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大人們聊天的時候,苟小依和苟小蘇牽着姐姐林小娜的手,說:「姐姐,我們帶你去看看你的房間呀。」

等三個孫女走開,苟媽媽問:「小娟啊,這次回來住多久?」

林小娟回答:「小娜正讀初二,這次回來請了三天假,下周一要上課,所以,我們買了周六回去的票。」

「嗯,以後啊,你們就多過來住,現在高鐵也方便。」

朱蘇笑着回答:「以後小娟跟小娜就是回自己家了,她們現在也有房子啦。」

苟媽媽笑:「對對對,現在有男朋友了沒呀?」

林小娟笑而不答,指著朱蘇的手機:「你來電話了。」

朱蘇拿起手機接通電話。

剛下了公交車的段小明對着電話說:「姐,我想問下小娟姐她什麼時候回去啊?」

朱蘇看了看林小娟,回答:「你小娟姐啊,他們辦完按揭我就把她們送到高鐵站,她們已經回去啦!」

段小明驚訝自己表姐效率如此之高,也驚訝林小娟母女來去如風。

這就回上海了?

他對着電話說:「好呢!」

朱蘇以為狗哥就在小明旁邊,於是明知故問:「怎麼?你這麼關心,怎麼沒有聽出你失望?」

段小明嘿嘿一笑:「失望的另有其人,我先掛了,拜拜。」

掛了電話,危濤問:「那怎麼搞,你這個情報怕是說給你狗哥,他沒有心情幫我們了吧?」

段小明把手機揣進兜里:「他會主動找我們的,這就跟玩遊戲一樣,只要我們守住水晶,對方就一定會忍不住找上門來。」

危濤笑了:「你這是什麼比喻啊!」

兩個人笑着朝金碧雲墅小區走去。

就在兩個人沒心沒肺聊著走着的時候,剛回到小強的陳陶安坐在自己辦公室里。

辦公室整潔明亮,他躺靠在自己的沙發椅上。

「咚咚!」

外面有人敲門。

「請進!」

陳陶安開口說。

武波推門走進來,然後把門又輕輕關上。

「坐吧。」

「我說安哥,這明顯就是那個段小明找了幫手報復我,結果你還把我開除了,打你電話你又不接,搞得我一直在公司不敢走,就等着你回來。」

陳陶安看了他一眼,說:「不開除你,怎麼有借口開除他?」

武波一下子想明白了:「嘿嘿,我就說嘛,原來是安哥你的計策——那我什麼時候回來上班?」

「現在遇到一個問題,如果你要回來上班,就必須段小明先回來上班。」

「啊?那這——」

陳陶安說:「這個段小明有點背景啊!」

武波疑惑:「背景?什麼背景?」

陳陶安看了武波一眼:「背景很深厚,厚到他不回來我就要走的那種!」

武波看陳陶安那嚴肅的模樣,驚訝的說:「我艹,這麼狠,那怎麼搞?」

陳陶安站起來,用右手食指扶了扶眼鏡,說:「我有個計劃,需要你來執行……」 ,

[]

「溫小姐,你別在意,今天他們來,先生是不知道的,老爺說了,今天小年,他就想過來陪孩子們吃個飯。」

王姐看到了她,居然還跟她解釋了一句。

但實際,溫栩栩會有什麼在意的呢?

她跟這兩人,本來就沒有任何關係,這裏也不是她的地方,他們想來就來啊。

溫栩栩垂下雙眸,神色甚是冷淡:「沒事,你去招呼他們吧,孩子這邊我來照顧就行。」

然後她端著孩子吃的東西,就從廚房裏出來,直接去花園了。

她其實都不應該待在這的,看剛才那個女人招呼她的樣,就儼然已經是這裏的女主人了,那她還待在這裏幹什麼呢?

看他們一家人秀恩愛嗎?

溫栩栩嘴角劃過一絲譏嘲。

可就當她坐在那喂孩子的時候,忽然,背後卻忽然過來了一人,她聽到了聲音,立刻回頭望了過去。

「溫栩栩,你怎麼不進去吃啊?是還在怕爸爸把你抓回去嗎?我告訴你,不會了,爸爸這次過來,就只是來吃個飯而已。」

居然是顧夏,他沒有在餐廳吃早餐,而是出來了。

溫栩栩頓時一個激靈,渾身冷厲了下去!

