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些人交給我來對付,你們繼續去辦秦小子交代的事情!”氣氛陷入僵局的時候莫叔現身了。

莫叔好歹也是半步宗師的高手。

雖不至於刀槍不入,但收拾幾個保安還是綽綽有餘的。

再加上莫叔又是突然襲擊,僅僅一個照面的時間,趙氏集團這邊就潰不成軍。

莫叔向趙氏集團保安出手的同時,亦在提醒吳天趙泰讓他們不要忘了正事,他自己則全身心投入到當下的戰鬥當中。

“莫叔當心,我們這就去!”吳天二人重重的點了點頭,也在同一時間脫離戰場。

他們二人都是普通人。

或許會些拳腳功夫,卻也是相當有限的。

留下來只會給莫叔增加負擔,除此之外再無任何用處。眼下最主要的還是秦垚交給他們的任務,只有拿到絕對的證據,順藤摸瓜找出幕後之人,三垚集團纔有翻盤的可能。

“我知道一個地方,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哪裏可能就是趙乾父子倆最大的祕密所在了!”趙泰對趙氏集團算是門清。

雖然一直處於邊緣化,但這並不代表他就沒有留一手。

秦垚正是看重了這一點,才把這一重要的任務交給趙泰,趙泰當然也不會讓秦垚失望。

… 趙氏集團最頂層。

趙乾切斷了跟幕後之人的通話後,整個人呆滯了良久,才終於回過神來。

眼下的情況很緊急。

幕後之人都自身難保了。

更遑論管他們的死活了。

耽誤之急是力求自保,再想其他也無用。

可是又該如何自保呢?

對此趙乾是心力交瘁。

恰在這個時候,趙乾通過電腦監控,看到了樓底下莫叔跟趙氏集團安保部戰鬥的場面,趙乾瞳孔又是猛的一縮,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

“半步宗師,嘶…”趙乾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雖然不是武林中人,但眼界還是有的。

也曾接觸過很多武林高手,對他們印象尤爲深刻。

秦垚爲了對付他,居然派出了一個半步宗師的高手前來,他在想,秦垚究竟還有多少的底牌?

還有一個問題。

也是最爲關鍵的問題。

事情發展到當下,不管是他,還是他背後的那個人,都自以爲掌控住了全局,認爲秦垚必死。

實際上呢?

秦垚一直活的好好的。

到最後更是徹底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他們一直都太小瞧秦垚了。

甚至連秦垚的底細都沒有調查清楚,就匆匆忙忙的對秦垚動手,這特麼跟直接送死有啥區別?

秦垚既然能派出一個半步宗師的高手,難道他身邊就不能有別的半步宗師的高手嗎?

一尊就足夠讓人震撼了。

再多出一尊,特麼光是想想就讓人頭皮發麻。

“是你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無義,別人或許不清楚你的底線,但我對你卻再瞭解不過,如果我要是將你的信息透露給秦垚,相信秦垚一定會很感興趣吧?”趙乾心中突然有了主意。

幕後之人已經徹底放棄他了。

趙氏集團又在當局面前暴露了不該暴露了。

反正都是死。

趙乾爲什麼不選擇跟秦垚合作呢?

跟秦垚合作或許還有一線機會,畢竟他兒子趙泰在秦垚手底下做事,到時候他放下面子去求趙泰,看在父子的情面上,說不定趙泰就心軟了。

雖不至於徹底翻盤,但至少能幫他保全趙家的香火,收益遠遠大過風險,完全值得一試。

“吩咐安保部門停止動手,放趙泰他們上來!”趙乾立即命令祕書。

農女福妻種田記 祕書雖懵逼,但畢竟是趙乾親自下的命令,也不好違抗。

於是,原本應該是一場酣戰,卻因爲趙乾的突然改變主意,吳天二人霎時間變的暢通無阻,很快就接近了趙氏集團的核心。

“我是趙乾,暫停銷燬證據,配合趙泰的行動!”趙乾繼而又向趙祝傳達了指令。

“父親,您確定要這樣做?”趙祝也是滿臉的懵逼。

證據他都已經銷燬了大半,趙乾卻突然讓他停下來,趙乾莫非腦袋被門夾了?

