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到不是莫雨託大,而是信任,是他對司徒冰冰的信任,他相信司徒冰冰此時此刻雖然不在他的身邊,卻依舊是他面前最堅固的盾牌。

「哈!」莫雨一聲大喝,那冰矛的巨大矛體如同炮彈一般旋轉著向左右射去,僅僅在他的手心中留下了一根短短的矛柄,而它們射去的方向正是他左右兩邊那如同籬笆一般根根矗立著的噩夢塔。

轟!一聲巨響,那巨大的矛體狠狠的撞在了最近的噩夢塔塔柱上,巨大的衝擊力加上旋轉著的矛體,就如同鑽孔機一般一下子就鑽透了噩夢塔的塔柱,並且再一次重重的撞在下一座噩夢塔的塔柱上,隨後又一次鑽了過去。

一下子左右兩邊的噩夢塔就倒下了一大片,而在這個時候那些鋪天蓋地而來的水生變異生物也已經撲到了莫雨的面前,而那些噩夢塔發射的紅色光柱更已經射到了他的身上。噗噗噗噗,數十道紅色光柱不分先後的射到了莫雨的身上,在他身上激起了無數漣漪,接著那不計其數的水生變異生物就將莫雨淹沒了。 還處在海市蜃樓膠質薄膜內的司徒冰冰,自然看到了莫雨被那無窮無盡一般的水生變異生物淹沒,不過她卻一點都不為莫雨擔心。自己的異能自己清楚,她之前為莫雨施加的空間屏障雖然受到了無數次攻擊,但是依舊完好無損的存在。

司徒冰冰的空間屏障可不同於一般的防禦異能,只要攻擊力沒有超過它的承受上限,即便受到再多次的攻擊都是無法擊破的,而參與圍攻莫雨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並不是什麼等級極高的變異生物,這也是她為什麼放心的讓莫雨獨自應對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原因。

不過空間屏障也不是萬能的,它的防禦能力還是比較有限的,至少比起空間壁壘還是差了不少,只是即便如此那司徒冰冰精心布置的空間屏障,也不是這些低級水生變異生物以及一些噩夢塔所能撼動的。

果然,沒有出乎司徒冰冰的意料,在那一團黑漆漆的水生變異生物群中冒出了兩點白色的光點,那兩點白色的光點以玄奧的軌跡,在那結成一團的水生變異生物群中各自劃出了一道明顯的白痕。

那兩道白痕在出現后就立即擴散開,將周圍那些黑漆漆的水生變異生物染的一片雪白,而遠處的司徒冰冰卻看的輕輕楚楚,那雪白的不斷蔓延的白色完全是又冰雪構成的。沒錯,正是冰雪,那冰雪不斷地蔓延,從外向內,將組成一個大球一般的水生變異生物包裹了進去。

幾個呼吸間的功夫,一個以莫雨為中心的巨大冰球就出現在了東京城附近,任何膽敢觸碰那個巨大冰球的水生變異生物,全都無一例外的成為了這個巨大冰球的一部分,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可不是沒有智商的蠢物,這一異狀還真是嚇住了那些水生變異生物。

一瞬間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攻勢頓時緩了,它們不再沖向那個巨大的冰球,而是聚集在冰球的四周顯得猶豫不決不知是進是退。不過那些噩夢塔可不會理睬那巨大的冰球,它們在發射了第一波紅色光柱后又一次發射了一波光柱。

那個巨大的冰球顯然是在莫雨的控制之下的,眼見光柱襲來冰球竟然自行旋轉了起來,冰球上似乎有不少的稜角,那些紅色光柱雖然在打中冰球的時候將冰球融化了一部分,但是卻也將紅色光柱向著四周反射了出去。

這一下可不得了了,周圍聚集著的水生變異生物可倒了大霉,那些噩夢塔發射的這波紅色光柱顯然威力不小,雖然在冰球上消耗了一部分的威能,但是威力依舊很大。周圍那密集擁擠在一起的水生變異生物,面對迎面射來的紅色光波甚至於連躲閃的地方都沒有。

