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骨,怎麼會是他?」張若塵道。

仇骨是古文明派系請來的空間修士之一,在空間之道上面的造詣頗為不凡,擁有一雙可以「縮地成寸」的鐵靴,與一根能夠引動「重力空間領域」的龍頭拐杖。

可惜,這兩件空間寶物,都已經消失不見。

張若塵走到殘屍的旁邊,檢查了一番,道:「不是被遠古凶物殺死,應該是人為。」

「是顧馮,他的精神意志殘留在這裡,而且還帶有殺氣。」天初仙子說道。

張若塵好奇的問道:「顧馮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似乎仙子也奈何不了他。」

天初仙子道:「顧馮是奼界一座遠古邪教的翹楚,性格囂張狂妄,品行極端低劣,好色入命,可是,實力卻是詭異莫測。曾經,他採補了一位大聖的嫡女,遭到大聖分身的追殺,竟然活了下來。」

「此後,顧馮憑藉他那高深的用毒技藝,在那位大聖的聖域,投放了七枚和合丹。頓時,整個聖域內的所有生靈,全部都受毒素的影響,失去理智了一般,變成只知道交配的動物,鬧出很多醜聞,讓那位大聖顏面盡失。」

「從此之後,此人的名聲變得更大,誰都不願得罪他,以免遭到他的報復。」

「這樣的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遭到他的報復,即便是大聖都會相當頭疼。」

張若塵暗暗感嘆,這個顧馮倒是一個厲害人物,竟然連大聖都拿他沒轍,反而吃了大虧。

張若塵和天初仙子沿著地上的血跡,走進前面的一座宮殿群,很快又在地上看見了第二具屍體,第三具屍體……

普善大師和李清海都已經隕落,身體殘破不堪,身上的血液還在向外滴淌。

當看見第四具屍體的時候,張若塵和天初仙子都是怔住。

是顧馮。

顧馮的胸口,有一個透明的大洞,碗口那麼大一片的血肉消失不見,包括他的心臟。顧馮的雙眼瞪大,盯著上空,眼中帶有一抹驚駭至極的神色。

在他死之前,似乎是看到了什麼相當可怕的東西。

「連大聖分身都殺不死的顧馮,竟然死在這裡,難道他是遇到了大聖級別的遠古凶物?」天初仙子變得萬分警惕起來,觀察四周。

張若塵檢查顧馮的屍體,嘴裡發出一聲輕咦:「他是被空間力量殺死。」

緊接著,張若塵搬開顧馮的手指,發現他掌心的那道空間烙印已經消失不見。

天初仙子道:「古文明派系邀請的六位空間修士之中,還有一人是誰?」

「空間神殿的魔小菇。」

張若塵又道:「但是以她的修為,就算是偷襲,也不可能殺得了顧馮。除非,她隱藏了修為……」

驀地,張若塵體內的精神力,微微悸動了一下,臉色猛然一變,連忙蹲下身,伸出手指**到顧馮的傷口位置。

果然,那股熟悉的精神力波動再次出現。

「難道是她,不可能吧,她怎麼敢來天庭界?」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在這片宮殿群的一座古老塔樓上面,魔小菇站在窗戶的後面,盯著遠處的張若塵和天初仙子,嘴角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顧馮這個白痴,竟然敢打本公主的注意,死有餘辜。不過,這兩個人倒是有些難對付,還是用毒吧!」

魔小菇將從顧馮身上得來的空間儲物器皿擺放在身前,取出一瓶又一瓶毒液和毒丹。

天初仙子道:「那個魔小菇,應該是修鍊了某種相當厲害的功法,而且也了解本天女的能力,竟然掩蓋了身上的精神意志。不過,本天女還是能夠探查到,她就藏身在附近。」

……

(實在是抱歉,這兩天食物中毒加上重感冒,一直都躺在床上,根本碼不了字。本來想在章節裡面說一下,但是,每一次發單章,整本書的章節都會錯亂,所以就在>

今天下午,雖然依舊全身乏力,腦袋昏昏沉沉,但是還能堅持碼字,就先更新一章。待會如果狀態還可以,會寫第二章。)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 白袍義從是寧家每年斥巨資訓練的死士,曾跟着寧缺南征北戰,在東海各地掀起無數腥風血雨,讓無數東海大佬聞風喪膽的存在。

寧缺大聲的吩咐道:「給我上,把他們全部拿下。」

「殺!」

白袍義從們齊齊拔出鋒利的漢劍,然後一窩蜂的朝着陳寧他們圍攻過來。

典褚表情一肅,沉聲道:「注意保護少帥!」

典褚跟八虎衛雖然都是王牌戰士,但白袍義從實在太多,所以一時間他們根本沒法擋得住,有無數人朝着陳寧跟李晚晴衝過來。

李晚晴嚇得俏臉煞白!

陳寧卻冷哼一聲,抬起右腳,狠狠一腳踏在地面上。

轟隆!

陳寧右腳的地面,瞬間激蕩起來,一拳肉眼可見的氣浪漣漪,以陳寧右腳下為中心,朝着周圍擴散而去。

氣浪漣漪在地面上一下子擴散出十幾米!

