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些年來,雖然在雷風的訓練下,虎一等人進步神速,但是達到準宗師的也就三個人而已,就是虎一、虎十一、還有一個是虎五十一。

衆女的實力雖然也基本達到了武術高級,甚至楊凝和莉迪亞達到了大師級、林辰冰達到了準大師級,就是雷念風也是武術高級,但是如果真的如龍極說的,自己的敵人出現很多準宗師級別的話,不要說是衆女了,就是自己也頭疼啊!螞蟻多了咬死象啊!

但是經過重重的思考之後,雷風的心平靜了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就算自己的敵人真的研究成了這種東西,應該也只能是少數吧!要不然早就殺過來了,還有難道這沒有限制嗎?要不然爲什麼不多製造宗師級的人物,反而去製造準宗師的人物,這不是蛋疼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直接橫掃過來就行了。

這倒是讓雷風猜中了,媚女等人的確是和衆人之力研究出了新一代的基因液,但是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服用的,本來就不多,只有十多份而已,於是只是培養出了三位宗師級的人物,三名準宗師級的人物而已。

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想當初如果自己擁有這等實力還會被雷風和龍極等人打敗嗎?顯然是不會。雖然想去找雷風晦氣,但是他們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因爲世界大賽在即,他們可不敢觸犯那兩位的存在,所以跟龍極猜想的一樣,宗師級的出不了手,那就用宗師級以下的想雷風下手。

雖然說現在猛虎帝國已經和很多個國家合作了,毀了雷念風等人可能會掀起金融危機,但是那就不是他們管的了,至於雷風和龍極,顯然他們也不會放過。

能在比賽將其致死最好,就算是不能,賽後,也逃不了衆多宗師級的圍殺吧!

(不好意思,因爲最近一段時間生病了,沒能及時更新。) “放心吧,爸,我想了想,這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

“雖然說我不知道媚女他們研究出了多少的準宗師級的高手,但是我想也不會太多,你也知道的,要想成爲準宗師級是多麼的難,我想,就是真的有大量的藥,應該也不會出現幾個。”雷風沉着的說道。

經雷風一說,龍極也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也就明白了雷風的意思了,的確,以前聽說能美國基因基地能製作出讓人達到大師級的基因液就很不容易了,更何況是達到準宗師級的。

而其中更重要的一個就是注射這基因液的人的承受能力,就怕是大師級的人物也不一定承受得住吧!

想通了這兩點,龍極慢慢的放鬆了一些。

“不過,雷風,我們還是不能懈怠,離開之前要好好的佈置佈置。”

“嗯。”雷風輕輕的點點頭。

這是說廢話啊!雷念風等人是雷風的逆鱗,他能不注意嗎?就算龍極不說,雷風沒有得到媚女的屬下將來犯的消息,雷風也會做好準備的,不是有一句話就做有備無患嗎?雷風纔不會犯傻。

基本的事情雷風已經有一個大概的輪廓了,雷狂和刑衝也達到了準宗師級,這裏當然有雷風的功勞了,所以雷風的方法就是讓雷念風和衆女去中國。

這其一是如果敵人來犯,有這麼兩個準宗師級的人物幫助虎一等人,那麼衆人的安全係數就大大的提高了;第二嗎?當然是因爲中國了,如果媚女的屬下去找雷念風等人的麻煩,這小打小鬧的沒有什麼,但是準宗師級的人出手,那還不驚天動地啊!所以,有中國領導插手,這是雷風最期待的,這樣他們也不敢太過。

至於猛虎帝國這邊的事情,雷念風等人離開一段時間也不會怎麼樣,畢竟現在一切都進入了軌道,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麼雷風等人也不是好惹的。大不了就想以前那樣,慢慢的算賬唄。

雷風就不相信在找不到人的情況下,他們敢向猛虎帝國下手,因爲那樣的可能性將惹怒雷風等人,雷風一旦迴歸,那麼所有的國家都將擔憂了,除非雷風死在大賽中。

不是雷風不管猛虎帝國中老百姓的死活,而是雷風當初建立猛虎帝國也只是爲了讓趙靈兒等人生活的更好而已,所以說在雷風的眼裏,沒有人能和趙靈兒等人相比。

“雷風,那你現在就好好的準備一下吧!三天之後我們就要出發了,時間比較緊迫。”