在莫雨面前連連吃癟的紅色光波終於找到了顯露它們威力的地方,那些被紅色光波打中的水生變異生物,根本無法阻擋絲毫一瞬間就化作了飛灰,甚至於體內的骨骼都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又是一聲嘯聲傳來,原本那些散亂的聚集在一起的水生變異生物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他們彷彿是受到了指揮一般,一下子就從一群散兵游勇一般的烏合之眾變成了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

它們飛快的分散開,並且很快又相互聚合起來,只是這一次它們不再是烏七八糟的混雜在一起,而是各種相同類型的水生變異生物聚集在了一起。而其中最顯眼的則是那些如同蝠鱝一般的巨大水生變異生物。

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他們的身上冒出了許許多多的電弧,這些電弧聚集在一起,從開始的白色,漸漸的變深,很快就從白色變成了淡藍色,顯然是要發射某種強力的雷電攻擊。這一點對方到是很清楚,雷電攻擊確實是可以對莫雨的冰系異能有些許的剋制能力。

這樣的情景可讓依舊處在海市蜃樓膠質薄膜中的司徒冰冰為莫雨捏了一把汗,她卻是有些擔心莫雨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虧,只是她的擔心卻有些多餘了,以莫雨這種老牌超級覺醒者又怎麼會不懂得視線的重要性?

其實莫雨在製造出這個巨大冰球的時候就已經考慮過視線可能被遮蔽,因此他特意將製成這個巨大冰球內的寒氣施展的特別精純凝實,那精純凝實的寒氣將所有被包裹在冰球內的水生變異生物完全凍結成了一體。

它們的軀體完全被強烈的寒氣以及莫雨刻意製造的重壓凍結成了如同水晶一般透明璀璨的晶體,根本不會將他的視線遮蔽,甚至於其中莫雨還製造了一些特別的折射角度,使得莫雨可以擁有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視線。

如此一來莫雨自然也看到了那些正在凝結著雷電的那群蝠鱝一般的水生變異生物,此時那些水生變異生物所聚集著的電弧已經從淡藍色漸漸轉變成了深藍色,而且還有向著紫色轉變的趨勢。

心中默默計算著司徒冰冰身上的海市蜃樓膠質薄膜所能持續的時間,莫雨心中頓時有了自己的打算,他打算借這個機會給司徒冰冰製造一個更好的保護,他可是有了一個極其美妙的主意。

就當那些蝠鱝聚集著的深藍色電弧在轉變成淡紫色的剎那,那一團淡紫色的雷光頓時化作了一支巨大的紫箭向著那個巨大的冰球射去。而下一刻出現的畫面則足以讓人跌落一地的眼鏡,當然如果那些水生變異生物有眼鏡的話……

只見那支巨大的紫色電箭在即將接觸到莫雨所製造的那個巨大冰球的時候,從地面上那黏稠的水中猛然冒出了一根巨大的冰柱,擋在了紫色電箭的去路之上。說來也怪那來勢洶洶的紫色電箭竟然沒有將那根冰柱擊碎,反而是順著那個冰柱一下子落入了地面上那黏稠的水中,接那些紫色的雷電竟然順著水面彷彿蛛網一般向著四周飛快的擴散了出去。 一瞬間地面上那黏稠的液體中一下子充斥著大量的雷電之力,那些踏足在水中的水生變異生物可倒了大霉,受到恐怖的雷電之力衝擊,他們的身體一下子就被那雷電之力電的外焦里嫩。

其實,那些雷電之力雖然龐大,但是完全被莫雨導入那東京城四周基數龐大的水中也沒有多大的效力,只是那些雷電之力卻完全處在了莫雨的控制之中。

水是一種很神奇的物質,純凈水不能叫導體,但也是能導電的,只是導電能力很弱。每五億五千五百萬個水分子中,才有一個水分子發生電離,而電離正是導電的前題條件。但是水中可以溶解很多物質,當這些物質融入水中之後就會讓水成為電的良導體。

