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沒想到闊少竟然如此託大,輕蔑的對著浪哥勾了勾手指,眼神中充滿了挑釁。

浪哥的性子就像炸藥,一點就炸,面對闊少的挑釁,浪哥像一隻發瘋的野牛般沖了過去。

兩人瞬間糾纏在了一起,拳頭呼呼作響,而闊少竟然只是一味的躲避。

浪哥的性子比較烈,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只要一站上擂台,就扯著嗓子嚷嚷著要將對方給打趴下。

在面對浪哥的攻擊,闊少竟然沒有一點兒反抗的意思。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雖然我沒有浪哥那樣的資歷,可我也能夠隱隱的感覺有什麼對方不對勁。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只聽見浪哥傳來哼哼哈哈的聲音和拳擊聲,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經焦距在了浪哥和闊少的身上。

「小心下盤…」

我的話剛剛說出口,闊少一腳踢在浪哥的腿肚子上,浪哥一下沒站穩跌倒在了地上。

緊接著,闊少直接跳到浪哥的身上,如雨點般的拳頭猛擊打著浪哥。

很快,浪哥的眼角和嘴角都滲出殷虹的鮮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闊少那幫人傳來了更加猛烈的歡呼聲和倒喝聲,而我看著李師的臉色也越來越差。

忽然間,我的頭頂一黑,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闊少竟然站在擂台上俯視著我,眼神中充滿了一股不屑的味道。

闊少輕輕切了一聲,便回到擂台中間,雙手抱拳好像是在等待什麼似得。

現在的情況更是助長了他們的氣焰,而闊少的幾個狗腿子更是說出許多難聽的話,大多都是讓我們關門,狗屁不是之類的話。

這些話聽在誰的耳朵里都不舒服,更何況他們他們明著就是來砸場子的。

「你們還有沒有人上了,沒人上就趕緊給老子關門,不要在這裡肯蒙拐騙行不?」一闊少的狗腿子扯著自己的大嗓門便嚷嚷著。

這句話爆發出來,其他眾人也瞎跟著起鬨,整個搏擊社內頓時亂成了一鍋粥。

我在這裡待的時間雖然不是很長,但是我卻清楚,這些老師的身上的的確確是有真功夫的,只不過這個闊少真的是太逆天了,單人挑了我們兩個教練,最後連皮都沒傷一下。

啪–

「只要能夠在這個擂台上待三分鐘,這三萬元錢就是誰的。」

闊少對著自己的狗腿子揮了揮手,緊接著三萬元錢便扔到了擂台上。

羞辱,赤果果的羞辱,打敗了我們的老闆還不算,這是當著眾學員的面讓我們整個搏擊社下不來台。

我與李師靠的最近,依稀間聽見他的拳頭髮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叔,不要,你的身上有傷,必須要冷靜。」蝦米馬上湊到李師的身旁,一臉焦急的模樣。

最終,李師鬆開了拳頭,深吸了一口氣,顯然已經是下定了決定。

「李師父,讓我來吧。」

我也不知道我的腦袋是怎麼想的,只知道這個搏擊社裡面的人對我很好,把我當成朋友看待,儘管以前沒有一點兒搏擊的底子,但是這些老師們都是不厭其煩的教我,而且他們也沒有一點兒老師父的架子,現在我也不想要讓他們就這樣憋屈的把辛辛苦苦開起來的搏擊社給關掉。

李師瞪大了眼睛,隨後言語中充滿了無奈,對我說:「黃濤,算了吧,我們這裡這麼多教練都打不過他的…」

「不試試怎麼知道?」

我說完,吱溜一聲便鑽上了擂台。

「你?你不是一個陪練嗎?」闊少輕飄飄的看著我。

「陪練又咋樣?照樣打到你。」

我的心砰砰直跳,都快蹦到嗓子眼了,手心裡全是汗。

我也是第一次站在擂台上和高手較真,怎麼能不激動,不過我強忍住狂跳的心臟,腦袋開始慢慢思考了起來。

等我冷靜下來后,嘴裡冷不丁的蹦出一句:「你,你咋知道我是陪練?」

我一邊換拳套一邊想著,這件事情好像很奇怪,浪哥和周師他們根本就沒有穿什麼專業的衣服,和我一樣都穿著黑背心,而且我也沒跟闊少說過我是陪練啊,他咋知道我的身份。

闊少卻不慌不忙的說:「等你躺在地上的時候,我看你也沒有這個興趣去知道了。」

闊少越不告訴我,我的心裡也就越奇怪,忽然間,一個無比膽大的想法冒出在我的腦海里。

「闊少秘密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而且還將我們搏擊館裡面老師的套路都給看透了,所以才會如此迅猛的打倒周師和浪哥。」

