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只有手指處鏡子的冰涼告訴他,鏡中是自己,鏡外,依舊是自己。

「系統,使用對A!」良久之後,彷彿賭氣一般,呂笙吩咐系統使用對A。

他倒要看看,當『全副武裝』之後,鏡中的自己,到底能有多可怕!

空蕩蕩的內衣驟然被填充滿,薄紗與皮膚摩擦,是那般絲滑。

原本的平地驟然拔起兩座小小的峰巒,讓本來就很美妙的弧度變得更加攝人心魄。

「叮~宿主裝備高品質女神套裝,觸發『女神的時間』獎勵翻倍!」 墨黑色的長發直垂到腰間,身上穿著銀白色皮毛化成了大衣,衣服上綉著兩隻圍繞在一起的黑白狐狸,宛如太極圖一般,佔據了衣服的中心位置,腰上帶著白玉紫金腰帶。

絕美的容顏在月光的映照下,宛如月宮下來的仙子,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白琉璃伸出白玉般的手臂,印在了江平的身前。

淡青色的靈氣,從白琉璃的嘴裡渡入了江平的嘴裡,「咔嚓!咔嚓!咔嚓!」骨頭複位,筋脈回接的聲音不斷響起,江平身上的死氣也在不斷的消散,精純的陽氣再次浮現而出。

江平的心神正處於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他的心神像是沉浸在了砍藤觀想圖中,江平感覺自己像是化身成了,那位手拿破柴劍砍藤的老人,江平忘乎所以的沉寂其中。

不知過了多上時間,源源不斷的淡青色靈光,在江平一片漆黑的識海中閃爍,江平像是看到了接引自己回去的曙光一般,從那渾渾噩噩的狀態醒悟了過來,江平想起了自己的經歷。

江平不甘心就這麼死了,他還有復仇,他還有殺了善雄風復仇,他還沒有見識過這世界的神奇,他還沒有討媳婦呀!江平抱著這些強烈而渴望的念頭。

靈識化作一把靈劍,當空劈了下去,這一劍像是劃破混沌的曙光,靈劍帶領著江平的心神,追尋著那道淡青色的光芒,「咔!」隨著靈劍劃破阻礙衝進了淡青色靈光之中。

江平只覺得識海一陣動蕩,隨後恢復了往日的汪洋海洋,不光如此,江平還感覺到,自己的靈識似乎變強了很多,原本只能探查周圍十米左右的距離,一下次提升了十倍。

按照現在江平的靈識強度,已經不弱於一般的先天修士了,江平努力的睜開眼睛,外界還是深夜,圓滾滾的月亮映入了他的眼帘,「嘶,好痛!」江平呻吟了一聲。

江平感覺自己現在連喘氣都是一種煎熬,「善雄風!我跟你不死不休!」江平咬牙切齒的低吼道,他這也算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雖然肉身受到了重創,但是好在他的靈魂力量增長了不少。

「嗚!你醒了呀?」白琉璃伸了一個懶腰,用手摸了摸江平的臉頰,語氣曖昧的說到,「啊?」江平微微一愣,驚愕的往旁邊一撇頭,正好看見了慵懶的半躺在自己身側的白琉璃。

「你對我做了什麼?」江平緊張的說到,那模樣好像他吃了什麼大虧一樣,「小混蛋,你搞搞清楚呀,要吃虧也是我吃虧好吧,何況,姐姐我對小朋友沒有興趣的!」白琉璃挑逗似的勾了勾江平的下巴。

「你打住!有話好說別動手!」江平雖然在對敵人的時候殺伐果斷,但對於這種情況,可就沒有什麼經驗了,畢竟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江平都是一個正了八經的處男。

「咯咯咯,小朋友,怎麼,不喜歡姐姐這種類型嗎?」白琉璃被江平的反應逗得嬌笑了起來,白琉璃此刻的心情還是很不錯了。

剛剛江平蘇醒之際,江平身體中反補的大部分陽氣,都被她給吸收了,白琉璃感覺自己體內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