而莫雨作為一個老牌的超級覺醒者,又是精通冰系異能的超級覺醒者對於冰與水的控制可謂是出神入化。他將完全純凈的水包裹在混有雜質的水的外面,卻不讓他們相互融合在一起。

如此一來在莫雨的控制下,這樣的水就像是電線一樣,外側的純凈水就像是電線的膠皮,而內側混有雜質的水則如同電線中的銅線,那龐大的電流就在莫雨的控制中,準確的落到了一些他看的不順眼的水生變異生物群中。

在那龐大的電流過後,那些黏稠的水又在莫雨的控制下發生的巨大的爆炸,那些爆炸激起了大量的水,而那些水也在莫雨的控制下凍結了起來,變成了一座座龐大的冰山。而司徒冰冰所在的位置也被冰山覆蓋了起來。

在莫雨想來有了這些冰山的掩護,即便是司徒冰冰身上的海市蜃樓膠質薄膜失效,也不會立即暴露在四周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眼前。

眼見司徒冰冰已經處在了一個不易暴露的地方,莫雨頓時也有了底氣,他自從當上了將軍以後能親自上陣的機會實在是不多了。雖然莫雨也知道自己能不出手是一件好事,這就意味著天下太平嘛,但是在莫雨的骨子裡卻還是很好鬥的,否則也不會獲得小瘋子這個外號了。

咔嚓咔嚓的碎裂聲傳來,卻是莫雨製造出來的那個冰球上出現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裂縫,看起來隨時都要破碎的樣子。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那些噩夢塔射出的紅色光柱雖然會被莫雨的冰球反射出去,但卻依舊能夠對冰球造成不少的損傷。

就這一會兒的功夫,他製造的那個巨大冰球就已經縮水了一大半。莫雨也是知道冰球已經堅持不了太久了,當下不再等待,猛然從內一震,那已經布滿裂縫的冰球轟然爆裂,無數的冰球碎片如同利箭一般四散飛濺,而飛濺的碎片中還夾帶著一大片冰霧。

那些冰霧一下子就遮擋住了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視線,但是對於那些連海市蜃樓膠質系統都無法將之瞞過的噩夢塔來說那些冰霧可阻擋不了他們的視線,那個血紅的巨眼一轉就向著一片飛向那群蝠鱝的巨大冰塊射去。

「哈!」一聲大喝傳來,一道黑影從那塊巨大冰塊中繼續向著那群蝠鱝電射而去,至於那塊巨大的冰塊則被數十道紅色光柱擊中,再次炸成了一片冰霧,至於那道黑影則如同一道電光般一下子射入了那群蝠鱝之中,那道黑影不是別的,正是莫雨!

這一下那群蝠鱝的樂子可大了,他們剛剛向著莫雨發射了一支威力極大的電箭,此時此刻正陷入了虛弱之中的他們又怎麼逃的過莫雨的追殺呢?那群蝠鱝雖然有心四散而逃又怎麼比的過莫雨的速度。

那兩道白影又一次閃了起來,如同在那群蝠鱝中盛開了一朵潔白的雪蓮花一般,不計其數的蝠鱝在鞭影中化作了冰雕。而莫雨則又一次化作了一道光影向著最近的一片水生變異生物群直撲過去。

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又有一群聚集在一起的水生變異生物在莫雨手中的這兩條冰鞭中化作了冰雕,至於那些噩夢塔發射的紅色光柱對於莫雨而言卻沒有任何的影響,一方面莫雨此時此刻距離他們的位置已經遠了不少,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掩護,射向莫雨的紅色光柱非但沒有傷到莫雨反而是殺傷了不少的水生變異生物。

又一聲嘯聲響起,卻不是那神秘莫測的怪物發出的,而是莫雨口中發出的,獨自穿梭在不計其數的水生變異生物群中,掩護著自己的愛人,同時將那些水生變異生物殺的四散奔逃。許久沒有享受如此激烈的廝殺使得他一直壓抑著的好鬥情緒完全被挑撥了出來,以至於忍不住發出了嘹亮的嘯聲。

