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開門的是一個臉上長著雀斑的小丫鬟,年紀很小,瘦瘦小小的,看起來好像有些營養不良,並且像是剛剛才因為什麼哭過,眼圈紅得就像是水蜜桃一樣。

「蕭景崇。」蕭景崇淡淡的吐字道,大有種自報家門的感覺。

而那名小丫鬟在聽見他的名字后,臉上先是劃過了一抹詫異,像是不懂為什麼秦王會突然來訪,但很快的,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神情突然便變得極為的惶恐。

「秦,秦王殿下……您,請您稍等,奴婢這便去為您通稟。」說著,急急忙忙的跑走了,甚至鞋都差點跑掉一隻。

見狀,葉雲兮揚起那張戴著青面獠牙面具的臉,聽不太清楚得低低調侃了他一句:「沒想到王爺的名頭這麼好用,看來,我以後也要多多仰仗王爺照拂了。」

微微一頓,蕭景崇的眼底劃過了一抹暗色。 封墨燁突然嗤笑一聲:「你是我老婆,我不相信你,你讓我相信誰?」

程苒聽到這話,莫名就笑了起來,燦爛生輝,耀眼奪目,封墨燁從未見程苒笑的如此燦爛又真實,這是真正的她,沒有防備,沒有敷衍。

封墨燁差點就沉浸在老婆的笑容里無法自拔,直到旁邊的封彥菲叫他。

「哥,趕緊拿主意呀。」

男人回過神來,眸光嚴肅,正色道:「讓苒苒醫治吧,如果爺爺因此出現任何問題,我會負全責。」

周邊的親戚跟朋友簡直是大跌眼鏡,紛紛議論。

「阿燁到底是怎麼了,平時多有分寸多有理智的一個人,怎麼會去相信一個外人,老爺子要真丟了性命,就算是他,也無法負這個責任吧。」

「我看這個程苒就是妖魔鬼怪,就像以前那些狐妖,專門蠱惑人心。」

「是呀,這換做是誰,也不敢把自己親人的性命交到外人手裏吧。」

「這也太……太胡鬧了,程苒她會什麼呀,萬一亂來,讓老爺子醒不過來,我的天,那真是要瘋了。」

封長冬沒有打算救治老爺子,其實他心知肚明,老爺子這種情況,是不能夠移動的,一旦移動,萬一是腦補出血,很有可能還沒送到醫院就沒救了。

但是他的醫術有限,沒有辦法真的確定老爺子到底是不是這樣的病。

不過這種事情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損害,因為他一點都不認為程苒能夠把老爺子給救過來,畢竟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不少都有腦出血直接去世的。

