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被嚇得不輕的蘇慕蓮嘟起嘴巴,含淚委屈道:「二伯,你幹嘛凶我啊?」 「蘇州,你在幹什麼!」不遠處傳來蘇慕芝憤怒的質問聲,快步上前,使勁甩開緊握住蘇慕蓮的那隻手,將其護在身後,關心的問道,「姐姐,你沒事吧?」

嘟起嘴巴的蘇慕蓮像是一個收了極大委屈的小孩子,猛地哭了起來,哭喊道:「我不過是說了四伯和二嬸在床上一起唱歌,二伯就緊緊地捏我,好痛啊。」

蘇慕蓮的這一身嚷嚷,倒是引來更多的村民的圍觀,聽了她的話,又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蘇慕冉憤怒的說道:「你不要在這兒胡言亂語!」

蘇慕芝倒是不怕的輕聲一笑,直勾勾的看向蘇慕冉,反問道:「我姐姐是傻子,難道她會亂說話嗎?呵呵,蘇家真是我刮目相看啊!」

氣憤的蘇州保持著沉默,鬆開秦氏,快步趕回去,蘇家的其他人也跟著快步而行,而看熱鬧的村民們也緊跟著他們的腳步。

蘇州以及全部人來到蘇家的全部人都看著蘇慕芳趴在窗戶裡面,津津有味的看著裡面,還能聽見從房間里傳出若隱若現的聲音。

眼前這場景,便說明蘇慕蓮沒有說謊。

秦氏看著這一幕,氣得頭昏腦漲,心中哐當一沉,後退一步,幸好有蘇慕冉及時攙扶著。

蘇州快步走到房門前,將其一腳踹開,隨後只聽見裡面傳來男人和女人的尖叫聲,顯然沒料到。

蘇家人進了房間,他們看見王氏正裹著被子,驚慌失措的看著蘇州,而同樣裹著被子的蘇文下著床,撿起褲子穿著。

蘇慕蓮和蘇慕芝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雙手緊握成拳的蘇州,已經是青筋直冒,咬牙切齒的走上前,一拳朝蘇文打了過去,而還處於懵圈狀態的蘇文,不知所措的連忙穿著衣服,就這樣被蘇州打出了房間。

緊接著看著圍觀的村民們。

「真是喪盡家風!」秦氏憤恨的瞪了王氏一眼,然後出了房間。

蘇慕芝也牽著蘇慕蓮離開了。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蘇慕芝微微揚起下巴,冷笑著說道,「王氏勾引自己的小叔子,蘇慕芳勾引未來的姐夫,真是不錯啊。」

這次可是被抓住了現象,秦氏自然沒有話再辯護二人,更何況今日一事,村民們都看在眼裡面,恐怕想要包庇,也是不行的。

蘇慕冉臉色十分難看,走到蘇文面前跺跺腳,雖然氣憤,可又無奈,說道:「你怎麼能幹出這樣的事情?哪怕你去找樓女子也好,為何要!」

蘇文也是一臉頭痛,明明二人本想停止了,可後來心中的欲又重新燃起,這才控制不住,導致這樣的結果。

沒過一會兒,只看見衣服凌亂的王氏在被人指指點點下,跟著蘇州出來了。

一個男人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妻子的背叛,更何況對方還是自己的親弟弟,蘇州心情如同五味調料,說不出來的滋味。

「我要休了你!」越想越氣的蘇州,沖著她怒吼道。

只見王氏撲通跪在地上,拉著他的衣袖,低聲哀求道:「看在我們夫妻一場,求求你不要休了我。」

「你干出這樣的事情出來,讓我怎麼容你?」蘇州低聲怒吼。

要知道,就算蘇州休了他,往後的日子也會成為眾人口中的笑話。

王氏低聲無力的哭著,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還好你們與我們三房斷絕關係了,不然以後我都不知道如何出門了。」蘇慕芝見后,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同時也是在提醒著大家,這個事實。

「王氏枉為**,枉為人母,把她浸豬籠。」其中一個村民憤怒的說道。

蘇慕蓮看了看,而這個村民則是上次提議將蘇慕芳浸豬籠是同一個人。

王氏看著眾人的聲音越來也高,而且蘇州沒有任何的反應,跪爬到秦氏面前,拉著她的裙子,低聲哀求道:「娘,佬二平日里最聽你的話了,你幫我說下好話吧。」

秦氏扯了扯自己的衣裙,不滿的白了她一眼,冷聲說著:「你們二房捅的簍子還不夠嗎?這可是有辱家門之事,我同意大伙兒的意見。」

王氏崩潰的坐在地上,地上痛哭起來,緊接著,又將最後的希望看向蘇文,爬到他的面前,低聲說著:「救救我!救救我!」

蘇文的處境本就危險,又怎會救得了她呢?