不過莫雨的嘯聲,也引起了那躲在幕後通過不斷發出嘯聲,來指揮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神秘怪物的極度不滿。以至於莫雨的嘯聲還在天際間回蕩的時候,又有一聲響亮的嘯聲響了起來,與莫雨的嘯聲在半空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這嘯聲雖然也是出自於那隻神秘的生物,但是莫雨和司徒冰冰卻能清楚的聽出這一次的嘯聲中竟然充斥著感情,而且那嘯聲中所擁有的感情還不止一種,有憤怒,有驚訝,有恐懼,有疑惑,似乎還有著一絲憐憫……

雖說有一些音波系的覺醒者可以將自己的異能融入聲音之中,使得自己發出的聲音變的異常凝實,甚至於還擁有很強的攻擊力。不過很顯然莫雨可不是那種音波系的覺醒者,他先前發出的嘯聲雖然嘹亮卻也是無根之浮萍,被那神秘生物后發而至的嘯聲一衝就也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下一刻無數的嘯聲彷彿是為那神秘生物助陣一般從東京城內冒了出來,一剎那間整個東京城上空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嘯聲,那嘯聲是如此的響亮,震的莫雨和司徒冰冰的耳中嗡嗡作響,伴隨著這些嘯聲,東京城內彷彿也是沸騰了起來,彷彿有千軍萬馬在其中奔騰。 聽到這些此起彼伏的嘯聲和越來越近越來來越響的奔騰聲,莫雨臉上也漸漸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知道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中的強大怪物終於要出現了。

雖然東京城內的水生變異生物大多數都已經離開了東京城去攻擊附近的寇國倖存者聚集點了,但是東京城卻不會成為一座不設防的空城,畢竟以現在東京城的樣子看來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很顯然是將這裡當成了一個基地。

要知道每一個物種都是如同金字塔一般矗立著的,雖說在水生變異生物出現的這段時間內並沒有出現太過強大的水生變異生物,但是卻不能武斷的判斷他們不存在,他們只是隱藏了起來伺機而動而已。

莫雨知道很快自己就沒那麼輕鬆了,很明顯剛才與自己交戰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在他眼裡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殘渣,根本就是些不堪一擊的東西,很明顯那些被自己擊殺的水生變異生物只是在外圍偵查的炮灰而已,現在總算有些看的過眼的東西來了。

心中如此想著,莫雨也沒有理睬那些四散飛逃的水生變異生物,卻是雙手一抖,手中的兩條冰雪長鞭一抖竟然片片斷裂,只是斷裂后的冰雪長鞭沒有碎落地面,而是彷彿不受地心引力影響一樣懸浮在半空之中。

那些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冰雪長鞭碎片飛快的旋轉著同時改變著自己的形狀,竟然變成了一根根丈許的冰刺。那些冰刺晶瑩剔透宛若水晶一般,並且旋轉著在他身邊不斷地上下翻動,這些冰刺每旋轉一次其轉速就提升了一分。

接著他突然抬手往前一揮,那些冰刺直直刺向了四周那些不斷向他發射著紅色光柱的噩夢塔。那些冰刺的速度是如此的快,甚至於連在空氣中留下划痕的時間都沒有,就直接扎在了那些噩夢塔的血紅眼球上。

噗噗噗噗,彷彿是扎破了西瓜一般,那些噩夢塔上的血紅眼球紛紛爆裂,紅色的塔液從被冰刺刺穿的血紅眼球上噴射而出,至於那些噩夢塔也在血紅眼球爆裂的同時塊塊碎裂,幾乎就在片刻之間就塔解崩潰了。

這也是人類在多次與噩夢塔交戰中得到的經驗,噩夢塔的外殼雖然極其堅硬,與之相比他們那顆用以發射紅色光柱的血紅眼球卻要柔軟不少,在與噩夢塔的交戰中如果能使用穿甲彈直接擊中那顆巨眼的話就有可能直接將之擊破使得噩夢塔塔解。

