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夏卿塵有些措手不及的轉過身,反而被白酒酒壓在了身下。

「你幹什麼?」

白酒酒呼吸有些急促道:「殿下,殿下,你這麼聰明,你不會不知道我的意思的。這麼長時間裡,我就這樣看著你,看著你在我面前,你知道我忍了多長時間嗎?」

夏卿塵掙扎著說道:「娘娘,別開玩笑了。」

白酒酒吻在了夏卿塵的脖子上,呼吸急促的說道:「殿下,我沒有開玩笑,我是真的,是真的喜歡殿下。我不想做什麼賢妃,我只想要陪在殿下身邊。」

夏卿塵一把推開了白酒酒坐起身來道:「你喝醉了。」

白酒酒繼續抱住了夏卿塵道:「我沒有喝醉,這些話我早就想說了。殿下,我喜歡你,我是真的喜歡你。我願意輔佐你登上皇位,只要你可以看看我,只要你可以看我一眼。」

夏卿塵被白酒酒糾纏的愈發氣惱,他一把推開了白酒酒道:「夠了!別說了!」

白酒酒被夏卿塵的氣場嚇到了,有些無措的說道:「殿下,你……」

夏卿塵指著白酒酒說道:「你現在是父王的賢妃,那就是我的母妃,你現在這樣罔顧人倫,就不怕下地獄嗎?」

白酒酒聽后,眼淚瞬間滑落,她站起身來道:「下地獄?殿下,自從我知道成為君上的賢妃后,我早就在地獄里了啊。」

「既然事情已成定居,我奉勸你還是安分守己一些。」

「安分守己?我也很想安分守己,可是我那麼喜歡你,你卻一聲聲的叫我娘娘,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我是你的母妃。你讓我怎麼安分守己。」

白酒酒靠近了夏卿塵道:「殿下,我知道你心裡有大格局,我願意成為你的一枚棋子,你可以利用我,利用我的家族,只要你可以看看我,只要你可以看我一眼。」

夏卿塵看著白酒酒癲狂的樣子道:「你瘋了嗎?」

「瘋?我或許就是瘋了吧,是這個皇宮,是君上,是你,把我逼瘋了。」

夏卿塵不想在和白酒酒多說什麼,轉身便要離去。

白酒酒見狀立即上前從后環住了夏卿塵道:「殿下,不要走,不要走好嗎?我什麼都願意為你做,我什麼都願意的。」

夏卿塵冷漠的拉開了白酒酒的手道:「若是娘娘真的想為我做什麼,那還請娘娘可以與我保持距離,不要再來招惹我了。」

白酒酒詫異的看著夏卿塵道:「為什麼?我現在是君上的寵妃,我可以成為你很好的助力,這樣你都不要嗎?」

「不需要。」夏卿塵冷漠的說道。

白酒酒瞪著夏卿塵,拳頭緊緊的攥在了一起道:「是因為洛曉曉嗎?是不是因為她?是她勾引你的,是她迷惑了你嗎?」

「隨你怎麼想吧,明日我會上報父王,這裡我不會再來了,告辭。」

「不,不許走!夏卿塵,你不許走!」

白酒酒看著夏卿塵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喊道。

可是夏卿塵還是沒有轉身看她一眼。

白酒酒緊緊咬著牙,怒視著前方道:「夏卿塵,我這麼低三下四,你都不肯看我一眼,我一定會讓你知道,得罪了我的下場。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

翌日,洛曉曉還是過不了心裡那關,雖然難民數量很多,但她總覺得能幫一點便是一點,她再城門口這裡了粥鋪,開始為難民施粥。秋色已深,天高氣爽,召山湖水波起伏,已有了幾分涼意。

樓成本待扶嚴喆珂一把,幫她登上小船,結果卻見對方如同靈活的小鹿,輕盈一躍便穩穩立住,幾乎沒加深舟船的搖晃。

果然武道水準在我之上……不僅沒法英雄救美,連英雄幫美的機會都沒有……樓成腹誹自嘲了一句,有鑒於實力,中規中矩登上了小船,與嚴喆珂相對而坐,各自有一船槳。

「我還打算拉你一把的。」嚴喆珂竊竊笑道,打趣了一句,湖風徐徐,吹動……

《重生都市大妖孽》521章武道 暴風雪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達到了最巔峰,此刻的整片天地間,都已經是白皚皚一大片,好似造物主給這大地鋪上了銀裝素裹的聖潔之衣,然而等待着萬千生靈的,卻是罪孽的審判。