「你為什麼會知道他在抓我?你知道什麼?」

「我不知道啊,但是你從醫院裏逃跑的那天晚上,我就在霍家住的,就你以前住過的那間房,然後早上起來時,看到老宅里有人說你跑了,爸爸讓人去抓你了,怎麼了?你是幹了什麼壞事嗎?」

顧夏真的就是一條毒蛇。

她明明知道所有事,但是這一刻,她可以在別墅餐廳里溫婉賢惠的扮演着她的好媳婦。

也可以在沒人的時候,撕下她所有美人皮。

溫栩栩終於胸口急劇起伏,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也是煞白到了極致。

「你……你住在霍家?」

「是啊,你不知道嗎?現在老爺子已經完全接受我了,你沒聽到我改口嗎,我已經叫爸爸了,還有,我們今天過來,其實就是來接兩個孩子回去的,過年了,司爵每一年放假就會到老宅去,直到新年,所以我們先把孩子接過去,至於這裏……」

她忽然就停了下來,彎腰湊到了溫栩栩跟前。

「如果你喜歡,這裏就讓給你住啊,就當是施捨給你們母女了。」

「……」

「嗡」的一聲,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腦子裏炸開后,溫栩栩手指狠狠的刺進自己的掌心裏,那眼睛發紅的盯着這個女人終於不動了。

原來,這才是他們今天來這的目的。

施捨嗎?

她說這個房子給她們母女住,是施捨嗎?

溫栩栩的指尖全是殷紅。

「你胡說,我爹地才不會跟你們一起去別的地方過年呢,他會陪着我和媽咪,你這個壞女人,你給我走開。」

關鍵時刻,待在溫栩栩旁邊的小若若大聲尖叫起來。

她憤怒的盯着這個女人,揚著胖嘟嘟的小胳膊,就要把這欺負媽咪的惡毒女人趕出去。

可是這個女人,是她想趕就能趕的出去的嗎?

才一動手,小領口就被這個壞女人給揪住了:「還敢跟我叫囂?你這個小野種,你知不知道我讓你住,已經是便宜你了?」

「啪——」

一記耳光就這樣甩了過去!

霎時,這女人整張臉都被扇到一邊后,嬌美的臉上,馬上留下了幾條鮮紅的手印。

而孩子,也在她鬆手的那一刻,被搶走了。

「我霍司爵的地方,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撒野了?」

那真是如地獄傳來的聲音。

忽然從天而降的男人,單手抱着孩子站在那,渾身氣息冷冽下來,就像是狂風暴雨即將來臨,整個人都籠罩着一股非常可怕的殺氣。

特別是當他看到還坐在椅子裏的女人,掌心裏竟然全是血后,就更加了。

「顧夏,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啊,沒有我的允許,也敢踏進來,而且還敢對孩子動手,你真當我是死的嗎?」

他瞳仁里殺機頓現,抱着孩子打人不方便。

居然乾脆直接抬起腳就踹了過去!

霎時,這花園裏只聽到一聲女人的慘叫后,都還沒有從驚懼中緩過神來的顧夏,就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胸口再也起不來了。

這就是男人。

顧夏劇痛之下,看着這個她深愛的男人,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落了下來。

為什麼?

為什麼她這麼愛他?可是,他卻對她如此無情,五年的陪伴,難道真的就比不上這個當年把他推入深淵的人嗎?

如果不是這個賤人,他就不會被關那麼多年。

如果不是她,他也不會飽受折磨那麼久,這到底是為什麼?這賤人到底給了他什麼?

溫栩栩也驚呆了。

她大概是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會突然回來。[] 傑克·瓊剛說完,大家還回味在他的那句話當中。

林小木突然動了,他手裏瞬間出現一把狙擊-槍,直接指向了傑克·瓊。

這一切太快太突然,林小木都沒有給眾人任何思考反應的機會。

「喂!林小木!」

「恩公!」

「小木!」

這幾乎同時發出的三聲驚呼,是來自周辰、陳韻及陸承一的,他們這一瞬間是真慌了。

這槍可不能亂開呀,周宇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是3號禁忌之地的規則之一,寧可信其有,也不能信其無,不能自己去冒險呀。

饒是傑克·瓊,他明明是故意用激將法激怒林小木的,想讓林小木或者楊然開槍觸犯規則,他身上還穿着一件完美級防禦背心,這也是他敢如此的依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