莫雨之所以這樣做是有自己打算的,那些如同炮灰一般的水生變異生物對他沒有絲毫的威脅,但是噩夢塔發射的紅色光柱卻對他能造成一些干擾,考慮到那些潛藏在東京城內的強大水生變異生物交戰可能受到的干擾,莫雨自然要多解決掉一些噩夢塔。

看著眼前已經被清理的七七八八的噩夢塔,莫雨也沒有繼續追擊那些已經逃散了的低級水生變異生物,而是眯著眼看著東京城那高大的城牆,同時調整著自己的狀態,他已經聽出之前那些發出嘯聲的水生變異生物已經衝到了比較近的地方。

數十道黑色的身影一下子從東京城的城牆上竄了出來,而莫雨原本眯著的雙眼卻露出了一絲失望的表情,剛才那一眼她已經看清了那數十道黑色身影的實力,那些水生變異生物雖然比那些炮灰強上很多,但卻依舊無法讓他感到任何的戰意,因為對他而言那些水生變異生物還太弱了,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如果換算成人類異能者的等級最多也就在A級和B級之間。

顯然那些水生變異生物還是有些眼界的,在見到了莫雨之後並沒有立即上前強攻,而是停在了原地,張牙舞爪的向著莫雨嘶吼著,既像是挑釁又像是在警告他不要接近。

雖說語言不通,但是莫雨卻很清楚的感覺到了它們的意思,他與司徒冰冰來此的目的本就是探查東京城為何會陷入如此巨大的靜止時間領域的原因,現在既然司徒冰冰已經找到了深埋在地下的古陣法並且開始了對它的分析,莫雨也沒有興趣再去挑釁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了。

東京城外的戰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那些水生變異生物遠遠地躲開了,能打中莫雨的噩夢塔則全部被擊毀了,至於司徒冰冰,她身上的海市蜃樓膠質薄膜雖然已經失效,但是處在莫雨布下的冰牆內她依舊沒有被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發現。

而莫雨則趁著這段時間一邊恢復著自己剛剛消耗了的異能,一邊則仔細的打量著眼前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中的精英。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中的精英其實與那些普通的水生變異生物長得差不多,只是個子大了一些,不過其中有一隻的樣子卻與普通的水生變異生物不同。

那是一隻大約有兩人高的水生變異生物,混雜在那些體型龐大的水生變異生物中顯得非常的不起眼,但莫雨還是一眼就將它從其他的十多隻水生變異生物中認了出來,因為它的樣子實在是太顯眼了。

它一身黝黑卻不像是水中生物那樣長有魚鰭,反而是長著尖銳的鉤爪,看起來有些像是直立著的蜥蜴。它的面部又長又尖,好像也沒有肌肉,看起來就像是骷髏一樣。頭頂還長著幾根長長的尖刺,周身上下也滿是如同尖角一般的角質物,雙目閃著駭人的紅光,長長的尾巴尖端有著四根尖刺。

原本稍微有些放鬆的莫雨在見到這隻水生變異生物的時候雙眼又眯了起來,他感覺這個東西可是很了不得的,這個怪物的實力等級可以算是達到超級覺醒者等級的,剛才若不是它引起自己的注意使得自己仔細觀察了一下的話還真的讓他騙了過去。

就在莫雨以為這裡的事情很快就會這樣不平不淡的結束之時,那一直在幕後指引著水生變異生物行動的嘯聲又一次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那聲嘯聲宛如為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吹響了衝鋒號一般,原本還在與莫雨對峙著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一下子向他沖了過去。

「切,還不是要打。」莫雨暗自嘀咕了一聲不退反進快速迎上了沖在最前面的一隻蝠鱝般的水生變異生物,而那隻蝠鱝也是周身雷光閃耀。他似乎深明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道理,還不等莫雨與它接觸就將一道紫色的電弧射向莫雨。

