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田光光看着,摸了摸自己乾癟的口袋。自己算是窮的叮噹響了。

“誒!送瘟神啊!話說,要不要打個電話告訴老大一聲的?算了,反正老大這麼牛逼,美女通吃。”他口中喃喃說道。

挺了挺身,扭了扭屁股。 頂級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拍了拍灰塵,頭也不回的走進家門。

他是想着,老大死了大不了給他多少點美女照片,這樣在地府也不會寂寞了。

法拉利車上,小美女想着,反正也去明珠見見熟人。話說,去國外這些年的孤單早就讓她想回這個母校了,這次也不知道自己老爹抽什麼風竟然來天海了。

可是剛來這沒幾天,自己的愛車就被人偷了。要不是最近國家發達,出了GPS定位,找個小偷簡單的很。

沒多久,法拉利徑直駛來。

不過,如此明目張膽的開車進學校的,除了有錢有勢的人。還真數不過來,當然法拉利不是沒見過。當年,郭子明還有一輛呢!不過,這惡少被人殺了,也算老天有眼啊。當然沒人傻的會去傷心,就算有也只有他的忠實小弟,李四了!

“這誰啊?這麼牛逼,這款法拉利這麼眼熟。……尼瑪,不會是法拉利599吧?”有個眼光不錯的學生驚聲大喝。

這也不怪他,有錢人多的很。就算郭子明的那輛法拉利也不過百來萬的,這輛599起碼要500萬以上。大鍋,這是啥?這是大把大把的毛爺爺啊!

不過,後面一輛尾隨的奧迪A7。終於亮瞎了他們的眼,尼瑪怎麼不開個車展?感情你是來這炫耀了吧?剛剛飛羽哥,經過開了一輛奧迪,這會兒又來豪車。

不過當車上走下來的人,卻是驚的衆人下巴脫臼了。這……這……

他媽的,這女孩也太卡哇伊了吧?不!是太美了吧?特別是這嘟着的小嘴,這是極品蘿莉?也不完全對,似乎還沒發育完全呢!除身高160外,胸前卻是沒幾塊肉的。

此刻他們心中躁動,很想握住這小美眉的小手。如果,他們知道,這麼個外表卡哇伊的女孩,露出真面目來的恐怖。恐怕,也是要跪在地上,叫一聲姑奶奶的!

“喂,知道陳飛羽在哪嗎?”這小美女唯一一點就是沒有完全露出真容,還戴着墨鏡,酷酷的呢。

這男生本還高興,以爲自己的帥氣終於被美女讀懂了。可是人家一開口,原來是來找飛羽哥的!真是太傷心了!

老天爺,這不公平,怎麼什麼美女都給飛羽哥了?你他媽的劈死我吧!

如果田光光知道他有如此想法,保準會說,這美女,給你也不敢消受啊!這是會要命的毒草啊!保證讓你五臟具損,腸斷七寸。

“飛羽哥,好像是在103班吧。”這男生剛說完。

小美女就迫不及待的趕去鋤奸了!

“誒!飛羽哥太幸福……” 陳飛羽在學校可謂如日中天。

原因什麼?當然是明珠勝利的揚眉吐氣啊!這是值得慶祝的。從衆人上來說,是要給予嘉獎的。

不過,陳飛羽不在,趙宗南也不在。倒是郭子明這件事忙的焦頭爛額的,雖然他的死和學校沒有直接關係,但影響卻是不得不讓他們重視。

特別是情殺這件事!

“飛羽,你來了啊!”趙司清和藹着笑着。

陳飛羽示以一笑。說道:“趙叔身子骨還依然健朗啊。”

“誒!老了,不已你們年輕人了。”趙司清搖頭苦笑。“不知不覺中都長這麼大了,還是小時候抱過你,長得還真像你父親!”

額?自己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說自己像那個無良老爸的。

“沒想到來明珠,這麼快就給我長臉啊。可把他慕勻業氣個半死啊!”說着,趙司清開懷大笑。

“趙叔你不會是有事求我吧?”陳飛羽坐在一旁,倒是瀟灑。

可這廝還翹起二郎腿。這可是校長辦公室啊!

