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說話的是一名黑衣老者,骨瘦哪柴,滿臉之上,堆滿了皺紋,給人一種陰戾之感。他緩步走向這裏,淡淡的開口道。此老者的如淵似海,深不可測,明顯跟林老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在他身後,還跟着一名男子,大根二十五六歲的模樣,身材矯健,一身錦袍,步履沉穩,巧的是此人也正是孫永遠。

“你也來了!”

孫永遠目光投向王澤眸子之中有些一絲冷寒在注轉,話語陰寒,臉色不善:“上次奪凝元丹之事,這筆帳我會慢慢跟你算。”

“隨時奉陪。”

王澤冷笑了一聲,而後不再多說。

“孫博,上次之事,怕是你們也逃不了關係吧?”

看到來人,李天臉色陰寒道。對方家族的情報網,在離國首屈一指,他們商隊的所走的路線,皆是隱蔽之極,如果說能被人發現,非他們不可。而且,對方還和陸家是一丘之貉。

“哼,沒有證據就不要誣衊老夫。”

孫家老祖冷笑一聲,道。

李天冷哼一聲,並未多說,就算明擺了知道是對方乾的,他也沒有辦法,難道還真因爲這個而跟對方火拼?牽扯太大了,他們四大家族沒有一個能承擔得起。

此事,還未種子級別的選舉還未開始,氣氛就變得緊張了起來。雖然一點小事,他們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有機會的話,對方絕對會下死手。

“這次的種子級別選拔,看來你們李天倒是非常在意啊。”

林老對李天含笑道,說完此話目光不由的掃了,他身後的李秋露一眼。對方既然連李秋露這張底牌都捨得在些暴露,倒是讓他也是有些吃驚。

當然,想一想也是釋然了,在四大家族之中,李家也就比他們林家稍強一些。年輕一輩的整體實力並不如,孫家和陸家,看來對方是決定拼一拼了。 “你不是也志在必得嗎?”

李天笑了笑,掃視了王澤一眼。其喻意不含而喻。

林老咧了咧嘴,轉頭對王澤道:“媽的,這老小子太陰了,竟然把李秋露派出來了,你有把握不?”

李秋露天賦可是相當的驚人,就算是林老眼光之高,也是讚歎不已,而且對方早會踏入翻雲境,在境界之上穩壓王澤一籌。

“盡力吧。”

王澤點了點頭,對於李秋露,也是感覺有些棘手。

“這次我可要把上次的場子,找回來。”

李秋露笑了笑,美麗無比,一時間這百花都失去了色彩,雖然是在笑,但卻透着一抹寒意,讓人身上的汗毛都是不由的豎了起來。

“哈哈,抱歉,讓各位久等了。”

一聲爽朗的大笑傳來,如同滾滾驚雷一般,在天空之上傳遞而開,讓人心神震住。

大笑聲剛剛落下,一名身穿金袍,出現在衆人眼前,他眸子開闔間,有着一絲絲威嚴之意在流轉,那種久居高位的氣勢,一覽無疑。

這並非他刻意如此,而是很自然的流露出來的。有如此威勢的自然便是皇室的掌舵人,皇室老祖了。

“這是你家地盤,自已都來這麼慢。”

李天撇了撇嘴道,有些不滿。

在整個離國能敢跟他說中這話的,怕也是有隻有李天這有限的幾人了。

“呵呵,莫怪。”

皇室老祖歉意的拱了拱手,而後目光投向王澤之時,眼中卻是不由的閃過一抹異色,但掩飾的很好,並沒有被人發覺。

在他身後跟隨這一名名子,身披黃色裙,身姿傲人,玲瓏有致,但一張容顏之上,卻是掩蓋着一層金紗,給人一種朦朧的美感。

雖然並看不清他的容顏,但也可以模糊的感覺到定然是一個絕色的美女。她剛一出現,就讓幾位家族老祖,臉色一變。就連林老也是神色一怔,感覺到女子身上散發那種若無若無的氣息,非常的強悍,在建安城年輕一輩,絕對是手屈一指的存在。

“這位難道就大公主?”

李天臉色驚疑開口道。

“呵呵,不錯,正是。”

看着神色大變的幾位老對手,皇室老祖笑了笑,臉上不由的浮現一抹自得之色,這可是他最滿意的子女,一身實力恐怖之極,足以讓老牌驚撼。

“拜見幾位前輩。”

大公主面紗下的紅潤的小口微張,發出一聲猶如珍珠落入盤的聲音,清脆悅耳,盈盈施了一禮。

然而,在行禮之時,美目目光卻是不由的剽了那道單薄的身影一眼,美目光中有些一絲紅芒一閃而逝。

“這年青人就是王澤。”

皇室老祖隱蔽的傳音道,他把大公主叫來,一方面爲了威懾一番四大家族,而另一方面則是讓她親自看一下王澤,而有所瞭解。

熟不知其實三天之前,她就已經見到王澤了,而且還交了手。

一時間,隨着大公主的到來,孫永遠和陸百里,眼中都是不由的劃過一抹異色,雖說他們一向自負,但此刻臉色也是凝重了起來。

李秋露美眸子也閃動異彩,她一向好強,早就對這個大名鼎鼎的公主好奇不已,眸子之中有些一抹戰意在流轉。

“怎麼樣?”

