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眼前的虛幻重新凝實的時候,董憶發現此時的自己,正在東廠的議事廳內。

看着臺下一衆領事太監,他也開始回想這是哪一段劇情。

《天下第一》前幾集,基本上是圍繞一個出雲國的利秀公主,然後多方從中作梗。

原著中,出雲國是希望麗秀公主能與大明結爲連理,日後也好有個照樣。

而她卻在送往大明的途中,慘遭東瀛忍者所殺,而假麗秀公主,則是鐵膽神侯朱無視的手下所扮演的。

意圖行刺皇上,讓曹正淳出醜,因爲皇帝猴急的緣故,所以發現了她其實是個女兒身。

最終被段天涯所殺,整個這段劇情就是利秀公主的出場。

在董憶和王京商量的劇本中,真的利秀公主依然是被東瀛忍者殺死。

但黃聖衣扮演的柳生雪姬,卻裝作公主,被送往大明皇宮。

在一番鬥法之後,她依舊慘死段天涯的劍下。

董憶當時沒想到王京竟然執着於讓麗秀公主的死亡,所以也就沒有和他爭辯。

不過自己如果能在利秀公主慘死之前,將她無論是誘騙還是強搶弄到東廠裏來。

那豈不是給自己創造了一個一方親澤機會?

至於能不能讓柳生雪姬這個東瀛人,徹底歸心,董憶自然有他的一套辦法。

原著中,她是深愛段天涯,但她的父親不同意。

段天涯有什麼特點?

沉着、冷靜、而且不失個人魅力。

基本上,是古代中國俠客的模子,而自己只要在柳生雪姬的面前,多體現這點。

自然而然,就會讓自己走進她的內心。

如何最快的給她留下印象?那自然是英雄救美!

只不過在她沒有徹底接受自己之前,自己最好先不讓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以免引起她的猜忌之心,更加不好得手。

就在董憶沉吟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一個聲音。

“啓稟督主!出雲國利秀公主在大內遇到採花賊,此刻正在大喊!”

董憶聞言雙眼微微一眯,這不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那個採花賊必然是天字第一號,段天涯!

現在成是非已經是自己的人,如果能將段天涯也忽悠過來,對鐵膽神侯的打擊恐怕很大。

不過現在,自己還是先將柳生雪姬搞定!

“還待着幹什麼?抓人!”

當董憶一行人來到利秀公主所居住的敏秀宮前,此時這裏已經被團團圍住。

而此時,被衆人用鐵鏈枷鎖住的那個人,正是,段天涯!

此時他中了利秀公主的淫毒,整個人顯得很焦躁不安。

董憶藏在人羣中,等到東廠的人全部走乾淨後,他纔看向不遠處剛剛晃動了一下瓦片的地方。

剛剛,歸海一刀就趴在那。

現在的他,想必趕回去尋找鐵膽神侯去了。

段天涯就在那,自己也不用着急去審他,而且他自幼學習忍術,忍耐能力是常人的數倍左右。

先讓他冷靜幾個時辰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現在,自己得去安慰一下利秀公主。

確定周圍再也沒有其他人後,董憶換上一身明黃色的士子袍服,然後鎮定自若的敲了敲面前的房門。

很快,裏面傳來了驚魂未定的女聲。

“是誰?”

董憶溫聲開口道:“小生剛剛聽聞敏秀宮這裏傳來吵鬧聲,想詢問公主是否安全?”

敏秀宮內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顯然,柳生雪姬正在權衡利弊。

董憶也不着急,耐心等待着,以他對柳生雪姬的瞭解,對方一定會讓自己進去。

甚至,她還會爲自己準備一個陷阱,讓自己去跳。

片刻後,敏秀宮的大門果然打開。

露出一張吹彈可破的臉蛋,再加上她一身白衣勝雪,確實有出塵的氣質。

只不過此時的她披頭散髮,而且整個人也是衣衫不整,看起來好像還在爲剛剛的遭遇而擔驚受怕。

看到利秀公主故作驚慌的樣子,董憶心底一笑。

他也沒有興趣去拆穿她,想要讓一個人臣服,只有在她的圈套中將她擊敗,她纔會死心。

否則,強硬的手段只會讓以後,後患無窮。

“利秀公主,小生這廂有禮了。”

面對董憶的拱手作揖,利秀公主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開口詢問。

“不知閣下是哪位皇子?”