面對直射而來的電弧莫雨不避不防,任憑拿到紫色的電弧打在身上,而那些電弧在打中莫雨身體的同時就一下子碎裂開,隨後又如同實體一般一塊塊的往地面上落去。只不過因為莫雨的身體依舊是往前沖的,因此那些如同實體一般的電弧還沒落地的時候莫雨就衝到了那隻蝠鱝的面前。

莫雨的身體一下子變成了雪白的一片,右手則如同融化的蠟燭那樣飛快的變成了一種半液體狀,並且很快凝結成了一柄長槍,隨後直直的從頭頂刺入了那隻蝠鱝的大腦之中,那刺入蝠鱝大腦中的長槍如同煙花一般爆開,不計其數的短小尖刺從他的頭上和臉上冒出。

且不說這些水生變異生物並不是如同行屍那樣,僅有破壞了大腦才能致死,他們可是如同普通生物那樣,只要受到了足以致命的傷勢就會死亡的。況且莫雨這一擊可是將那隻蝠鱝的大腦整個破壞掉了,這隻蝠鱝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手一抖那隻被完全破壞了大腦的蝠鱝屍體化作了一塊巨冰落向了地面,而莫雨剛才變形了的手又變成了正常的樣子,接著手往前一伸一團寒氣就從手中噴了出來,向著已經快要到自己面前的水生變異生物噴去。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要知道後面聚集過來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太過集中了,莫雨也不得不將它們的沖勢阻上一阻,畢竟裡面還有著一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莫雨可沒有將那傢伙給忘記。

莫雨所發出的寒氣雖然溫度很低,卻還不足以阻擋那蜂擁而至的高級水生變異生物,僅僅只能遮蔽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視線,但是那些高級水生變異生物在經過寒氣的時候,身體表面都因為寒氣而不同程度的凝結上了或多或少大小不一的冰塊。

這些冰塊雖然無法將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凍結住,卻也不同程度的阻礙了那些高級水生變異生物的動作,同時也減緩了它們的前進速度使得原本聚集在一起的水生變異生物也在不知不覺中分散了。

其實見到這群水生變異生物聚集在一起沖向自己的時候莫雨就打算這樣做了,雖然他的實力不凡人也很自傲,不過自傲可不是自大,再說了莫雨也不傻,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莫雨又怎麼會不懂?

因此莫雨在剛一見到那向自己衝來的一群高級水生變異生物就有了現在這樣的打算,只不過那隻蝠鱝般的傢伙沖在了最前面,竟然與身後那群高級變異生物脫級了。面對那送上門來的菜莫雨自然不會錯過,一口就將它吃了下去。

陷入寒氣迷霧中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只覺得通體冰涼,又目不視物甚至於原本就在身邊的同伴也不見了蹤影,它們中的一些往前走了一段路卻沒有衝出寒氣,又聽到了幾聲同伴在臨死前發出的凄厲嚎叫卻也不敢獨自往外沖了。

卻說寒氣迷霧之外莫雨正漠然的站在寒氣迷霧的邊緣,他的手上還有一隻被削去了一大半腦袋的水生變異生物屍體,而他腳下的水中也漂浮著幾隻水生變異怪物的屍體。此時此刻莫雨面前的寒氣迷霧竟然擴大成了極大的一片。

原來在莫雨倒退的時候他並沒有閑著,而是在後退的過程中不斷噴出更多的寒氣將四周都籠罩了起來。隨後就守在了寒氣迷霧之外獵殺著首先衝出迷霧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果然收穫頗豐,短短的片刻就解決了首先衝出的三四隻水生變異生物。

不過其他的那些水生變異生物也被莫雨給嚇住了,不敢繼續往外沖了。見到這一情況莫雨將手一甩,手上抓的那隻水生變異生物的屍體被他隨手一甩就如同垃圾一般摔落水面。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莫雨不由得嘿嘿一笑,「我放的冰霧你們還真當是煙霧彈用了?」