「滴答,滴答……」

血紅的液體還在不斷滑落,而就在這一小片地方,卻幾乎要被鮮血所徹底染紅了。

岳飛看到眼前這一幕時,幾乎就要徹底瘋狂了,他的雙拳死死攥著,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岳飛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像今天這樣瘋狂,他只感覺,自己的一切意識都已經消散了。

「爹!」

眼見父親在自己眼前被劍所貫穿,岳飛的心就好像在滴血一般,他覺得身軀都快要碎裂了。

他沒有注意到,這是他岳飛十多年後,第一次喊出他父親的稱呼,從這一刻起,一切仇恨也隨着時間的流逝而煙消雲散了。

「岳風,你這混賬東西來插什麼手!」正在獰笑着要徹底終結董雙的高俅迅速清醒了過來,他眼看這個岳風居然突然沖了出來,給董雙擋下了這一劍,他頓時咬牙道:「老東西,你瘋了嗎!」

岳風嘴角的鮮血瘋狂涌動着,他卻只是冷笑道:「高俅,你的末日已經到了,就別垂死掙扎了,我是年輕時候做過很多天理不容之罪孽,今天,就讓我這把老骨頭給你送上最後一程好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無情了!」高俅眼中寒光閃爍,他猛地拔出宵練劍,岳風鮮血狂噴往後一仰倒,高俅厲喝一聲一拳擊出,就要把他當場擊殺。

「住手,你這瘋子!」

岳飛的身影隨着他的怒吼聲已經以雷霆版爆發力衝到了這裏,他同意一拳轟出,和高俅的勁風對轟了猛烈一擊,二人一同後退了十多步,與此同時,岳飛早已經抓住了岳風的衣領,提着他退到了安全的距離。

「爹,爹,你怎麼樣!」

岳飛激動地把父親平穩放在了地上躺着,查看着他的傷勢,劇烈運動后整個人幾乎瘋狂喘息著。

然而,宵練的劇毒豈是岳風這一身輕衣能抵擋絲毫的,那致命毒素毫無保留,全部侵蝕入了這個已年過六旬之人的體內,這絕不是岳風所能抵抗的威力,哪怕他處於巔峰時期,也是空談。

岳風劇烈咳嗽了一會,隨後卻是勉強笑了一下道:「你……你終於願意認我了,我就是死了,也沒什麼遺憾的了。」

死死地咬着牙,看着岳風傷口處那紫紅色的膿液,以及腐爛外翻的恐怖傷口,岳飛只覺得血液和魂魄都在沸騰,他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把高俅碎屍萬段。

但是,保護父親的責任讓他留下了理智,他並沒有如此衝動。

而其他人,就不會這樣死板了。

剛才岳飛和高俅的全力對轟之後,雖然發生了這麼多事,但說到底也就是幾下子,高俅本就身受重傷,岳飛的強大爆發力豈是他能隨意化解的,這會,他也正處在單膝跪地咬牙化解這股力量後勁的狼狽狀態。

好,他終於有破綻了!

此時的完顏雪,當然已經敏銳注意到了這個時機,她迅速鎖定機會,抬起鳳翎弩就是一弩箭好似烈風般蔓延而去,射來宛如流星墜落,在那一瞬間,正中高俅左肩,帶起一朵血花,頓時讓全場叫好。

「好,完顏小姐好箭法!」

「射到高俅了,那個畜生死了嗎!」

附近的戰士們都在歡呼雀躍,沒有上面的命令,他們雖然人多每個人上去足夠把高俅直接碾成灰,但也沒有動手,畢竟,上面的大將們自有安排,要是搶了他們的功勞,怕是沒獎勵還要挨處分。

此刻的高俅,死死咬着牙,左手按住肩上深入骨骼的那把弩箭,他可謂是狼狽到了極點,連續兩次被人擊退,加上身上的傷,他可不是董雙那種自幼跟猛獸搏鬥,強悍到恐怖的身體素質,這樣以傷換傷,董雙還沒倒下去,他高俅倒要先撐不住了。

混賬,難道今天拿出了全部的底牌,拼個同歸於盡都做不到嗎,倒在地上的高俅體內氣血翻湧,他拚命想把體內的弩箭拔出來,卻非常吃力,這種弩箭就好像能卡在人體內一樣,強行取出必然會損傷巨大甚至這條手臂都要保不住!

