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蘇欣心中暗暗冷笑,抬眸望著張千羽,細語輕聲道,「張將軍,把這個無主的乾坤戒交給彭權,讓他守住副帥位,退守邊疆,你們的戰神不歸,便不允許龍騎任何一個千夫長以上的將軍踏出軍營半步!」

「殿下,那我們的軍費和糧草怎麼辦?」張千羽不甘心,無奈問道。

「這乾坤戒里是兩千萬兩黃金金票,在大陸上任何一個帝國都可以兌換到黃金,有黃金哪裡買不到糧食和裝備?」

蘇欣指尖不斷敲打著桌面,腦子在轉悠。

「另外你讓彭權派一支精銳去大齊找寧王,就說是我請他幫忙,購買裝備和糧草!但是這件事要秘密進行,帝國不可能讓你們餓死,所以必須的糧草還是會提供的,若是他們知道你們有糧草來源,他們肯定不會再給你們半點糧草!」

張千羽瞳孔微縮,眼中有些許驚喜,兩千萬兩金票,這相當於龍騎軍大半年甚至一年的軍費!

「這金票……」張千羽猶豫了一下,這兩千萬兩金票對於現在的龍騎軍而言,簡直是雪中送炭,可是他卻不敢擅自接下。

「就當是我給清羽的,快沒錢的時候叫人通知我,我盡量想辦法,你現在回去通知彭權,回邊疆的時候,所過城池,把各大城主府和神殿內所有的軍糧還有黃金全部掠奪走!」

「如果神殿反抗……」張千羽皺眉,這神殿可不是好欺負的,一旦爆發戰爭,就無法阻擋了。

「我給你一道法旨,命令帝國每座神殿必須繳納十萬兩黃金,沒有那麼多黃金就用糧草替代,若他們反抗不從,就替我滅了他們!」

蘇欣為了龍騎軍,決定撕破臉皮,除非神真的出現,否則教宗親臨也改變不了她的意志。 張千羽帶著乾坤戒疾馳龍騎軍營,奉上乾坤戒和聖光凜冽的聖女法旨,彭權看見這一切,欣喜萬分。

「殿下讓我們立刻回守邊疆,戰神大人不回歸,龍騎軍千夫長以上將領不得回朝!」張千羽恭敬的說道。

「傳令下去,連夜啟程,快馬加鞭,所過城池,必須湊夠一年的軍餉糧草!」

一聲令下,五十萬龍騎軍趁著夜色疾馳,簡茹還未來得及反應,龍騎軍就已經退到了三百裡外。

龍騎策馬長驅,直逼下一座城池,所過之處大雪崩塌,山河雪花縱舞。

蘇欣命令一千龍騎圍住了戰神府邸,沒有她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隨意進出戰神府。

戰神府成了一塊鐵桶,連皇宮來人都要經過蘇欣的許可,蕭妃的飲食起居必須由蘇欣親自過問,讓簡茹無處下手,除了強攻,再無他法,可是一千龍騎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外圍還有數十名錦衣衛高手。

蘇欣穩定了局勢,暗衛恰好回來,除了一根白髮,沒有帶回任何東西,當然,那個鐵盒和羊皮紙已經被陳姐收起,並沒有交給蘇欣和龍辰。

望著這一根白髮,蘇欣不知言何,沉默許久才輕聲道,「軒轅城,你進宮告訴龍辰,就說見到戰神了,只不過他有急事離開,無法回帝都,懇請陛下善待龍騎軍,信任他所推舉的新一代統帥。」

「殿下,這是欺君之罪……。而且是假傳戰神令,對戰神也是一種侮辱!」軒轅城皺眉,第一次對蘇欣的決定提出了質疑。

「侮辱戰神的罪名我擔著!總比帝國內亂的好,這可是涉及到百萬龍騎和數百萬軍士的生命安全,你若不敢擔著欺君之罪,說出來。」蘇欣冷冷的說道。

「殿下,我不是怕死!」軒轅城的尊嚴彷彿遭受踐踏,抬眸低沉的說道。

「那你怕什麼?」

「這不是戰神說的,我無法假傳他的意思去騙陛下。」

「真是笑話,你跟了他這麼久,猜不到他的想法嗎?若是他知道現在的情況,絕對會這麼說,而且會這麼做!若是風清羽知道用他的尊嚴和榮耀可以挽救龍騎軍,他會毫不猶豫的去做,哪怕付出生命,你若還不肯去皇宮說,那就陳姐去。」

