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宋夢瑤說的是心裡話,誰家有築基修士上門,能不重視,趕忙上前拿起鍋放到水池裡刷乾淨,

「周姑娘你歇會兒,剩下我做的吧。」

「好啊,就差一個湯了,這是切好青菜和菌菇。」

周雨薇也沒拒絕,她也怕自己做的湯口味重,凌家人喝不慣,正好宋夢瑤回來,就交給她了。

「我知道,你快洗洗手,歇會兒吧!」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周雨薇手一揮,施出凈塵術,渾身乾淨清爽的走出廚房,

宋夢瑤羨慕喃喃道:「可以施展法術,幹家務可真省事啊。」

開火坐鍋,開始做湯,南方做湯講究小火慢熬,煲一個湯要很久,北方人不同,直接開水下鍋放料出鍋

宋夢瑤看到不夠時間煲湯,只好做個快手湯,清水,放菌菇,水開放青菜,稍微加點鹽,就成了,清淡原味,符合他們的口味。

宋夢瑤端出湯盆,正好凌老爺子進門,知道有好吃的,老大夫等看完最後一個病人,馬上往家趕。

眾人圍著餐桌坐好,老爺子先客套下,感謝周雨薇給大家做晚飯,是他們做主人招待不周了。

周雨薇笑道:「凌爺爺,我和依依親如姐妹,我是真心把您和叔叔阿姨當長輩看待,做頓飯孝敬你們是應該,

您嘗嘗這個,是靈獸肉做的,您吃的時候注意,一下不可貪多,靈氣足,身體會不了,這些蔬菜都是清虛門師兄們種的,口感也特別好,」

「好好,開飯吧。」說完率先動筷子。

聞著香氣,眾人早就忍耐不住,筷子紛紛沖著燉肉而去。

老爺一筷子夾起一塊燉肉,吃進嘴裡,嚼幾下就咽了下去,呼的一下靈氣在胃裡爆開,留下四肢百骸,爽啊。

凌家人第一次吃靈氣如此純的食物,都在體會靈氣在身體中爆開的感覺,默默按照百草門的功夫運行,再償一口紅燒牛肉,也很好吃,就是靈氣差了一些,蔬菜非常爽口,幾個女人更喜歡吃。

等凌浩吃了三塊肉還想要吃到時候,被周雨薇攔住,

「凌浩,你不能再吃了,你只練過功夫,沒進入鍊氣期,身體經脈承受不住靈氣的衝擊,三塊已經是極限,再吃要爆血管了,你還是多吃牛肉和青菜吧!伯母也不要吃太多。」

宋夢瑤點頭,表示她知道,家裡就她和兒子沒進入鍊氣期,確實不能多吃。

凌浩只好看著,爺爺,老爸,妹妹,隨意吃燉肉,他只能繼續進攻牛肉。

這一頓飯吃的是暢快淋漓,飯後宋夢瑤不要周雨薇幫忙收拾,築基修士給他們做飯就夠有面子,還讓她刷碗,也太不像話兒了。

周雨薇就坐在客廳和老爺聊天,請教煉丹,煉藥的問題,她自己在學習門派里煉丹典籍,正好和老爺互相討論下。

百草門傳承悠久,煉丹自獨到之處,而周雨薇學習是清虛門正統煉丹術,

兩人說的內容,凌依依也在一邊聽的很認真。

後來凌子風也加入進來,說起如何用法術培育靈值,他和周雨薇都是木靈根,說起木系法術來,兩人有共同話題,老爺子和凌依依都是火系靈根佔優勢,適合煉丹。

宋夢瑤整理好廚房,端出一盤果子,也坐下聽幾個人聊天。

老爺子又說起周雨薇送來的草藥,中午已經送到百草門掌門師姐手中。

凌葉掌門果然欣喜若狂,很久沒見到質量如此好的草藥了,問過送葯的弟子,只說是周姑娘送來的,其他不清楚。

還要等凌飛有時間親自上山和掌門師姐說明。

所以凌飛老爺子話題又轉到靈草上,

「雨薇啊,你這次送來草藥打算如何結算,是要錢,還是給百草門一個恢復環境任務。」

「恢復環境的那些任務,我還要具體回去和師父商量下列出等級和難易程度,還要考察下各個地區,暫時沒法抵賬,直接算錢就行,清虛門也多少需要購買一些生活物品。」

「好好,這就好。」用錢結算簡直太簡單了,百草門最不缺的就是錢。

眾人又聊了會兒,凌家人都習慣早睡,周雨薇就說自己要休息,跟凌依依回房,明天一大早的飛機回京城。

周雨薇提著一個包,下了飛機,那個乘客也不像她似的,就輕飄飄的一個包。

走出機場大廳,剛想叫一輛計程車,就有一輛黑色轎車停在身旁,

車窗搖下,鍾離劍的頭探出,「周姑娘,請上車,我送你回去。」

周雨薇瞭然的笑道:「好啊!「

很自然打開後車門,坐了上去。」

小李笑著跟她打下招呼,一踩油門,車子駛了出去。

鍾離劍目光中帶著深沉,他真是小看了周姑娘,以為她好說話,肯定是個安分的人,沒想到看走眼了。

鍾離劍問道:「周姑娘,你是否進入築基期了。「

只有進入築基期修士,才能在高空御劍飛行,鍊氣期修士只能在低處暫時飛行一段時間,

在說如今地球也沒有修士會浪費靈氣御劍飛行,只有周雨薇因師門強大,又不懂修者界跟政府的約定,才會不守規矩。

最重要的一點是,只能築基修士才能做到高空御劍飛行,所以他試著問一句,雖然不是很相信,修鍊才不到兩年的周雨薇會成為築基修士了。

「是啊,我最近回了山門一趟,閉關幾天就突破到築基期了。」

周雨薇說的很平常,就像是說,我隨意看一眼就學會了,能氣死怎麼努力,也不會做的學渣。

鍾離劍和小李的臉色均是一變,以前他們知道周雨薇是練氣期修士,還算能壓制下,沒想到才幾天不見她就築基了,不可思議,太魔幻了,這還是地球嗎?