蘇慕冉見此,上前推開王氏,一巴掌扇了過去,低罵道:「不要臉的東西,勾引自己的小叔子,現如今還想徵求原諒?」

癱坐在地上的王氏,呵呵一笑,冷眼望著他們:「既然你們這無情,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村民們見蘇家人不語,於是三兩個壯漢上前將王氏架了起來,真準備帶走的時候,便聽見秦氏的阻止聲。

「且慢!」

王氏聽了后,又充滿希望的看向秦氏。

秦氏走到她面前,面無表情的望著她,冷哼一聲,淡漠的說道:「既然是浸豬籠,怎麼能以蘇家媳婦的身份去呢?佬二,快去寫休書。」

蘇州點點頭,回到房間以最快的速度將休書寫好后,遞給秦氏。

接過休書的秦氏抬起手在空中揮了揮,大聲說道:「各位,以後王氏再也不是我蘇家的兒媳婦!」

「把王氏帶去浸豬籠!」其中一個村民,低聲提醒著。

「且慢!」蘇慕芝又叫住了大家,繼續說道,「這狗男女,總要一起受到責罰才公平吧?」

「蘇慕芝!」秦氏聽了,憤怒的低吼道。

「難道我說不對嗎?」蘇慕芝反問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們現在不談對與錯,若其中一方反抗,這事就不會發生了。」

聽了蘇慕芝的話,大家覺得她說得甚是有理。

「大家把蘇文抓起來!」一個村民說道。

而蘇州和蘇慕冉則冷眼旁觀著,根本不想幫說好話。

「為了蘇家的聲譽,你就忍受一下吧。」蘇慕芝上前笑眯眯的好心提醒著。

秦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文被帶走,看著幸災樂禍的蘇慕芝,怒氣攻心,緊接著一口老血噴了出來,暈了過去。

蘇慕蓮蹲在地上,低聲喚道,心中卻是無比高興。

「奶奶?」 蘇慕芝一把拉起蘇慕蓮,低聲提醒著:「姐姐,她可不是你的奶奶,我們走吧,去瞧瞧熱鬧。」

說完,兩姐妹便離開了,不再理會蘇家老院裡面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而是去往了河邊,河邊圍滿了人,都是對王氏的行為趕到痛恨。