“好,我這就去,爸,你去看看佳兒吧!那小丫頭最近又在叨唸你了。”

“哈哈,好。”

爲什麼雷風接到通知就只剩下三天時間呢?其實其他人也是如此,武神和血帝每一次主持都是這樣子的,而且地點也是不定的。這一次雷風他們要去的地方就是太平洋的一個人跡罕見的小島,這樣大家才能放心的動手,不用顧忌。

……

“爸,這個地方的確是很適合我們比賽啊!”雷風苦笑的搖搖頭道,雷雅深以爲然的點點頭。

雷風說的是真的,因爲這作小島的四周是密林,所以基本就不用怕餓到,肚子餓的話可以進去抓一些動物或者摘一些果實啊!

至於說爲什麼適合他們比賽,因爲除了這島的四周,這島的中間那是光禿禿的一片啊!不要怕說樹木了,就是小草也不多見啊!這風一來絕對是精彩,風沙漫天飛舞啊!

範圍也是夠大,絕對可以讓人各司所長。

“呵呵,這的確是武神和血帝的風格。”龍極笑道。

“走,我們去會會我們的老朋友,不知道這幾年他們過得怎麼樣。”龍極啪啪雷風的肩膀,然後和雷風、雷雅慢悠悠的向着島的中央走去。

果真如雷風說的,這個地方簡直就是沙石狂舞啊!不過,對於這點障礙雷風、龍極和雷雅當然不會在意了。

不過,另雷風感到不解的是,這樣的島是怎麼形成的?

對於這個問題,不要說是雷風,就是其他人也想知道啊!這真的太奇怪了,如果說是人造的,那就真的太匪夷所思了,但是對於沒有見過武神和血帝使用過全力的衆人,只能歸結與這時他們倆的功勞了。

不管這島是怎麼形成的,總之和他們兩個主辦者是離不開關係的。

“嗨,三年不見,大家過的好嗎?”龍級、雷風和雷雅一過去就打招呼道。

“呵呵,雖然不一定比你們過的舒服,但是絕對的過的不比你們差。”幾個人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着。

雖然說這裏有三方人物,一是雷風的,一是媚女的,其餘就是中立的。但是不管怎麼說,今天一場大戰在所難免,現在嗎?大家也不及,隨意聊聊。

“嗯。”一股凜冽的殺機直衝媚女等人。

這人是誰?這是衆人的第一反應,因爲無論大家有沒有仇,等一下大賽之中將會見分曉,所以無論是說現在都是哈哈的說說笑笑,不過,現在一股殺氣將這氣氛一瞬間打破了。

此人是誰?衆人疑惑。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殺氣令人感到恐懼的人,雖然說她不一定是宗師級中最厲害的,但是那可怕的殺氣絕對是宗師級中無人能及的,那得殺多少人啊!

只見此人一身血紅色勁裝就倆頭髮也是如此,整個人給人一種血腥的恐怕感覺。

緊接着兩個整個人一愣,這人不是誰?而是來參賽的最後一個宗師級——血櫻。

看着眼前的血櫻雷風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不過有一點雷風是知道的,那就是自己當初爲了趙靈兒等人,奪走了她的第一次。

所以在此面對她,雷風只能多注意她而已,雷風不知道她發生了是麼事情,但是從她現在如此仇視媚女等人來看,這應該和她現在擁有的實力分不開吧!