「周小姐,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談。」鍾離劍強忍著心中氣結說道。

「好啊,我沒意見,正好我也有事想跟你說下,你跟上頭打個招呼,我可能會做些事情,政府盡量配合我下,這次可能整個修真界都會加入,沒準國外也會有人來的,你們做好準備。」

鍾離劍深吸一口氣,心裡一沉,他有預感周雨薇肯定要說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車子開進了一片居民區,都是舊時代那種四合院式的住房,鍾離劍率先下車,

「周姑娘,請吧,這是我們一個分點,我們來這裡談話,私密性比較好。」

「嗯,我也怕我說的話傳出去,引起社會動亂。」

她腳步輕快的走進這座鮮為人知的特管局分部。

周雨薇跟著鍾離劍,走進一間會客廳,做到沙發上,安靜等待對方說出目的。

鍾離劍看一眼對面氣定神閑的女人,有些頭疼,她真要進入築基期,自己說的話,人家也不一定買賬。

何況,他還想要訓斥下她的行為,嚴重破壞社會安定,影響非常不好。 「大哥,我應該怎麼做?」蘇玥對大哥的佩服那是猶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收回你的人,安分地做一個福星,神醫。不要再介入皇子之爭,周王的腿你還得繼續治療,這樣他就會更快地下場。這樣就能夠完成借刀殺人,國公府還能全身而退。」蘇修文看著妹妹疲倦的樣子,真希望她這個小腦袋別再想那麼多。

他們蘇家男人個頂個都有用,都能扛事情,不是廢物。

「大哥,我都聽你的。」蘇玥真是太喜歡大哥這副自信飛揚的面貌,讓人恨不得跪下來拜服。

她怎麼就沒想到呢?報仇卻能夠讓國公府全身而退,這是她一開始的目標。

「那帶我去看看你的組織,我負責給他們上點課,以後做事都帶點腦子。」蘇修文看著妹妹,說得非常認真。

蘇玥:大哥,我懷疑你在諷刺我。

蘇修文:別懷疑,這就是。

蘇玥老老實實地帶著大哥,來到她的秘密小宅院。

「院子不錯,看來妹妹最近行醫賺得頗多。往後大哥那點銀子就不再支援你了。」蘇修文有點酸,讀書這麼多年,就沒掙幾個銀子。

這一次考中會元,朝廷才獎勵多少?不值得一提。

「大哥,這些孩子都是孤兒,我讓冰雨精挑細選的。」蘇玥不敢再瞞著大哥分毫,畢竟大哥的腦子,是她重生十次都追不上的。

前生時運不濟,才會……

這一生,她負責提供各種神葯,確保大哥身體比牛都壯。

「不錯,我們回去吧。」蘇修文看完后,心中震撼,臉上卻非常平淡。

「大哥,你不是要上課嗎?」蘇玥有些蒙圈,大哥,你到底是為啥?

「嗯,暫時不急,等我準備教案再上。」蘇修文沒給其他人上過課,不得準備準備嗎?

蘇玥立刻就佩服起來,瞧瞧大哥這辦事精神。還要準備教案,她復仇沒有成功,是不是因為沒有準備計劃?

回去她得寫個一千字的計劃,提升提升格調。

至於那個吃莫名其妙飛醋的攝政王,已經被蘇玥忘卻。

但是青王爺一臉興奮地聽著王太醫說蘇小姐的反應。

蘇小姐從他家離開后,情意綿綿奔赴攝政王府,結果鬧掰,治療都換人,這說明啥?

說明老九肯定是出問題,還是大問題。

「你說,你到底幹了啥?」青王爺見到楚雲墨,第一句話就是質問。

讓正在喝悶酒的楚雲墨更加鬱悶,酒罈子都摔了,「本王不過當了一回傻子,能幹啥?」

「當傻子?誰能讓你當傻子?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蘇小姐都讓王太醫給你解毒,她不來。你們兩個人之間的病,三哥給你診斷診斷,看看,到底是誰的錯。」青王爺這一次吃瓜的態度不一樣。

畢竟光棍二十年的九弟,第一次因為感情飲酒,失去風度,這件事必須要在小本子著重記錄一筆。

沒錯,青王爺有整個京城每個人都想看的八卦本。

記載全面,內容跌宕起伏,讓人慾罷不能的各路小故事,小秘密,小情調……

。 「你把他給凍住了?」

秦昊皺起眉頭問道。

這少年到底是對沐清水幹了什麼,才會被這樣對待,也太慘了吧。

「嗯。」

沐清水點了點頭,隨後說道:「我看他鬼鬼祟祟一直在主人附近徘徊,目的不純。」

「….」

目的不純還行,秦昊走到少年面前用手敲了敲他的臉。

咚咚~

凍的跟冰雕似的,還挺清脆。

不過這畢竟好是個玩家,而且也沒有惡意,秦昊笑了幾聲之後示意將他解凍。

五秒過後。

「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