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槍響不斷。

“快開槍,開槍!”

“頂不住了,快往後撤!逃!”

“怪物,是怪物!”

隨着槍聲和慘叫聲落下,南口村再度恢復寧靜。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村裏的小路上又多出了上百具屍體,凌亂粉碎。

彷彿被什麼猛獸撕咬掉一般。

村外剩餘的官府執法隊員,紛紛互相看了一眼,眼露恐懼。

這他媽,一百多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特戰派進去,就這麼沒了?

村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第二日一早,柳凝悠便起身更衣,打算趁早離開仙星族。

「神女,天地玄黃四長老命奴婢帶您去結界出口。」正當柳凝悠抬腳邁出門檻時,卻不想小蘭早已在不遠處恭候多時。

「好!」柳凝悠環顧了一下四周,隨著小蘭向外走去。

仙星族出口處。

天地玄黃四大長老親率族人恭送柳凝悠離開,卻獨獨沒有見到星澤宸的出現。

走出仙星族出口的結界,柳凝悠便隱隱感到一股輕淺的靈力波動。

「誰?出來吧!」

話落,一道暗藏在樹后的身影出現在柳凝悠的眼前。

「是你!」柳凝悠看清來人是星澤宸神色一怔,一臉莫名的樣子:「你怎麼在這裡?」

他來這裡做什麼?

星澤宸走向柳凝悠,一字一頓道:「我忘記告訴你,我族的另一個使命就是守護你。」

柳凝悠錯愕的望著星澤宸,「守護我?」

星澤宸沒有理會一臉獃滯的柳凝悠,自顧自的向前走去。

「等等!」柳凝悠見狀,追上他的步伐,再道:「你離開仙星族,你的族人他們…」

星澤宸邊走別邊說道:「這個已經安排好了!」

兩人隨後來了附近的村落,向居住的百姓們打聽了向啻焱帝都進發的具體位置后,駕車離開。

柳凝悠望著周遭的景緻,心思早已飄向遠方。

也不知白虎跟黎師兄怎麼樣了?

他們會去哪裡?

對了,迷幻之林。

「星澤宸,加快速度!」柳凝悠掀開帘子,對著正在趕車的星澤宸沉聲道。

「知道。」星澤宸依舊是話不多,卻對柳凝悠的命令唯命是從。

午後的陽光如清風一般撫(和諧)慰大地,只見一輛馬車急賓士過,快如閃電。

迷幻之林。

如此美倫美煥的景緻不但沒有吸引到玉景曜,反而讓他覺得這裡有種令人毛孔悚然的感覺。他吞了吞口水,目光閃爍道:「黎師兄,你真的要進去?」

越是美麗的事物,越是讓人致命。這是他一直以來信奉的真理,而迷幻之林的真實情況也確實如他所想那般危險重重。

「走吧!」玄洛黎瞥了一眼玉景曜,大步搶先走了進去。

玉景曜見狀,迅速跟上他的步伐,走進了迷幻之林。

剛一踏進,玉景曜便感覺這裡有一股邪惡之氣撲面而來。

「小心!」玄洛黎自然知道迷幻之林的危險性,於是連忙提醒道,同時也感受到了這股逼近他們的邪惡之氣。

「嗯!」玉景曜點點頭,警惕的環顧著四周。

「它來了!」玄洛黎猛然回頭,向正北方向望去。

他以自身的靈力修為灌注全身,形成無堅不摧的防護屏障。

這個防護屏障可比他之前的靈力之盾防禦力更加的高,但卻非常消耗靈力。除此之外,一旦強敵逼退,施術者便會力竭暈厥。

到那時,昏迷的施術者才是真正的陷入了危險。

直逼二人的黑影一下下的衝擊著玄洛黎的防護屏障。

玉景曜見狀,拔出腰間的長劍,並以自身的靈力修為注入長劍,砍向黑影。 “孫市長,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市官府執法局的大隊長趙顯才顫聲問道。

已經五十多歲,國字臉略顯消瘦的孫康德,也有些害怕,只能無奈道:“等軍部過來吧,這個村莊太邪乎了!”