至少不會再變回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狐狸形態了,幾家歡喜幾家愁,白琉璃正在為自己恢復傷勢而感到高興的時候,江平正在糾結於自己一身的內力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江平默念最基礎的納氣法訣,開始一點點的凝聚內力,但不管他如何努力,內力就是無法再他的體內長久的存在。

實驗了多次,江平不得不接受這個悲催的事實,他好像被廢了,「小朋友,你好像遇到麻煩了吶!」白琉璃笑吟吟的說道:「別叫我小朋友,我不小!」江平有些抓狂的說到。

江平不知自己是怎麼了,竟然對這一個陌生人有一種莫名的信任感,難道自己也是那種貪戀美色,會被色迷心竅的人?

江平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亦步亦趨的向密林外走去:「你幹嘛去?不要命了呀?」白琉璃上前攔住了江平,倒不是她真的心善,只是江平這麼好的陽氣充足的少年,可不是那麼好找的。

江平回頭堅定的看了白琉璃一眼:「我還有一隻小狐狸在那裡,我不能讓她陷入險境之中!」白琉璃聽了江平的話,身子一顫,看向江平的眼中閃過一絲感動和愧疚。

「你回去…就為了救一隻小狐狸?」白琉璃不確定的問道:「對呀!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江平雖然嘴上這麼說。

但是心裡卻是另一番想法,自己身體的情況這麼糟糕,根本凝聚不了內力,如果把那隻靈寵白狐拿去賣掉,說不定還可以賣個好價錢。

那樣自己就可以用這些錢,來置辦一些恢復實力的物品了,就算最後他無法修鍊了,這筆錢也夠他生活了。

江平心裡正盤算著,耳邊突然響起的話語,卻差點把他嚇炸毛了,:那小朋友,你不用去找了吶,我不是在這裡嗎?」白琉璃痴笑道。

看向江平的眼神,不自覺的就溫柔了幾分,倒不是白琉璃入世未深,容易感動,而是被人背叛后,大起大落,要不是江平當時救了自己,又加上自己偷取江平的陽氣,她的傷勢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恢復那。

再加上江平剛剛說出的那番話,才讓白琉璃改變了自己對江平的看法,當然,她要是知道江平心中真實的想法,怕是能把江平給生吞活剝了去。 震驚!

所有人看著嚴經緯的眼神中,都充滿了震驚!

如果之前阮河嘗試還無法讓大家真正的信服最中央那道門內的關卡很難,但隨著王鍾秀嘗試之後,眾人都信服了!

王鍾秀的能力,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擅長百家之術的他,也只闖過了四關,足以說明裡面的關卡有多難了!

可是,就是這麼難的關卡,嚴經緯是怎麼闖通關的?

整整十個關卡,他只耗費了十分鐘。

僅僅十分鐘而已!

而且,他們都看到嚴經緯並沒有帶著任何武器進去,就算靠腦子破不了,硬闖的話,嚴經緯沒有武器的情況下,也沒這個實力硬闖吧?

在眾人的認知中,嚴經緯的實力也只是大天位境界而已!

所以,唯一的解釋,嚴經緯闖關靠的是腦子!

不過,在眾人都盯著嚴經緯的時候,嚴經緯的注意力卻在手機上,他正和寶貝女兒月月下著五子棋呢,這小丫頭腦子非常好用,嚴經緯陪著她下了沒多少局,棋藝進步神速,嚴經緯相信,以小丫頭現在的五子棋的棋藝,一般的人,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

看到嚴經緯這樣低著頭擺弄著手機的樣子,王鍾秀心中那個氣啊!

他的拳頭已經緊緊的捏在了一起。

他想不通!

是的,他想不通,嚴經緯憑什麼一分鐘就能闖過一個關卡!

