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些火球不但速度快,而且都鎖定了步雲天,根本就無從閃避,只能硬抗或者以攻對攻,步雲天的心裡飛快掠過應付這些火球的方法。

「來的好。」步雲天一聲大喝,身形一閃便迎了上去。

不用說,步雲天自然是選擇了以攻對攻,他現在最不怕的就是火系攻擊了,只見他不閃不避,直接用拳頭迎向了那些火球,狂暴的拳勁呼嘯而出。

「轟轟轟。」幾個火球先後被步雲天擊爆,這些火球雖然還傷不了步雲天,但是每擊爆一個,都產生一股恐怖的反震之力,讓他也非常不好受,因為這火球爆發出來的威力比幾顆手榴彈合在一起還要厲害。

火球只是顧城輝的試探招式,發完火球之後他早已飛速後退,利用步雲天擊爆火球的幾個瞬間,距離已經再次被他拉開。

步雲天再次拉近距離的時候,顧城輝的大招便已經準備好了,數十個燃燒著的火球組成一個大陣,瞬間罩向步雲天。

這一招覆蓋式的攻擊,火球一形成步雲天便發覺了,瞬間展開幻影身法,彷彿化身為一縷清風,輕易的閃過了大部分火球。

這種招式在步雲天看來還不如剛才的火球術,因為這樣的攻擊並沒有鎖定的功能,對於修鍊古武的他來說,可以輕而易舉的閃過。

然後就在步雲天以為這一招很容易對付的時候,麻煩卻來了,顧城輝的大招又豈會那麼簡單,這些火球雖然沒有擊中他,但是砸在地上爆發開來之後,卻是形成了一片火海,一股股恐怖的熱浪四散開來。

緊接著顧城輝掏出一把扇子,對著火海一扇,正片火海頓時化為一股龍捲風,向著步雲天席捲而去,想要把步雲天整個包裹起來。

「我靠,玩陰的啊,崩天三重勁,給我轟。」大意之下被火海包圍的步雲天一聲大喝,一股更加恐怖的拳勁轟然擊出,狂暴的火海瞬間被掃出了一條道路,步雲天幾個跳躍便出了火海。

顧城輝卻是想不到步雲天的拳勁居然這麼猛,居然這麼快就破了他這招,還好他也沒停下來,心下一驚之後便迅速捏動最後一個法決,發動了手裡的攻擊,一條恐怖猙獰的火龍眨眼之間便形成,一聲恐怖的龍吟響起,炙熱狂暴的火系法則波動衝天而起。

「火龍滅世,給我上。」隨著顧城輝的一聲大喝,火龍頓時飛撲而上。

不識貨的人還好,識貨的人卻是大吃一驚,顧城輝的這一招很明顯已經到了純青爐火的地步,火焰幻化而成的火龍已經具備了一定的靈性。

步雲天剛出火海,便看到了向他撲來的火龍,心臟中的心火頓時一陣跳動,一股火元力瘋狂的湧出來,周圍的火屬性靈氣更是瘋狂的湧向步雲天,只見他一聲大喝:「崩天五重勁。」

周圍火熱的溫度使得步雲天不自覺的催動了焚天訣,同時使出了崩天拳,然而這次崩天拳的威力卻是大出步雲天的意料。

只見一隻恐怖的三足巨鳥虛影瞬間形成,一股恐怖的遠古皇者之威爆發開來,周圍的一切瞬間停頓,緊接著三足巨鳥虛影飛上半空,發出一聲古怪的鳴叫,霎時一產生一股恐怖的吸力,步雲天身後的火海居然被吸了起來。

前方的火焰巨龍更是發出一聲哀鳴,彷彿遇到了剋星,僅僅是抗拒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也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被吸向三足巨鳥虛影。

「快看,步師兄好厲害啊,居然拳勁化形了,不過那是什麼妖獸啊,怎麼有三隻腳啊,好像很厲害啊。」

「何止是厲害啊,你看那氣勢,簡直就是牛b壞了。」

「步師兄,你好厲害啊,我好喜歡你。」一名好女花痴道。

……

步雲天卻也是獃滯的看著半空的巨鳥虛影,嘴裡喃喃自語:「三足金烏,遠古天帝,我靠了,太厲害了,太厲害了,不愧是天生的皇者。」

步雲天卻是不知道,這崩天拳原本是巫族中的頂尖戰技,而巫族和金烏可以說是最大的對頭,這崩天拳就曾經被東皇太一得到過,經過修改之後,崩天拳發出的攻擊便是金烏氣勁,現在步雲天也算是歪打正著,把金烏氣勁給演示了出來。