一旦程苒出錯,老爺子病逝,所有的責任都會落在封墨燁身上,到那個時候他除了離開封家,把自己從封家除名,不再接管封家的大小事務,就是他上場的時候了。

所以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他就坐收漁翁之利。

程苒拿起針,在老爺子的頭上施針,旁邊那些人看到,都忍不住捏了一汗。

「這程苒行不行呀,別回頭再弄出點問題來。」

「這有什麼辦法,阿燁都同意了,咱們又能說什麼,隨便他吧,反正老爺子的命算是在他手裏了。」

封彥菲也跟着心都揪緊了,在旁邊對程苒說。

「嫂子,你可千萬要拿出你畢生所學呀,不能出問題,要是出問題,哥真要被這些人給吃了。」

她不是開玩笑的,他們封家的親戚表面上是來給爺爺賀壽,還不是一個個包藏禍心,巴不得爺爺早點死,然後好分封家的財產。

程苒沒吭聲,專心致志的給封老爺施針。

封思琪詢問旁邊的封長冬:「你到底是不能治,還是不想治?」

明明封長冬也是學醫的,怎麼能夠輪到程苒一個三腳貓,估計連醫學執照都沒有,還談救人,簡直笑話。

封長冬輕嗤,自嘲道:「我是不敢下手,萬一真出什麼問題,我沒法負責任。」

封思琪鄙夷的瞥了他一眼:「你這膽子還真是連鄉下丫頭都不如。」

封長冬也不是個善茬,怎麼可能聽不出封思琪在羞辱他,他臉上蕩漾著笑意,可那雙眼睛卻陰惻惻的,讓人毛骨悚然。

他說:「你如果一直都把程苒當成是一個鄉下小丫頭,那你永遠都贏不了她。」

輕視對手,那是大忌,你連對手到底會什麼,是什麼身份都搞不清楚,如何能過戰勝她。

封思琪撇了撇嘴,顯然不相信封長冬的話,她只是覺得封長冬完全是在為自己的無能和膽怯找借口。

程苒施完針,地上的封老爺卻還沒有半點反應,眾人又開始躁動起來,紛紛指責起程苒來。

「你到底會不會呀,別耽誤了老爺子治療,封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就是,你不是剛才信誓旦旦的嗎?怎麼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了。」

「要是老爺子真出點什麼問題,我們就報警,你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我看她就是故意的,老爺子不喜歡你,你就想要害死他,看不出來年紀輕輕,居然一副蛇蠍心腸。」

程歆月在一旁聽着這些人對程苒的謾罵,心裏那叫一個爽快,連老天爺都在幫她。

程苒什麼學歷,什麼身份,怎麼可能能救活封老爺,怕是想把人快快送上西天不可。

封墨燁聽着這些人嘰嘰喳喳,擾亂老婆的注意力,頓時火冒三丈的怒吼出聲。

「車津,要是再有人多說一句話,就給我轟出去!」

「是,封總。」

車津也覺得這些親戚挺煩的,什麼忙都幫不上,還在這裏嘰嘰喳喳,吵個沒完。

嚴友蘭想要再吭聲,封彥菲提醒她。

「三嬸,你最好是別說話,我哥真的會把你給轟出去哦。」

嚴友蘭一想到方才封墨燁發火的樣子,心裏的確發憷,也就不敢再吭聲,不說話就不說話,反正她是不會相信程苒這麼能幹。

等著吧,把老爺子給治死了,就是她報仇的好機會。

全程程苒施針,封墨燁沒有問過她一句,因為他相信她的女孩,只要她說,他就願意相信,並且會無條件的支持她。

二十分鐘對於在場的所有人都過的很漫長,雖然心裏都有疑惑,並且也沒有抱任何希望,就等著程苒被打臉。

封墨燁這會兒才發現她老婆也不知道見慣了風浪還是怎麼回事,面色淡然,看不到一絲慌亂,動作有條不紊,哪裏像一個生手,分明就是個高手。

他原本還說要給程苒擦擦汗,現在看來,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她的老婆這點跟他真的很像,遇事處變不驚,不愧是他的女人。

程苒這時將針全都收了起來起身:「再過半個小時就會醒,先把他扶回房間吧。」

封思琪站出來:「程苒,你說半個小時就半個小時,剛才都過去二十幾分鐘,爺爺可經不住折騰,你可要想清楚,這半個小時要是醒不過來,萬一沒命,你拿什麼賠。」

程苒冷冷的睨了封思琪一眼:「我拿我的命賠。」

封思琪臉上劃過一瞬間的震驚,倒是沒有想到程苒居然會放出這麼狠的話。

不過她倒是不怕,反正又不是要自己的命。

她仰起頭:「那好,要是半個小時之內爺爺沒有醒過來,我們就報警告你故意殺人。」 「而且,當初把她的孩子丟了,我也是為了她好,她那孩子營養不良,又早產了,身體肯定虛弱,所以我把你換給了她,她應該感謝我才是,憑什麼還把銀子留給楚辭?」