“呵,你個混小子,和趙叔說會兒話怎麼了?怪不得你慕叔說你是個害人精,盡是惹禍。”趙司清說着,拍落陳飛羽翹起的腿。“纔來這麼會,就想起你那幾個小女友了吧?”

陳飛羽尷尬一笑,道:“還是說說趙叔你找我什麼事吧!”

趙司清這會兒倒是沒說話了。泡了兩杯茶,一會兒香味瀰漫開來,芬芳四溢。

陳飛羽端着茶香四溢的茶杯,開口笑道: “嘿嘿,趙叔這可不像你啊!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不過這種精品大紅袍,可不是隨便有的。似乎還是生茶葉,味道鮮美,喝一口齒有餘香。

“你這混小子!”趙司清笑着搖頭。

“好吧,其實呢,是你慕叔看見你想請你吃飯。何況,你念雨阿姨也想你。”

前半句陳飛羽聽着點頭。畢竟初中階段,自己在明月闖禍也給慕勻業帶來了許多小麻煩。這會兒,肯定得抽自己了。

倒是“念雨”這個名字勾起了陳飛羽的回憶。那絕美的容顏,慈祥的笑容,一幕幕在他腦海蕩過。

她是自己母親的閨密,小時候經常抱自己。還抱着自己睡過,那時候可是天天纏着這個美女阿姨呢!可以說,她對自己的疼愛不比自己母親少。

不過陳飛羽察覺到了什麼,壞笑着說道:“趙叔,我看是你想借着我這個幌子,去見見念雨阿姨吧?”

似乎是被揭穿謊言,趙司清不免有些尷尬。說道:“咳咳~今晚上,記住了吧?”

陳飛羽本還想嘲笑一下他的,不過幾番暢談之下,也算茶飽話足。

……

小美女可以說把這學校翻了個遍。

“陳飛羽!”

如此功力的吼叫,甜美的聲音傳入陳飛羽的耳中。

不過有某個“好心”人,幫她指名了道路。目光尋去亦然是陳飛羽的所在地。

這會兒,陳飛羽也發現了聲音的來源。

“你就是陳飛羽?”小美女指着陳飛羽的鼻子問道。

聽見這傲慢的聲音,陳飛羽有些微惱。當轉過頭一看時,震驚了他的雙眼。

“嗯,長得不錯。眼睛很大,小臉兒可愛。”當目光掃向胸前時,他搖着頭,“就是,這胸太小了!”

原本聽見陳飛羽說自己漂亮,她還挺自豪的。畢竟哪個女孩不想被人誇獎自己的美貌?可當這廝竟然說自己胸太小時,她可忍不住。握了握自己的小粉拳。

“哼,大色狼!怪不得你臭名昭著!”小美女滿臉鄙夷的說道。

“呵,小蘿莉,你說啥呢?”陳飛羽看着這個可愛的小女孩,估摸着才十六歲。

嗯嗯,還有發展的前途。

竟然敢說姑奶奶是小蘿莉,她是嬸嬸也不能忍了。握着小拳頭,就要爆揍陳飛羽一頓。

不過,她想錯了。他可不是田光光,陳飛羽可是會還手的。

“放開,快放開姑奶奶我。”

只見陳飛羽緊緊扣住襲來的小手腕。皮膚很滑嫩,應該是處女。咳咳~太邪惡,怎麼會對一個未成年女孩有興趣呢?

身後的兩個貼身保鏢,見勢不對。立馬出手,企圖用武力阻止陳飛羽。

拳頭未至,陳飛羽出腳如閃電。狠狠的踢在他們的關節蓋上。雖是疼痛,不過他們可並不比普通保鏢,身手也不僅僅是表面而已。

“哼,有點能耐。”話罷,陳飛羽攔腰抱起小美女。

往後一躍躲過兩人的攻擊。懷中的人兒沒有反應過來,只能下意識呢抱住這個男人。

陳飛羽聞着陣陣幽香,很是滿意的點頭。而且,還可以摸摸其他地方。佔點便宜也算是利息吧!