蘇欣第一次對暗衛發火,不耐煩的呵斥道。

軒轅城苦笑,想了想便躬身退出戰神府,直奔皇宮,言簡意賅的將蘇欣的意思表達出來。

龍辰看著軒轅城,目光清冷,有些不信,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是風清羽懇請他守住龍騎軍,相信彭權。

「陛下,戰神大人走的急,沒有給我任何信物,但是小人是戰神的暗衛,對陛下忠,對戰神忠,忠於龍騎軍,忠於帝國,也懇求陛下相信小人!」

「你在風沙城看見了什麼?」龍辰轉移了話題,平淡的問道。

「陛下,小人沒去過風沙城,更不知道風沙城內有什麼。」軒轅城果決的回道。

龍辰眼睛一抽,本來臉色極為不好,此刻突然笑了,揮手示意道,「軒轅城,你退下吧,最近留在戰神府,哪裡都不要去,幫我保護好蕭妃的安全,蘇欣太過偏執,我無法勸阻,只能派人嚴加防範了,但是戰神府內部,我始終不能相信,那麼多龍騎軍,若是被有心人冒充,隨時都會出現紕漏。」

「陛下放心,暗衛最近沒事可做,戰神不知何時歸,就都留在戰神府,直至戰神歸來或者蕭妃娘娘誕下龍嗣!」軒轅城躬身退去,留下龍辰撫著眉間,煩悶不已。

簡茹從屏障後走出,攬住龍辰,輕輕撫摸著龍辰的額間,五指就好像世間聖葯,讓他瞬間笑開顏。

「陛下,您認為軒轅城真的找到了風清羽了嗎?」簡茹緩緩做到龍辰的大腿上,妖嬈的身子勾住了他的身體。

「應該沒有找到。」龍辰摟著簡茹,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低沉的說道,「這些龍騎軍被嬌寵慣了,已經不把我這個皇帝放在眼內了,現在甚至敢假傳清羽的命令了,不整頓遲早會出事!」

「陛下,這不是應該沒有找到,而是肯定沒有找到,您還不了解風將軍嗎?風將軍不可能因為私事而放棄國家大事,更何況這次涉及到了帝國內戰,所以龍騎必須整頓!」

簡茹妖魅的氣息釋放,眉骨如狐狸精,纏在龍辰的身上,媚術用盡,把龍辰迷的暈頭轉向。

「陛下,龍騎軍讓奴家去整頓吧,只要您把所有千夫長以上的將軍資料給我,再給我撥十萬軍隊,讓赤峰領隊隨我去邊疆,奴家肯定會讓您收回龍騎軍的掌控權!」簡茹細語輕嘆,溫熱的呼吸纏繞龍辰的耳根。