「你們這叫草菅人命!」死到臨頭的王氏還不忘反抗,用力掙脫著束縛著她的力量,可最後也只是徒勞,「放開我!放開我!」

「你勾引小叔子,還有臉在這裡叫囂?」村長憤恨的望向她,不滿的說著,「快把籠子拿來給她罩上。」

得到命令的村民們,齊心協力把籠子罩住了王氏,任憑王氏反抗也是無用。

蘇慕芝走上去,揚起一抹得意的冷笑,低聲說道:「你有今日的下場,都是活該!」

「蘇慕蓮,蘇慕芝我做鬼都不會放鬼你們的!」王氏緊緊扎住竹編,怒說道。

並未生氣的蘇慕芝冷哼一聲,看了看周圍的村民,提議道:「為了保證王氏受到應有的懲罰,我建議在腳底用木板固定,免得逃脫了。」

大家聽了后,紛紛點頭贊同,不一會兒,村民們便將腳底封實了。

「蘇慕芝,你太狠心了!」蘇文見了后,額頭上的青筋直冒,要不是有壯漢架住,恐怕早就控制不住上去揮打她的衝動了。

握著蘇慕芝手的蘇慕蓮,輕輕拽了拽她,示意她不要說話,意識到的蘇慕芝,也委屈的嘟起了嘴巴。

村民們並沒有理會蘇文,而是準備將王氏扔進去。

蘇慕蓮突然開口說著:「你們把他們扔下去,待會兒怎麼撈上來呀!」

「蓮姐兒說得有道理。」村民們紛紛點頭說著。

這個問題倒是難住了各位,開始尋思起來。

隨後只見著蘇慕蓮哈哈大笑,說著:「你們綁根繩子不就好了嗎?」

「還是蓮姐兒聰明。」一個村民附和道。

緊接著,村民們忙活起來,待準備工作都做好后,將王氏扔進了河裡面,蘇慕蓮眼睜睜的看著她沉於河底,嘴角淺笑,心中卻格外高興。

之所以要拿繩子綁著,就是要將其拿上來,看王氏是否真的涼涼了,大概過了一刻鐘,村民們費力的將王氏拉起來。

只見著籠子裡面的王氏,閉著眼睛,不做任何反抗,人們將籠子去掉,一個膽大的村民上去將手放到鼻子下,隨即睜大眼睛,震驚的看著各位,道:「王氏死了。」

聽了此話的蘇慕蓮,心中鬆了一口氣,心事又了一件。

蘇文反應極大,上前撲通跪在地上,大哭起來,低聲怒吼著:「秀兒死了,你們現在滿意了嗎?」

「蘇文,王氏死有餘辜。」村長清咳兩聲,低聲說著,「事到如今,你還不知悔改嗎?」

蘇文沒有回話,雙眼充滿憤恨。

村長又繼續說道:「你這個畜生,連嫂子的注意都敢打,應當活活打死!」

「活活打死太殘忍了吧?」蘇慕芝慢悠悠的說著,「村裡還有女人和孩子呢,這種血腥的畫面多不好啊,不如就讓他服毒自盡吧。」

「好!」村長點頭支持。

不一會兒,蘇文便被迫灌下了毒藥,也去了,在蘇慕芝的提一下,村民們又下葬了二人。

蘇慕蓮和蘇慕芝兩姐妹,則重新返回了蘇家老院,院子顯得格外冷清,蘇慕冉則坐在後院裡面靜靜的思考著。

「他們呢?」蘇慕冉見兩姐妹回來,雙眼無神的看向她們,冷聲問道。

「死了。」蘇慕芝說道。

隨即蘇慕冉發出一陣冷嘲的笑聲,眼中還閃著淚花,隨即受了笑容,回答道:「他們死有餘辜。」

蘇慕芝聽了后,不免驚訝的問道:「蘇文可是你的父親啊?你竟然不難過?」

「他做出這等醜事,只會讓我蒙羞!」蘇慕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有氣無力的說道。

蘇慕蓮沒有說話,而是繼續裝著痴傻,歪著腦袋,嘟起嘴巴看著蘇慕冉。

蘇慕冉環視了院子一圈,說著:「以前蘇家可真熱鬧,現在卻死得差不多了。」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蘇慕蓮,除了搬家遠走的大房外,真正流著蘇家血液的人,除了她,便只有蘇慕冉,蘇慕芳,還有秦氏了。

並沒有感到任何同情的蘇慕芝,冷聲輕笑,低聲說著:「這一切不過是報應罷了。」

「蘇慕蓮,奶奶她生病了,你不去看看她嗎?」蘇慕冉掩去臉上的笑容,問道。

蘇慕蓮沒有回答。

「恐怕要不過今年冬天了,縱使她有錯,現在她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蘇慕冉繼續說道,「我們所有人都得到了懲罰。」

「蘇慕蓮,我知道你沒有傻,這一切你都是裝出來的。」蘇慕冉又緊接著補充道。

蘇慕冉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懂得察言觀色,也懂得玩弄心計,蘇慕蓮有時候覺得她生活在農戶家庭,倒是有些屈才了。

「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我也沒有必要在裝下去了。」蘇慕蓮上前幾步,說道,「我算計這麼多,不過是為我了給我爹娘報仇。」

蘇慕冉笑而不語,並未說話。

「你呢?有什麼打算?向我討回來嗎?」蘇慕蓮微微仰起頭,直勾勾的看著她,反問道。

「蘇家早已經千瘡百孔,最近宮裡面在招收宮女,我打算進宮。」蘇慕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有氣無力的笑了笑。

蘇慕蓮不禁一愣,微蹙起眉頭,好心提醒著:「後宮如泥潭,日日血雨腥風,處處勾心鬥角,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