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滿目儘是葳蕤,捭闔悉數去黯然,莒國呂雉很是珍視,每日送來大量的珍珠寶物,匯聚一堂,熠耀生輝。

可是每日依然很多美人越下高台,恨事不逞,橫身無畏。

有德天下會聚,無德人莒國呂雉,養兒棄子,牽連生懼厚顏無恥,太監閹人之後,朝暮台每天都如此一來,叫囂的人很多,然後死去的人愈發少,終日綺年,鎮日沉湎。

十幾支隊伍蜂擁而來,送來了三百美人遲暮,風塵僕僕,微言寡語,遣人洗漱后,玉石生輝,盡然是珍視湎目的美人,禹懸轡哈哈大笑,身後是無數鼴鼠一樣的紅顏,成為了洪崖,伸出腦袋跟著哈哈大笑,早已成為了每日開懷暢飲的必備項目,笑聲梟梟,呲眉立語,豐腴的皎然身姿,臉上全是深紫色,嘩然一新,內心踽踽,這下子又多了一些同病相憐之人,錙銖必較,很盛的氣焰囂張,夾雜著豐盈的眉目,窮兵黷武……就是如此。

更多的是畸角和計較,之後就是詬病其餘,終於不再自刎了,呂雉看得也是心疼。

這時候人們煥發出新彩,禹懸轡坎肩微微,沒磔看見了輒目亦是遮幕,一個絕美的女子,周圍黯然無關緊要,修長白皙的脖頸兒,針尖一樣,增減都是罪惡滔天,神色自若,每走一步便是知交,渾然如天鵝,美艷不可方物,美人眼神柔和,花瓷一般的肌膚,掩飾不住的欽長身影,宛如眾生好度,摧殘一般的顏色,一人蜒蜒,冠巨朝暮台。

禹懸轡如痴如醉。

來到了身前,沙灘一樣碧藍色彩,薅面毫無氣息,仿如女子仙人,食指蔻蘭點燈,「呂雉,你從這裡跳下去,沒死就依賴你,死了,自然就死了。」

沒有猶豫,傯多人看見這一幕,呂雉腋下裹挾著一件美人衣衫,矢志越下來,陣勢蜒蜒,宛如風發,無不動容。

要美人遲暮,還是要江山美人。

呂雉選擇……美人遲暮。

淤滯后,板上釘釘,箴牟的眸黛,霜浥腮,湛藍神采,名叫黎狸的美人掐腰哈哈大笑,這樓台與我無關,輒就的江山也和我無關,規矩制度也不重要,僅僅一厘耳語而已,可是無敵與世間的武帝呂雉真是英雄,顯得我黎狸在這管押諸多天下嬌媚媚女子面前,無比小心。

哈哈哈……擲下威視,高台上生輝的女子舞弊群倫,砂石走覺,五彩斑斕,有條不紊。

禹懸轡知覺,一條艷麗佻尢的美人蛇,五彩斑斕,神色有如冬去春來,夏日炎炎,春潮目分,煞是美麗啊!

問山中,有雲霧有柴屋有費雪有狗吠。

呂雉就是狗,眾多人這樣說,有人勾勒凄苦,想要推下這個徭賦天下的女子,可是看到了那雙眼睛,繽紛多彩,無比美麗,有如山內的魅鬼,已然魁首,翹首以待,巧立名目,就不敢妄動了,再細看,眼瞼內武帝已經站在黎狸後面,琬要覬覦。

