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洛茗聞言心中一凜,不由得看向玄天尊手中的那面法境。

法境中,是他方才與炎無絕對戰的畫面,但當中的他卻不是改變面貌后的樣子,而是自己本來的樣貌。

「遭了,被認出來了。」洛茗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到現在為止,不僅是焚天閣的教主焚九界要殺他,就連玄門也加入了進來,要對他不利。

「果然是你!」不遠處,玄靈子眸中射出兩道光束,看向洛茗,神色有些不善。

「洛茗!」雲汐瑤驚呼,美眸中滿是憂色,當下便欲衝上前去,來到洛茗的身邊。

突然,一隻雪白如玉的大手探出,將雲汐瑤扣在了下方,阻止她前進。

「教主,讓我去幫他。」雲汐瑤聲音有些發顫,美眸中有水霧出現,看起來楚楚可憐。

「不要去!」回應她的只有三個大字,威嚴無比,簡單而直接。

「我也贊成誅殺此子!」

雲霧洶湧,煞氣陣陣,一位黑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一座冥橋上,背負雙手向這邊走來。

他黑髮披肩,一雙眸子若黑洞般深邃無比,彷彿可以吞噬掉萬靈的生魂,恐怖絕倫。

天冥古教的教主現!目的與其他的兩位教主相同,要誅殺洛茗!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了起來。場地中安靜無比,落針可聞。三位教主共同出面,為的便是讓一位天驕飲恨,隕落在天都峰。

他們的目的相同,意志無人可阻,形成了一股無形中的壓迫力,讓一些大人物連大氣都不敢出。

「此子也在神城遺迹中殺害了不少我教的弟子,當誅!」天冥古教的教主說道。

「真是可笑至極,不分青紅皂白,張口閉口便要殺人,難道教主都是你們這番做派嗎?」洛茗冷笑,即便是面對三位教主他也沒有絲毫的畏懼。

「嘩!」緊接著,光華燦燦,洛茗樣貌在瞬間發生了改變,恢復了先前的容貌。

「放肆!」玄天尊大喝,聲若奔雷,讓整座天都峰都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動手吧,誅殺此子!」天冥古教的教主低語。

「慢著!」就當幾位教主將要動手時,一名白衣男子出面,要進行阻攔!

「清璇王,你這是什麼意思,要包庇這個孽障嗎?」玄天尊微微蹙眉。

「此子對我有恩,我不能看到他就這樣被你們殺掉。更何況,他雖然殺掉了焚天閣的天驕,但戰力卻是可以列進帝都年輕一輩前三甲。夜帝惜才,相信他也絕對不想看到這樣的一位驚艷之輩死在這種地方。」青璇說道,目視三位教主,面容上極其平靜。

「笑話,他觸犯了規矩,更是在青元界的神城遺迹大開殺戒,若是繼續縱容他,誰知道他今後能做出怎樣的事情來!」焚九界陰側側的說道。

「璇王,你不要管我了。」洛茗搖頭。見到青璇出面,他心中自然是無比激動。但現在這種場面已經不是一位王侯能夠控制的了。因為教主這個層面的人物已經無限接近於帝王,無論是身份還是戰力都不是一介王侯能夠比肩的。

「清璇王,我敬你為王侯,還請你想清楚了再做決定。」玄天尊道。

「我說過了,要請夜帝來做決斷。」青璇回答。

「那你可不要怪本座無情了。」玄天尊雙目一凝,眸中有日月毀滅的景象出現,極其可怖!

「青璇,退下!」一道厲喝聲傳來,響徹雲霄。

紫光滔滔,一隻大手自下方探來,將面容有些微微驚愕的青璇拘走。

眾人見狀皆是向那個方位看去,當看清出手的為何人之時心中皆是一凜。

紫陽王,帝都威名赫赫的將神,他之前一言不發,但在此刻卻制止了青璇,要對他進行補救。

雖然,紫陽王權利極大,受夜帝的重視,但修為也僅是真皇境大圓滿而已,根本無法與尊者境的教主相提並論。所以他只能及時攔住清璇王,不讓他陪同洛茗身陷陷境。

「救救他…求你了,教主。」另一邊,雲汐瑤精緻的面容上出現兩行清淚,哀求著,希望古劍宗的教主能夠出手,將洛茗救下。

但是那位存在依舊平靜,沒有絲毫的動作。

因為目前的這種形式已成定局。即便他有心要救洛茗也是根本不能出手。更何況,洛茗與古劍宗根本沒有半點的關係。若是貿然出手的話定會為古劍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兩位朋友,我突然間有一個想法。」玄天尊突然開口。