我咽了一口口水,現在也只有這個解釋了。

而且剛剛透過闊少和周師、浪哥的比賽,我也能夠揣測出闊少的出招都是因人而異的。

就好像闊少和浪哥的搏擊,如果是站在闊少的角度面對著浪哥暴風雨般的攻擊一般都只會選擇防守,以此拉開兩人的距離然後在做攻擊。

可是闊少就好像是站在了旁觀者的角度似得,事先就已經是洞穿了浪哥下盤不穩的漏洞。

這也只是我的猜想,因為我在搏擊社只戴了幾天,連入門的資格都還不夠。

可是我的直覺卻告訴我,我的猜想很正確。

「喂,你在想什麼,可以開始了嗎?」闊少打斷了我的沉思,對我嚷嚷著。

我抖擻了一下精神,現在無論我的猜想是否真的正確,我也沒啥搏擊的底子,只是憑藉著一股傻勁衝上來的,憑藉闊少的實力,虐我還不是很輕鬆的事情。

我連忙在腦海里將我這些天來摸尋出來的陰招過了一遍,想著等一下和闊少搏擊估計還有用呢。

我和闊少對立而站,雙手輕輕碰了一下就算是搏擊開始了。

這是自由搏擊,無論使用什麼樣的招數只要能將對方給打趴下就行,也沒有任何的複雜規則拘束,可單純的打架差不多。

我嘴巴裡帶著牙套不好說話,聲音嗡嗡的說:「闊少,你身上的肌肉是怎麼練的,給我說說唄。」

說著,我還有意無意的對闊少眨眨眼,就好像帥哥對著美女挑-逗一般。

闊少果然心急,雙拳猛的向我揮舞了過來。

還好我的心裡早有準備,現在如果我和闊少硬拼,那肯定就是我腦袋有問題,畢竟人家是高手中的高手,在他面前,我連一渣渣都不算。

所以我雙腳使著小碎步連連後退,躲避著對方的拳頭鋒芒。

我還是太低估闊少的實力了,我練練後退,最終闊少把我逼上了死角。

這只是一息的功夫,就算我的腦袋在怎麼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也無濟於事。

我連忙雙手抱著腦袋,隨即只感覺一陣噼里啪啦的強大力量正攻擊著我的腦袋。

我心想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如果在挨十多秒,我非得要被闊少打趴下不可。

於是我把心一橫,連忙鬆開了抱著腦袋的雙手反手死死的扣住闊少的腰,不停的向前推。

好在當初我在水泥廠里搬水泥的時候練就了一身的力氣,扛上一兩百斤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因為當初我也漸漸的摸尋出了一套掌握力的方法。

可這樣一來,最慘的就是我沒有任何防禦措施的背,闊少這個雜碎下手也真狠,一拳拳的牟足了力氣,打得我止不住的咳嗽,感覺整個胸腔里的內臟都在不停的位移。

我現在也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如果我現在就這樣挨打下去,闊少非得要把我打殘不可,我紅著眼死死的勒住闊少的腰,雙腿立刻分開呈八字形。

此時,我感覺身體中的全部力量都已經集中在了我的雙手和腰上,直挺挺的將闊少給聚了起來,然後身體快速的向後仰了下去。

砰的一聲,隨著一陣巨大的響聲,我都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被摔懵了。

我直翻白眼,但我的骨子裡就有一種不服輸的勁兒,腦袋也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依靠著我的本能慢悠悠的站了起來,然後…

「千年殺—」

「啊—」

我感覺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好像是戳在了石頭上似得,就算帶著拳套我也快感覺要快斷掉似得鑽心的疼。