在雷風看來血櫻能擁有今天的實力,應該是被強迫提升的,要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像殭屍王的三大殭屍將中的李殭屍,當初雷風和血櫻遇到他時,他就隱隱的要踏入宗師級了,但是到現在還是踏不出這最後的一步,可想而知要進入宗師級的難度。

因爲網絡問題,昨天不能及時更新,今天補上。 “呵呵,我以爲是誰啊!原來是血櫻啊!不知道你的女兒現在怎麼樣了,你不會把她殺了吧!”媚女完全沒有理會血櫻的臉色,嬌笑道。

“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丟下一句話,血櫻就預示離開。

“喲呵呵,難道你就不跟你的男人好好的說說話嗎?我想你的女兒一定很想知道她的爸爸是誰吧!”媚女嬌笑道。

血櫻沒有理會,直直的離開了。

但是雷風會讓她離開嗎?媚女說道“爸爸”兩個字時那是加重了語音,而且還是盯了雷風一下。而雷風也明顯的看到了本來充滿仇恨的血櫻,在一剎那間不敢望向自己。

“血櫻,媚女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哦,難道雷風你還不知道你還有一個女兒嗎?也是,櫻子哪會讓你知道啊!因爲說不定那個女孩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是不是啊!櫻子。”說這話的人是伊賀,血櫻的師傅。

“你給閉嘴,要不然我不介意現在就殺了你,你要試一試嗎?”被伊賀這麼一說,血櫻煞氣釋放,緊緊的鎖住了伊賀,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趨勢。

“血櫻,你是這樣和你師傅講話的嗎?忘恩負義的傢伙,你要知道你這一身的實力是誰賜予的?你要知道你是誰養大的?”甲賀憤憤的怒吼道。

“哼,我知道,這一切我都知道,包括她是怎麼讓我達到宗師級的,以及害我的女兒的,這一切我都不會忘記的,今天我會讓這一切結束。”血櫻從怒吼到低沉,但是任誰都知道血櫻那濃濃的恨意,讓在場的人都不由的一顫。

“讓開。”血櫻手一揮,硬生生的將擋在自己前面的雷風掃到一邊,面無表情的站到了一邊。雷風也不好上去,雖然隱隱的知道血櫻的女兒應該是屬於自己的,但是血櫻現在的狀態,雷風真的不敢上去,這一處理不當可能該會爆發戰爭。

如果是平時道沒有什麼,雷風不怕,但是現在不行,因爲這裏是武神和血帝的地盤,敢鬧事,那麼就是抹殺,誰也不敢隨意動手,就是血櫻對於媚女等人很到骨子裏去了,但是她也知道場合。

“風哥,這是怎麼回事?你和血櫻……”雷雅沒有說下去,她知道雷風知道自己的意思。

“hai,雅兒,這件事情就先不要討論了,先養好精神保持最佳狀態,過了今天再說。”雷風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嗯,我知道了,風哥,你也不要多想,比賽快要開始了。”雷雅輕聲的說道。

雷風輕輕的點點頭。

一個鐘後。

“看來人數都已經到齊了,很好、很好。”一聲囂張、霸氣的聲音由遠及近,震的雷風等人耳旁嗡嗡直想。

“這就是世界最強者的實力嗎?太恐怕了吧!”雷風心裏暗暗的想到。

咻咻兩聲,兩個中年人出現在衆人的眼前,一個人身穿白色的服裝,整個人給人一種舒適、飄逸的感覺,另一個人則是一身黑色服裝,給人一種囂張、霸道的感覺。

不用說這兩人就是傳說中的世界最強者,大宗師級別的武神和血帝。

面對眼前的兩人,雷風的第一感覺就是眼前的兩人實力深不可測,還有一點就是恐懼,沒錯就是恐懼。因爲雷風發現和自己猜的一樣,這世界的最強者居然真的是自己需要清理的敵人“基因戰士”殭屍和吸血鬼的老祖。

“小子,我們又要見面了,不錯,實力提升的挺快的,我期待和你交手的一天,呵呵。”一句話在雷風的耳邊響起,雷風驚懼不已,因爲其他的人根本就沒有聽到啊!還有就是“又”是什麼意思,難道自己已經見過他了。

雷風的第一感覺就是望向了那一身白衣飄逸的男子,他也給雷風一個善意的笑容,不用說剛纔那就話就是他長達的了,他應該就是殭屍的老祖了。

很明顯的一件事情,從上一次大戰時殭屍王站在自己這邊就知道,武神對自己沒有多大的敵意。倒是另一個,雷風感覺到他對自己有一股很強大的敵意,很顯然風刃兩人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時間與空間的擁有者)。