曾有過一隻豬,有人說他的同桌不食人間煙火,根本不是人,而是狗犬,於是就有了令人敬畏的一席話,驚為天人。

「朱晦案是豬,禹懸轡比價而另,痛心疾首,就是狗,豬自然和狗在一塊兒,我們號稱……豬狗不如。」

「象窯內指掌觀摩方能,峰發而毫不氣餒,豈可淡去,岸然貌合神離,安然無恙……我所能欲要獸首匍匐也。」

後世史學轍目說,棄我去者何如武帝安在,天下妻公。龜趺之下,少了一個我字。

天下妻我公之。

足見蔚然成風。

禹懸轡曾有言答應過,伐天下勝利后,將朝暮樓的女子盡然歸屬士卒。

此言不虛,完全無視九國舊民,哪裡會失利,哪裡會開花,顒有結果。

天下人目牝。

穆;罹;禍;闃。鏗鏘指節蜷縮,有如漆黑並繞的墓室,烽火淪跡,蒼天妖嬈。

羨慕莒人,拒人千里,久矣!

昌盛久矣!

大勢久矣!老奶奶看到楊林抬手就朝她打來,哪敢躲,只敢閉着眼睛站在原地大喊。

咔擦。

一聲脆響傳來,楊林原本要落在老奶奶臉上的耳光僵在了半空中。

「什麼東西?」

楊林低頭一看,發現身前多出了一個小豬豬存錢罐,剛才的……

《我無敵以後》第六十二章節就是想逼死你 陸細辛去廚房前,寫了張清單給管家,讓她將上面的藥物食材準備好。

她自己則是先進去,利用現有的食材,給自己做了一碗肉羹。

這類軟爛鮮美的菜是爺爺最喜歡吃的,也是陸細辛做得最好的幾樣菜,她一共擅長三種菜式:

爺爺愛吃的軟爛鮮美菜式,白芷愛吃的海鮮菜式,還有林景天愛吃的鮮甜赤醬的海城本幫菜。

獨獨不會做她愛的辛辣川菜。

管家回來得很快,帶齊了所有食材和藥材。

身後還跟著遲夫人。

「陸大夫。」遲夫人望著廚房擺滿的食材,眉心幾不可見地一皺:「有需要的地方可以讓廚房做,何必勞煩你動手。」

陸細辛正捧著一碗肉羹,一勺一勺慢慢吃著,見遲夫人過來,輕輕抬眉:「坐。」

「要嘗嘗么?」將另外一碗沒動過的肉羹推過去。

吃慣了山珍海味,日常飲食都是名廚所做的遲夫人,怎麼會看上這一小碗顏色不怎麼樣的肉羹。

遲夫人客氣推拒:「謝謝,不過我剛吃過午飯,太撐了,吃不下。」

陸細辛點點頭,沒說話。

她坐在椅子上,指尖捏著勺子,慢慢舀著肉羹,動作優雅,禮儀無可挑剔。

遲夫人原本有很多話要說的,但望著這樣的陸細辛,心情一下子靜謐起來,莫名不想打擾。

就站在一旁,默默看著她用餐。

寬大的廚房中,只有這麼一張用來備菜的桌子,原本是很簡陋的,但陸細辛坐在這裡后。

莫名就高大上起來。

一旁的廚師心裡甚至生出幾分錯覺,覺得自己這張桌子放得好,放得妙,非常適合吃東西。

陸細辛安靜坐在中央的桌子上,慢條斯理地用餐。

周圍立了一圈的人,全在看她,彷彿等在客人召喚的侍應生。

明明是很奇怪的場景,但卻沒人發現異常,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吃完肉羹,陸細辛拿餐巾紙按了按嘴角,輕輕抬眸,就看到了遲夫人。

她微挑眉尾:「您怎麼還在這?」

平緩的語氣沒有質問,只是淡然的疑惑。

但不知為何,遲夫人卻無端緊張起來,像是跟總裁彙報的秘書:「我、我……」

她來幹什麼來著?