莫雨如此說著的同時突然雙手合十又立即分開,接著又一次雙手貼近,卻是十指成勾輕觸了一下后立即手掌一翻使得雙手朝下。隨著莫雨的動作那團剛才被他噴出的寒氣迷霧猛然向內壓縮,接著又翻了一個身。

而那些躲藏在寒氣迷霧中的水生變異生物也倒了大霉,原本在他們感覺中溫度並不是非常低的寒氣迷霧,一下子凍的彷彿是南極洲的永久凍土一般堅硬無比。同時那些寒氣還像是推土機一樣推動著它們的身子往內推去,接著它們就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卻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

莫雨的眼中照耀著精芒,翻過來的雙手狠狠地往內一捏,使自己的雙手緊緊的捏成了一個拳頭。至於那些被困在寒氣迷霧中的水生變異生物可受苦了,他們只覺得一股比之前還要強大幾十倍的重壓死死的壓住了他們,想要將他們碾碎。

那些水生變異生物自然不甘心這樣被生生壓死,紛紛拚命的鼓動自己的能力抵抗著這股龐大的壓力。不過他們的對手可是身為老牌超級覺醒者的莫雨,在莫雨催動的異能重壓與寒氣侵襲這雙重打擊之下,那些水生變異生物的身體飛快的被凍結,隨後那些被凍結的身體又被重壓壓碎。

隨著噗噗噗噗的幾聲悶響聲,卻是那些僅有A級和B級的水生變異生物並沒有堅持太久,紛紛爆裂開,很快在那團寒氣迷霧之中,也唯有那隻實力達到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依舊在苦苦支撐著。 莫雨自然能感受到在自己所布置的寒氣迷霧中,那唯一一隻依舊在苦苦支撐著的水生變異生物,他雙手青筋暴起發力緊緊握住用力往裡擠著,彷彿想要將那隻異能等級達到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像那些A級B級的水生變異生物一樣捏死。

在莫雨的發力重壓下,寒氣迷霧之中的寒氣彷彿是活了一般,不斷地向內延伸,又彷彿是毒蛇一般,沿著那隻水生變異生物的手腳緩慢而又執著的地往上攀爬著,很快那隻水生變異生物渾身上下都凍上了一層厚厚的堅冰。

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堅冰附上自己的身體,被牢牢擠壓在寒氣迷霧中心的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變得越來越焦急,它不斷的鼓動著自身的異能,拚命的將異能往外推試圖抵抗莫雨給予他的壓力。

他卻不知道在寒氣迷霧之外的莫雨臉上已經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他的嘴角輕輕的往上仰著,緊握的雙手一下子張開,而隨著他的動作那團寒氣迷霧一下子四散紛飛。

撕拉撕拉的拉扯聲從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身上傳來,他周身的肌腱都已經在拉扯中斷裂了。要知道之前他正在拚命的施展自己的異能往外推,而莫雨的異能則是不斷的向內擠壓,就像是兩人在板著手腕比拼著力氣一樣。

只是下一刻莫雨卻突然撤力了,而且他不但撤力了,還通過已經牢牢凍結在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水生變異生物身上的堅冰對著他的身體施加了強大的向外拉扯力。這就等於是當兩人在相互板著手腕的時候,對方突然拉住你的手狠狠地往前拉去一樣。

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變異生物,原本身上的肌肉就已經在低溫冰凍下變得脆弱,而又受到了兩股巨力的同時拉扯,自然是只有斷裂這唯一的結果了。不過像這種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的身體,雖然受了傷卻也很快就能修復。

只是莫雨會給他這個修復身體的機會嗎?當然不會,正當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在感到身上劇痛並且聚集異能打算修復身體的時候,莫雨卻已經殺到了他的面前,此時的莫雨渾身雪白一片,他的雙手已經變成了兩根長長的尖刺。

這一次莫雨卻是模仿了歐盟超級覺醒者盧卡斯的能力,他的雙手往後一收長長的尖刺猛然縮小,接著往前一探縮小了的尖刺又立即伸長,並且以極快的速度重重的刺入了那隻達到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體內。