「哦?說來聽聽。」焚九界道。

「這樣殺死他未必太便宜他了,不若將他打下神風迴廊,讓其受盡神識被撕成萬段的折磨而死!」玄天尊陰側側的說道,眸中閃爍著殘忍的光芒。

「也好,不能便宜他了。我們三位教主若是親手殺死一位小輩,的確不符合身份。」天冥古教的教主大笑,心中無比的暢快。

許多武者聞言皆是心中一凜。神風迴廊,那是帝都傳說中的禁地之一,位於天都峰南側的一座虛空裂縫中。據說裡面的強風可以分解一切生靈的肉身,更是可以將神識撕碎,連皇者進去都難免一死。若是洛茗被打進神風迴廊的話下場必定會極盡凄慘,莫不如死在這裡來的痛快。

「難道…我今日就要隕落在這裡了嗎?好不甘心。」洛茗暗道,不由得仰天一嘆。

到了這個時候,他心中無喜無悲,只是感嘆這人世間的風雲變幻,人心間的叵測,世道的無情。

不同於在混沌海時,三位名宿對他出手。而此刻他面對的是三位教主,幾乎可以屹立在人世間頂峰的存在。在他們的面前,洛茗生不出半分的反抗之力,只能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在三位教主的面前,洛茗第一回生出了無力感。他覺得,自己如同螻蟻一般,而教主便是這天,這地。只要瞬息間便可以讓他斃命。

「汐瑤,我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洛茗向一個方位望去,傳遞出一道神念。

「洛茗!」雲汐瑤大喊,淚水不停的流淌,凄絕無比。

「轟隆隆!」一股前所未有的神威欺身而來,讓虛空炸裂,雲朵潰散。三位教主一同出手,施展出一種特殊的法,將洛茗禁錮在了半空中。

接著,洛茗只覺得眼前一暗,他不受控制,渾身上下都動彈不得,只能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特殊的法則空間所包裹,而後緩緩的跌落了下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覺得身體一暖,眼前原本黑暗的世界也在此刻變得稍微清晰了一些。

「為什麼?」洛茗喃喃,原本無神的雙目有漣漪泛出。

因為,一具柔弱無骨的嬌軀緊緊的靠在了他的身上,那隨風飄散的淚滴,那熟悉的面容,精緻的臉頰,正是雲汐瑤!

「笨蛋,在你第一次保護我的時候我便發過誓了,就算是所有人都拋棄了你,我也會一直陪在你身邊。」雲汐瑤輕語,眼神柔情似水,讓洛茗的軀體不由一顫。

「對不起。」洛茗的聲音有些發顫。他伸出兩條手臂,緊緊的擁住眼前再次陪同他一起萬劫不復的女子。

「嘩!」虛空扭曲,就在洛茗與雲汐瑤即將墜落到天都峰山腳的時候,一座虛空裂縫出現,將他們吸收了進去。 「壞了,這個丫頭!」虛空中,古劍宗的教主氣急敗壞,但又無可奈何。

因為在剛才,雲汐瑤竟然趁他不注意在暗中使用了錦繡畫卷傳送到了洛茗的身邊。即便是他法力滔天也無法在瞬息間攔下雲汐瑤。

而且,三位教主的所演化出的場能已經將洛茗包圍了進去,若是他衝上前去必定也會遭劫。

「該死,該怎樣像那位大能交代。」古劍宗的教主無比懊悔,恨不得仰天長嘯。

「這次他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到了神風迴廊,即便是真皇境強者也堅持不了多久。」玄天尊陰側側的說道。

「為了這個少年,我們可真是大動干戈了。」天冥古教的教主亦點頭。

場地中,瞬間安靜了下來,許多人都默默不語。尤其是青璇,盯著洛茗消失的方位,一語不發。

可以說,這次的天都峰大會是有史以來最離奇的一屆。洛茗作為黑馬連斬天驕,創下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輝煌戰績,本應斬獲桂冠,成為一顆璀璨的新星,代替星隕出戰,參加中州青炎古國的最終大會。

但是,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三位教主竟一同出現,將這位百年難得一見天才人物推下了死亡深淵。

