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聲音很動聽,可是隨著白衣似雪的女武尊說出口來時,所有闖關者都嚇得手足冰涼,他們自然都想說自己不是yyu大帝,但這一刻他們所做之事不就是想要繼承yyu大帝的傳承,說他們是未來的yyu大帝絕對沒有絲毫冤枉他們的意思。

「他進入到最後的傳承之地了!」

劍躍第一個跳出來,這倒不是他想做出頭鳥,只是因為白衣似雪的女武尊將目光投向了他,嚇得他魂都快跑出來。

「他?」[

女武尊的目光就如那恐怖的聖劍,劍躍只覺肉身都要被劍氣絞得粉碎。太恐怖了!這女人絕對要比劍宗那位新晉武尊強出一大截,雖然同為武尊,但絕對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女武尊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你修鍊了那傢伙的功法,這麼說來你是他的傳人喏。」

劍躍手足瞬間冰涼,他哆嗦著道:「這個……我並不是他的傳人……修鍊這套功法完全是個意外。」

女武尊根本沒有理會劍躍的解釋,或許在她看來螻蟻而已,何須聽其解釋,她的目光掃向東郡王父子,輕輕笑道:「很好,那傢伙雖然死了,但你們身為他的弟子,那就應當承受他當年所犯下的一切罪孽,就當是替當年的他贖罪吧。」

東郡王父子想要開口,可惜女武尊根本沒有給他們開口的機會,只見她雙目寒芒突然大盛,而他們全都如遭雷擊,臉上很快就『露』出恐懼。

他們的修為全都毀了!

這讓兩人面如死灰,修為廢了,一切都完了!

女武尊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看著整個人飛出去的劍躍,咯咯笑道:「竟是那傢伙的扳指,看來你才是他的真正傳人諾。很好!很好!本宮會將你真在聖女殿的地牢中,讓你嘗到世間最為殘酷的極刑。」

女武尊玉手抓出,直接抓向劍躍,整個天地在那一刻完全被禁錮了,掙扎的劍躍根本動不了分毫,他直接被女武尊抓在掌中,一身修為,全身骨頭都在第一時間粉碎。看著yyu大帝的傳承痛苦掙扎,女武尊的臉上『露』出了快慰的笑容。

直接將劍躍扔進了自己的世界中,女武尊的目光掃過剩下的人,原本足有千多人,現在只剩下百多人,其餘的人都死在了yyu靈傀的肚皮上。女武尊的目光很快落在潘玄的身上,她的黛眉蹙了起來眼中閃過絲絲疑『惑』。

「奇怪,你修的功法跟那傢伙的功夫有些似似而非的感覺,難道你也是他的傳人?」

潘玄渾身哆嗦一下,差點癱軟在地,他急忙道:「前輩誤會了,晚輩絕不是什麼yyu大帝的傳人。這套功法叫做《金龍訣》,專門克制那套《y皇霸女敵大魔功》,創造這套功法的人增進立誓要將yyu大帝所有的女人都搶走,小子練就這套功法,主要的原因就是搶奪yyu大帝的女人。」

女武尊的眼中閃爍著奇光,她的目光完全將潘玄看穿了,嘴角綻起一抹奇異的笑容,她點頭道:「果然有點意思,這套功法的確能夠剋制那傢伙的功法,他的女人如果跟你發生關係,有很大的可能會移情別戀啊。很好!很好!這麼說來你對本宮來說還是有些用處的,說吧,創出這套功法的人是誰,本宮真的很好奇,看看他真的能否將yyu大帝那傢伙的女人都搶光?」

潘玄暗自叫苦,這次闖九九八十一座yu女宮,他可謂是收穫頗豐,一身修為直線狂飆,竟然已經達到上位大圓滿境,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果能夠讓他闖完九九八十一座yu女宮,他敢保證自己的修為最少能夠達到巔峰大圓滿境。只是此刻碰上一尊女武尊就算他的修為飈的再快也沒用,腦中念頭急閃,潘玄張張嘴剛想說些什麼,天地間猛地一震,緊接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橫掃而開,整個測試世界差點當場崩潰掉。