司徒冰冰雙手所化的尖刺彷彿不受阻礙的刺入了對方身體后立即變形,他的雙手變成了一個工字型,嘴巴大張著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僅僅從口中噴出了一團團白蒙蒙的寒氣,只是可以從他那張緊繃的臉以及彈起的青筋上能看出他此時已經使出了全身的力量。

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口中發出臨死前的嚎叫,從臉上的五官中不斷湧出鮮血,而下一刻那隻水生變異生物竟然被莫雨硬生生的撕成了上下兩瓣,頓時斷裂的骨骼,撕裂的肌肉,破碎的內臟,飛濺的鮮血如同雨點一般撒向地面。

就在這個時候水面中同時射出了七道漆黑的身影,他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處在不高處的莫雨。再看他們的樣子竟然與之前那隻被莫雨生生撕裂成兩瓣的超級覺醒者等級水生變異生物長的一模一樣,而他們的實力也與剛才那隻怪物不相上下。

之前撕裂了那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似乎耗盡了莫雨的力氣,面對從四面八方襲來的七道身影竟然無力躲閃,一下子就被那七隻水生變異生物各自抓住了身體,啪嚓一聲莫雨的身體就在半空中被生生撕裂成十多塊碎片,只是那些水生變異生物卻依舊陷入了莫雨的陷阱之中。

那些懷抱著莫雨碎屍的水生變異生物無一不驚恐的發現,他們抓著的哪是人類的身體啊,那些被他們抓著的是寒冷刺骨的冰塊,而更讓他們恐懼的是那寒冷刺骨的冰塊竟然已經牢牢的黏在了他們的身上根本甩不掉。

原來就在剛才莫雨沖向那隻被他生生撕裂的水生變異生物的時候,就已經將自己的實體轉換成了冰雪分身,他其實早就已經察覺到了那些躲藏在水下深處的水生變異生物,並猜出了對方在給自己下套。

莫雨身為老牌超級覺醒者戰鬥經驗極其豐富,得知了對方的打算,他也立即對自己的戰術做出了改變,打算先一口吞下對方的誘餌,作為投桃報李的思想使然,莫雨還打算順便給對方布置一個大大的陷阱。

莫雨這次布置下的冰雪分身可謂是煞費苦心,不但動作表情栩栩如生,甚至於還擁有強大的異能。否則的話,僅憑一具冰雪分身的力量想要硬生生撕裂一隻超級覺醒者等級的水生變異生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而且那具冰雪分身的碎片也不是普通的碎片,其中蘊含著強烈的寒氣,那些寒氣在冰雪分身碎裂后立即擴散開並且與冰雪分身的外殼融合在一起,飛快的在那些抓著碎片的水生變異生物身上擴散開,並且嚴重的影響了他們的行動。

突然一雙森森白骨組成的巨手猛然出現,彷彿兩道白色閃電一般,就將兩隻因為身上被凍結而速度變得異常遲緩的水生變異生物住在掌心。那白骨巨手出現的位置正是剛才莫雨噴出的寒氣迷霧。

那些寒氣迷霧在莫雨將它分開的時候並沒有消散,而是彷彿一個巨大的煙圈一般環繞在四周,只是由於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戰圈中心的莫雨身上,才使得那些水生變異生物沒有在意那些圍繞在四周的寒氣迷霧上,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那寒氣迷霧之中隱藏的卻是莫雨的冰靈真身。 那兩支巨大的骨手死死的抓住那兩隻水生變異生物,噗噗兩聲,即便那兩隻水生變異生物已經達到了超級覺醒者的等級,卻也抵擋不住莫雨那冰靈真身的強大威能。要知道能否掌握領域和真身正是區分超級覺醒者與普通覺醒者之間的唯一標準。

之所以領域和真身能成為區分超級覺醒者與普通覺醒者之間的唯一標準,就是因為其擁有的強大力量,即便異能等級達到了超級覺醒者等級,但是沒有真正掌握領域或者真身都只能算是偽超級覺醒者,根本入不了那些真正超級覺醒者的法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