“按照我說的辦,千萬不要跟趙泰發生衝突!”趙乾已經來不及解釋什麼了,着急莽荒的向着密室趕去,他也怕再出什麼變故。

趙祝、趙泰兄弟二人的關係本就勢同水火。

現在更是徹底鬧翻。

兩人又屬於不同的陣營。

可想而知他們見面之後的場面了。

尤其是還有莫叔這個半步宗師的高手掠陣,趙乾對此更是心有餘悸。

另外一邊。

趙氏集團的人突然收手,莫叔對此也是充滿疑惑,疑惑歸疑惑,此時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莫叔立即趕去跟吳天二人匯合,時間不長三人就重新聚到了一處。

“到了,就是這裏!”趙泰帶着吳天來到了地下停車場。

此地就是趙氏集團的密室所在地。

也是整個趙氏集團的核心。

以往他們雖然刻意避開趙泰,但瞞不過趙泰有心探尋,久而久之祕密也就暴露了。

密室外面被一道沉重的大鐵門阻隔。

趙祝進去的時候可能太匆忙,甚至都忘記把大鐵門關上,這也方便了吳天他們的行動。

鐵門後面是一條幽暗的長廊。

沿着長廊一路而下,過了拐角後,眼前突然變得豁然開朗。

原本都是有暗門的,趙祝眼下也顧及不上這些,故此整個密室都全部敞開着。

“趙祝!”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趙泰目光死死的盯着這個所謂的哥哥,臉上青筋暴露,目光更是擇人而噬。

趙祝表現的則要平靜很多。

畢竟接到了趙乾的指使,雖不知道趙乾爲何要這樣做,但誰讓趙乾是他父親呢?趙祝又能怎麼樣?

“我果然小看了你!”趙祝搖了搖頭。

隱藏多年的祕密還是被趙泰發現。

最終更是被趙泰帶上堵上門。

他這個弟弟還真是不簡單啊!

現在又徹底的暴露了真容,趙祝在想,要不是突然發生割龍局的事情,趙泰還能隱藏多久?

以他所掌握的趙氏集團的祕密,再加上他對趙乾父子的恨意,就算秦垚不動趙氏集團,趙泰估計也不會放過他們。

不過眼下說什麼都晚了。

趙氏集團被人拋棄。

秦垚又氣勢洶洶。

兄弟倆反目成仇更是遲早的事情,反正都會來,趙祝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有什麼好吃驚的呢?

“那個人呢?”趙泰深吸了幾口氣,雖然很想把趙祝狠狠拾掇一頓發泄多年的怨氣,但是正事還沒辦完,趙泰也只能先忍着。

最主要的還是幕後之人。

趙氏父子恰就是距離幕後之人最近的人。

只要他們肯開口,找到幕後之人也就不遠了。

“你來晚了一步,他已經走了!”趙祝不置可否,繼而又出言諷刺道:“堂堂的魔都第一惡少,居然會放下身段去當秦垚的舔狗,趙泰,說實話,我對你很失望!”

“你不是想知道那人的行蹤嗎?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必須得跪下來求我,機會我給過你了,至於該如何抉擇,就看你自己了!”

趙祝篤定的望着趙泰,對此是信心滿滿。

趙泰多高傲的人,尤其是對他恨之入骨,怎麼可能會跪下來求他呢?

而完不成秦垚交代的任務,趙泰肯定會被秦垚處罰的,搞不好還會把趙泰邊緣化。

既能羞辱趙泰。

又能挑撥他跟秦垚的關係。

一石二鳥,趙祝的用心不可謂歹毒。

“啪!”

然而,讓趙祝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話剛落下,趙泰竟然真的跪下了。

“秦先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貴人,爲了秦先生,我可以上刀山下火海,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趙泰一點都不覺得丟份、

說的也是實話。

要不是秦垚,他還是那個不知所謂的惡少。

或許能紅極一時,但絕對不會長久。

是秦垚給了他一次從新做人的機會,讓他清楚的認識到了自己,同時也找到了畢生追求的目標。

還有最爲重要的一點,趙泰學會了敬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