在秦嫣的眼裏,慕容薇既然嫁給了楚雄天,那她的財產就都是楚雄天的。

同樣,楚家的一切,都是她秦嫣的。

這也是她憎恨慕容薇的原因。

楚輕輕抿了抿唇:「她那種白眼狼,自然生的孩子也是白眼狼,楚辭好歹是楚家養大的,還逼迫我們把嫁妝還給她。」

「而且,我之前讓她從瑾王府給我拿些銀子怎麼了?她不應該給嗎?果然女生外向,嫁人後連娘家人都不管了。」

楚輕輕也氣呼呼的。

對於他們來說,慕容薇嫁給楚雄天,就該把錢財都給楚雄天,畢竟她是嫁入楚家之人,不能向著任何人。

可同樣的,楚辭出嫁了,那她也應該補貼娘家,哪怕娘家家財萬貫,瑾王府當年落魄窮困,那也理應把錢拿給他們。

畢竟,她是楚家之女,理應向著楚家。

兩人毫不避諱的將心中的怨恨都訴說而出,絲毫沒有發現老夫人的手指顫動的越發厲害了。

「不過,」秦嫣笑了一聲,「我們現在也不吃虧,好歹鳳鳴山莊,以後是我們的天下,而且那慕容薇死的如此慘,也算是報仇了。」

楚輕輕疑惑的看着秦嫣:「那賤人不是病故嗎?」

秦嫣嗤笑道:「她確實是病了,口不能言,但是她的死,不僅僅是生病如此簡單,當初你年紀還小,我和楚玉將楚辭騙去了山林,之後便把慕容薇給關了起來。」

「她死前,手骨都被打斷了,還是你父親親自動的手,只因為她說過要將財產都留給楚辭。」

「她的舌頭被割了,我們還將她放血,直至放到最後一滴血,她才死去,緊接着就把她埋了,對外說她是生病而死。」

本來她連楚辭也不想放過,所以才將楚辭騙去山中喂老虎,誰知楚辭居然回來了——

不過到現在,楚辭也不知道她母親是如何而死。

不然,恐怕她和楚雄天也活不到鳳鳴山莊的人來了。

「可惜的是,當時沒弄死楚辭那野種,若是她死了,何來後來的事情?」秦嫣惡狠狠的咬牙。

那楚辭真的是命大,深山中都沒死成。

不過當時她也並非很是在意。

畢竟當初的楚辭有些痴傻呆愣,什麼事情都不懂,是以她才沒有將她放在眼裏。

但凡知道楚辭會有現在的實力,她說什麼也絕不會讓她繼續活着。

「娘,我覺得如此讓慕容薇死,還是便宜她了。」

楚輕輕的眼裏帶着兇惡:「就憑我喊了她幾年娘親,她還不肯把財產全都給我,那她就失去了活下去的資格,也不配有我這麼好的女兒。」

秦嫣笑着摸了摸楚輕輕的頭:「確實,她不配,我的輕輕只是生不逢時罷了,但凡你能年長幾歲,夜瑾都未必能看上楚辭。」

可惜當年的輕輕太小了,夜瑾看不上也是情有可原。 「據我所知,你當時,派人追殺宋憐星,而且,還滅殺了她身旁的司機,保姆?」秦蒼穹眼眸微眯,盯着面前的趙劍南,一字一句,冷冷問道。

「他們,何錯之有?你,要趕緊殺絕?」

「你,究竟想從宋憐星身上,得到什麼秘密?」秦蒼穹聲音冷厲,突然一聲冷喝叱問。

這一刻的趙劍南,面色慘白,身軀,都在瑟瑟顫抖。

「我……並非真想殺宋憐星……她墜江跳樓……也只是……一次意外……」趙劍南聲音複雜顫抖,連連解釋。

此時的趙劍南,也並不傻……連連撇清干係,試圖擺脫。

可,秦蒼穹卻眸光平靜,淡淡盯着他。

「坦白從寬,留你全屍。」

「抗拒從嚴,屍骨無存。」

秦蒼穹語氣平靜,一字一句,冷冷說道。

今日,這趙劍南,絕無活路。

聽到秦蒼穹的話。

趙劍南整個人,嚇得身軀驚恐一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