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山中的山魈群全部都跪倒在地上,對蘇莽的方向行跪拜之禮,身體還在不停的顫抖,這是來自血脈深處的壓制。

而山下村落里原本已經熟睡的居民,聽到這聲彷彿在耳邊炸響的獸吼,紛紛起床開燈,跑到窗戶處驚恐的凝望着遠處的鬼霧山,嘴裏不停念叨著一種不知名的方言。

唯獨有一人例外,他站在窗邊,神色癲狂的看着鬼霧山,嘴裏不停的說着:「快了!快了!我馬上就要成功了。」

鬼霧山中,吼聲剛一落下,蘇莽和黑瞎子就立馬跪坐在濕潤的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頭上大汗淋漓,就像剛從水裏被撈出來一樣。

兩人就這樣在地上跪坐了幾分鐘才緩過神來,頓時感覺口乾舌燥,就像好幾天都沒喝水了,嗓子都已經在冒煙了。

顧不得現在是什麼情況,兩人趕緊將登山包取下來拿出裏面的水壺,仰頭瘋狂的往嘴裏倒水。

一直到水壺裏的水被兩人喝空,再怎麼倒也倒不出一滴水來,兩人才肯罷休。

等喝飽了水,蘇莽和黑瞎子才開始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可眼前的場景,讓兩人大吃一驚,並不是太過於恐怖和驚悚,而是太漂亮了,漂亮得讓兩人差點又沉淪進入。 宋藍芝高傲的揚起她的脖頸,指使蕭何圍繞著軍區轉幾圈。

蕭何有些詫異,不過心裡瞭然。

她這做法,挺讓人刮目相看的。

蕭何按照她的說法在軍區進進出出,體驗了一把當司機的感受。

沈家一群人氣得連都綠了!

這一出好戲,則是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

誰會放過這個八卦的機會,看著沈家人的臉色跟變臉一樣,別提心裡有多爽了!

霸王的親信名叫曲戰,他看這場面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

蕭何可是青龍龍王啊!這事情要是傳到到帝都那邊,臉都丟盡了!

然而蕭何到是無所謂。

這樣的日子可是他求之不得的。

蕭何方向盤打了個彎,準備再次進入時被沈溫婉打斷。

「就到這裡吧,差不多就行了。」溫婉說道。

蕭何則是轉頭看向宋藍芝,笑著詢問:「媽,心情咋樣,好點了嗎?」

宋藍芝看那群人臉色鐵青的樣子,心裡別提有多舒暢了!

「非常好!」

她眉飛色舞地說著,別提有多解氣了。

積壓了幾十年的憋屈,終於在這一次全部發泄出來!

更何況這麼多大人物瞧著,宋藍芝倍感光榮。

「那我差不多把車還回去,時間耽誤有點久了。」蕭何說道。

話音剛落,宋藍芝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

不過她也知道這車是蕭何借回來的,想到蕭何這一舉動給她長了不少面子,只好忍住心底的不耐。

「那就回家。」宋藍芝催促道,手裡摩擦著底下的真皮座椅心裡還有點不舍。

「好。」

蕭何立刻掉轉車頭駛出軍區,只留下一車尾氣。

他先將母女倆送回家,隨後才把車開到麒麟府。

等蕭何折騰完回去時,老遠就聽到了宋藍芝的聲音。

「你們沒有去實在是虧了,他們當時的臉色,就跟吞了蒼蠅一樣!」宋藍芝得意的說道。

「媽!蕭何是傻子,你怎麼能和他胡鬧呢!」沈修大驚失色,想到以後的日子,他只覺得天旋地轉。

「要是爺爺生氣把我們的股份都收回去,我們就完了!」

宋藍芝嗤笑一聲,「那又怎麼樣?你以為沒有今天的事情老爺子就不會把我們的股份收回去嗎?加上有沈家那群人吹風,老爺子早就不待見我們了。」

沈家那群人打的是什麼注意,宋藍芝門兒清。

張麗生氣的開口,「即便是這樣,也不能在這個時候挑明啊,接下來我們沒有股份的分紅,我們喝西北風去嗎?!」

給他們家的股份本就不多,她們一大家子就指望這點錢了。

可是現在全部都沒了!