「轟隆!」

天地元氣在劇烈的波動,這是武者衝擊武尊境時引發的武尊大劫。

女武尊的臉『色』猛的一變,她盯著波動傳來的方向,沉聲道:「那裡面的人是誰?」

潘玄小心翼翼的道:「就是當初傳我功法的那個人。」

「哼!」

女武尊冷笑出聲,她一揮手就將潘玄收進自己的世界,然後整個人瞬間破開試煉空間,出現在那道通往真正傳承之地的大門前。女武尊看著密布武尊秘紋的大門,眼中閃過瘋狂的殺機。

「鏘!」

長劍出鞘,恐怖的劍光閃念間轟在大門上,恐怖的震動,只讓整個門戶都在轟隆巨顫。

天地間傳來的雷劫越發的恐怖了,整座帝陵震動起來,數大陣被激活,但因為外圍主陣被摧毀,根本發揮不出真正的威力來。

雷雲滾滾,浩『盪』十多萬里,不知道驚動了蠻荒中域多少恐怖的存在。蠻荒新生,足足一個紀元了,仍沒有一名武者敢在這裡衝擊武尊境,因為這裡的雷劫實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一名真正的武尊在這裡都不一定承受得了雷劫的轟擊,更何況是衝擊武尊境的武者。

雷雲仍在匯聚,僅僅數個時辰的時間整個中域竟然就有十多道恐怖的氣息朝著遺迹所在方位聚攏而來,竟然全都是武尊。

一名老者最先出現在禁區外,以他為中心一股恐怖的寒意席捲而開,方圓數十萬里疆域氣溫陡降,僅僅一百多個呼吸竟然凝成了冰霜。

老者雙目開闔,那眸光望穿一切,視線很快出現在帝陵中。

「轟!」

女武尊轟開了最後的門戶,她的目光強行穿透了大殿,幾乎是瞬間她看到帝王御座上一名男子將一名絕世妖嬈壓在身下如同狂風暴雨的撻伐。女武尊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預想中的男子繼承yyu大帝傳承衝擊武尊境的場景沒有出現,反而是一個被蹂躪的女人在衝擊武尊境。

〖∷更新快∷∷純文字∷〗 女武尊的目光落在玉瓔的玉臉上,幾乎是瞬間瘋狂的殺機從她的心中爆出,當年發生的一幕幕猛地湧現,那一幕幕彷彿還歷歷在目。

「賤人去死!」

恐怖的劍光直接轟塌了宮殿,哪怕是武尊級別的秘紋都承受不住女武尊爆發的怒意,劍光恐怖絕倫,哪怕因為摧毀大殿耗費了大半的力量,仍是可怕到極點,就算一尊剛剛晉陞到武尊境的武者都要退避三舍。

「轟!」

一道劍光從斜刺里閃現,武尊級劍意散發,閃念間就將僅剩餘勢的劍光轟得粉碎。

一身雪白的玉香擋在了女武尊的身前,兩人瞬間發生了對視,一抹複雜之se閃過。

「香兒,你還活著。」

女武尊臉上的殺意瞬間消散,看著玉香幽幽一嘆。

玉香靜靜的看著女武尊,淡然道:「好久不見師尊。」[

女武尊臉上的神情有些恍惚,看著修為似乎只有半步武尊極致的玉香,可那氣息卻絲毫不遜se於武尊的弟子,沉默了片刻才道:「讓開,他們必須死!」

玉香面表情道:「如果師傅執意如此的話,那弟子就只有兵戎相見了。」

女武尊臉上的憐憫之se頓消,絕美的玉容上現出深深仇恨,冷笑道:「我倒是忘了,你早已不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了,那你就跟著他們一道去死吧!」