簡直就跟個魔窟無底洞一樣,進去一個沒一個。

正說着,一陣汽車發動機聲音傳來。

遠遠望去,一排軍綠色運輸車,足足六輛快速駛來,停在鄉道上。

三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訓練有素,短短半分鐘不到全部下車,整裝列隊!

“李團長,你們可終於來了!”

孫康德看見這些士兵,彷彿跟見到救星似的,連忙上前,一路小跑過來,向李雲伸出了手。

“孫市長!”李雲禮貌性的握住他的手,沉聲問道:“村裏面什麼情況?”

孫康德嘆了口氣,有些後怕道:“唉,前前後後進去百來人了,一個出來的都沒有啊,這個村子邪乎得很!”

要說是什麼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亦或者僱傭兵之類的,也不至於一整個特種執法隊一個都沒逃出來吧?

除非是村子裏有着幾乎碾壓特種執法隊的戰力。

那這得是什麼敵人?

世界十大特戰部隊之一?

李雲凝重的點了點頭,招來副官:“準備無人機偵查!”

副官正聲道:“是!”

隨即,兩名士兵手裏提着一個銀色箱子,快步跑到空曠土地上,打開箱子拿出了裏面的無人機。

隨着他們的操控,無人機緩緩升空,飛向東面靠海的南口村上空。

現場返回的畫面中,整個村子裏一片寂靜,沒有任何活物一般。

按理說,如這種農村地區,許多人家中都會養條土狗。

可現在別說狗了,就連一隻鳥、蒼蠅都看不見!

村子裏的巷道,幾乎被鮮血侵染,形成一條血流。

上百具屍體橫七豎八,無人機傳回的超清畫面中,能清楚的看到這些特種執法戰士的雙目瞪得滾圓,裏面佈滿血絲,彷彿臨死之前看見了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

部分屍體零碎,殘肢斷臂四處散落,上面還殘存着密齒狀咬痕。

“停下!”

李雲看到這一幕立即開口,“將畫面放大!”

操控無人機的戰士聽到後,控制無人機盤旋在原地上空,放大畫面。

李雲與孫市長,還有執法局的大隊長趙顯,互相看了一眼,目露驚駭。

“他們,不是被人殺的!”

趙顯用力嚥了口唾沫,驚恐道。

孫康德道:“這種咬痕如果我沒看錯,貌似不屬於任何陸地野獸,而更像被鯊魚類咬傷一樣。”

魚類生物咬傷!

這可就讓在場所有人如墜冰窖,渾身升起一股寒意。

若是被老虎,黑熊什麼的咬傷,那他們還能勉強接受。

可是這種咬痕分明就是像食人魚、鯊魚一樣的利齒才能留下的,這裏可是陸地啊!

哪怕是臨海的小漁村,可那些兇猛的海洋生物也不可能上來啊!

總裁的貓咪妻 就在這時。

突然!

無人機畫面一陣猛顫,一個黑影彷彿高躍而起,直接將無人機撕咬進嘴裏。

耳機中傳來刺耳的尖鳴。

操控士兵連忙脫下耳機,驚道:“團長,無人機被擊落了!”

一直盤旋在空中的無人機都能被撲下來,這說明敵方的靈敏性很強!

身爲軍部中人的李雲聽到這話,面色凝重道:“孫市長,趙隊長,安排你們的人立即封鎖南口村所有能通往外界的路口,無論是小道還是田埂,一隻蒼蠅都不能飛出去!”

“好!”

孫康德和趙顯當即點頭,前去安排。

一旦被村中的神祕怪物跑出去,那麼對於廈海市絕對將是一場災難!

甚至還會引起社會恐慌!

這是國家決不允許發生的事情。

李雲當即看向手下兩個連隊,嚴陣以待的三百名士兵,厲聲道:“一連跟我上,二連壓後五十米,無論敵人是什麼,都可當場擊斃不需報告!”

“是!”

三百名士兵齊聲大喝,神色肅穆。

‘咔’一聲!

手中鋼槍全部拉下保險栓,部隊以戰術陣型快速朝南口村內部行進。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