三足金烏東皇太一和帝俊,乃是華夏遠古神話之中了不得的人物,乃天地形成之初天生的皇者,單單從眼前三足金烏身上的皇者之氣便可以看出,那遠古天帝的威嚴是何等恐怖何等驚人,金烏一出,顧城輝瞬間便被壓制了大半的實力。(未完待續。。) 一路去吃飯的路上,劉佳佳似乎還是有些不放心那個女孩,總覺得她和姜天威之間會發生點什麼。

於是半路上就對姜天威說道:「明天下午你們比試,我也要去看,而且媛媛也要去。我們要盯著你,省的你又在外面勾搭妹子!」

聽了劉佳佳的話,姜天威差點一個趔趄沒摔倒,叫屈道:「我什麼時候又在外面勾搭妹子了?」

「那個赤琴木木子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劉佳佳一句話就戳到了姜天威的死穴。雖然他很想來句:明明是她勾搭我的。可是一旦他這句話說出口,劉佳佳馬上就會說:那我們也去盯著,讓她沒有機會勾搭你!

所以,姜天威明智的選擇了閉嘴。看著姜天威吃癟的樣子,王愛媛也是在一旁偷笑不止。

三人在學校外面隨便找了個地方解決了晚飯,吃飯的時候,劉佳佳卻是突然對姜天威說道:「天威哥,後天元宵節晚上我有個酒會要參加,你能陪我一起去么?」

沒想到,王愛媛也是說道:「對啊,我好像也收到了邀請,天威,你就陪我們一起去吧,反正你也沒什麼事!」

姜天威奇怪的說道:「學校裡面的酒會么?那怎麼沒人邀請我呢?還是只邀請了美女啊!」

劉佳佳撇了撇嘴說道:「不是學校舉辦的啦,是鄭少東舉辦的,邀請了SH一幫子大少爺大小姐。」

姜天威算是明白了,說白了,這不過是一幫子小傢伙聚一起拉拉關係,搞搞小團伙。不過,這其實和官場的站隊也有很大的關係。從這些小傢伙們的關係,就可以看出他們老子是哪方面的人。

不過,姜天威對這個有些興緻缺缺。他不是這個裡面的人,貿然跑進去,只會圖惹麻煩。

於是道:「去參加的都是一些官二代,富二代吧?不過,他們又沒有邀請我,我這樣去好么。」

王愛媛笑道:「我們這不是邀請你了么?難道,你就放心讓我們兩個去參加這樣的酒會?」

姜天威笑了笑說道:「既然邀請了你們,齊家康那小子肯定也是少不了吧?而且林秋願也不會少。有了他們兩個,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劉佳佳看姜天威老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沒有答應要去,不由威脅道:「這個酒會後可是還有個舞會,難道你想我們和別的臭男人去跳舞么?」

從劉佳佳嘴裡,瞬間林秋願他們轉眼就變成了臭男人,這要是讓林秋願聽到,估計也要大哭三聲吧?姜天威心裡暗道。

不過,嘴裡卻是立馬說道:「我什麼時候說過不去了?你們要去,我當然是隨身保護的啊。這麼漂亮的兩個女朋友,去到那種狼窩,沒有我的貼身保護,我可不放心!」

看著姜天威因為吃醋,所以裝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王愛媛和劉佳佳都是一臉的笑意。