話音未落,劍光吞天噬地而出,女武尊心中的殺意全爆,一身修為瞬間攀上到極點。

「轟!」

玉香被一劍轟飛,女武尊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她曾是上古蠻荒世界突破的武尊,實力遠遠超過現如今那些取巧的武尊。

女武尊一劍整座奢華大殿徹底崩塌,她身形如電,直衝帝王御座上的那對狗男女,恐怖的殺意彷彿能夠洞穿整個蠻荒世界。

實在是太恐怖了,女武尊的實力全力一擊絕對能夠將現在的帝陵打爆,劍光閃耀,直斬那仍在抵死纏綿的男女。

「鏘!」

驟然,一桿金se神矛洞穿虛空直接封擋住女武尊這恐怖一劍。

劍氣、矛勁齊爆,帝陵當場崩開,恐怖的力道讓女武尊整個人倒飛而回,不知道飛出了多少萬里,當她穩定身形的時候一尊身披漆黑甲胄的女武尊出現在帝陵廢墟上空。

金se長發飛揚,那恐怖的戰意彷彿能夠橫貫古今,她就如一尊美艷絕倫的女戰神。

「轟隆!」

雷劫更為恐怖了,似乎感應到下方有武尊試圖干擾武者渡劫。

女武尊跟黑甲女武尊兩人都在同一時間收斂了自身的氣息,她們雖然想要決出勝負來,但自然不會傻到引來天地最為恐怖的武尊劫,她們是武尊不假,一旦雷劫針對她們那絕對能夠讓她們吃不了兜著走。[

當兩位女武尊罷手時,帝陵廢墟周圍出現了十多股武尊氣息,一場恐怖的大戰似乎隨時都要爆發。

所有的武尊都遠遠的開了,有人衝擊武尊,他們這些武尊要是敢靠近一定範圍內,絕對會被雷劫視為挑釁,那後果絕不是鬧著玩的。

雷雲積蓄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滾滾yn雲籠罩飛方圓億萬里,整個中域所有的生靈都感到一股世界末r來臨的恐怖。

萬丈雷霆劈落,那驚秫的氣息就算是武尊見了都變了臉se,這完全等同於武尊級別的全力一擊,而看這架勢竟然只是第一道雷劫罷了。

槓上酷總裁 玉瓔的身影出現了,她此刻完全被恐怖的雷劫的劍氣包裹,三大境界全方面的增幅,外加【不滅魔體】的她如果還法度過雷劫的話,那她這輩子都不可能衝擊武尊成功。

玉瓔並未動用任何的武器,她並沒有武尊級別的武器,在這恐怖的武尊劫雲中根本就不夠看,以手為劍,斬出自己最為恐怖一擊,直接將天上雷霆斬滅。

雷劫恐怖異常,一道強過一道,隨著衝擊武尊雷劫,那道橫在半步武尊跟武尊間的屏障鬆動了,就算不動用境界增幅玉瓔都能夠硬撼最開始的雷劫,她真的很強,在這一境界不知道停留了多少年,那個積累簡直超乎想象,再加上【不滅魔體】的恐怖恢復力,她根本不用擔心受傷。

雷劫愈發的恐怖,很快變換形態,針對神魂,針對肉身,玉瓔三大境界增幅全開,足足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她感覺整個人愈發的吃力了,雷劫還在不斷增強,似乎永止境一般,現在的強度已經超越一般武尊一大截,周遭那些武尊很多都變了臉se,要換做他們渡這樣恐怖的武尊劫,怕是早就形神俱滅了。

看著玉瓔那渾身浴血的樣子所有武尊都要動容,讓他們驚異的是玉瓔那種不死不滅的特xng,哪怕雷劫將肉身轟滅一大半,她都能一個呼吸間恢復如初,幾乎每一次肉身遭創完全恢復時就要強盛一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玉瓔的肉身跟力量已經絲毫不遜se於那些出入武尊境的恐怖存在。