遲夫人無措地求助管家,管家也很緊張,但距離陸細辛較遠,沒被她的氣勢所攝,理智尚在:「陸大夫要親自動手弄食材,您擔心怠慢了,就過來瞧瞧。」

遲夫人點頭,她想起來了。

「陸大夫,你想要什麼就吩咐廚師,不用親自動手。」

陸細辛搖了下頭,輕聲解釋:「葯補不如食補,貴公子是先天的弱症,要慢慢調理,服用藥膳最好,這些只能我親自來。」

遲夫人徹底怔住,沒想到陸細辛來廚房,是為了給平安做葯膳。

心裡有些感動,她道:「那也不用你親自動手,廚房有專門熬中藥的藥師,讓他弄就行。」

陸細辛將碗端到水池旁:「葯膳不太容易做,還是我親自來吧。」

見勸不過,遲夫人就不再勸了,而是留在廚房幫把手。

作為主人家,總不好把客人真丟在廚房。

起初,遲夫人以為陸細辛只是心血來潮,但看她處理食材熟練,手法利落,才意識到她是來真的。

說實話,遲夫人是有些驚訝,像是陸細辛這個年紀的年輕人很少會做菜,連廚房都很少進,而且陸細辛還一直讀書,做研究,無論是學業還是科研都很忙。

怎麼會有時間做菜呢?

一不留心就問出了口。

陸細辛笑笑,她現在心情很好,也願意聊天,便不急不緩地解釋:「我爺爺他很愛吃我做的東西,每次我下廚,他都會多吃半碗飯。」

遲夫人:「陸大夫很孝順啊。」 「你這麼緊張他?未免小看白少爺了吧。」林昊楓是一貫不緊不慢的語氣。

彷彿可以輕慢這世間任何,不是刻意傲慢,而是實力足以睥睨一切。

白斯明這個白家少爺是冒牌的啊!尤葉在心裏喊,卻不能說出口。

那隻不過是上次白斯明去訂婚宴替她解圍的借口而已,林昊楓是不是因此對白斯明產生誤會了?

擾亂了林總的訂婚宴,他很不高興吧?

「白斯明只是我的搭檔,與我做的事無關。」尤葉忍着氣解釋。

喜怒無常的林大總裁,不知道他又要做什麼,尤葉擔心林昊楓對她不滿,遷怒於白斯明。

她不想因為自己讓別人受到傷害。

「把東西好好吃完,一顆米粒都不準剩,白斯明會毫髮無傷的。」

後半句不言自明,剩了米粒,白斯明的安危可就兩說了。

威脅的話語被溫潤的聲音說出,流淌在夜色中,切齒般的動人。

林大總裁您可真會玩!

尤葉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她會成為吃播的播主。

按林昊楓的吩咐,她將手機開通了連線功能,然後一口一口的吃着盒子裏的東西。

吃給手機另一端的林總裁看,當然臉是被避開的。

憑良心講,以尤葉挑剔的口味,食物真的很好吃。

都是白城的老字號,她小時候吃過的,口味沒變,這十幾年,價格應該翻了十倍不止了。

尤葉也真的餓了,早飯過後她就沒吃過東西,白斯明出門前還調侃,說那點小事他很快就會辦完,中午回來,給尤葉帶大餐。

行動不便的尤葉如今需要餵養,白斯明不出現,她還真前心貼後背。

打個飽嗝,一粒米都沒有剩,手機那頭的人輕輕的笑了:「難得,能看到你這麼乖。」

難得,他會誇她,尤葉頂回去:「東西真難吃,你挖個大坑給我和斯明,就是為了把這麼難吃的食物塞進我的肚子裏?」

「你不喜歡?你喜歡吃什麼?」總裁好單純,問得好認真。

他們都看不見彼此的臉,尤葉這邊顯示的是木漆盒子,林昊楓那邊則是黑屏。

所以聲音回蕩在小屋中格外真切,尤葉不想再兜圈子:「林昊楓,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欠你的人情,以後會堂堂正正的還,請你不要再搞花樣。」

「白斯明很快會回去的,我找他有事情要談,吃飽了好好休息。」林昊楓主動斷線。

任尤葉說得多無情,他也並沒有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