龍辰哈哈大笑,很快就被簡茹征服,將整頓龍騎軍的任務承諾給了簡茹。

簡茹得到承諾后,滿足了龍辰的需求,帶走了龍辰一些精華,龍辰漸漸虛弱,卻絲毫不知。

第二天,蘇欣得知龍辰把整頓龍騎軍的重任交給了簡茹,不禁勃然大怒。

「昏君!蠢貨一樣的廢物!比那誰還要昏君,滿腦子就只有女人!」蘇欣甩飛幾個杯子,眼中射出道道精芒。

「簡茹,你真當我治不了你嗎?呵呵呵,龍辰,我讓你這綠帽子天下皆知!」

蕭妃臉色大變,連忙捂住蘇欣的小嘴,驚恐的說道,「欣妹妹,這句話可不要亂說,這可是殺頭大罪,更是把騰龍尊嚴都打沒了!」

「蕭姐姐,這件事你當做不知道,我會抹除你這部分記憶。」蘇欣漠然揮手,聖光入侵蕭妃的識海,十分小心謹慎,慢慢抹除了這部分的記憶。

很快,蕭妃精神恍惚,忘記了蘇欣剛剛說過的話,迷茫的看著一臉怒容的蘇欣,不明所以。

「蕭姐姐,你呆在這裡,我去處理一點事情。」蘇欣擠出一點笑容,低沉的說道。

「欣妹妹,簡茹是皇后,你小心點……」蕭妃雖然不知道蘇欣要幹什麼,但是也可以猜到她要和簡茹翻臉了。

「放心,她很快就沒精力了!」蘇欣嘴角微微上揚,默默的走出了房間。 「放心,她很快就沒精力了!」蘇欣嘴角微微上揚,默默的走出了房間。

軒轅城看著精芒閃爍的蘇欣,脊梁骨不禁一陣惡寒,不知道這次誰又該倒霉了。

「誠哥,武輕狂呢?」蘇欣看著軒轅城問道。

「殿下,應該在帝都吧,這幾天事情鬧的這麼大,他跟在跟在你身後轉悠,但是他沒有來找過我。」軒轅城不禁為武輕狂默哀。

武輕狂此刻卻在帝都內閑逛,突然渾身一顫,好像被人盯上一般,莫名轉道來到了戰神府,恰好被龍騎軍發現,蘇欣連連招手。

「到後山,為師給你個任務。」蘇欣大言不慚,拋下一句話淡然轉身,走向戰神府邸後山。

後山,這裡是禁地,龍騎軍都會刻意避開此地,蘇欣背對武輕狂,指尖顫抖,思慮要不要如此方式對付龍辰和簡茹,這種方法實在太歹毒,可以瞬間擊垮騰龍的尊嚴,讓龍辰和簡茹都抬不起頭。

「幫我傳一句話出去!我要瞬間毫無痕迹的傳遍帝都!」蘇欣頭也沒回,直接冷冷的說道。

武輕狂看著蘇欣認真的樣子,牙齦一酸,不禁皺眉問道,「什麼話?」

「把簡茹利用男修修鍊,吸取男修精華的事情傳出去,在靈宗偏峰上發的是事情,我想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不用我教你吧?」蘇欣淡淡的說道。

武輕狂倒吸一口涼氣,這是要逼龍辰發瘋,逼簡茹瘋狂一擲,拼的兩敗俱傷!

「蘇欣……你這樣,讓風清羽和龍辰會很難堪,這畢竟牽連太大了,而且帝都沒人敢傳的!」

武輕狂臉色微變,凝視蘇欣的背影,壓低聲音道,「我是不在乎龍辰的面子,帝國的尊嚴,但是你要考慮清楚了,風清羽回來,你們如何說話?這件事一旦傳出去,不用腦子的人都知道你在對付簡茹,這句話是你傳出去的,風清羽會怪你不懂事,甚至慕言都會誤會你在幫神殿打壓皇權。」

「以莫須有的罪名發出去,以謠言的方式傳出去,我不在乎了,只要守住這一場勝利,龍辰就不會那麼信任簡茹,等到清羽回來,我可能就永遠離開這個世界了,龍騎軍是他的,我不會讓人拆散它,我不在乎他們怎麼看我!」蘇欣深吸一口氣,做出了決斷。

「你確定?一旦傳出去,意味你和他們就如隔著一座大山,不可逾越的大山,並且整個大陸都會與你為敵,因為你在幫神殿….關鍵是神殿還不會領情,大祭司依舊會想盡辦法殺你。」

「皇權,修者聯盟……神殿,你同時得罪這麼多人,值得嗎?」武輕狂看著蘇欣執著的背影,心疼的問道。

「哈哈哈……武輕狂,告訴你吧,我根本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我隨時都可能離開,他們對我怎麼想,怎麼看,我都不在乎的,這個大陸,只有我幾個認可的朋友,我護著就行!」蘇欣故作無所謂的大笑道。

「你就裝吧!希望你可以豪爽一輩子,面對慕言和風清羽的同時質問,還能這麼瀟洒的說出話。」

武輕狂苦笑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半個時辰后,一道消息在帝都炸開,轟動整個帝都,上至一品大官,下至平民百姓,全部在議論此事,龍辰的臉瞬間青紫。

簡茹給皇帝帶了綠帽子了!地點就在靈宗!

消息無風自起,傳的很快,猶如夏日驚雷,轟的騰龍皇族晃動,龍辰一口大血噴出,連武后都被氣暈。

正準備前往邊疆的簡茹臉色陰寒,靠近她三尺的人都覺得寒風刺骨。

「蘇欣!我和你勢不兩立!不解決了你,我誓不為人!」簡茹彷彿蛇被打中七寸,整個人都癱了,想到龍辰殺機沉沉的臉和武后睿智的精芒,渾身一顫。

「回宮!」

簡茹快馬加鞭,一騎紅塵狂奔在帝都大道上,驚退無數人,到了宮門口,簡茹直接將馬匹丟給了守衛,直奔龍殿。

龍殿上,龍辰掀飛桌子,整個大殿都成了廢墟,一道道劍氣劈斷基石,連龍七都不敢靠近龍殿。

「給我去查!查出這個消息從哪傳出來的,凡是理論此事者,誅滅九族!」

「還有,把簡茹給我帶回來!敢反抗當場擊斃!」

龍辰一怒,天下伏屍百萬,身後的麒麟虛影奪空逼人,眼中的火焰幾乎可以焚燒萬物。

簡茹在到龍殿前,雙腿如灌鉛一般沉重,腦子亂作一團,被蘇欣這一道傳言打的措手不及,現在別說反攻蘇欣了,能自保就不錯了。

「陛下!臣妾在這裡,我從未想過逃避,因為這件事純粹是人打擊報復,想打壓皇權威嚴,甚至想挑撥你我夫妻關係!陛下若是大怒殺人,豈不是要坐實外界傳言是真?那您還讓臣妾以後還有何臉面母儀天下?」