所有武尊的臉上都『露』出了異se,一旦玉瓔順利晉陞到武尊境那實力絕對會暴漲一大截,恐怖到法想象的地步。

劫雲仍在繼續凝聚,似乎用沒有盡頭一般,這一幕只讓一直躲藏在暗處的蕭戰直皺眉頭,在蠻荒晉陞武尊境真的有這麼困難嘛,玉瓔現在已經達到自己的極限了,要不是【不滅魔體】恐怖異常,怕是早就灰飛煙滅了。

蕭戰的目光掃過十多位武尊,嘴角一陣抽搐,都說蠻荒沒有武尊,僅僅一個中域就冒出十多尊,由想可知這個武尊的數量絕對恐怖到法想象的地步。不過蕭戰也看出來了,這些武尊都不是在蠻荒晉陞的,他們的實力相比先前那個殺進帝陵的聖女殿前任聖女差得太遠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蕭戰眼皮直跳,他忽然想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要是聖女殿聯合這些傢伙突然發難,怕是有他們喝一壺的。腦中念頭閃過,蕭戰飛速計算自己手中掌握的力量,武尊級別的有安吉麗娜,玉鳳,葵月、以及那尊yyu之靈,如果玉瓔突破成功,他身邊就有五尊武尊級彆強者了,再算上另外的玉香就有六尊武尊級別戰力。只是即便如此雙方力量對比相差還是太大,就算那些武尊不是在蠻荒突破的,那畢竟也是武尊,聯手之下絕對要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蕭戰急忙聯繫上了師兄,如今的師兄實力已經恢復到了半步武尊境,那氣息絲毫不比一尊武尊弱上多少,如果碰上真正的武尊倒也可以一戰。將現在的情況講訴一遍,蕭戰很快聯繫一直閉關中的幽姨,讓他失望的是幽姨的實力雖然恢復了很多,但是肉身想要凝聚不知道還要耗費多少十年,如果跟武尊一級別的武者大戰,那個後果很難預料。

蕭戰直接將幽姨給忽略掉了,剩餘的武尊級戰力只有安吉麗娜跟玉鳳可以接受他的天賦技能轉嫁,兩個【複製】技能如果同時施展,瞬間就能化為八尊,基本上就差不多了。蕭戰心中閃過興奮之se,不過很快他發現要聯繫安吉麗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等玉瓔渡完劫才行,只是那個時候變數太大。

這場恐怖的武尊大劫持續了足足三個月,周遭圍觀的武尊數量增至二十多尊,只讓蕭戰一陣咋舌,他知道不管聖女殿那位前任聖女是否能夠鼓動這些傢伙,他們還是第一時間開溜比較好。

當雷劫結束的那一剎那,剛剛被最後的雷劫轟得肉身四分五裂的玉瓔瞬間重組,力量在急速攀上,直接有超過聖女殿前任聖女的趨勢。

「嗤啦!」

陡然,一道恐怖的劍光閃過,目標直指玉瓔,只讓她的臉se猛然一變。

〖∷更新快∷∷純文字∷〗 這一劍非常恐怖,哪怕此刻玉瓔的實力在急速暴漲也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玉瓔雙目死死盯著那刺來劍光,她的修為今非昔比了,自然能夠看到這一劍的軌跡,只是她驚駭的發現自己竟然被定住了,什麼也做不了,最讓她驚懼的是在那劍上她感應到了一股能夠瞬間摧毀神魂的恐怖力量。

玉瓔根本就不敢賭,如果【不滅魔體】看不住的話,她或許在成功渡完劫之後就要被人擊殺。玉瓔認出了出劍之人,她曾見過,這人就是曾今的聖女殿殿主,一身實力完全凌駕於聖女之上。

就在玉瓔感到絕望的剎那,一桿神矛撕裂虛空而至,與此同時一刀恐怖之極的刀光斬進時間長河中,直取這位聖女殿殿主。

牽一髮而動全身!