那些剛剛沖近的白袍義從們,直接被掀飛,重重的摔在地上。

遠處那些圍觀的人們,見到這一幕,都露出震撼的表情,甚至有人尖叫道:「天呀,一步驚蟾!」

一步驚蟾,傳說中陳寧的戰鬥招式之一。

一步踏在地面上,能夠把周圍十幾米以內的敵人,全部震得跟蟾蜍一樣飛起來,然後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據說陳寧隻身單刀迎戰十八國高手聯軍的時候,曾使用一步驚蟾,直接把沖近的十幾個高手直接震飛,並且把敵人的全身骨骼震得粉碎,讓敵人凄慘而死。

現在看來,這是真的。

而且似乎陳寧現在根本沒有對寧家這些人使用真本事,否則的話,陳寧剛才那一腳,估計就要死不少人了。

寧缺見到陳寧這麼厲害,他也不由首度露出驚懼之色。

但開工沒有回頭箭,他只能死磕到底了。

他毫不猶豫的命令身邊的兩大得力悍將:「霸刀狂劍,幫忙拿下陳寧。」

「是,主人!」

霸刀跟狂劍,齊齊的應聲,然後兩人身形驟動,兩道人影如同箭矢般朝着陳寧激射過去。

典褚察覺到霸刀跟狂劍兩大殺神齊齊襲擊陳寧,連忙驚呼:「少帥小心!」

李晚晴望着霸刀跟狂劍流星般掠近,眼是忍不住瞳孔放大,嚇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陳寧卻依舊端坐在座椅上,滿臉平靜。

唰!

嗖!

霸刀的戰刀,還有狂劍的利劍,齊齊朝着陳寧劈落。

陳寧在刀劍臨近的時候才出手,左手接刀,右手接劍,竟然徒手輕鬆接住兩大殺神的刀劍。

什麼?

霸刀跟狂劍都是滿眼震驚!

世界上竟然有人應對得了他倆的聯手進攻,而且還徒手接住他倆的刀劍。

天呀,這實力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霸刀跟狂劍兩個都是臉色劇變,齊齊想要抽回武器。

可是讓他們驚駭欲絕的是,任憑他們用盡所有氣力,卻沒法把武器從陳寧手中抽回分毫。

此時,數十個白袍義從,趁機舉著利劍,朝着陳寧一窩蜂的衝來。

陳寧冷哼一聲,雙手微微發力。

嘩啦!

嘩啦!

戰刀跟利劍如同玻璃般,在他手下粉碎,化作無數鋒利的碎片。

陳寧一揮手,這些刀劍碎片,暴雨梨花般朝着衝上來那群敵人激射過去。

瞬間!

那些白袍義從如同遭到子彈掃射,紛紛慘叫倒地。

霸刀跟狂劍兩個,手中只剩下半截武器。

他們還沒有回過神來,陳寧已經雙拳已經同時擊出。

砰!

砰!

霸刀跟狂劍都是胸膛挨了一拳,兩人胸膛直接深深凹陷下去,口噴鮮血,如同兩隻斷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

摔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是兩具屍體了。

寧缺等人見狀,齊齊的倒抽一口冷氣。0 商冰語還挺高興,看時間也不早了,立即去找林可,兩人買菜先回家。

通過上次手術,還有共同經歷過的一些事情,兩個美女的關係非常好,在家吃飯,這也是兩個人商量好的,畢竟非常隨便。

丁凡擔心諾恩找麻煩,坐了一會兒,到下班時間,才坐公交車回家。

好幾天沒回家了,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開門進來,就看廚房裏兩個美女,真是一個比一個漂亮,都系著圍裙,露出一截小腿,下面是拖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圍裙裏面什麼也沒有。

「小凡回來了!」

商冰語看丁凡進來,笑着說:「進去等著,馬上就好,今天咱們喝點兒!」

「辛苦你們了!」丁凡笑了笑,換了鞋子進來。

此刻,竟然有一種家的感覺,那麼溫馨!

自己從小雙親早亡,上學都是親屬資助,一直以來,視為自己全部的陶玥背叛,也徹底的看清了她的為人,內心絕望極了。

今天這種感覺,異常愜意,不用兩個美女都在,只要商姐能回心轉意,就在這個房子裏,每天和自己一起做飯,一起睡覺,早上一起上班,這一生夫復何求?

林可很快就端著菜過來,帶來一股菜香味兒,看丁凡有點兒發獃,笑着說:「你可以先嘗一嘗!」

「不用,聞到香味了!」

丁凡笑着說:「你們做的,我都愛吃!」

林可笑了笑,轉身又去忙乎。

看着林可的背影,丁凡腦海中,又浮現出曾經經歷過的一幕,那天下午,就在諾恩辦公室的沙發上,林可主動脫掉了白大褂······接下來那一幕,讓丁凡心裏一痛,不忍心再想下去了。

多虧自己找到了異境的入口,挽回這一切,否則,會留下多少遺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