可是,隨即姜天威的臉色就垮了下來,苦笑道:「可是我也不會跳舞啊,去了也是白搭啊,這可怎麼辦?」

劉佳佳一臉得意的說道:「你忘了我和你說過什麼啦?我可是舞蹈高手,等等我們吃完飯就去媛媛家裡,就用這兩天的時間,我保證把你教會!」

王愛媛也是笑著說道:「剛好,我跳舞也不是很在行,順便一起學學。」

姜天威點了點頭說道:「那行把,早知道我們就去媛媛家裡吃飯好了,叫黃媽多做點飯菜,這樣又節省了時間還省錢。」

「好啦,明天晚上就讓黃媽多做兩個菜,我們一起過去吃。」王愛媛笑著說道。隨即,話題一轉又說道:「對了,天威,明天的比試你有信心么?」劉佳佳也是投來關切的眼神。

姜天威神秘的笑了笑說道:「那你們是想我贏還是想我輸啊?」

劉佳佳白了他一眼說道:「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別被人家嬌滴滴的女孩子給揍一頓了,到時候丟臉就丟大發了。」

被人這樣鄙視了,姜天威佯怒道:「怎麼可能?看我明天怎麼收拾她。」然後笑嘻嘻的說道:「怎麼,你們就不怕我贏了,她就賴上我啊?」

這下子,兩女都是白了他一眼,還是劉佳佳說道:「你還真是說你胖你就喘,你要真能把她領回家,我和媛媛保證不說一個字!」

姜天威撇了撇嘴嘀咕道:「說不定人家真會看上我呢?到時候你們可別後悔!」

王愛媛笑著說道:「好啦,明天好好比試,不過,可不要受傷了,後天晚上你還有參加晚會呢,到時候可別變成熊貓眼去。」

劉佳佳嘻嘻一笑說道:「真要是變成熊貓眼去的話,一定會很好玩的。」

姜天威撇了撇嘴,不過卻是沒有再說話。只是對於等一下劉佳佳教他跳舞,很是期待。

雖然他從未接觸過舞蹈,不過,舞武不分家,憑藉他身體的柔韌性和靈活性,想來什麼舞蹈應該都是手到擒來。

所以,三人都是匆匆吃過飯後,便一路往王愛媛家裡走去。也只有王愛媛家裡才有足夠的地方讓他們學習。

回到王愛媛家裡,才不過六點出頭。劉佳佳看了看時間說道:「好了,現在是晚上六點一刻,所以,今天晚上你們有兩個半小時的時間來學習舞蹈。」然後湊到姜天威身邊笑嘻嘻的說道:「你想學什麼舞?」

姜天威無所謂的說道:「肯定是你會什麼我就學什麼啦,難道你不會的也能教我啊?」

劉佳佳不由笑道:「好啊,芭蕾你要不要學?」

聽到這話,姜天威不由打了個冷顫,沒吃過豬肉,也總看過豬跑。跳芭蕾?那還不得被人笑死去。

果斷的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教些在舞會上用得著的舞蹈吧?難道你讓我在那麼多人面前去跳芭蕾么?」

王愛媛也是抿嘴笑道:「佳佳,你還是先教他慢三吧,他什麼都不會,就從最簡單的開始教他!」

劉佳佳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我先練一遍,你看著,然後你就跟著我學。」說著,從手機里弄出一段音樂,就這麼隨著音樂聲慢慢的跳了起來! 不得不說,姜天威確實有舞蹈天賦,雖然他以前從未接觸過。可是,一晚上的時間,慢三,慢四,探戈,倫巴,牛仔,桑巴,華爾茲這些簡單的舞蹈基本都是學會了。

而且因為對身體的無與倫比的掌控力,他每個動作都是無比標準。

這讓教他的劉佳佳大呼變態,他學這些基礎的舞蹈,也是學了大概一個星期才基本學會。可是姜天威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全部學會了,而且,跳的標準無比,這讓她都有了一絲挫敗感。

不過,好在王愛媛雖然也會一點,不過也並不是太熟練,也是在跟著劉佳佳一起學。王愛媛倒是沒有姜天威這麼變態,這也讓劉佳佳找到一點心裡安慰,不然的話,三個人在一起,讓她心理壓力還真挺大的。