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兩人會有這麼大的差別,但是雷風知道自己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所以順其自然。

更何況雷風也感覺不到兩人要對自己動手。可能真的有某些原因限制了他們吧,想想也是,知道了雷風的身份,若是想殺了雷風的話,雷風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嗯,既然人到齊了,那麼就開始比賽吧!不要在耽擱時間了,規矩和以前相同,隨意挑戰,被挑戰到的人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接受,二是不接受。”

“接受的就不用說了,直接打,直到一方認輸爲止,生死不論,或者是兩人的對戰超過一個鐘那麼就以平手處理;不接受的嗎?只要能接下對手的全力一擊就可以了,記住是接下,也就是說不能還手,只能防禦。”

“每打完一場比賽的人,可以休息一個鐘。”

“嗯,這個場地也挺大的,就分爲左右兩邊一起開始比賽好了,血帝你沒有問題吧!”

“我沒有問題,倒是你唧唧歪歪的講了那麼多,可以開始了吧!”

對於血帝的態度,武神直接無視,繼續道:“規矩都清楚了,那現在開始吧!”

武神的話音一落,刷刷刷,一陣暴動,一瞬間分爲三部分。

一部分是熊君、冰姬幾個,他們基本是來看熱鬧的,這一次不同於以往,雖然規矩和以前一樣,但是現在卻充滿了**味、以及濃濃的恨意。而不像以前大家只是儘自己的能量戰鬥,實際上不狠,只是切磋而已。

現在嗎?另外兩部分明顯就是不死不休啊!那他們參和進去幹嘛,保持中立纔是最好的,大不了自己等人自己切磋一下唄。

另外兩部分一個是以雷風等人爲主,另一個是以媚女等人爲主。

而媚女等人明顯就多於雷風等人啊!不過還有一個人的存在,那就是血櫻,雖然不是站在雷風這一邊的,但是她已經和媚女那一邊的杆上了,她要挑戰的是她以前的師傅伊賀。

伊賀當初被雷風削掉了一隻手,現在兩隻手完好,雷風也不覺得奇怪,現在的社會,要想在接一隻手還是沒有問題的。

雷風這一邊,雷風對上了吸血鬼將,也就是吸血鬼王的最後一個鬼將了(吸血鬼王的三大鬼將第一個掛在了鬼樓塔,第二個掛在了猛虎帝國。)

龍極對上了喬特、雷雅對上了雷爾曼、殭屍王對上了吸血鬼將,其餘的人暫時沒有杆上。

求收藏、鮮花、、、 “哈哈哈,雷風你的死期到了,今天我就要爲我王手下的另外兩名鬼將報仇。”站在場上吸血鬼將囂張的狂笑道。

雷風直接將他的豪言壯志給自動過濾了,不屑的道:“要打就打,哪來的這麼多廢話。在說就憑你,依靠藥物進入宗師級的吸血鬼,能有多厲害。”

“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的,嘿嘿嘿。”

另一邊。

“殭屍王,我們鬥了這麼多年,今天是要有一個瞭解了,嘿嘿,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打趴下。哦,不不不,是把你幹掉。”

看着吸血鬼王的大言不慚,殭屍王笑了笑:“是嗎?那我倒要好好看看你究竟有多厲害。”

“會如你所願的。”

兩個裁判,武神作爲雷風那一邊的裁判,相應的血帝就是殭屍王那一邊的了。

“比賽開始。”武神和血帝異口同聲的喊出,兩邊的人也在一瞬間動了。

雷風瞬間土黃色的能量包裹着自己,形成了一件土黃色的鎧甲,站在原地,威風凜凜。

殭屍王、吸血鬼王和吸血鬼將也是一下子變身。殭屍王黑色鱗片佈滿全身,而另外兩人則是指甲變長,同時兩顆尖銳的牙齒凸出,伴隨着的就是一雙翅膀。

一瞬間四人很有默契的升空。就算雷風和殭屍王想在地上打也不行啊!因爲吸血鬼王和吸血鬼將他們兩個有翅膀,他們會那麼傻嗎?肯定是在有利於他們的地方打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