他的認知和眾人一樣,也覺得嚴經緯是靠腦子破解裡面的關卡,可是……他作為鬼谷一門的天才,發現裡面關卡的難度簡直地獄級別,第四關的洛書題目,一個人的腦子,可以一分鐘就算出來么?

至於第五關的奇門遁甲,更難!

嚴經緯的腦子,難度真的這麼好使?

王鍾秀臉色難看至極。

而一旁,廖明月所在的方向,他的助手水水,這一幕讓她臉上情不禁的露出了冷笑,她看向廖明月,低聲道:「小姐,你覺得嚴經緯闖關是靠腦子,還是用實力一舉擊潰!」

她知道,以嚴經緯的實力,是可以一舉擊潰的。

「靠腦子吧!」

廖明月眯起了眼睛:「如此年輕的年紀,就能坐在武安神帥的位置上,沒有逆天的天賦,是不可能的,王鍾秀作為鬼谷一門的傳人,是聰明……可是,那也只是和其他超然勢力的同齡人比較而已,嚴經緯是那個女人的兒子,腦子的聰明程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就在廖明月說話的時候。

之前闖關的水月書院郭化元,以及天山派掌門之子茅北已經從關卡裡面出來了,他們點亮的燈都是七盞,闖過了七關。

這兩人都沒有託大,帶著武器進去,所以看得出來,無法靠腦子闖過的,他們用了武力。

至於最先開始闖關的鐘離無顏,他還在繼續闖關中,此時他已經點亮了七盞燈,繼續朝著第八關前進。

這樣的場景,讓王鍾秀很難接受!

他後悔啊!

後悔不該選擇最中央那道門,此時的他只點亮了四盞燈,這一次需要淘汰掉五個人,所以他現在根本不保險,只要其他人比他點亮的燈多,他隨時面臨被淘汰的局面。

而現在,還沒有闖關的人誰也不會傻到選擇最中央那道門了!

所以,王鍾秀的命運,已經掌握在別人手中。

他能不能晉級,還要看別人的臉色。

「我選擇那道門!」

「我選擇那道門!」

眾人紛紛開始闖關,都放棄了最中央那道門,那可是地獄級難度的關卡,誰都不是傻子。

噗!

終於。

最右邊那道門第八盞燈點亮。

「鍾離無顏闖過第八關了!」

「太厲害了!」

「是啊,鍾離無顏天生丹田破損,手無縛雞之力,但是卻靠腦子,點燃了第八盞燈!太強了!」

「不愧是天下第一聰明人!」

「鍾離無顏能通關么?那一道門,只有鍾離無顏進入過,誰也不知道難易程度,至少應該比最中央那道門簡單吧!」

眾人正議論著的時候。

最右邊那道門已經打開,鍾離無顏已經從裡面走了出來。

「鍾離公子,怎麼沒闖第九關!」

「是啊,才兩三分鐘,他就放棄了?」

眾人疑惑不已。

而鍾離無顏,他緩緩搖頭,道:「第九關太難了,我看了后就知道,我要想破解,可能要花大量的時間,可能是一天,兩天,甚至更長!」

「鍾離公子也只闖過了八關!」

「看來,到目前為止,闖過最多的依舊是嚴經緯,直接通關!」

「這麼來說,嚴經緯豈不是比天下第一聰明人鍾離公子更聰明?」

「這不見得,或許 眼前人展現的凶煞血氣之相。

三人都是如臨大敵。

持弓少年剛才那一招耗氣過大。

顯是舉不起弓。

只得對傾瓏和曙瓏道:

「你們上。

小心!對方的氣息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好「傾瓏和曙瓏自是知道曜瓏能嗅知氣息。

感知對方修為變化。

這麼說。

就代表對方怕是用某種秘法大大增強了力量。

那陸英東的臉上突然浮現一絲詭異的笑容。

「上。

怕什麼。

現在武器都沒有了「曙瓏給自己壯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