「咳。」慕峰長老見狀輕咳了一聲,不緊不慢的說道:「既然此子已伏誅,而古劍宗的也退出了比賽,那老夫便宣布獲勝者是光明殿的天驕光明聖子與攬月宗的天驕詩月。」

「慢著,事情有變,理應是決出三位獲勝者,那剩下的一個位置炎怎麼辦?」一位大人物質疑。

「這個不要緊,乾門的玉靈子會接替這個位置。」慕峰長老回應。

「玉靈子,他不是已經失敗了嗎?」有人不解。

「非也,他在最終戰場與人戰鬥時已經功法出了問題而將自己化成了繭,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算出局。」

「更何況,他可是萬中挑一的天靈體啊!」慕峰長老說道。

黑暗的世界中,罡風烈烈,不斷的席捲而至,讓人肌膚生疼,如同刀割一般。

萬古最強宗 洛茗艱難的動了動身子,當看清眼前的一切時,驚訝萬分。

「奇怪…我們…沒有死?」洛茗喃喃,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這一切。

「冷…我好冷。」身邊,雲汐瑤嬌軀不停的哆嗦著,她的面色蒼白,嘴唇凍得發紫,像是墜落到了冰窟中一般。

「汐瑤!」洛茗見狀大吃一驚,他急忙將雲汐瑤攬進了懷中,緊緊的抱住了這具冰冷的嬌軀。

「好些了嗎?」洛茗問道,看到雲汐瑤這個樣子,心疼無比。

「嗯。」雲汐瑤微微點頭。雖然她依舊在哆嗦著,但在洛茗的懷中,好像比剛才要強上不少。

「為什麼,我感覺不到寒冷。」洛茗低語,開始打量起四周來。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玄天尊所說的那座神風迴廊。

四周是一片的死寂,古老的牆壁上,刻滿了斑斑的歲月痕迹,有些部分已經龜裂,彷彿隨時都會坍塌開來。

前方,是無盡的黑暗,沒有絲毫的光彩,彷彿可以吞噬掉萬靈的魂魄,分外詭異。而這不斷襲來的罡風,也是來自前方的黑暗地帶。

「一定有出口,我們要活下去!」洛茗目光堅定,信誓旦旦的說道。

然而,在半個時辰后,他們又回到了原點,因為除卻前方的黑暗地帶,這裡沒有任何的出口。

「怎麼辦,要到前面去嗎?」洛茗暗道,心中極其糾結。

按照幾位天尊的說法,前方便應該是可以讓真皇境強者都斃命的陷地了。

但是,如果不前進的話,說不定他與雲汐瑤便會永生永世都被困死在這裡。

心思百轉,時間彷彿靜止了,洛茗注視著前方的黑暗地帶,紋絲不動,像是石化了一般。

前進的話,可能會因此萬劫不復,化成枯骨。死在裡面。後退的話,他們同樣沒有生路,將會在這片無盡的空間中煎熬著,直到死去。

片刻后,洛茗心中已經有了主意,他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眸中有神光湧現,仿若可以洞穿一切黑暗混沌。

驀地,他俯下身來,在雲汐瑤光潔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低語道:「只要我還活著,我便不會讓你死的!」

「你要去哪裡?」雲汐瑤似乎是明白了什麼,焦急的問道。

冰冷的感覺依舊未散,雲汐瑤艱難的挪動了一下身子,似乎是想攔住洛茗。

「等我!」洛茗低語。

無盡的黑暗,給予人無休止的恐怖感覺。洛茗用力的向下咽了一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大步走向前方的黑暗地帶中。

一步,兩步,空曠的迴廊中,落針可聞,寂靜的可怕,只有洛茗的腳步聲回蕩在整座空間中。

耳邊,是刺耳的罡風呼嘯之聲,彷彿是神魔在咆哮,可怖無邊。

近了,洛茗甚至可以嗅到一股死亡的氣息。但是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了選擇。因為他的最後一步已經踏出,徹底的站到了這片黑暗地帶中。

「奇怪,莫非剛才是幻覺不成?」洛茗蹙眉。

因為身處在這片地帶,先前那刺耳的罡風聲已然蕩然無存,周圍寂靜無比,讓他甚至可以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腳下,是一階階的台階,皆是已普通的石塊堆砌而成,不少地方早已四分五裂,於歲月中化成齏粉。

就這樣,洛茗沿著台階一步步向下走去。

時間彷彿在回溯,洛茗生出了一種異樣而玄妙的感覺,讓他心中無比莫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