏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