聽到利秀公主的問題,董憶的心中一笑,當今皇上纔剛剛二十出頭,他哪來的皇子?

不過,既然已經穿上了龍袍,他也早就想好了說辭。

“利秀公主不必驚慌,在下其實是當今聖上一母同胞的兄弟,朱厚熙。”

利秀公主聞言一怔,關於大明她瞭解的不多,但是來的這幾天時間內,她已經見過無數的皇親國戚。

那數百張人臉,饒是她經過訓練,也無法徹底記憶。

讓眼前的朱厚熙進門後,麗秀公主便親自給他泡了杯茶。

董憶可不會以爲麗秀公主會這麼容易就上當,他看着一片狼藉的寢宮,整個人大發雷霆。

“賊人如此大膽!看我明日稟明皇兄,定要將他千刀萬剮!”

看着比自己這個當事人還要激動憤慨的朱厚熙,利秀公主不置可否。

不過,如果能讓一個王爺倒向自己的陣營,那扳倒大明朝還不是指日可待?

可是又該如何讓天朝貴胄的他,甘願臨陣倒戈呢?

看來,只能用自己唯一的本錢了。

利秀公主拿出手帕,輕輕擦拭着虛無的淚水,聲音中帶着一絲哽咽的開口。

“我本以爲天朝地大物博,人人安分守己,可沒想到……遇到那等賊人。”

董憶坐在她身旁,輕聲安慰道。

“公主別怕,以後孤王會時常到你這敏秀宮來,有什麼困難,直接向我說。”

利秀公主心中一喜,這個人這麼容易上當?

她整個人順勢一倒,倒向董憶的懷中,緊緊抱着他哭訴道。

“太好了,我再次找到了親人的感覺,這冷冰冰的大明也終於有了一絲暖意。”

董憶看着直接撲在自己懷裏的利秀公主,整個人微微一愣,柳生雪姬想幹什麼?

也幸好自己剛剛掩蓋住了氣勢,沒有展現雄厚的內力,不然她早被震退了。

利秀公主雙眼通紅,怔怔的盯着面前的董憶。

“王爺,你爲什麼不講話,難道我不值得你保護麼?”

看着面前鮮紅溼潤的脣瓣,董憶艱難的嚥了口唾沫,強自鎮定的開口。

“當然不是,像公主這樣的絕色美人,在整個大明也是難尋。”

利秀公主聞言環抱住董憶的胳膊,溫潤的雙脣帶着陣陣香風吻住了他的嘴巴。

帳前的帷幔逐漸落下,不一會,整個敏秀宮便傳來劇烈的晃動聲,以及粗重的喘息聲。

在這個皓月當空的夜晚,顯得是那麼悅耳。 翌日清晨,與利秀公主纏綿一夜的董憶,早早的便離開了敏秀宮。

能這麼快的就得手,非常出乎董憶的意料。

按照他之前的打算,他本以爲拿下柳生雪姬至少要花費十點霸氣值以上,也就要開啓兩次更改劇情。

但事情的發展速度,還是讓他有些摸不着頭腦。

不過,在聽到柳生雪姬告訴自己,想要逃離這個皇宮的時候,

董憶便猜到,她是想利用自己,然後和整個大明朝對抗。

可惜,自己不是王爺,而且就算是王爺,也不會因爲一個女人去背叛自己的國家。

想要徹底霸佔柳生雪姬,還需要找個由頭,讓她離開皇宮。

否則,過幾天便是她和皇帝成親的日子,這可不是董憶想要看到的。

兩人約定,今天晚上,便帶她出宮。

此刻,柳生雪姬孩子幻想之後的美好生活,她不知道的是,出了皇宮,以後就是無盡的幽禁生涯。

離開敏秀宮後的,董憶直奔天牢。

昨天晚上,段天涯就已經被關押在這個地方。

想必現在,他身上的毒也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

因爲段天涯的事,還沒有告訴皇帝,所以段天涯現在還被關押在天牢的第一層。

董憶知道,段天涯再過不久,就會被歸海一刀救走。

自己必須要讓段天涯被救走之前,然後讓他歸心。

關於段天涯,董憶瞭解的還算是比較多一些,他爲人冷靜、聰明、處事果決、而且有勇有謀。

可以說,作爲天字第一號,綽綽有餘。

但他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悲劇人物,因爲他愛上了柳生雪姬,再加上柳生雪姬爲他而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