正所謂食指十指連心,猛的一下我的腦袋便被這股赤痛給澆了一碰冷水,整個人也清醒了不少。

我看著闊少一臉慘白的躺在地上,整個人也隨之懾懾發抖。

我慢慢的挪到闊少的身上按住他,然後說:「我贏了。」

毒愛:前妻的祕密 闊少一臉兇狠的模樣瞪著我,喘著粗氣好像快要將我給吞掉。

闊少冷冷的笑了一聲,說:「你,勝之不武。」

「能贏你就行,我想你贏周師與浪哥也不怎麼光彩吧。」我切了一聲。 北方,一處很隱秘的地方。

群山環繞,空谷幽蘭,鳥語花香,絕對的一處用來隱居的好地方。不過,住在這的卻不是什麼隱士,而是豪傑、霸主。

這不是別處,正是北方七大超級勢力之一的無量山莊。

無量山莊,從成立到現在已經了五千多年的歷史了,不過它在一開始的兩千多年是一點都不出名,甚至是如果沒有以後的事的話,都很少會有人知道這個無量山莊。

無量山莊聲名鵲起在三千年前,那是天驕皇朝統治的末期。就在那個皇權一統的時期,無量山莊出現了一個可以影響那個時代的人物,這個人物也是無量山莊崛起的關鍵所在。

他的名字就叫做謝無量,他出名的時候只有一百多歲,而就在那時候他卻幹了一件震驚天下的大事,他暗殺當時天驕皇朝的皇帝易均天,也就是易羽凡和易羽仙的父親。不過,在這件事之後,謝無量便就此失蹤了。

不過,謝無量雖然失蹤了,但無量山莊卻沒有如此沒落下去。謝無量留下的三個徒弟又再次崛起了,他們帶著無量山莊的剩餘勢力力抗了天驕皇朝十多年,而也就是這時候拉開了全天下反抗天驕皇朝的大幕。

最終,謝無量的三個徒弟只活下來了一個,一個名字叫做葉遜的人。在那個時代,能活下來的都是厲害人物。葉遜自然也不例外,不過在天驕皇朝倒了之後,沒多久,葉遜便隱退了,他把無量山莊莊主傳給了他的一個孫子葉守,葉守運氣不好,當了二千多年的莊主后就在一場寶貝爭奪戰中被人下了黑手。葉守雖然死了,但他卻個無量山莊留下了一個寶貝,這個寶貝是個人,他的名字叫做葉梅村,雖然是個人,但他比寶貝還要寶貝。

葉梅村雖然單挑不行,但群戰起來,在他那已知的排行前十的輔助性域的輔助下,他的隊友戰鬥力可以增加兩倍往上。也因為此,雖然葉梅村戰鬥力雖然不高,但他的名聲卻一點都不弱。也正是因為他,所以無量山莊才在後繼無人的情況下堅持到了現在。

今天天氣格外的好,無量山莊也迎來了一個意外的客人。

意外,為什麼說是意外的客人呢?因為他平時來的話就不會意外了,但他卻現在出現了,那麼就有點意外了。

客人叫做吳心儀,在無盡大陸北方新人當中的佼佼者,玄天境巔峰的水平,殺生劍宗的宗主,對劍道的理解,無一不彰顯著她的不凡。

但她現在可真不應該來這呀!作為無量山莊實力最強的葉梅村已經離開了,而且葉梅村的離開還是眾所周知的,吳心儀不可能不知道呀。那她怎麼還要來,她不知道要避嫌嗎?葉梅村一走,無量山莊可就沒人是吳心儀的對手了,雖然兩家關係不錯,但吳心儀真要在這時候圖謀不軌的話,他們還真是沒有辦法……

迎接還是不迎接,留守的無量山莊長老們很是為難。

其實說實話,吳心儀也是不想來的,但不久前發生的那事又讓她不得不來。

而就當雙方都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時候,一個人來了,一個該來的人。

葉梅村!

以前風度翩翩的葉梅村現在變得一身狼狽,不過,不過他還是回來了。

「是你,吳宗主?」葉梅村一回來便看見了吳心儀,雖然也同時看到了其他人,但此時無論如何該和他說話的都是吳心儀。

「是我,發生大事了!」吳心儀簡單的說道。

葉梅村剛才的一臉狼狽突然變作了苦笑,看著吳心儀,無奈道:「看來你應該都知道了吧,我們進去說吧!」

吳心儀點了點頭,這是葉梅村的地盤,而且他有事求葉梅村,所以自然要按照人家的安排來了。

葉梅村帶著吳心儀來到了一件密室,一件只有三個人的密室,除了吳心儀和葉梅村外,還有個人,一個叫謝釗的人。如果說無量山莊光是葉梅村的話,對其他勢力威脅還是不大,但再加一個謝釗,那就沒有幾個人敢小瞧了。

謝釗也不可怕,實力還只是玄天境後期,但一個謝釗再加上一個葉梅村那就可怕了!

「我父親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有三個人了,吳心儀也就沒有什麼好隱藏的了,直接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