不過,對於這些舞蹈,姜天威卻是不置可否,不過是一些簡單的交際舞。 奪命驚婚 於是,對劉佳佳說道:「有沒有跳起來炫一點的?」

看著他一臉嘚瑟的樣子,劉佳佳恨不能在他臉上狠狠蹂躪一番。沒好氣的說道:「沒有了,不教了,再教下去,我都要被你氣死了!」

姜天威不由的有些莫名其妙,怎麼就要被我氣死了,不過看著劉佳佳氣呼呼的樣子,他還是識趣的沒有再說。

看了看時間,也已經快九點了,不知不覺,三人已經練習了兩個小時多了。

於是劉佳佳笑道:「好啦,不早了,我們也回去吧!」

她和姜天威都是住在學校,所以,這個時候回學校還好,再晚的話,學生宿舍就要關門了。

王愛媛也笑道:「那明天晚上還練么?」

劉佳佳沒好氣的說道:「還有什麼好練的,這個傢伙現在比我跳的都還要利落了,不過,明天晚上媛媛我們兩個一起練,不用理他了!」

「好啊,那明天晚上就我們兩個,不要叫他。」說著王愛媛臉帶笑意的看了一眼姜天威。

姜天威摸了摸鼻子,跳的好也有錯么?真是的,如果自己太笨的話,想必她又要罵自己這麼簡單也學不會了。女人吶,還真是難伺候。姜天威在心裡嘀咕著。

出了門后,因為是初春,晚上的氣溫還是很冷。加上劉佳佳剛剛跳舞的時候將裡面毛衣脫掉了,現在只是穿著一個稍微厚點的外套,剛出來的時候還好,現在走了一段路后,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姜天威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身上笑道:「出來的時候叫你穿上衣服再走,非不穿,還說什麼熱的很,現在知道冷了吧?」

劉佳佳冷哼了一聲說道:「你這麼說就不要把衣服給我啊。」說著,就要將穿上的衣服脫下來。

姜天威連忙一把抓住她的手,笑著說道:「好啦好啦,別感冒了。」劉佳佳白了他一眼,然後才任由他拉著手往前走去。

回去的這條路,他們也走過不少次了,不算遠,但是走路也要的近半個小時。

走了才一半,劉佳佳突然耍賴似得說道:「腿好酸啊,走不動了。」說著,還停了下來裝模作樣的在腿上錘了兩下。

姜天威還以為她真的腿酸脹走不動了,畢竟,剛剛跳了兩個小時的舞,有點酸脹還是很正常的。

連忙停了下來說道:「這都已經快到學校了,打車也打不到啦!」

劉佳佳眼珠一轉說道:「要不你背我吧,反正我是走不動了。」

看著劉佳佳嘴角的笑容,姜天威苦笑了一下,哪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就是想讓自己背她回去而已。

不過,對於自己來說,背個劉佳佳走回去也不算什麼。於是說道:「來吧,怕了你了。」說著,便轉身半蹲了下來。

剛剛還在喊著腳酸脹的劉佳佳,一下就撲在了姜天威背上,雙手摟在姜天威胸前,雙腳則是盤在他的腰上。

雙手托在劉佳佳的腿上,姜天威輕鬆便站了起來,不過,嘴裡卻是說道:「哇,你這是回去漲了多少啊,這麼重。」

劉佳佳一聽,愣了一下,下意識的說道:「哪有,來的時候才剛剛稱過,不過漲了五斤而已。」不過,隨即看到姜天威臉上那狹促的笑容,不由在姜天威肩膀上錘了兩下說道:「叫你胡說!」

不過,這兩下姜天威也只感覺是有人幫他在捶背了,就這麼背著劉佳佳往學校走去。

走了半響,劉佳佳突然在耳旁輕輕問道:「我回去后,你們有沒有偷吃?」

姜天威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隨口說道:「偷吃什麼?」。不過,馬上也是反應了過來,不由得大是尷尬,嘴裡說道:「你想什麼呢?媛媛才剛剛十八歲,我們怎麼可能偷吃!你腦袋一天到晚的想些什麼呢都!」

劉佳佳撇了撇嘴說道:「難道你就沒想過么?我就不信媛媛這麼個大美女,一個人在你家裡,你就能忍得住!」

姜天威苦笑了一下,說道:「我在你眼裡就是這麼色急的人么?」

劉佳佳狡黠的笑了笑說道:「那你告訴我,你到底偷吃了沒有!」

「沒有,我們可是清白的。」

「這樣啊,」劉佳佳似乎想了一下然後突然有些驚奇的在姜天威耳邊說道:「姜老師,你不會是不行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