聖女殿的殿主出手,聖女也接著殺至,她的目標自然是截殺安吉麗娜。

玉鳳這個時候也出手了,她瞬間爆發出來的實力恐怖異常,第一時間她就觸發了蕭戰暫借的所有天賦技能,一下子就是四個她出現,三個沖向玉瓔,一個則是沖向聖女殿那座戰船。

兩方勢力突然動手,足足九位武尊,只讓所有圍觀者都變了臉『色』,有些原本打算相助聖女殿的武尊都遲疑了一下。聖女殿的號召力的確強大,很多勢力都會援助,只是這次情況顯然不一樣,蕭戰這一方一下子就冒出如此多的武尊,就算在場所有武尊聯手也不可能將其滅殺,只要逃走一尊對於任何勢力來說那都是災難『性』的。

武尊出手驚天動地,只是聖女殿的殿主是最先出手的,她的實力跟速度絕對恐怖,就算安吉麗娜跟葵月在玉瓔渡完劫的第一時間衝過來,也要慢上一線。這一線非常致命,玉瓔能夠藉助這一劍完全就是一個未知數。[

聖女殿的殿主臉上浮現出冷笑,她的身上浮現出一套武尊級防禦光環,完全能夠抵禦同級別武者恐怖一擊。她的眼中『射』出森冷的殺意,這次她必殺玉瓔!

長劍刺中了玉瓔的身軀,瞬間就將她已經晉陞到武尊級別的肉身破開,這口長劍實在是太恐怖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從長劍中爆發而出,只讓玉瓔的神魂瞬間就開始撕裂崩潰。

玉瓔的臉上『露』出驚恐之『色』,神魂崩潰,對於武尊來說也是致命的!

「轟!」

來自安吉麗娜跟葵月的攻擊接踵而至,直接轟在聖女殿殿主的防禦光環之上,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就將這道光環打爆,恐怖的氣勁完全爆開,只將這位聖女殿的殿主轟飛。

「嗤啦!」

聖女的劍招轟中了安吉麗娜,不過讓她差異的是一道光環暴起,完全將她的攻擊抵消。

這是安吉麗娜獨有的天賦技能,絕對防禦,哪怕修為超過她數倍,也能擋住對方一擊。聖女雖強,但也就跟安吉麗娜在伯仲之間罷了。

安吉麗娜根本沒有時間去管聖女跟那位殿主,她的目光掃向被一劍轟飛的玉瓔,她看到一道猙獰的傷口出現在玉瓔的胸口,這一劍絕對絞碎了其心臟,只讓她擔心比。

葵月也在第一時間出現在玉瓔身邊,一臉擔憂的看著她。

此時玉瓔完全獃滯了,她的神魂被那一劍絞得粉碎,似乎現在只剩下一具空殼罷了。胸口上的傷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復原,僅僅是多個呼吸就已完好如初了,不過玉瓔還是一副獃滯的樣子讓人揪心不已。

玉鳳怒火萬丈,玉瓔可是她的好姐妹,兩人相處在一起已有數個紀元,看著她被人重創她豈能動於衷。她連同兩具分身同時撲向聖女殿的聖女跟殿主,最強的攻擊第一時間傾瀉而出。

聖女殿的聖女根本殿主自然不會懼怕玉鳳,這女人雖然是武尊,但在她們看來也就是一個男人床上的玩物罷了。不過兩人雖然蔑視,但也知道決不能糾纏,只是正當兩人打算掉頭就走時,聖女殿陣營方向爆出恐怖的武尊波動,只讓她們的臉『色』當場就變了。

玉鳳一尊分身直接一掌拍向聖女座駕,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將這艘武尊級別的戰船轟進地底深處足達數萬里,那恐怖的攻擊絕對要震死戰船內不知道多少聖女殿核心弟子。玉鳳正在怒氣頭上,豈會善罷甘休,只是一尊分身而已,她根本所畏懼。

「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