蕭何打開門走進來,裡面的談話戛然而止。

宋藍芝唰的一聲站起來,連忙把蕭何拉進來坐。

「蕭何,你可回來了,累了吧,快趕緊坐。」宋藍芝熱情地給蕭何端茶遞水,就跟看自己兒子一樣。

其他兩人臉色都變了。

「蕭何,我有個想法,媽手裡還有點閑錢,到時候我們給你投資,開一家小診所,自己賺錢。」

「我們能夠吃飽喝足就好了,別的媽什麼都不求。」

「青雲啊,你也別去沈家上班了,錢沒有多少還要受一肚子氣,我們自己過日子,難不成還會餓死?」

蕭何眉毛一挑。

他心裡是有些詫異的,宋藍芝之前勢利眼,除了錢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她現在居然能夠說出這番話,讓他對她的印象瞬間改觀了。

看來她也不是一無是處。

蕭何順著說下去,「我沒有問題,只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聽說市中心的商業圈要招商了,把診所開去那邊生意會好不少。」

「想什麼呢你!」

宋藍芝毫不留情的給他一個爆栗,「那是什麼地方,周圍一圈都是金融商業圈,一看就知道以後是要開發大項目的,去那裡開診所,想也不用想!光是入駐費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蕭何一頭霧水。

他怎麼不知道有入駐費這玩意?

不過他馬上就要買下整個商業中心了,入駐費這東西,誰敢開口找他要?

當然這話蕭何並沒有說出來。

說出來他們也不會相信,還可能會嘲笑他異想天開。

沈修聽完宋藍芝的話頓時就急了,「媽,你把錢放在他的身上只會有去無回,你之前不是說好給我換車的嗎?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

張麗也急急忙忙開口,「對啊,您之前還說要給我買珠寶首飾呢。」

「夠了!」宋藍芝不耐煩的呵斥道。

「我們家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們不知道嗎?還想買車買首飾,不可能!」

沈修眼看著自己的車就要飛走,氣急敗壞的開口,「他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我才是你親兒子!」

「閉嘴!」宋藍芝忍無可忍,恨不得一個大嘴巴子甩過去讓他老實一點。

「你除了要錢還會幹什麼,你但凡學廣濤身上半點也不至於遊手好閒!沒出息的東西!」

沈修頓時不敢再說一個字。

他看著蕭何的眼神當中充滿著怨恨。

如果不是蕭何,他早就換了新車!

現在不僅沒有新車,還被自己親媽呵斥一頓!

沈溫婉倒是沒有表態。

只不過自己母親這樣認可蕭何,她十分不爽。

張麗暗中掐了沈修一把,開口道:「媽,是我們錯了,您消消氣行不行?」

宋藍芝的臉色和緩了些。

就在他們僵持的時候,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宋藍芝狠狠地瞪一眼沈修,「還不快去開門!」

「是….」

沈修急急忙忙起來把門打開。

一見到來人,沈修頓時就傻眼了。

他們正是沈家的人。

沈建雲開口詢問,「小修,你爸媽在家嗎?」

「是誰啊?」宋藍芝在裡面詢問道。

沈修回答:「媽,是爺爺他們來了。」

宋藍芝一聽,頓時就從凳子上起身,見到沈家一行人,陰陽怪氣的開口:「還真是稀客,怎麼今天有時間來我這個小破房子了。」

「我這裡小,怕是不能招待你們了,走吧。」

沈建雲急忙開口:「藍芝啊,你別急,今天的事情是我們不對,我們這是來道歉的。」

「你看咱爸都親自來了,有什麼事情我們還是進去再說吧?」

宋藍芝不屑一笑,「怎麼?知道蕭何回來有大人物撐腰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巴結了?那可是讓你們失望了。」

「他只不過就是一個小兵,今天的車也是借來的,可不是什麼大人物,你們找錯人了!」

沈向軍想的是什麼,宋藍芝心裡十分清楚。

著筆中文網 第三百一十七章大雷音寺

阿難和尚和年輕人現在被藺九鳳控制了,垂頭喪氣,十分迷茫。

他們想不通。

到底是哪裏出問題了?

為什麼祭出了仙王遺留下來的一角殺陣,還是無法對藺九鳳產生作用?

這個問題,藺九鳳是不會對他們解釋的。

現在他們兩個在前面帶路,前往真正的大雷音寺。

「真正的大雷音寺在哪裏?」藺九鳳在路上問他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