林老轉頭對王澤小聲道。

“很強。”

王澤只這二個字,一臉鄭重,眉心之中神色之力,俏然延伸,向女了金色紗罩之中探索而去,想要看一看女子的容貌。但神識之力剛剛展出,又被他壓制住了,對方太強大了,若是被她發覺,這種探索會有些不妥。

“好了,既然人都已經到齊,那麼我也就不再多說了。那麼比賽就開始吧”

皇室老祖,目光掃視了衆人一圈,道。

而後衆人對視一眼,略微沉吟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

這是有一座石碑,聳立在後花圓之中。寬大無比,沉得如山,給人一種壓魄人心的感覺。

石體斑駁,流轉着一股歲月的風霜,但在上面卻是可以看到一個個深深陷下去的掌印,讓人神色驚異。

“這是由海底玄金鐵鑄成的一塊“巖鋼碑”,非常的堅固,可以承載渾厚的勁氣而不破。”

皇室老祖笑了笑,爲衆人介紹道:“上面的一些掌印,只有最傑出的弟子才能將做到這一步,能在些此碑上留下掌印,這就是一種榮譽。”

王澤點了點頭,神識之力強大如他,自然能夠察覺到此碑的堅固,想必對於一些人來說,莫說是留下掌印,就連撼動會毫都不能。

孫永元和陸百里神色一滯,而後冷笑了一聲,成竹在胸。

至於秋目之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不在關注。

“好了,種子級別選拔,共分三個比賽選項,最後選出成績最好的選手爲比賽第一名,至於獎勵到時候大家自然會明白。”

皇室老祖笑了笑,目光最後落在林老身上劃過一抹異色。

在提到那個獎勵之時,林老、李天四人,明顯都是眼前一亮,浮現一抹熾熱。他們對這個獎勵相當的看重。

見林老模樣,皇室老祖臉皮不由的抖了抖,這個獎勵對於林家來說可是一個救拿稻草,若是真讓他們得到說不定會鹹魚翻身,而後轉到正事,道:“第一項就是測試誰能在此碑之上,留下的掌印最深者勝出。”

話音一落,四人面面相覷了一會,陸百里笑了笑,有些一種自負,道:“那麼就我先來吧。”

語罷,陸百里不再多說,而後目光鄭重,盯着眼前巨大的巖鋼碑,體內勁元迅速流淌,渾身發出赤紅色的光芒,而後咬牙,一掌拍出,勁氣橫空,頓時轟的一聲,一個清晰的掌印,浮現而出。

這個掌印,比之巖鋼碑之中大部分掌印,都在深得多。讓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就連王澤也是眉頭一挑,沒想到對方竟然有如此成績。

“好!哈哈!”

見狀,陸家老祖大笑。

“不錯!下一位!”

皇室老祖點了點頭,這番成績的確不錯。

陸百里一臉得意之色的退後,神色傲然,盯着王澤不由的浮現一抹冷笑。

而後孫永元,排衆而出,臉色肅穆,一掌拍出,寒氣大增,如同一座冰山一般,讓人發寒,同樣是留下一個掌印,仔細觀看的話,可以發現此掌印的深度,似乎比之陸百里的要深一些。

這個結果,讓孫博當場大笑:“哈哈,承認了,陸老頭。”

“唉,算你們運氣好。”

與陸家關係不錯,陸明遠搖了搖頭道,並未多說什麼。

王澤點了點頭,孫永元和陸百里,實力都在翻雲境四重天巔峯狀態,兩人相差不多,倒也合理。

“就這點成績,高興也太早了吧。”

夜帝盛寵:嬌妃忘關門 見孫家那一臉得意這色,李秋露撇了撇嘴,而出腿步輕移向前走去。

聞言,孫博臉皮抖了抖,冷笑道:“哼,老夫倒要看看你這小丫頭片子能取得什麼成績。”

李秋露在建安城向來很低調,所以他並不知道對方正是李家的一張底牌。雖然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凡,但卻沒有太多擔心。

其實不止是他,就連陸家老祖臉色也陰沉了下來,對方這麼說,明顯就連他們陸家在一起輕視,臉色不善道:“年輕人,當心風大舌頭。”

“那你們就看好了。”

李秋露妖軀一震,纖光一掌拍去,頓時如同有無盡劍氣一般,鏗鏘而鳴,冷冽無比,轟隆一聲,整個纖手,都一下子深陷進了巖鋼碑之內。

整個纖手都陷進這巖鋼碑?

此時陸明遠和孫博簡直都有些傻眼了,

當李秋露將纖手,移開之後,只見巖鐵碑之上,一個手印,深達一寸,駭人無比,比他們要深得多。

“好深的劍道領悟。”

皇室老祖,點了點頭,讚歎道。

“李老頭,有你的。”

孫家老祖臉色不善,道。

“哈哈。”

李天大笑。

“好了,比賽繼續開始。”

皇室老祖目光掃視了王澤一眼。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怔,而後目光彙集在了王澤身上,都想看看,這個最近一段時間之內名聲大燥,天賦驚人少年,有何等表現。

李秋露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她對自已這一掌可是自信無比。

“小子,加油!”

林老傳音,道。

王澤點了點頭,神色鄭重,而後緩步走到巖鋼碑之前。

此時氣氛徹底的緊張起來,衆人的心神都是被王澤吸收了去。在面紗之下,武嵐也是美目微凝,鎖字在了這道單薄的身影之上,但一想起對方是在幫助林家,她就不由的浮現一抹憤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