這一幕卻讓其他外行人拍掌叫好。這是上演英雄救美?

兩個保鏢有些憤怒,竟然挾持小姐。

“啪啪~”

一個空擋的時間,陳飛羽狠狠的扇了他們一個耳光。

速度太快,懷中的人兒怕摔着了,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着了。連小臉都貼在他的胸膛上,心跳聲也依稀的聽得清楚。

突然,被人放下。她站立不穩,差點摔倒在地。用着抱怨的眼神死死的看着陳飛羽。

不過,陳飛羽一步步走來。她都能清楚的看着他的臉龐,長得是蠻帥的。想到這,她俏臉一紅。天啊,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他死死的捏着她的小鼻子。後者不能呼吸,只能張開櫻桃小嘴。吐氣如蘭。

他本來是想偷偷的吻住這嬌嫩紅脣的,不過還是止住了。

她看着這張大嘴向自己湊來,心中如同竄着一隻小鹿,東跳西跳的。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難道就要失去了嗎?

就要碰到之際,陳飛羽颳了她一下鼻子。

“我對發育不良的小女孩沒興趣!”誰知陳飛羽突然來了這麼一句破壞氣氛的話。

小美女總算是鬆了口氣,自己的初吻總算是保住了。可是心裏怎麼空空的?似乎有些失望!現在聽陳飛羽的話,心中的情緒一轉而空,轉爲的是憤怒。

“陳飛羽,大色狼,等着瞧!”

這小丫頭,發起火來還是挺可愛的。其實當做花瓶收藏着,也不錯!

身後的保鏢,一臉忌憚的看了看陳飛羽,隨後緊跟着去了。

後面的屌絲們,就不明所以了…… 樹蔭下……

“瑤瑤姐,你得給我報仇啊!”蘇怡珊撒嬌着說道。

韓玉瑤看着這個比自己小兩歲的妹妹,她很是喜愛,畢竟兩姐妹都幾年沒見了。

韓玉瑤揉着她滑順的頭髮,輕笑着說道:“誰敢欺負我們的這個“小魔女”啊?”

少女不依,道:“瑤瑤姐你還笑我?哼哼,是不是趁我不在給我找了個姐夫?”

她不愧是“小魔女”,誰能有她機靈?這反將一軍倒是正中韓玉瑤的要害。

只見她欲開口反駁,小臉卻是紅撲撲的。像是做了壞事,被人揭穿似的。“這……”

小魔女抿嘴一笑,道:“好了,瑤瑤姐,看你害羞的樣子。”便又是輕笑:“倒是不知,是誰這麼好福氣,能奪走我家瑤瑤姐的芳心呢?”

韓玉瑤點了點她的小鼻子,打斷道:“呵,好了。快說說是誰欺負了可愛的小珊兒呢?”

“是……”

蘇怡珊本欲開口說陳飛羽。不過猶豫一會,還是沒有開口。

“是誰啊?”

“就是一個很壞很壞的人,他不僅偷了我的車,還打我的屁股,揪我的耳朵,還警告我……”小魔女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說起慌來還帶着哭腔,搞得好像真的是實話般。

如果是不熟悉她的人,準被這鬼靈精怪的小魔女給忽悠了。

韓玉瑤會不知,這大小姐可是牛逼的很。逢人就讓人叫她姑奶奶。其實,還有一個不被大家所知的祕密。n年前,她可還是明珠的一大惡少,名聲並不比現在惡少的名頭小。

“好吧,不過不要把人虐殘了哦!”知道她玩心太重,韓玉瑤只好成全。

“嘻嘻,就知道瑤瑤姐最好了。今晚一定請你吃飯!”小丫頭這下高興了,拉着韓玉瑤,一口“瑤瑤姐”親暱的叫着。

不過歡喜笑容下,卻隱藏着一抹將欲捉弄人的壞笑。暗笑着:“叫你打我,看我不好好整死你,都對不起“姑奶奶”的名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