簡茹低泣,緩緩跪地,柔弱的像個弱女子,天見尤憐。

「打擊報復?說!這是誰傳的,還有,外界傳言究竟是怎麼回事?」龍辰殺機四射,居高臨下俯視著簡茹,冷冷的質問道。

「陛下,你我夫妻恩愛如此,難道您也不信我嗎?外界怎麼傳,我都可以忍受,可是您若也這樣看我,那就賜我死罪吧!」簡茹雙眸飽含眼淚,倔強的眼神毫無怯意,死死盯著龍辰。

龍辰陰森的眸孔讓人不寒而慄,整個龍殿內只有他們兩個,龍辰生性多疑,哪肯就這樣相信簡茹。

「我會用死亡證明我是無辜!證明陛下的尊嚴,不讓陛下受到屈辱!不會讓騰龍威嚴受到玷污!陛下看我用行動證明,謠言始終是謠言!」

簡茹毅然站了起來,抽出一把利劍走向龍殿外。

「你給我站住!還不夠丟人嗎?自殺就能解決問題了嗎?自殺就能解釋你是清白的了嗎?」龍辰此刻又是心疼又是生氣,恨的牙痒痒,龍焰幾乎沖體而出。

簡茹差點被蘇欣這一次的反擊氣哭了,一時間找不到好的對策,就算真能完美解決,也會留下一個傷疤,永遠去除不掉的傷疤!更何況她還真的是給龍辰帶過綠帽子,而且不止一頂呢!

ps:有個書評大賽,獎勵扣幣的,詳細獎勵請看書評區,歡迎大家踴躍參加,第一名兩個,40扣幣,可以看好久的書呢~第二名五個,第三名十個,獲獎人數很多,大家都有機會,么么噠,歡迎宣傳,加群領取獎勵。魔君在上Vip群237420887 戰神府邸,武輕狂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蘇欣,蘇欣卻若無其事的逗著狼崽和馭靈貓,精神鬆懈到了極致,如今的戰神府邸,無懈可擊。

「徒弟,這件事辦的不錯……」蘇欣連頭都不抬,丟給武輕狂一句不饒不癢的誇獎。

「可是隨後你要迎接的是簡茹的報復,我可不相信簡茹就這麼輕易被你擊垮。」武輕狂無語道。

「我知道,今天晚上戰神府邸就會有強者駕臨,你去幫我把陳威找來,讓他調動最強狂信徒,三百名,偽裝成城衛軍進入戰神府。」蘇欣胸有成竹的說道。

「另外讓龍騎軍準備好大量的弩箭,今天戰神府上飛過一隻鳥都給我打下來!貌似傲十三快到帝都了吧?把他拉到府邸,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都可以承受!讓他幫我守住府邸半年。」蘇欣精芒閃爍,準備坐守戰神府,和簡茹決一死戰。

「哎,你們兩個師姐妹可真是……沒有一個省油的燈!」武輕狂嘆息,低沉的說道,「傲十三今天下午將會到帝都,他通知我了,不過他屬於修者聯盟,你想拉他參戰,代價恐怕很難承受。」

蘇欣嘴角上揚,代價?只要能贏,代價可以忽略不計!最多把神殿坑了,把大量的神術破綻賣給修者聯盟,讓他們互相殘殺罷了。

「幫我注意簡茹怎麼過今天這一關吧,她不讓龍辰滿意,以後別想得到信任!」蘇欣冷笑不止,小腦袋思緒亂飛,大眼睛的光芒如日月一般,讓人心慌。

「如果有辦法長遠距離通知楚奇和雲中飛,請他們出手,修道資源和黃金,他們要什麼我給什麼!」

……。

蘇欣交代了很多,武輕狂一一記下,轉身離去,戰神府肅殺氣息瀰漫,讓她想起那一夜,如戰神一般的風清羽為她擋刀,如今她只能自己扛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