「死吧!」

而這邊,已經受傷的董雙抓住絕佳機會,他當然不會給高俅任何喘息的時間,董雙怒吼著就衝上去,猛地飛起一腿帶動全身爆發力,正中咬着牙一臉怒火的高俅腦袋,那一瞬間已經踢飛了高俅,讓他重重飛了出去,狠狠撞在身後的巨大岩石上四分五裂,而董雙自己一個翻滾,已經跟高俅拉開了極大的距離。

高俅在那些巨型岩塊的煙塵中倒下了,什麼也看不到,也不知死了沒有,總之,他半天也沒有爬起來。

這一連串攻擊,以岳飛跟高俅硬碰硬對轟,到董雙的猛攻為終點,劃上了完美的休止符,之前還佔盡優勢的高俅轉眼間不知死活,在場的幾十萬戰士幾乎都看呆了,愣在原地不敢說話。

到了這時候,他們才明白自己跟董雙這些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就算自己這麼多人一擁而上,不說還會被高俅打趴下,至少也會損失不小,董雙那是不想白白損耗弟兄們的性命,才和他的戰友們扛起重擔,同時也是親手擊殺高俅,報仇雪恨。

而岳飛此刻已經沒有什麼心情關注這些了,高俅是死是活已經沒法讓他顧及,這個不過二十齣頭的少年抱着父親的身體淚流滿面,一行行淚水難以自主的流淌而下,死死咬着牙渾身顫抖不已。

然而,岳風卻笑着說:「鵬舉,傻孩子,人都是要死的,就看死的值不值,我已經六十多了,能幫董雙他,無論如何也足夠了,這是給我年輕時犯下的罪孽,和為你的妹妹所贖的罪,你什麼也不要說,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我從不後悔。」

「父親,你別死,你不能死啊。」岳飛痛哭道:「我……我只有你一個家人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這麼多年,我……我一直以為你死了,我……」

說到後面,岳飛已經是嗚咽了,如此見到家人又要奪去他的一切,實在是比殺了他還要難受,這時候他才知道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給了希望再奪走他的一切,造就徹底的絕望。

「鵬舉,我……我還有最後一句話,這也是父親給你的最後請求。」岳風神色恢復了許多,就好像迴光返照一樣,他咬着牙,含淚看向岳飛道:「聽着,你一定要跟着董雙,效忠於他,忠於國家,忠於萬千蒼生,不要像我年輕時候那樣干傻事了,明白沒有!」

「我……我知道了。」岳飛擦了擦眼眶道:「我會做到的,我會用盡我的一切,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絕不會背叛大漢帝國,此言此心,日月可鑒!」 林漠看了方悟德一眼,輕笑道:「方家主,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你比起之前的方家老爺子,還有上一任方家主,更適合掌管方家!」

方悟德臉上恢復了那笑呵呵的樣子:「我所做一切,都是為了恢復方家的榮耀而已!」

「或者我的手段有點臟,但至少管用。」

林漠輕笑:「這也是我與你合作的原因。」

「你的手段的確臟,但也的確管用。」

「不過,這些都不關鍵。」

「最重要的是,你得信守自己的承諾!」

方悟德表情肅穆:「林先生,我不笑的時候,說的話,都是真的!」

林漠不由一笑:「這麼說來,你笑的時候,說的都是謊話了?」

方悟德哈哈一笑:「那倒不至於。」

「但是,十句裡面,能有半句真話,就算不容易了。」

林漠看了他一眼:「你是個真小人啊!」

「不過,真小人,比偽君子要好太多了!」

「好了,這裡的事就交給你了。」

「以後有事情,我會聯繫你的。」

「還有,今晚的事,你知道怎麼對外宣傳吧?」

方悟德連連點頭:「林先生,我這個人還算有點腦子。」

「你放心,不會有人知道咱們合作的事情。」

「在明面上,咱們依然是敵對關係。」

林漠滿意點頭,他走過去,將許半夏攙扶起來。

過了沒多久,外面也走進來幾人,正是老虎他們。

方老三從外面倉惶跑進來,在方悟德耳邊低聲道:「大哥,咱們……咱們方家被人包圍了。」

方悟德面色一變,他深深看了林漠一眼。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計劃,其實都被林漠猜到了。

從林漠他們過來的那一刻開始,方家,其實就已經徹底陷入被動的局面了。

如果今天他不答應與林漠結盟,那現在方家,又有幾個人能活著走出去呢?

這一刻,方悟德心中驚撼之餘,更多的是期待。

他很期待,林漠是否能給他驚喜!

老虎他們把許建功方慧帶走了,送到了盛世公館。

這三人之所以昏睡,是因為林漠點了他們的昏睡穴。

到家之後,林漠幫他們解穴,三人也就逐漸清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